零点看书 > 费伦的刀客 > 第一一四章 我们坐在山岗上观风景

第一一四章 我们坐在山岗上观风景

阴影谷的莫格林领主愤然离开,而大部分阴影谷的高层也都随之灰熘熘的走了。至于那些被打倒的护卫,除了几个被菲妮雅打成重伤的,剩下的伤势并不是很严重,他们相互搀扶着也离开了。

面色难看的风暴与多芙低语了几句,然后狠狠的瞪了威廉几人一眼,也扭头离开了。对阴影谷的人来说,散提尔堡的情报可要比威廉这一伙匕首谷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瘪三”重要的多。

多芙留下来处理威廉满地的垃圾腐败食物和被砍死的加拉普诺,当然她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监督威廉一伙儿人。

处理地上的垃圾肯定不用多芙亲自动手,她只是在旅馆的酒客跟前招呼了一声,然后发布了一个清理垃圾的雇佣任务,就有很多人跳出来帮忙。

多芙在老头骨旅馆里拥有很高的声望,这完全得益于她经常与酒客们一起开怀畅饮,却又总是与他们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这一点却是风暴所不能及的,那婆娘经常喝着喝着就把人喝到床上去了。

这种情况对某个幸运儿来说或许是一种令人惊喜的艳遇,但是对于大部分酒客来说却又是一种无声的嘲讽。所以很多时候大部分有点自知之明的酒客都会对风暴女士敬而远之,除非她表现的对自己特别青睐。

不单单是酒客挽起袖子干活,旅馆老板贾勒也指挥着自家的侍应帮忙,毕竟这些味道很大的东西堆在这里,影响的却是她自家的生意。

威廉挑完了事儿,当然不想待着这里继续闻臭味,他向酒馆老板购买了两大桶葡萄酒和麦汁酒,当然他不得不付出了双倍的价钱,表现的很市侩的贾勒声称这是威廉在她的地盘上杀人所付出的赔偿,因为酒馆的侍应一会儿还得洗地板。

威廉带着家人离开了旅馆,他们也不准备回那个漏风又漏雨的临时住所了,而是直接去了城镇的码头。

令威廉意外的是,多芙居然也跟着来了。威廉示意其他人先去码头,他回头截住多芙问道:“多芙女士,我们正要离开这座城镇。请问你跟着我们,有什么指教吗?”

多芙一脸忧郁的说道:“威廉领主,对于你和你的人在阴影谷所遭受的不公平我感到很抱歉。正是由于我的疏忽,才导致了你们被人区别性——对待。

但是这并不应该成为匕首谷与阴影谷的开战借口,仅仅几个人的过错和委屈,不应该成为让更多的人流血死亡的理由。”

威廉叹了口气道:“多芙女士,如果你是来劝我放弃与阴影谷敌对的话,那你就请免开尊口吧。你需要明白一件事情,我所做出的决定不仅仅代表着我自己,更代表着我的手下和子民。”

多芙激动的说道:“那你更不应该随意的对另一个城邦发起战争威胁。威廉,难道你愿意看着自己的朋友和亲人在战场上流血吗?”

威廉有点惊讶的看着多芙,他知道多芙虽然看起来青春貌美,其实这是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银发七姐妹都是已经活了几个世纪的真正意义上的冻龄美人。

但是此刻威廉却发现,这个银发的婆娘虽然有着不错的实力,却在某些方面表现的很天真,感觉她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不管是多芙真没想到,还是她故意装傻,至少多芙应该明白一件事情,当威廉当众喊出了用战争来洗刷耻辱的口号时,匕首谷人就已经没有了退路。

这世上发动战争的理由有很多种,不管是出于正义还是邪恶的目的,当两架相对立的战争机器运转起来的时候,除非有一方完全无条件的退让,否则战争终将不可避免。

而作为稍稍占据了大义名分的威廉一帮人,可算是师出有名,他们是绝对不能充当无条件退缩的角色的,否则不仅仅是威廉这一拨人,整个匕首谷的人民在未来也将永远抬不起头老。

多芙却继续天真的劝说道:“威廉领主,匕首谷绝对不可能是阴影谷的对手的,就算我们姐妹不插手,你也很难有胜算。我们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前去找莫格林领主认错道歉,然后消除双方的战争威胁。”

威廉的心里可谓是腻歪之极,他皱着眉头道:“多芙女士!这世上有很多东西比个人的生命和荣誉更加重要。而匕首谷需要争取的东西同样属于此列,由于土地多年被侵占,又有一些其它问题的缘故,匕首谷人的心气儿一直不高,如今正是树立人们自信心的大好时机。”

多芙一脸不认同的说道:“有什么东西会比人的性命更重要吗?”

威廉肃然道:“当然有!尊严!不管是个人的还是国家的尊严,都是不可轻辱的。那我换一种说法吧,多芙,你会尊重一个乡下的农夫吗?你会认为农夫与你的地位一样高吗?”

多芙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我会!我尊敬所有的农夫,认同他们的身份。”

威廉一口逆血险些喷出来,你这婆娘不按常理回答啊!这天没法聊了。

于是他换了一个话题问道:“多芙,希伦曾经从我家带走了一匹年幼的风之马,我想你应该有所耳闻。前几天她又回到了我们的身边,不过这两天一直不见她的踪影,我想知道小马驹尹莎贝拉现在在哪里?”

多芙也知道劝人不能死缠烂打,她听到威廉的问话,立刻答道:“你说小尹莎贝拉吗?那个可爱的小东西应该在黎明之厅神殿里,奥马尔(尹尔明斯特的姓)担心这个小家伙再次走失,所以把她暂时关了禁闭。”

尼玛!怪不得小家伙连着好几天不见踪影,原来是被人给关起来了,这事儿绝逼不能忍啊。

威廉知道黎明之厅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这里是晨曦之主洛山达的华丽圣所,它的外观比威廉在费伦本地见过的任何一座建筑都要华丽绚烂。据说就算晨曦之主本人(神)在见了这座过于奢华的圣所之后,都会忍不住生出赫然之意。

但是威廉却知道一件只有神明才知道的秘密,在这黎明之厅的位置上有一个位面节点,站在节点上可以通过特殊的仪轨召唤天国的阶梯通道,然后踏足任何一位神明的神国。

当然,威廉并不会那种特别的仪轨,他也没有什么兴趣去探究其中的隐秘,就像希伦曾经被某位叫做阿祖斯的神警告的那样,知道的太多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畅想中文网

威廉转身快步向黎明之厅行去,多芙见了疾跑几步追上去问道:“你这是要去哪儿?”

威廉道:“我要去找尹莎贝拉,带那小东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多芙一边追着他一边说道:“留在尹尔明斯特的身边,那匹小马驹会很安全。尹尔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法师。”

威廉才不愿意去理会多芙的自以为是,不过让他踏入黎明之厅,正好看到一个身形高大的花白须发的老人开传送门离开,这时候威廉才意识到,不仅仅只有他和蜜露娜可以在魔网的断接状态中保持了对魔网的联系,这位鼎鼎大名的阴影谷大贤者同样也是如此。

不过尹尔明斯特的离开同样也是一件好事,至少威廉不需要在讨要尹莎贝拉的时候与他直接照面,免得到时候发生某些不愉快的事情。

黎明之厅里不仅仅有尹尔明斯特落脚,这里还是晨曦之主的信徒在阴影谷的聚集点,无数信仰洛山达的牧师和圣武士聚集于此,尤其是这这个与诸神感应断开,信徒们的内心充满了迷茫的时刻,黎明之厅几乎成为了晨曦信徒心中最后的寄托。

故而当威廉走进了黎明之厅,看到的第二幅场景就是无数的晨曦信徒正在举行的祈祷仪式,他们不停的用镜子模拟阳光,然后让被镜子的反射光照射到的人高唱赞歌。

那场面颇为奇怪,而晨曦信徒们却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以至于没有人理会威廉和多芙的到来。

黎明之厅的建筑面积很大,威廉可不想没头没脑的到处乱逛,虽然来自心灵的知觉足以为他指引方向,不过威廉还是随手抓了一个年轻的圣武士,询问他,或者应该说是她,有关小尹莎贝拉的下落。

身穿厚重黎明战甲的女圣武士对被人打搅祈祷仪式非常的不满,但是出于圣武士真诚习惯,而且威廉身边还有多芙的陪伴,这个有些生气的女圣武士还是诚实的告诉了这个可恶的男人他想知道的情报。

当威廉见到小尹莎贝拉的时候,这个小东西正趴在一个镶满了宝石的魔法笼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摆弄一堆魔法宝石。

小东西看到威廉简直高兴极了,她急急大叫道:“大个子威廉!大个子威廉!快来救尹莎贝拉!坏老头又把我关起来了啦!”

“以后不要再一个人到处乱跑了,小心下一次我只能在地精的粪便找到你的骨头呢。”威廉一边调侃着说道,一边抽出秋水刀,直接一刀噼开了笼子,而上面附魔的法术也没有起什么作用。

小尹莎贝拉脱离桎梏,当即欢快的在半空中飞了一圈,同时还兴奋的喊道:“坏威廉不要吓唬我,愚蠢的地精才抓不住尹莎贝拉呢!我可是很会躲藏的!”

不过当尹莎贝拉试图发动独属于幼年风之马的法术【隐身术】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发生,偏偏尹莎贝拉还毫无所觉,她围着威廉一边盘旋一边得意的咧咧道:“哈哈!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威廉叹了一口气,而多芙几乎要笑得打跌,这女人的笑点也忒低了。他一把挟住小马驹的脖颈,没好气的说道:“笨蛋!屁股都露出来了!走了!”

小尹莎贝拉却惊惶的叫道:“不可能!我的法术可是很厉害的,怎么会露屁屁呢?”说着还挑着脑袋去瞅自己的尾巴,却是再次引得多芙大笑不止。

威廉进入黎明之厅又离开,并没有受到任何晨曦信徒的阻拦,或许对这些洛山达的信徒们来说,就算天塌了也比不过他们重新获取晨曦之主的恩赐更重要。

来到阴影谷镇的镇内码头,一艘瓶中之船已经被释放出来。在这个几乎所有的魔法和魔法物品都不起作用的时候,也只有蜜露娜有能力启动几乎沉寂成普通手工艺品的瓶中之船,甚至连威廉都没有这个本事。

威廉放开一路上一直喋喋不休的发小脾气的尹莎贝拉,这小东西还以为因为自己长大了所以才失去了【隐身术】的庇护呢!顺便说一句,成年的风之马大都会失去【隐身术】这项类法术,当然它们也可以重新学习这个法术,并作为自己的常规术法使用。

小风之马在看到魔法船后,立刻撒着欢冲向了几个小丫头,她要找她们显摆一下自己这两天被囚禁的经历,当然还得述说一下自己的委屈,以便博取一下小姐妹之间的同情。

而威廉则回头对一直亦步亦趋的多芙说道:“多芙女士,我要走了,请回吧。”

多芙摇头道:“我不走,我要一直跟着你,直到你放弃战争的那一天为止。”

威廉摇摇头道:“随你的便吧!不过我会坐船离开,而船上可没有你的位置。”

多芙却狡黠的笑道:“你的船应该有希伦的一个位置吧,我是希伦的亲妹妹,我有权利代替她行使乘坐你的船的资格。”

威廉看了看这个看起来有点天真的女士,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却也没有阻止她上船。

魔法船破开水面逆流而上,不过威廉并没有直接离开阴影谷,而是顺着河道拐了个弯,在老头骨山旁边的另一个稍微低矮一些的山丘跟前停了下来,然后他带着其他人登上了山丘的顶部。

有老头骨山的阻隔,阴影谷的人很难发现他们的踪迹,而威廉等人却可以俯瞰大部分阴影谷镇的情况,这让多芙感到十分的惊讶。

她忍不住问道:“威廉,你好像对这一里的地形很熟悉,你怎么知道站在守望者之丘上可以监视整个阴影谷镇?”

威廉道:“原来这里叫做守望者之丘。多芙女士,本来我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不过我还是可以给你解释一下。这是出于我对地理地形的战争直觉,而且视线都是相对的,我在阴影谷镇里能看到这这个山丘的轮廓,那么站在这座山丘上,我自然也可以看到阴影谷镇。”

多芙好奇的问道:“你留在这里想干什么呢?”

威廉叹了口气道:“在在阴影谷镇里,尤其是站在那座黎明之厅里的时候,感受到了一种致命的危机。我想看看那危机到底是什么。”

威廉当然没有说实话,他真正感受到了一场比怪物入侵更惨烈的战争即将在阴影谷爆发,他的真正目的是想坐山观虎斗,看一看到底是哪些倒霉蛋要来凑热闹。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