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命唯汉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划船不用桨!

第一百二十六章 划船不用桨!

听到刘盈的话,刘邦皱着眉头接连问道:“肃慎人?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刘盈有些不耐烦的解释道:“就是你和卢叔在燕国阅兵的时候,我抽空和肃慎人聊了几句。还有,能不能别打岔,让我把话说完!”

刘邦笑了笑,在自己嘴边比划了个闭嘴的手势。

“从那时候起,我就想着派人过去看看,然后把他们接回来。”刘盈脸上挤出几分悲天悯人的神色:

“谁人无父无母?哪个孩子不是父母的心头肉?昔日被徐福带走的三千童男童女,他们的父母必然日日依靠在柴门之外,期盼着能够再见到自己的亲生骨肉,能够再听到他们喊自己一声爹娘……”

“现如今咱们的船终于造好了,凭借着如此大船,横跨重洋不是问题,也到了让他们回家的时刻了!”

刘邦转头看了看横在海面之上的两条风帆船,重重点头。

始皇帝当年乘坐的楼船他是有印象的,相比较眼前刘盈建造的这两条‘威远’级的帆船要小了不止一圈。

所以徐福等人可以乘坐着更小的海船出海寻仙,登上海外岛屿,那么只要知道了他们的下落,凭借这两条大船一路找过去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只不过刘邦看着看着,突然又发现了不对,这两条船,好像没有船桨!

他怔怔的指向大船:“桨呢?”

刘盈一愣,反问道:“什么?是划船的那种桨吗?”

看到刘邦点头,他笑着解释道:“现在打造的这两条船,和父亲平日里看到的桨帆船迥然不同。咱们这叫做风帆船,专门用于在大海之上航行!”

“这是一种小型的三桅船,其中前帆和主帆是横帆,可以利用顺风航行,而后帆则是三角帆,可以用来逆风航行!”

“也就是说,只要有风,不论是顺风还是逆风,这种帆船都能顺利出海航行,而且逆风的时候,甚至会比顺风的航速更快!”

在刘盈的讲述中,刘邦盯着远处的帆船,满脸不明觉厉的表情。

其实刘盈做的是早期的卡拉维尔帆船,当年发现美洲的哥伦布在他的旗舰搁浅了之后,就是乘坐着这种小型风帆船返回的欧洲。

刘盈不是不想一口吃个胖子,直接做出诸如盖伦帆船,也就是西班牙大帆船这种载重量超过两百吨的大型帆船。

毕竟系统给的图纸里,这种类型的帆船应有尽有,而且各种细节也都标注了出来。

只不过造船厂工人的手艺不行,最早建造的几条大帆船都是翻车在了铺设龙骨阶段,所以就只能循序渐进,先用这种快速轻帆船填补海上运力的空缺,接下来再研究大型帆船,走向深蓝。

嗯,让刘盈选择先建造小船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胶东郡附近可用的木料并不太多,容不得浪费。

刘盈身侧,刘邦看了一会船员拉起风帆,将帆船慢慢航向码头,于是渐渐变得有些意兴阑珊起来。

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喜笑颜开的转身就走。

刘盈一把抓住他:“父亲哪里去?”

刘邦挑了挑眉说道:“之前你说咱们在燕国阅了一次兵,现在距离那次阅兵已经过去了好久,所以我打算在齐国也阅一次兵……”

嗯,这时候的大汉基本上有六成以上的人口是士伍籍,也就是预备役,所以每年郡一级都会选调年龄合适的男人组织一次军事训练。

看着兴致勃勃准备再出一次风头的刘邦,刘盈只是挠了挠头,权当无事发生。

他招来一旁站着的季布询问道:“第三艘和第四艘船还要多久才能建造完工?”

季布想了想,非常肯定的说道:“今年年内,这两条船就能下水!”

刘盈睁大眼睛:“当真?”

季布重重点头:“当真,殿下若是不信,某可以立军令状!”

刘盈摇了摇头说道:“季布一诺千金,你的话,胜过白纸黑字的军令状!”

一瞬间,季布红了眼眶,胸中涌起了士为知己者死的感动。

过了好一会,他才慢悠悠的说道:

“在下并非是信口开河。殿下请看,随着两条同样规格的船只建成,这里的工匠都已经掌握了所有的难点和建造细节,并且也自主研发了不少结实好用的工具,造起船只自然事半功倍!”

“殿下从关中运来的水泥,快速建造起了后续的几个干船坞,让工人在造船的时候不需要半截身子都泡在水里,这也大大提升了工作效率。”

季布迟疑了一下说道:“只不过造完四条船之后,咱们的造船进度就不会像从前那么快了……”

刘盈转头问道:“为什么?”

季布回答道:“因为合适的木料没了,现有的木料还不够干燥,达不到造船的标准。”

刘盈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现在造船的木料都是就地取材,从胶东郡各处的原始森林里砍的。

但是齐鲁大地经过了自夏商周时期的开发,粗大一点的木头本来就不多,再加上造船厂的一通滥伐,大木已经消耗殆尽。

尽管刘盈本着砍一棵种一棵的原则,补种了不少的树苗,但要想等到这些树苗成材,至少还有十几二十年的时间。

《控卫在此》

所以后续造船的木材,都是从其他地方砍伐后陆续运过来的,晾晒的时间自然不够。

嗯,木材里的水分两种,一种是细胞壁里的吸着水,一种是自由水。

晾晒干燥的目的是去除吸着水,这个过程称为解吸。

正确处理的木材放置在湿润空气里,吸湿一般不超过20%,但是,未解吸过的生材很容易超过70%。

正确处理木材的方式,可以理解为是对木材进行‘灭活’,彻底杀死植物细胞,减少木材在海水中浸泡的时候,吸收水分的能力。

而如果使用未经阴干的木材去造海船,那就会使得船只在海水里行驶时,船体木料吸水越来越多,船体自身重量逐渐加大,严重影响海船的使用性能和安全。

至于烘干木材的工艺太复杂了,尤其是稍有不慎,会导致烘干的木料内里产生裂纹,降低船只的使用寿命。

不过刘盈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他之前在燕国疯狂跑马圈地,惹得卢绾追着他打了好几顿,就是想要未雨绸缪的解决造船的难题。

他转头看向季布说道:

“去统计一下,这里除了留下可以完成按期交付船只的工人,剩下的人全部前往新造船厂。”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时候那里的宿舍区和干船坞也建的差不多了。”

季布愣了片刻:“新造船厂?在哪里?”

刘盈指向远处的大海:“海的那边,沓氏县!”

季布虽然不知道刘盈说的是哪里,但还是点点头转身离去,召集造船厂的大小管事商量起搬家的事宜。

嗯,所谓沓氏县,指的就是后世的大连。

春秋战国以来,齐国的百姓为了躲避日益严苛的法令和沉重的赋税,选择下海,摸着山东半岛和辽东半岛之间的小岛屿一点点逃离曾经的家乡。

所谓沓,指的就是纷至沓来之意,沓氏县是一个慢慢形成的移民据点。

不过这些人太天真了。

自从周朝年间起,华夏大地上就流行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说法。

当沓氏县的人口慢慢多了起来之后,名义上掌控着辽东的燕国自然不会放过这块肥肉。

但燕国是一个奇葩的国家,当战国七雄中的六个都在开阡陌,变法强国的时候,燕国依然抱残守缺,拿着老祖宗传下的井田制当宝。

故此燕王只是将沓氏县纳入版图,并且按照井田制征收赋税。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燕国发生了数次动荡,渐渐的王令不出国都,以至于各个郡县都基本上属于自治状态……

所以刘盈在燕国遵循着后世的记忆跑马圈地的时候,就在大海边发现了这帮‘不知有秦,乃至楚汉争霸’的家伙……

而刘盈之所以选择在沓氏县建立新的造船厂,则是因为现如今的辽东郡遍地都是原始森林,正好砍伐掉用作造船的材料。

嗯,后世的封建王朝之所以开发辽东很困难,就是因为这些森林的存在,导致土壤保水能力太强,遍地都是沼泽泥潭。

比如让辽东长城不得不向内凹陷的辽泽,在夏天的时候蚊子多的能吃人!

而且只有砍掉那里的原始森林,才能将蛮荒之地变成帝国的粮仓。

刘盈敢于将这一两万人迁徙过去的原因,其实也是出于了经济方面的考量。

在辽东半岛砍掉树木,然后运到胶东半岛建造船只的花费,要远远大于直接在辽东半岛造船,然后从胶东半岛运送粮食物资到辽东的造船厂。

现如今有了两艘排水量近百吨的大船,尤其风帆船依靠风力驱动,并不是人力划桨,这就可以节省下来好几百名桨手的空间,只需要拨出其中一艘用作运输船,就可以轻松完成运送补给的任务。

至于剩下的另一艘船,刘盈的想法自然装载水军,汇合上带路的肃慎人,去给海对岸的蛮族送送温暖。

目标,石见银山!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