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木叶开始逃亡 > 第八十七章 各自

第八十七章 各自

新年的庆典刚过,但充满工业与绿化气息的城市,依然残留着新年庆典时的几分余韵。

一座座如高塔般竖立起来的摩天大楼顶端,开始飘落着细雪,走在路上的行人,穿着较厚的保暖衣装,开始了夜晚的生活。

偶尔能看到小孩子从面前一熘烟的跑过,也有年轻的少年少女,在商业街的广场上驻足,似乎在等候什么人,撑着雨伞,对着某个方向翘首以盼。

虽然在这座城市里,已经生活了两年,完全没有了那种‘距离产生美’的感觉。毕竟再怎么新奇的东西,在习以为常之后,也觉得不过如此的程度。小樱现在的感受便是这些。

尽管这里的很多东西都很方便,一开始的时候也是十分不习惯。

总的来说,便利有便利的好处,但能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而不是一直依靠先进的工具完成,也是十分有成就感的事情吧。

毕竟身为忍者,本不该有过多的享受,在安逸中堕落也不可取,这是她从小就受到过的教育。

这样的思维方式已经刻印在她的骨子里,即使换了一个地方,这种思考模式也是想改变都改变不了。

“小樱你还真是不太喜欢购物呢,难得的放假期,这个时候就该好好放纵一下自己的身心吧。”

和小樱一同出来走在夜晚商业街的花见遥开口说道。

“那个嘛,主要是没有想要购买的东西。毕竟上次买回去的化妆品还没有用完,直接换新的感觉太浪费了。”

手里只提着一个购物袋的小樱,用手指扣了扣脸颊,朝着身旁的花见遥笑了笑。

留着樱色的长发,整体的衣装以简洁为主,紧身短裤的两侧,常备着忍者必须的忍具包,里面随时随地准备着苦无、手里剑等战斗用忍具。另一只忍具包里,则是辅助类忍具,比如收缩式医疗箱,照明弹和闪光弹之类的忍具。

即使在假期时间,也是全副武装。

不只是小樱,作为同行者的花见遥,同样也是如此。

忍者这种职业,随时随地都可能遇到战斗。哪怕是在自己阵营的大本营中,也不可放弃自己的武器。

不过相比小樱平坦的身材,她的身材,以十六岁的少女而言,应该说是略微超出及格线。

因此,小樱不小心掠过她的胸口时,会投以羡慕的目光。

“总感觉小樱你以后会很持家呢,明明每年得到的奖金有那么多,却还是那么节省。”

花见遥打趣笑道。

她和小樱同为医疗忍者,而且还是在同一个部门工作,加上年纪上相差不大,久而久之,成为朋友这种关系也是理所当然。

而且她很清楚小樱在医疗领域的强势之处,称之为天赋异禀也不为过。那颗聪明的大脑,对于学习的认真和投入,能够很快把理论上的东西投入实践之中,可以说是‘天才’。

也因此,每年拿到的额外奖金,对于现阶段的忍者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这个啊……嗯,也许吧。”

小樱含湖应了一声,望着周围闪烁着的霓虹灯,和木叶村完全不一样的过年氛围。

虽然在这个地方,重新交到了朋友,也渐渐习惯了这边的生活,但是每逢这个时候,总还是忍不住感到一丝寂寞。

鸣人、井野等人的面孔,这几天经常会从记忆的深处突然间蹦出来,让她心里出现了一种难以言表的郁闷感,心口时不时也会刺痛一下,让她愈发想念过去的同伴。

尽管知道这样的想法不可取,但这说不定是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了的情感,而且还是在特殊的时间段内,迸发出来的思念感,就更加难以遏制了。

“唉……”

叹气声在冷冻的空气中消逝。

小樱漫无边际的在商业街平整的道路上走着,耳边时而传来行人路过的声音,还有公交车的汽笛声。

虽说到处是人,但是归属感这个东西,还真是麻烦。

也许还得再过一段时间,她才能真正的融入这里吧。

“啊,那个是……”

耳边突然传来花见遥的惊呼声,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让小樱瞬间清醒过来,顺着花见遥惊讶的视线朝着前方看去。

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圆形花池广场。

有三三两两的情侣坐在那里幽会,小声的进行交流。

不过在众多情侣之间,出现了一个与这种氛围格格不入的家伙——对方披着一头白色略带着一点点澹金色泽的长长秀发,身上包裹一件略显得朴素的黑色女士大衣,将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不露出一丝缝隙。

坐在花池的边缘,对着来往的行人东瞅细看,宛如一只活泼好动的仓鼠,带着点点的好奇,还有迷茫。一时间,又如同一位无家可归的孩子,充满了可怜兮兮的氛围。

“那是哪家出来后,然后迷路的千金大小姐吗?”

小樱觉得对方的样子有点眼熟。

虽然身上的那件女士大衣,从材质上来说并不算昂贵。

但是少女露出来的肌肤,没有半点粗糙,尤其是手指,更是细腻光滑……那是没有干过任何粗活,才能保养出来的纤纤玉手。

那坐在花池边,不经意展露出来的迷茫和好奇,也仿佛暗合不谙世事的千金大小姐设定。

“熟人?”

小樱接着问道。

“那是紫苑殿下。”

花见遥深呼吸了一口气。

她的脸上略有波动,一副仿佛遭遇到意料之外事情的样子。

毕竟在她的逛街细化中,绝对没有这一环。

“紫苑殿下?”

小樱略微吃了一惊。

‘殿下’这两个字,可不是能够随意用来称呼人的。

“是主脉的巫女,一般来说,是居住于和我们不同的‘神域’之中,不会轻易降临‘凡间’!”

花见遥苦笑着说道。

尽管鬼之国工业发达,无论是主要城市,还是依偎各个主城建设的村镇,都开始慢慢有了工业基础。

忍者,科学,逐渐形成了主流文化。

但是从最原始的地方来说,鬼之国是一个‘巫女’至上的神权国度。

只不过由于主脉的‘巫女’不轻易涉足尘世,只有在重要节庆日,才会出来露个面,与‘人间’保持联系。

“这么说的话,的确是……”

小樱也是一惊,恍忽间也想起了,眼前这名‘无家可归’的少女是谁。

对于鬼之国的种种情况,她早已经了然于胸。

鬼之国最初是基于‘神权’建立起来的国家,虽然也像各国的大名家一样,是世袭制。但巫女的世袭制,和大名家的世袭制,是截然不同的性质。

虽然在古代,各国的大名,也被渲染上‘神’之类的称呼,是神在‘人间’的代理人……但和‘巫女’这种货真价实的‘神’相比,还是有几分不同的。

巫女可以修炼特殊的查克拉,镇压游离于忍界之中的各种魔物,平定灾厄,并不是不懂查克拉运用的普通人。

“不过,她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小樱问道。

身为一国的君主,身旁没有侍卫就算了,竟然还在非节庆期间,从‘神域’来到‘凡间’……这怎么看问题都很大吧?

“大概是偷跑出来了吧。”

花见遥叹了口气。

“偷跑?”

“是啊,听说每年这样的事情,都要发生好几次。”

一边叹着气,花见遥一边走向花池的位置。

小樱也跟着过去。

“嗯,你是……”

见到有人靠近自己,紫苑不由得抬起头,眯起眼睛打量起对方。

“我是雾枝的朋友,我们以前见过面的,紫苑殿下。”

花见遥恭敬说道。

“雾枝?啊,我想起来了,四年前,在中忍考试上使用魔物战斗的那个支脉巫女。”

紫苑恍然大悟。

响雾枝,是鬼之国支脉出身的战斗巫女。

能够御使复数魔物,就以天分来说,在支脉中,也是出类拔萃的巫女。

花见遥点了点头,随即问道:“殿下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是和随从走散了吗?”

其实知道紫苑是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的,但为了照顾对方的情绪,还是保守了一下态度和说辞。

“不是哦,我是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的,山上的巫女,都被我用巫术给迷惑住了!”

仿佛做出这样叛逆的举动十分了不起似的,紫苑停了停对于同龄人来说,完全称不上丰硕的果实,让一旁保持安静的小樱,不由得产生惺惺相惜的情绪。

“请不要这样乱来,殿下。”

花见遥再次苦笑起来。

就知道会是这样,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既然如此,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紫苑从花池的边缘站了起来。

“难得的机会?”

“没错,是难得侍奉我的机会。今晚,你们两个就当我的仆人吧。”

理所当然的态度,让本来还对紫苑有着‘惺惺相惜’情绪的小樱,立马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虽然对方身份尊贵,但是在说辞上,异常让人不爽。

“好的,殿下,愿意为您服务。”

花见遥倒是对此习以为常,知道紫苑任性傲娇的性子,所以没有半点意外。

在接触的时候,也早已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

“那么,你呢?宽额头?”

“宽——”

小樱还未说出口,最便被花见遥快速用手掌给堵住了,直接强迫性的弯下了腰,鞠了一躬。

“她也十分乐意,殿下。”

花见遥代替小樱说道。

“不愧是父亲大人调教出来的忍者,嗯,能够侍奉在我的身边,感到无比光荣吧。”

紫苑挺了挺身体,对于两人服从的态度,感到十分满意,和神社的那群罗里吧嗦的巫女完全不一样。

小樱的额头上硬生生挤出了一个‘井’字。

老实说,她很想在对方的脑袋上,轻轻来上一下。

“稍微忍耐一下,小樱。就当是陪任性的小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好了。”

花见遥看到小樱有动怒的征兆,凑过来轻声说道。

“任性的小孩子……呃,想不到你也挺毒舌的。”

小樱对于花见遥的评价不可置否。

的确是任性的小孩子没错。

花见遥笑了笑,没有说话。

“喂,你们两个在滴咕什么?”

紫苑看着花见遥和小樱两人在说着悄悄话,大声问道。

“我们在商议接下来要带殿下到哪里去玩比较好。”

花见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话,仿佛之前说‘任性的小孩子’这句话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不用那么麻烦,我现在肚子饿了,去那里买点吃的给我。”

紫苑指着对面街道的甜品店,表现出想吃的样子。

花见遥立马会意,知道紫苑偷跑出去,身上肯定是因为忘了带钱,才会无助坐在这里傻等吧。

留下一个眼神给小樱,花见遥便朝着对面街道的甜品店走去,去那里购买热销的甜品给紫苑。

“好慢啊,该不会偷偷跑掉了吧。”

等了大约有一分钟,紫苑开始无聊踢着路边的石子,似乎不满花见遥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

“马上就回来了。”

小樱敷衍的应和着。

对方虽然和自己是同龄少女,但是这任性的性格,简直和过去在木叶所做的D级任务中的小孩子一样,难以相处。

想起了照顾熊孩子的痛苦回忆。

“那么,宽额头女,你去买一份喝的给我吧,要加热,我渴了。”

紫苑舔了舔嘴唇,对着小樱下达命令。

“抱歉,必须留下一人看着你。”

小樱变相的拒绝。

而且宽额头女……小樱真觉得自己的手痒起来了。

“你是在反抗我的命令吗?我现在渴了!”

紫苑瞪眼看过来。

“……”

小樱略微无语,觉得对方下一刻可能会在大街上打滚撒娇起来。

错觉吧。

“快给我去买可以喝的东西!不然我就告诉你,你死亡时的未来!”

紫苑用这句话来吓唬小樱。

作为巫女,她能够看到人死亡时的景象。

对于这样的传闻,小樱也是知道的。

而且据说是百分之百的灵验,至今都没有出现过差错。

即使是小樱,也不由得心头一紧。

就算是任性的孩子,这家伙也是个手握可怕武器的任性孩子,绝对不能用普通人的目光看待她。

正当小樱手足无措时,花见遥走出了甜品店,提着一袋的甜品走了过来,还顺带捎上了一份热饮,紫苑这才撤回看向小樱的凶狠目光,心安理得接受了花见遥的免费馈赠。

“果然还是你听话,不像这个无礼,没有半点女人味的宽额头女。”

紫苑这么评价。

花见遥尴尬笑了笑,完全不知道两人间发生了什么。

小樱双目喷火瞪向紫苑,这人还真是够口无遮拦的。

“抱歉,小樱,殿下她只是任性了一点,但是没有恶意的。”

花见遥走过来继续稳住小樱。

“我知道。”

小樱深深呼吸了口气,冷静下来。

她自然能够察觉出来紫苑身上没有恶意,只是缺乏和普通人相处的常识,才显得蛮横无礼。

以对方的身份,肯定是在锦衣玉食,极尽荣华中长大,身旁有着无数的仆从前仆后继照顾,加上对方的‘义父’,还是鬼之国军方领袖……哪怕是名义上,她也是鬼之国最尊贵的人。

甚至,小樱从她身上连基本的善意也感受不到。

宛如‘虚无’与‘空洞’的异类。

这就是巫女吗?小樱望着一边开心喝着热饮,一边品味甜品的紫苑,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

仿佛眼前的这名少女,虽然披着人类的外皮,但实在缺乏人类的气息。

自己在她眼里,恐怕也只是一团随处可见的‘空气’。

“再忍耐一下,我刚才已经发了讯息出去,神社那边很快就会来人了。”

花见遥继续轻声说道。

对于任何人而言,和这位‘殿下’扯上太深的关系都不好。

因为被这位‘殿下’的目光见到,自己未来的‘死状’就已经确定了。

而无论是谁,只要谈及死亡这种沉重的话题,都不可能面不改色的待在对方身边吧。

而且,老实说,看到无数人死亡‘惨状’的紫苑,还能保持如此任性蛮横的小孩子一面,在花见遥看来,才是真正的恐怖。

不想和这样的人扯上任何关系。

……

“今天晚上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紫苑殿下今晚的一切花费,随后会如数返还的。”

年老的巫女用略带歉意的语气,对花见遥和小樱说道。

同时对自家的巫女殿下感到头疼。

也幸好没有离开紫苑城,不然的话,找起来那才叫一个麻烦。

“没什么,和殿下在一起,我们也算是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晚上。”

花见遥笑着回应,仿佛真的很荣幸一般。

小樱感到十分意外,没有想到旁边这位可以算是朋友的少女,竟然还有面不改色、睁眼说瞎话的本领。

那边的紫苑轻轻哼了一声,在诸多巫女的包围下,显然无路可逃。

不过她早就知道自己的行踪会被泄露出去,所以对于这样的场面,也没感到意外。

只是心想着下一次,要怎么从这群巫女的看守中逃离出来。

“那么,就此再见。”

年老巫女招呼了看守紫苑的巫女,带着对方按照远路返回神社。

目视着紫苑离去的身影,小樱突然感慨道:“看来巫女也不是很好当。”

看得出来,紫苑并不是特别喜欢被人看护。

“就算再喜欢‘人间’,身为主脉的巫女,也不能够长期逗留……那些随从巫女其实已经在宽大处理了,没有完全杜绝这种偷跑的行为。不过,这是巫女们该管理的事情,和我们忍者无关就是了。”

花见遥这么说道。

“可是我记得在军方里面,也是有巫女加入的吧。”

小樱想了想说道。

“她们属于‘入世’修行的异类,这类的巫女,不会因为沾染凡间的气息,而使实力下滑。相反,她们是主脉巫女,用来治理‘人间’的必备武装集团。”

花见遥解释道。

“有什么特点吗?”

“特点就是她们会和魔物形成契约,沾染‘杂念’越多,反而会变得更强。”

念及此处,许是回想起了什么,花见遥白皙的脸蛋上变得红润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小樱总觉得花见遥的双腿,开始不安的颤抖。

家庭餐厅中,靠窗的位置。

三个人围着一张餐桌坐下,飞鸟摘下戴在眼睛上的单片眼镜,对着餐桌旁的二人说道:“说起来,我们三人好像也很久没有一起出来吃饭了,今天正好机会难得,就由作为兄长的我来请客吧。”

“没办法,毕竟我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也就只有这个时间段,能够出来好好聚一聚了。”

坐在对面的彩,微微点了点头,一边看着菜单,进行点餐。

“那么,彩,边境的生活怎么样?虽然一直有来信,但还是想亲自聆听一下。”

飞鸟感兴趣的问道。

已经十八九岁的他,可以说是彻底的成年。

声音更加浑厚,长相上也更加有男子气概,给人一种沉稳可靠的大人感。

“那个啊……”彩回想了一下,吐了口气说道:“算不上什么精彩的经历,虽然在东部边境那边时不时会和岩隐忍者来点冲突,但流血事件还是极少发生。大多数时候还是和之前一样,以小队长的名义,带着队员到处巡逻,和平度过。”

彩不是热衷于战争的狂热分子,这种和平中带有一点点挑战的日常,反而是他比较喜欢的。

太过和平会觉得无聊,但如果一直战斗,也会觉得生厌。

这两年来,他所在的小队,一直在东部边境逗留,只有在节庆日或者过年时,才会返回鬼之国。

xiaoshuting.org

而这也是东部边境最常有的状态。

“除此之外,我都是在学习和修炼。”

末尾,彩又补上了这一句。

不可能将所有时间都放在巡逻上,彩会利用空闲来学习,还有修炼,尽可能提升自己。

“那今年的目标呢?”

“在今年四月份通过上忍测试,最好是一次性通过的那种!”

彩斩钉截铁,以一种坚决的态度来回应飞鸟。

“彩你还真是气势满满。”

被彩的气势惊住,飞鸟愣愣说道。

紧接着,他看向另一边玩弄着自己头发的一姬,相比两年前,有着介于成熟和稚嫩之间的美丽。

单凭脸蛋,绝对是招蜂引蝶的类型,可是那冷峻到仿佛在喷吐寒气的气质,在脸上直接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字。想要搭讪她的陌生男性,绝对会被活生生冻死吧。

让飞鸟有种面见母亲琉璃的错觉。

“一姬,你在外面过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经常被老头子使唤来使唤去,托他的福,我现在每年都要跑上几万里的路程。也就现在难得清闲一下了吧,不知道今年会怎样。”

一姬松开自己的头发,口吻中略带着几分不爽,挑起了眉头。

“对于一姬你的遭遇,我深有同感。爸爸有时候,的确是爱使唤人做事。”

飞鸟擦了擦脸上不存在的汗水,深有感触的点点头。

想起来自己也经常被父亲白石使唤,加班了无数个日日夜夜,那一段日子真是忙碌到昏天暗地,满脑子都是‘工作’二字。

“我在想过几天要不要去他的书房,把他放在那里的枸杞,还有那几本《亲热天堂》给偷走。”

一姬用过平澹的语气,说着极为恐怖的话语。

从她认真过头的态度来看,是真的打算这么做。

“那些东西都是爸爸的宝贵之物,不可能轻易被人发现吧。”

飞鸟没有阻止,而是思考这么做的成功率不会太大。

“不,到时用我的白眼看一下就知道放在哪里了。”

彩插嘴了一句。

飞鸟和一姬对视了一眼,拿起了手里的杯子,彩也顺势举起杯子。

杯子在空中接触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声响。

“那么,为我们接下来的胜利干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