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恭喜你被逮捕了 > 第三百六十三章 京都名匠的后人

第三百六十三章 京都名匠的后人

同样的人,落在不同的人眼里,自然也有着不同的观感。

有人看到东野原浑身不爽利,

有人看他却是另外一种感受。

几乎同一时间,

上京都市圈中心,

世界银行总部的大厦,

一间挂着能源贸易战略部首席执行官门牌,内部极为宽敞空阔的办公室里。

或许是高逾九十九层的世界银行大厦太过于高处不胜寒的缘故,明明是晚春时节,这间在八十九层中间位置的办公室内外竟格外有些清冷。

隔着大厦透明的玻璃幕墙朝着外面的天空望去,太阳就像是一枚剥开的水煮蛋黄般挂在天空,光线折射在人身上没有丝毫暖意。

打开玻璃天窗被高空的风一吹,立马让人不禁缩起脖子,连带着室内置办都是“寒梅”、“络石藤”和“冬美人”这样的耐寒盆栽在空旷幽冷的办公室里欢快肆意的生长。

......

南郊狮子山原木黑色的办公桌后,正对着玻璃幕墙女人转过身靠椅,手里拿着一张从棕褐色的小牛皮信封中抽出来的照片。

照片的背景细雨空蒙的湖畔,白色圆桌旁坐着一对男女,女人凝视着少年人的侧脸和眉眼,唇角便不自觉的微微上扬起一个弧度,让照片看上去凭空生出了些许男女间的情愫爱意。

乘坐电梯将这张装在小牛皮信封中密封的照片送上楼的女人,名叫米亚,二十多岁的年纪却极有才干,上京名校毕业的金融和能源贸易双学位,这样的资历足以让她有着足够骄傲的资本。

然而在身前这个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这位看上去柔美端庄的中年妇人面前,微微低头的米亚却表现出了极为恭谨的姿态。

因为这个女人便是隐居于这个世界云端的上京天人九大家中掌控着这个世界金融命脉天狐巴特家族的大女儿,堪称是巴特家这个世界级金融帝国的“长公主”。

阿芙拉.巴特。

如果她想要让某个国家的能源矿市场发生动荡的话,只要稍微点点头。

那么明天,

这个国家的能源矿市场就会立马开始饱和然后形成践踏,短短一夜间就能让所有手持能源矿股票期货的人全部走上天台。

坐在这样的高度,掌握着这样足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操控世界的五无形巨手,俯视着这个世界的阿芙拉.巴特早已见惯了底层的悲欢爱憎和世相百态。

很难有什么事情,再让她那颗古井不波的心掀起什么波澜。

但今天早上从走进这间办公室到现在,阿芙拉.巴特没有再看脚下的人间百态,也没有去看上京波诡云谲的能源矿股市。

只是低着头默默地注视着手中的这张照片,注视着照片上那个嘴角微翘的女孩。

对,没错,就是女孩。

照片上和东野原相对而坐的朵洛希.阿丽塔或许在别人的眼中有着让人望而生畏的身份,比如“第三裁决使”、“女帝”等等...

但在阿芙拉.巴特眼里。

那就是一个女孩,

永远的女孩。

记忆中,自从她的父亲死后女孩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露出过笑容了。

“就是这个少年人吗?”阿芙拉.巴特忽然开口问道。

“是的。”米亚点了点头,“这是庄园送来的照片。”

说话的时候,米亚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对方的脸色,原以为对方会动怒的她却并没有在眼前这个妇人脸上看到什么愠色。

但作为一个恪尽职守的助力,为雇主分忧已经成为了本能,她不由下意识地试探着开口问道:

“需要我去调查一下吗?”

阿芙拉.巴特的视线依旧停留在那张照片上,此时听到女助理的话后这才抬起头看了对方一眼,柔美端庄的脸上没来由地笑了笑。

“调查?调查什么?”

女助理米亚听到后愣了下,忍不住道,“您日常不是最关心小姐的事吗,而且那个少年人...据说似乎是个人类......”

“人类又如何?”

阿芙拉.巴特突然面无表情的打断道,那双浅蓝色的细长眸孔,无声地注视着眼前这个贴身女助理。

霎时间,清冷幽静的办公室里温度似乎一下子又降了几度。

女助理米亚顿时心中一惊!

脑海中想起天狐巴特家族的某个小道传闻,看了眼妇人的脸色整个人顿时噤若寒蝉,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喘。

稍微过了一会儿,阿芙拉.巴特才收回视线,重新落在了手里那张照片中少年人的面庞上,缓缓开口道:

“不用调查,也无需调查,我女儿的眼光不在我之下。”

说到这,阿芙拉.巴特轻声地叹息道,“当年倘若她不离开家族加入那天杀的裁决司,若干年后....坐在这栋世界银行大厦顶楼那间办公室里的该是她才是,而不是那些鼠目寸光之辈。”

“小姐在金融方面的确极有天分。”女助理米亚由衷的赞叹道。

当然,更让她心中羡慕却又只能仰望的是对方在天赋能力修炼上的天赋。

三十不到的九阶神级强者,

放在十字大陆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足以载入史册的惊世之才。

不过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小心翼翼地说道,“不过如果是个人类的话,将来家主那边......”

听到米亚的话,阿芙拉.巴特脸色也是微微一怔。

那张柔美端庄的面庞罕见在浮现出了些许憎恨之意,旋即很快却又恢复如常。

她凝视着照片中的东野原,忽然缓缓地轻声道,“我说过,我女儿的眼光,比我要好很多。”

“倘若将来真有那一天的话,那么能被我女儿看中的人,应该也不需要让我去操心。”

听到阿芙拉.巴特的话,米亚强行忍住了去看照片上那个年轻人的面容的冲动,心中却充满了茫然和不解。

区区一个人类。

为什么会让夫人如此高看?

不过她虽然恪尽职守,但也知道什么叫过犹不及,闻言微微低头,后退了几步坐回来靠近门旁的助理位上。

阿芙拉.巴特转过身,温黄的阳光透过身前的玻璃幕墙落在了她的身上,却感受不到任何温暖的气息。

十六年前,

便是在这栋上京都市圈市中心地标性建筑的世界银行大厦上。

一个人类男子从这栋大厦的顶层办公室的窗口纵身一跃,化作了这栋大厦门前地面上的一滩猩红的肉泥。

当时,世界银行大厦楼前的自杀桉轰动一时,毕竟上京的天人贵族都知道这是谁家的产业。

但最终却没有掀起任何波澜。

没有人知道那个死去的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世界银行大厦顶层,

没有人知道那个死去的男人为什么会从顶层灌着狂风的窗口跳下去,甚至没有人知道那个死去的男人的名字.....

但阿芙拉.巴特全都知道。

此时此刻,沐浴在这毫无温度的光线下沉默地看着身前的玻璃幕墙,阿芙拉.巴特脑海中忽然有些寒冷的想道:

或许,当年那个男人从几百米高空落下的某个瞬间,也曾和当时在这间办公室里的她擦肩而过。

只是那时的她并未察觉罢了。

后来,她选择接受了这栋世界银行大厦老人给出的说法——那个男人顶不住压力精神崩溃从而跳楼自杀。

但当时年仅十岁的朵洛希.阿丽塔不接受。

于是她留在了这栋楼里。

年仅十岁的小女孩儿却离开了这栋大厦。

去往了比这里更加寒冷的地方,也就是上京裁决司的那栋黑色大楼。

阿芙拉.巴特永远记得,女孩儿离开这座大厦时望向她那清冷孤寂的眼神,不再有任何一丝女儿对母亲的依赖卷念。

她说,她要去一个能让“死人说话”的地方,那一天来的不会太迟...

一念至此,阿芙拉.巴特不由微微闭目,静静地平复了下思绪。

重新睁开眼时,

她忽然有些明白了女儿今天主动将这张照片转送给她的含义。

一方面自然是避免她通过庄园的女佣来过多调查她的状况,另外一方面却像是在昭示着某些早已经过去的往事。

一时间,视线却再次落在手中那张照片的少年人身上。

看着对方年轻却沉稳的面庞,心中忽然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真有那一天,

希望你不会再让我女儿失望。

......

昨夜的肯尼斯议员府邸的事件在经过了一夜的酝酿之后,

由于牵涉到的高层政客议员们较多,就连裁决司也无法完全进行封口。

事情一传十十传百,终究还是酝酿成了一场席卷全城的风暴。

当东野原下了女佣送他的车,光是乘坐地铁返回梅济府南郊的米歇利湖畔的斯塔福私立大剑学园的沿途中,

几乎每一次站台停靠,

都会有如潮水般涌上一批神鹰局能力者特工,一个个脸上神经紧绷,宛如的猎犬般比黑袍执行队的人还要卖命的进行搜查。

没办法,没人知道那个戴着惨白小丑面具袭杀了审判官米修斯的家伙,

是一开始就混在了晚宴之中?

还是后来和黎明叛军一样中途进入宅邸的不速之客?

毕竟对于那种能够斩杀审判官米修斯的强大能力者而言。

肯尼斯议员宅邸的安保几乎形同虚设,人家根本是说来就来就走就走。

再加上“雾鬼”查尔斯死后,现场剩下的黎明叛军和裁决司黑袍执行对待的激烈火拼让现场一片混乱,大部分惜命的议员政客都在安保的保护下偷偷离场。

这就让事后从受邀参加晚宴人员名单的这一块着手的调查,无异于大海捞针,只能被迫进行眼下这种近乎封城式的大规模扫荡搜查。

而塔戈斯合众国神鹰特工局的人之所以如此卖命奔波,

自然是因为昨夜那个天杀的家伙....穿着赫然是神鹰局黑色制服。

讲道理,这么明显的栽赃嫁祸,谁看了恐怕都一目了然。

问题就在于...

裁决司从不是讲道理的地方。

万一他们搜查一通没有任何线索,很难保证怒火无处发泄的裁决司,会不会给他们扣上一个监守自盗贼喊抓贼的罪名。

因此,现在梅济府这座城市里搜查最卖力的不是警局,不是裁决司的黑袍执行队,反而是这群神鹰局的特工。

但要说最倒霉的。

自然就是这座“罪恶都市”中那些蠢蠢欲动的不法分子了。

一腔热血还没燃起来,就在神鹰局的破门而入中凉了,城市风气为之肃然一清,日犯罪率降低到了史上最低水平。

畅想中文网

当然,东野原也挺倒霉的。

明明四十多分钟的车程,硬生生拖了两个多小时,估计今天的梅济府的城市交通体系已经彻底瘫痪。

等到他终于下了地铁,回到斯塔福私立学园的时候,早上出了庄园的他竟然刚好赶上了学园午餐饭点。

那也行吧。

东野原倒是随遇而安的性格,径直走进了学园餐厅。

昨夜体能消耗巨大,今天早上在朵洛希家那个湖光天色的露天花园餐厅也不好敞开了吃。

刚进了餐厅,东野原就打了份香喷喷的猪肘饭,来到角落里一阵大快朵颐。

舒服!

今天依旧是周末休息,东野原吃饭的时候周围人不是很多。

但坐在他附近的学生们大多都在讨论这一次的全城戒严,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从各自渠道得来的小道消息。

“听说了没?前两天晚上来我们学园的审判官被杀了。”

“嘶!那可是能跟校长扳手腕的家伙,而且还是上京裁决司空间的特别搜查组的人,谁胆子这么大啊?”

“我亲戚有个朋友在现场,听说是黎明革命军的人。”

“啧啧,黎明革命军闹得这么厉害,看来接下来的上京世界会议要有大动作了啊。”

“屁的黎明革命军啊,我朋友有个亲戚也在现场,据说是裁决司内斗,米修斯审判官私通革命军,女帝亲自动的手。”

“女帝?是阿丽塔大人吗?她也来了?”

“杀的好哇!那个审判官准不是什么好东西。”

“......”

一说到“女帝”,餐厅里口嗨的学生们顿时激动了起来。

塔戈斯合众国比邻上京都市圈,对于裁决司那个世界政府阴森可怖的执行机构这些来自世界各国的学生们并不陌生,对其大部分都没有什么好印象。

但唯独女帝...

那个从十几年前加入裁决司,

能力等阶便在无数民众眼皮子下实力境界突飞勐进,节节飙升。

几乎没有任何瓶颈,

三十岁前就惊掉所有人眼球,

踏入无数人不可望也不可及的九阶神级能力者的天才女子。

称得上是看轻天下须眉。

人总是慕强的。

尤其是这个强者还是在你眼皮子底下成长起来的时候。

尽管从未在公众面前露过真容,

朵洛希.阿丽塔却一下子成为全世界无数年轻女生能力者顶礼膜拜的山巅,男生心目遥不可及的女帝。

当然,这其中或多或少也有些裁决司顺水推舟的宣传,刻意挽回些许近百年来在普通人类民众跌倒谷底的形象和面子工程在里面。

然而邻座的扒拉着猪肘饭的东野原,听着周围人的对于昨夜肯尼斯议员宅邸“我有一个亲戚朋友”的发言,以及对于“女帝”朵洛希.阿丽塔言语中的爱慕崇拜。

作为当事人,

甚至是“罪魁祸首”的他,一时间,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不过就在他憋着一口老槽不吐不快的时候,衣袋中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两下。

东野原边扒饭,边随手掏出,

瞥了眼屏幕,

眸孔顿时不由微微一凝。

消息是【破晓之绯】猎兵组织的合作伙伴黄昏发来的,

具体内容只有两行简单的文字。

“京都名匠灶门手冶的后人,

我帮你找到了。”

文字下方是个地图定位,

位置赫然是上京都市圈“一都六郡”中毗邻巴马运河的【巴顿郡】。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