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四合院里的家长里短 > 第二百五十三章 追债

第二百五十三章 追债

易中海把钱接了过来,他放在手里仔细地扒拉了一下,随后便在心里头默默地吐槽着:

“嚯,好吗,这家伙还有零有整的!”

易中海当时就被气乐了,他把手里的这些钱仔细地数了数,这一共才五块三毛二,曹德盛这是把他当成傻子了。

发现这种情况地易中海,他当即就毫不客气地怒斥道:

“曹德盛,你这话说的倒是挺漂亮,可你也真不干人事呀!你他妈欠我好几百呢,你这给我五块三毛二算怎么回事呀?你不会是想就凭这点钱就把我打发了吧?你他妈是不是想的太美了?”

曹德盛被易中海骂的直咧嘴,他表情有些尴尬的说道:

“哪能呢,老易,你这把我想的也太复杂了!我现在真是手里头一分钱都没有,要不你就再等等吧?等我这个月发了工资以后,我肯定还你!”

“你可拉倒吧,还跟我搁这白话呢?我这钱都借你多长时间了,你这都发几个月的工资了?你现在告诉我手里边一分钱没有,你搁这湖弄谁呢?”

“哎我的妈呀,老易,你可真是冤枉死我了!我在你眼里都成啥样的人了,你就放心吧,我这湖弄谁也不能湖弄你呀!”

“你可给我停吧,你别给我整这些没有用的,我可不吃你这一套儿!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还钱!”

“还不了,我现在真还不了!现在情况就搁这摆着呢,你要我怎么跟你说,你才能明白呢?我现在是真没钱了,我要是有钱的话,又何必跟你借呢?”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现在就是不想还了呗?”

“没有哇,我想还呐,但是我现在没钱呐,想还也还不了啊!”

“你这不跟我搁这耍无赖呢?哪有你这么办事的,这借钱的时候说的可好了,可是一到还钱的时候,一要一哽哽,你他妈办的这叫人事吗?”

“哎妈呀,老易呀,你这说的是啥话呀?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你都给我说不好意思了,我这也没脸见人了,我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说你这是干啥呀,我也没说不还你呀?你整这出儿干嘛呀,我现在是真没钱,我慢慢还你不行吗?”

fantuantanshu.com

“慢慢还是怎么还呐?你得说明白了呀,这要是你每个月还我一块钱的话,我到死你也换不完呐!

再说了,我这边还急等着用钱呢,你就还我五块三毛二,你好意思吗,你呀?”

“我这不是手里实在拿不出来了吗?再说了,我这不是帮你筹钱了吗?这有钱你就先拿着用呗!”

“放屁,这钱是你帮我筹的吗?这不是咱这街里街坊的一片心意吗?你还邀上功了,你可真有意思!

行了,你也别说别的了,你就说欠我的钱,你到底还不还?怎么还?什么时候还?”

“还我是肯定还的,但是也只能慢慢还了,这具体的就是我每个月还你一部分,这什么时候还完什么时候拉倒!”

“那不行,你这说的太含湖了,你就跟我说,你每个月能还多些吧?”

“这……”

曹德盛这时候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在他的心里压根就没打算还钱,他这本来是想说点好话把易中海给对付过去。

可是这谁承想易中海居然不上当,并且他还这么的较真,专门盯着曹德盛的漏洞不放,以至于曹德盛现在被搞得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看到两人的谈判陷入了僵局,坐在凳子上的闫埠贵则是站起来说道:

“这事儿好办,曹德盛一个月的工资将近小四十呢,就让他每个月还易中海三十块钱就行了!反正他们家现在就他自己,剩下的钱怎么都他活了!”

听到闫埠贵的话,曹德盛当即就不乐意了,他赶紧大声的抗议道:

“那怎么行呢,我这一个月花销大着呢?而且我还有老婆孩子要养活呢,这怎么能行呢?”

刘海中则是不管这个那个的,他拿自己的大茶缸子敲了敲桌子,随后他非常肯定的说道:

“行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以后曹德盛每个月还给易中海三十块钱!至于其他的人也都一样,这具体每个月还多少钱,一会儿老闫你帮他们算算!”

闫埠贵点了点头,他非常认真的说道:

“妥了,这事儿你就交给我吧!”

看到最后居然是这样的结果,曹德盛以及其余跟易中海借钱的人,他们的脸上俱是露出了一副非常失望的表情,感觉就好像是别人欠他们钱似的。

既然曹德盛的标准已经定下了,那其余的人无非就是走一下流程罢了,刘海中也是想趁着这股热乎劲儿,赶紧把这件事儿给解决了。

可是还没等刘海中继续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这许大茂竟然非常慌乱的从后院跑了过来,他一边跑还一边喊着:

“不好了,不好了,一大爷,我们家招贼了!”

听到许大茂喊出这样的话,反应最快的就是一直挤在人群之中看热闹的棒梗,他非常迅速的悄悄撤离现场。

而刘海中则是对着站在他面前跑的呼哧带喘的许大茂说道:

“你先别着急,你先跟我说说,你们家到底丢什么了?”

许大茂这时候哪能不着急啊,他都急红了眼睛,等到刘海中的话后,他赶紧回答道:

“这丢的东西可多了,不仅是我的钱少了,就连我们家的好吃的也都没了!”

还没等刘海中说话,站在远处的何雨柱则是大声的说道:

“许大茂,你该你不会是不想捐钱,特地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儿吧?”

何雨柱这一句话直接刺激到了许大茂,他非常气愤地说道:

“你放屁,谁不想捐钱了,我许大茂差那两个钱吗?你这话说的倒是轻巧,敢情不是你们家被偷了!”

“许大茂,你这话说的可不对了!这要是娄小娥没走的话,你们家当然是不差钱了!可是这娄小娥人家已经走了,现在你们家的话,嗯……,确实是差点意思!”

“你放屁,放屁,放你娘的狗臭屁!何雨柱,你还有完没完了,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怎么成天跟我作对呢?”

“你这话说的可真有意思,今天不是你先招惹我的吗?你这可真是猪八戒爬墙头——倒打一耙!”

“行行行,我不跟你说了,今天我没功夫搭理你!”

许大茂说完以后便不再理会何雨柱,他转过身对着刘海中说道:

“一大爷,你赶紧跟我上我们家看看去吧,我们家已经被那小偷祸祸完了!”

刘海中先是看了一眼许大茂,感觉他不想是在撒谎的样子,随后他又朝大院里的众人看了一眼,这才对着闫埠贵说道:

“老闫,这留在这帮易中海把事情给解决了,我跟许大茂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闫埠贵点了点头,他随即便回答道:

“行,你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刘海中也是点了点头,随后他便跟在许大茂的后面朝着后院走去,而大院里的众人也是呼呼啦啦的跟着去了一大片,这里面就包括秦淮茹跟何雨柱。

很快,众人就来到后院,他们都围在许大茂家的门口看热闹呢,而刘海中和贾张氏则是跟许大茂走了进去。

刘海中刚一进屋就发现许大茂他们家被翻的乱七八糟的,这地上、床上、桌子上到处都散落着东西,而柜子什么的也都是大敞四开的。

现在许大茂他们家里点也不像是被盗的样子,反而是像被搜刮了一样,就仿佛是小鬼子进村之后的样子。

看到许大茂他们家一片狼藉的样子,贾张氏有些忍耐不住自己心中的笑意,但是现在笑出来的话,又好像有些不太符合时宜,以至于贾张氏只能咬着嘴唇苦苦忍耐着。

但是这发自内心的笑意又怎么会隐藏的住呢,尽管贾张氏没有笑出声,她脸上的表情也是一直在苦苦忍耐着。

但在场的众人谁也不是个傻子,谁还看不出来贾张氏那想笑而又不敢笑的样子,也正是因为看到她做出了这样的表情,以至于许大茂现在恨她恨得牙根都直痒痒。

而贾张氏则是完全不在乎许大茂现在是什么样的感受,因为她正在心里头默默地感谢着这位无名英雄,是他帮自己出了这么一口恶气。

而刘海中的感受跟贾张氏却是恰恰相反,他现在非常地愤怒,竟然有人在他的地盘上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这可真是岂有此理。

也真是看到了许大茂他们家被翻成这个惨样,刘海中也是非常气愤地拍了一下桌子,随即他便大声地喊道:

“真是太不像话,居然偷到我们大院来了,还把屋子搞成这样,真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呀!大家都不要碰屋子里面的东西,省的破坏了现场,许大茂,你赶紧去报警!”

许大茂有些尴尬的说道:

“一大爷,现在屋子里这么乱,是我翻腾的!我这不是发现钱没了吗,我就寻思在看看家里边还丢了什么东西!”

刘海中的一张脸顿时就拉拉了下来,他有些没好气地说道:

“那你不早点说,我还寻思你们家都要被搬空了呢?”

“这也差不多被搬空了,家里这点钱全被偷了,我那些好吃的也别拿的差不多了!对了,一大爷,有个事儿我得跟你说一下,我怀疑这件事儿是咱们大院里的人干的!”

“你为什么这么说呀,你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我倒是没有,但是我刚回来的时候,屋里的一切都是好好的呢,就是钱跟吃的没了!

这要是外人偷的,那他从哪进来的呀?咱们大院就一个前门,这要是有外人进来,那早就被看到了!

而且,我屋子里这些东西基本没动过什么地方,这肯定是熟人干的!”

“那你有怀疑的对象吗?”

“有,我怀疑是棒梗干的,这咱们大院之前一直都没有出现小偷,就只有这么一个棒梗偷过好几次东西了,这不是他还是谁呀?

而且,这棒梗跟我还不对付,前段时间他看我那些好吃的都被馋哭了,现在我东西丢了,我不怀疑他怀疑谁?”

站在院子里的秦淮茹听到这样的话,她赶紧偷偷熘了出去。

而同样是听到许大茂这话的贾张氏却是顿时就不干了,她朝着许大茂大声的呵斥道:

“许大茂,你不要满嘴喷粪,你不要有什么脏水都往我们棒梗的身上泼,你要再胡说八道的话,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已经被撞飞一次的许大茂显然是对眼前这个胖老太太有所忌惮,他赶紧躲到了刘海中的身后,随后他对着贾张氏说道:

“你跟我说这些都没有用,反正我就怀疑是棒梗偷的,这不管是谁来了,我都得这么说,我这是实事求是!”

“你求个屁事,我看你真是皮痒了,你竟然敢这么说我们家棒梗,我今天必须得好好教训教训你!”

贾张氏说完就撸胳膊挽袖子的朝着许大茂冲去,她那一往无前的架势把许大茂吓得直得瑟,他一边躲在刘海中的背后,一边大声地呼叫道:

“一大爷,救我!救我呀,一大爷!”

刘海中面对眼前的局势颇为无语,他赶紧对着贾张氏劝慰道:

“老张,你不要激动,更不要动手,这不就是个猜测吗?也没人说这东西就是棒梗偷的呀?”

刘海中虽然劝的挺好,但是贾张氏明显不是那种听劝的人,自从她上次尝到以武力解决的甜头以后,她就不愿意在跟许大茂墨迹下去了。

刘海中的话明显是白说了,这贾张氏直接朝着躲在易中海背后的许大茂抓去,但奈何这许大茂跟她相比较来说,那确实是太灵活了。

再加上中间还被刘海中这么一座大山给阻隔着,这样致使贾张氏空有一番武力,而又没有什么太大的作为。

身体既短小而又笨拙的贾张氏,她现在也只能围绕着刘海中转圈圈,开始跟许大茂玩起了我追你逃的游戏。

而身手相对敏捷的许大茂,则是开启了跑酷模式,这两人一来一回的,好生有趣。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