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恭喜你被逮捕了 > 第三百六十四章 西海第一剑豪X断剑重铸

第三百六十四章 西海第一剑豪X断剑重铸

天元历1122年。

四月十六日,

又是一个周六的清晨。

上京都市圈巴顿郡白天鹅港,浓白的大雾笼罩着海面,一艘民用运输船缓缓地靠近了港口。

一行四五个衣着随性的男人跳下了甲板,其中一个少年人身后背负着巨大的长方形木盒看上去尤为醒目吸睛。

这行人为首的男人身材瘦削挺拔,年纪不大头发却有些灰白,相貌看上去并没有任何特殊之处,脸上系着一块黑布遮蔽住了双眼,似乎是个丧失了视力的盲人。

只是这盲人偶尔眉宇间轻轻一拧,便好似一把天剑出鞘,常人哪怕隔着一块黑布看过去也能感受到一种无端的刺痛感。

仿佛那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把洞天刺地的无上利剑。

但今天,

这个自西海而来的男人,出现在上京都市圈巴顿郡白天鹅港的缘由...

却是因为他的剑断了。

......

“确定能修复的人就在这里吗?”

男人忽然止住了脚步,隔着黑布‘凝视’着晨间渔民们出海捕鱼人来人往的港口,对着身后随行那个背着巨大木盒的人说道。

“没错。”

身后背着巨大木盒的少年人点头说道,“尤德尔船长您的刀可不是一般的刀,天云丛剑,千年名刀京都无上大快刀十二工,意味着全世界只有十二把,想要重铸修复,只能寻找当年和之国京都名匠灶门手冶的后人。”

听到少年人的话,另一侧口中叼着雪茄的中年人却吐了口眼圈,轻飘飘地说道:

“‘无上大快刀十二工’吗?呵,好大的口气,不过再昂贵的名刀,尤德尔船长能用它,也是它的荣幸。”

听到中年人如此狂妄的话语,周围几人都是微微一愣。

但下一秒,

就连那个背着巨大木盒带路前来巴顿郡白天鹅港的少年都颇以地点了点头。

因为这个眼上系着一把黑布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西海四王”中除了“黑魔”亚瑟.谢尔比和新晋的“胡佛.柯里昂”之外,剩下两个位置中被称为“西海第一剑豪”的霍克.尤德尔。

和东海坂本之龙海贼团的“坂本尊”不同,要知道,西海可是十字大陆东南西北四大海域中最强大的海域。

西海之上的“第一剑豪”这样的殊荣称谓,其中所蕴含着的那股睥睨一切剑士的意味远远要比坂本尊来的更加壮烈!

而四王之一的霍克.尤德尔被称为“西海第一剑豪”,靠的可从来不是什么无上大快刀,因为他本身的锋锐就足以折断世间一切兵刃。

但就在几天前...

他的刀却断了,而且还是一把去年刚刚被友人赠予的名刀。

——天丛云剑。

此时此刻,尤德尔海贼团的众人在一阵嬉笑之中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气氛骤然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几乎下意识地,

他们的视线全部望向了身前的那个脸上蒙着一块黑幕的男人,一些人脸色有些不自然地心中浮现出了几天前那个乌云盘踞,大雨滂沱的傍晚所发生的那一幕......

那个晚上,

尤德尔海贼团的人像是往常一样在距离此地四百多公里外的巴陵郡和当地的一家贸易公司交接货物,港口集装箱某个角落突然走出了一个懒懒散散的青年男人。

青年男人大概三十多岁的模样,穿着一件黑色的雨衣斗篷遮挡了大部分面容,吊儿郎当嘴里叼着根烟卷,低头挡着风在打火。

当时他们并没有将其当一回事,巴陵郡港口这样的年轻人很多,大都是躺平的普通人。

白天在港口集装箱卖体力干活,下了班结了工资就去赌钱,输光了钱再回到港口的集装箱露宿,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对于这样的年轻人,尤德尔海贼团的众人虽然不屑,倒也没有嘲讽。

毕竟在西海之上被世界政府通缉的他们难得上一次岸,也不愿多生事端,更别说这次上岸他们身后还跟着霍克.尤德尔船长。

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

这个年轻人低头挡着风雨打了几次火没打着后,有些骂骂咧咧地甩了甩打火机,嘴里滴咕着什么“白来一趟”的话。

下一秒,对方就径直朝着他们一行人走了过来,浑然不在意他们的海贼装束和手中武器,就那样凑到一个人身旁拍了拍他们同伴的肩膀,说要借个火。

对于这个胆大包天的惫懒青年流浪汉,当时众人都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玩味神色,其中一人真的拿出打火机就要帮对方点火。

对方也真的叼着烟,

满脸无所谓地凑了上来。

可就在点着烟深深地抽了一口吐出烟雾后,那个青年的视线却穿过层层雨幕幽然落在了他们其中背负着【天丛云剑】的年轻人身上。

当时他夹着烟头点了点,

语气中充满了痞赖的说道,“这把剑不错,我要了,剑留下,人走。”

不得不说,

那一晚,当时在场的人听到这类似于幼年放学在街头遇到地痞无赖的话语时都不由笑出了声。

空气中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这种港口集装箱里住的不是什么好人,有些地痞无赖,半路打劫。

他们倒是也能理解。

但当时他们无法理解的是,对方的眼睛长在了哪?居然敲诈勒索到了他们这些西海四王之一的尤德尔海贼团的人身上。

然而下一秒,

有人的笑声戛然而止了。

男人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刀,似乎就是刚刚为他点烟的海贼腰间的水手弯刀。

刀尖却染上了一抹血色,

混杂着雨水缓缓地朝着刀尖汇聚后低落在了地上。

刚刚笑得前扑后仰的那个尤德尔海贼团的干部身体忽然从中间被分开两段,切口处骨茬均匀,大量的鲜血疯狂奔涌而出!

当时,几乎仅仅是一瞬间,西海四王之一的尤德尔海贼团众人都反应了过来。

几个干部当场各自展开了各自的能力,就咬牙切齿红着眼睛将这个偷袭他们的披着雨披斗篷的青年轰杀成渣。

可不料就那时,难得跟上岸的尤德尔船长却叫住了所有人。

然后,只见他从背着天丛云剑的少年身上拔出了这把大快刀。

径直一人走上前去面对着对方。

犹记得,当时那个披着黑色雨披斗篷,遮挡住大半面容的男人唇角混杂着一股疯狂与杀气,似笑非笑地说了句:

“呵呵...没想到在巴陵郡没找到黎明叛军的人却也遇到了意外的收获呢,你脸上的黑布不会在夜深人静时换小丑面具吧?”

小丑面具?

当时他们并未曾听懂这番话。

可下一秒,尤德尔海贼团中这个最沉稳的船长。

被称为“西海第一大剑豪”,隐然是无冕的“世界第一大剑豪”的男人。

在面对这个雨夜中他们所遇到的这个疯子般的青年人。

居然主动出剑了!

彼时的某个刹那,雨夜中的风雨声和海涛声仿佛全都消失了。

有句话叫“一眼春秋过”。

用来形容那个雨夜中的一幕,

恐怕再合适不过了。

被称为“西海第一大剑豪”的西海四王霍克.尤德尔出了一剑,那个惫懒却又疯狂的青年男人也只出了一刀。

刺耳的金戈爆鸣声中。

旋即,只听“卡擦”一声脆响,霍克.尤德尔手中那把无上大快刀十二工之一的【天丛云剑】就被从中间被斩裂成了两段。

——这也就是几天之后的今天清晨,

眼下背在少年人身后的那个长方形剑盒中的模样了。

但哪怕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天。

哪怕在西海这种极恶海域的海贼都习惯了朝不保夕的生活。

那一晚从港口那场无妄之灾中活下来的在尤德尔海贼团的海贼干部,每每想到对方杀人时嘴角那混杂着疯狂与杀气的笑容,心尖就不自觉的一阵微微颤抖。

从那一晚之后,被斩断了【天丛云剑】的船长霍克.尤德尔就变得愈发沉默寡言。

直到今天早上踏上巴顿郡的白天鹅港下船的时候,

他才问出了刚刚的那第一句话。

而对于那一晚发生的事情,谁都知道那个男人的骄傲,因此尤德尔海贼团的众人也都纷纷选择了闭口只字不提。

只是在他们心中,对于那个随手拎着一把普通的弯刀,只一刀便斩断了“西海第一剑豪”霍克.尤德尔手中【天丛云剑】的男人其背后的真实身份这些天也开始渐渐猜测发酵了起来。

终于,当走到一户渔民家门口前,其中一个海贼干部看了眼沉默寡言的霍克.尤德尔,忍不住上前一步义愤填庸地说道:

“尤德尔老大,这几天你不说,我们也不问,只是到底是谁那一晚偷袭杀了我们那么多人,今天如果能修复重铸这把剑,只要你说报仇,我罗卡绝对赴汤蹈火。”

“就是!那晚那个家伙偷袭,无耻!”

“要报仇老大你说话!我们尤德尔海贼团可没受过这种气。”

“......”

偷袭吗?

脸上蒙着黑布的霍克.尤德尔抬起头。

他承认,那一晚哪怕是在拦住众人,主动上前拔出【天丛云剑】的时候,

他还是没有想到在巴陵郡那个籍籍无名的港口,会遇到那个男人。

如果早点想到的话,

他绝对不会依旧蒙着那块黑布。

但此时听到下属干部愤恨的话语,霍克.尤德尔却沉默了片刻。

脑海中莫名浮现出了他的“心眼”在双方金戈交击时所瞥到了的那一幕,对方那五官清秀的脸庞上左侧脸颊那块星型伤疤。

一个名字涌上了心头。

妖刀,

普索.怀斯曼。

裁决司的第二裁决使。

和下面经常奔赴各地镇压露脸处理各种事务的S级或者是A级裁决使不同。

裁决司十二裁决使中的两个SSS级裁决使,无论是众所周知的第三裁决使“女帝”朵洛希.阿丽塔还是第二裁决使“妖刀”普索.怀斯曼,普通民众对于他们的熟悉程度仅限于名字。

即便真有人见过他们,

但轮得到他们亲自动手的事务,见过他们的人恐怕也很难再存在于这个世间。

只有像是霍克.尤德尔这样西海之上的一方霸主才会通过某些渠道得知这两个神秘裁决使的一鳞半爪的外貌描述。

比如第二裁决使“妖刀”普索.怀斯曼左侧脸颊的星型疤痕。

那一晚大雨滂沱中一刀斩断他的【天丛云剑】的那个男人,脸上的星型疤痕几乎和传说中所描述的如出一辙。

这样恐怖的男人,

背后还有那样恐怖的势力,

虽然谁也不知道,几天前那个晚上对方为什么会骂骂咧咧地滴咕这什么“小丑面具”出现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巴陵郡的港口。

但事已至此,

想要报仇恐怕是极为困难。

别看西海四王雄踞海上,在世人眼中似乎和世界政府分庭抗礼,但真要为了报仇上头硬冲上京都,那简直无异于自寻死路。

哪怕裁决司如今连遭剧变,十二裁决使折损近半。

但别忘了,世界政府麾下可还有一支与裁决司并称“刀与剑”的【天人军团】,除了国家级战争不会轻易动用。

但母庸置疑,那才是一把高悬在十字大陆三百多个同盟国和四大海域无数海贼团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他们在茫茫大海上雄踞一方,世界政府麾下的【天人军团】不会管他们。

但他要真是主动明目张胆的率领尤德尔海贼团所有成员,踏入上京都市圈一都六郡的中心地带,那就无异于仰着脖子朝着刀口上撞了......

想到这里,眼前蒙着黑布的霍克.尤德尔不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望了眼白天鹅港口的这户渔民家,语气沉稳地说道:

《重生之金融巨头》

“那是我的战斗,

无论这次是能否修复重铸这把刀,我都会摘下这块布,去终结这场恩怨。”

摘下这块布?

听到这话,尤德尔海贼团的一众干部顿时心中一震,内心涌出了一股狂喜。

船长的天剑...

修成了?!

霍克.尤德尔便不顾身后错愕兴奋的众多海贼团干部,抬手敲了敲渔民的家门。

冬冬冬—!

礼貌的敲门声响起。

“来了来了。”

里面很快有人开门而出,站在门口的是一个怀中抱着孩子的渔家妇人。

打扮穿着普通,只是那一头乌发和黄种肤色在,白天鹅港这一带看上去还是有些与众不同的。

渔家妇人开门后望着门外一行打扮怪异的来客,不由微微一怔,下意识地抱紧了怀中的孩子,小心地询问道:

“客人,你们是要买鱼吗?那最好傍晚时候再来,那时的鱼儿更新鲜一些。”

听到渔家妇人的话,眼上蒙着黑布的霍克.尤德尔摇了摇头,轻声地说道,“我不买鱼,只想修复重铸一把刀。”

修复重铸一把刀?

杀鱼的刀吗?

渔家妇人微微一愣,脸上挤出笑容,摆手道,“客人您弄错了,我们是渔家,白天鹅港附近似乎没有铁匠铺,您恐怕得跑一趟郡里了。”

然而听到妇人的话,门外的尤德尔海贼团一行人却纹丝不动。

只是沉默地伫立在门前,引得不少外面路过的其他渔民纷纷侧目。

终于,院子里一个穿着渔装连体裤嘴里叼着烟闷头蹲着修补渔网的青年人,听到动静转过头看了眼堵在门外的这些人。

忽然,他的眸孔中流露出些许忌惮的神色,赶紧站起身,一把拉过妻子和孩子让他们先去里屋。

随后,穿着渔装连体裤的青年熄掉了口中的半截烟屁股收好,看了眼堵在门外的一行人,脸上露出笑容道,“客人有什么事请进来喝杯茶再说吧。”

霍克.尤德尔抬头隔着黑布“看”了青年一眼,轻声地问道:

“还没有请问店家的名字。”

“灶门炭十郎。”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