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在春秋做贵族 > 第495章:嬴姓本一家

第495章:嬴姓本一家

秦国当前的总人口有多少?

不看以后,只看之前最巅峰的时刻,秦国的总人口一度接近一百八十万。

失去泾水一线,不算战陨或失踪的数量,让秦国没了接近十万黎庶。

随后,秦国又失去了渭水南岸的疆土,不过只是损失了四五万左右的黎庶。

现阶段的秦国城邑本身数量就少,没有了东面的屏障之后,剩下的主要聚居点在都城“雍”附近,以“雍”作为中心,边上十来座城邑,加上城邑附属的村落,聚居着接近四十万的人口;另一处则是以“冀”地和“西垂”为主要的聚居点,总人口约有三十万左右;剩下的便是游牧状态的秦国部落了。

而局势恶化之下,泾水一线和渭水中下游的屏障丢失,直接让秦国出现一种倒退,大批大批的秦国人离开家园投奔各个游牧状态的部落,或是向更西边的农耕区转移。

大批的秦国人离开首都圈?这种事情本身就显示出一个风向,代表秦国人对抵抗原国缺乏信心。

秦庭高层不会全是瞎子,他们想过阻止黎庶离开定居点,后来变成了一种隐性的鼓励,原因是自己也清楚无法抵御原军的入侵,必须想办法来减少遭遇入侵后产生的损失。

原国要西征之前,有相关的情报传到与义渠对战的前线,当时的秦国高层不是回援,相反再次向首都圈发出征召,征调了四万多的青壮。

秦庭不止征召青壮,并且以转运军需物资的理由,大批大批地将贵重物品转移。这样做有什么用意,不用多说的吧?

等待原军抵达“雍”之后,一路上没有遭遇有效抵抗,更是非常轻易就将“雍”拿下。

原军战后一番统计,占领区里面的秦国人竟然只有可怜巴巴的七万多人,并且老弱妇孺占了绝对的多数。

现在,秦国高层不能忍的是原国已经占了自己的首都圈还不满足,竟然向秦国人的祖地发兵。

“一旦让原军攻夺西疆,秦国就真的彻底失去未来了!”秦君刺对原国的贪得无厌感到震惊,更多的是懊恼。

讲一句可能显得很荒谬的话,之前秦国高层确实是想用首都圈来满足原国的胃口,以为原国攻占了首都圈就会停下对秦国的军事行动,着实没有想到原国需要防备天下诸侯的前提下,胃口能够那么大。

有过秦国高层这种想法的人不少,一样是面临不可力抗之下的无奈选择,又或者说带着侥幸的心理,有人成功割肉保命,更多的人割肉自残还被一波带走。

“不能再避战了!”秦君刺有做其它部署,比如在一个叫‘西山’的区域构建防线,用来阻击原军继续向西进军。

2kxiaoshuo.com

那里有六万多秦军利用连绵的山区构建一道又一道防线,只不过六万秦军大多是没有经过正经训练的人手,一旦原军西进的意愿足够强大,能够拖延住一段时间,想要挡住恐怕很难做到。

“白胜往义渠军营一行,与之约定七日之后决战。”秦君刺说道。

一个看着长相斯文的中年人站起来应:“诺!”

赵母恤听得一愣,纳闷秦国有没有对战义渠制胜把握,怎么就敢约定决战时间。

现场的秦国人大多皱眉,看模样并不赞成秦君刺的决定。

秦君刺看了一眼赵母恤,再环顾其余人一圈,继续说道:“做好撤离准备。”

那么跟义渠人约定决战是假,约战使义渠放纵,秦军再找机会撤退是真。

秦君刺让其余人都退下,站起来对赵母恤行礼,说道:“贤弟既来,想必大军在侧?”

他们都是嬴姓,有着一位相同的祖先,关于这点在赵武时代重新得到认证,此后哪怕晋国跟秦国一再爆发大战,两个家族的往来亦是不曾断绝。

赵母恤心想:“我是承认,还是否认。承认几乎将用心不良摆在明面,否认则是显得更加用心不良,想狡辩会很困难。”

短时间心里的千回百转只在一瞬之间,赵母恤干脆只做出抿嘴点头的动作。

秦君刺继续问道:“不知兵力多寡?”

很怀疑自己行踪早就暴露的赵母恤心里没有尴尬,有的只是警惕,答道:“三万百战之兵。”

秦君刺死死盯着赵母恤,两人眼睛对视,有一小会才各自脸上露出笑容。

“你我本为一家啊……”秦君刺用一种感叹的语气说着。

赵母恤带着真诚的表情,说道:“我本欲率此军为先锋,直捣大河九曲之地。若是兄长亟需援兵,可调来驰援。”

秦国动用在与义渠交战的人数约是十五万左右,只提人数不说兵力,根本原因在于相当数量并非合格的兵源。

秦君刺再次行礼,看似感动地答谢。

两人开始商议应该怎么合兵,决定在军队何为一处之后,再商定怎么跟原军交战。

“如此,母恤先行回营,三日后必率军前来。”赵母恤说完,行礼离去。

一小会之后,有人从后帐出来,一个个看上去表情十足阴鸷。

“君上为何不索性杀之?”孟力破问道。

秦君刺脸色阴沉得几乎能滴水。

他们之前只是奇怪赵母恤为什么要亲自过来,其实并不知道有一支为数三万的代军就在周边。

明明有那么一支代军在侧,赵母恤却是没有主动说出来,心该多大才觉得没有歹意?

若是赵母恤没有歹意,哪怕没有帮助秦军的意思,早早说出来起码能够免除误会。

“损人而不利己!”秦君刺觉得心累。

长久以来地处西边一隅的秦国着实有点文化荒漠,战将却是出得挺多的。

“虽不知代君此来是何用意,可知绝非善意。”西阴一脸若有所思地说道。

孟力破当即说道:“既非携善意而来,更当杀之。力破即可率军追赶,杀之再夺三万代军!”

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听得一个愣神。

两家本是一家,秦国衰败,赵氏被逐,有共同抵御原国的需要,使得关系变得更加紧密。

双方的首脑在公开场合不止一次提到过两家如一家,说起来不过是强调应该更加互信的邦交手段,真要论的话……,好像很有操作空间啊?

怎么说呢?只能说,两个嬴姓,一个是处心积虑,另一个则是被臣下一提醒认为可以试一试,思想形成统一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