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红楼琏二爷 > 第402章 四小丫头

第402章 四小丫头

晴雯与王熙凤一般,很是能说会道。

此时屋里无人,十分自然的坐在贾琏的怀里,搂着贾琏的脖子,不停的和贾琏说着过去半年,家里发生的事情。

有的贾琏知道,有一些贾琏不知道的,当然,还有许多废话。

好在晴雯天生丽质,身段妖娆,又值青春少艾,酥香软体,娇音轻灵,听她叙话倒也是件享受的事情。

只不过偶然低头,看她小嘴儿巴拉巴拉,开开合合之间,隐隐可见皓齿香舌,却是令贾琏想起有很久没检查晴雯的牙口了,因笑道:“方才你说你嗓子不舒服,正好现在有空,我帮你瞧瞧。”

自当年从贾母手中得到晴雯之后,贾琏就十分爱惜,不但舍不得让她干粗活,而且还亲自教她如何把自己收拾、调养的更精致。

比如,教她正确刷牙,爱护口腔,有空的时候,还亲自探查探查,以防她长蛀牙什么的。

晴雯初闻言微愣,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用,也不是很不舒服,没什么可看的……”

可惜贾琏哪里会给她讨价还价的余地,伸手就把她的脸蛋扳过来。

不得已,晴雯也只能配合的张开小嘴儿,让贾琏查看。心里暗想,幸好今晚吃了饭之后,她专程漱过口,刷了牙,后面也没吃什么东西……

晴雯是最典型的樱桃小嘴儿,小小的两片嘴唇很薄,里面两排小牙也排列的相当严整,毫无瑕疵,一眼看去,当真是唇润如脂,皓齿凝香,令贾琏不由得先喜悦三分。

“二爷,好了没有?”晴雯砸吧小嘴,皱眉问道。

“没看到喉咙,再张大点……”

晴雯无奈,也只能依言配合。

于是贾琏笑道:“之前果然是骗我,你的嗓子好的很嘛,鲜红通透,完美无缺。”

晴雯轻哼一声,就要脱出贾琏的控制,这样张着口她挺累的耶。

“等一下,你这丫头平时颇喜欢吃糖,我瞧瞧有没有长蛀牙。”

这话一出,晴雯也安静不挣扎了,她也关心这个,虽然她平时有照镜子,甚至也有和香菱互相检查,但镜子和香菱那憨丫头,显然都不如贾琏值得信任。

等到贾琏伸着手指,将她的上下两排牙齿一颗一颗的检查过来,她忙问:“怎么样二爷?”

贾琏笑道:“不错,颗颗贝齿皆如白玉凝光,一点蛀牙都没有,看来平时有按照我的要求爱护清洁。”

“嗯哼。”

晴雯傲娇的轻哼一声,便要起身。

却见她家二爷仍旧盯着她的小嘴不放,食指也一直未曾拿开,她心里渐生不妙的感觉。

果然,不到两个呼吸,就见贾琏低头与她笑道:“不然……”

“不行!”

晴雯早就微醺的脸蛋,顿时绽放坚定之色,

一个翻身跳下贾琏的怀抱,往前跑了两步才回头,没好气的瞪着贾琏,低声骂道:“大色狼……”

说完,提着裙子飞快的跑了。

下一刻,贾琏就听见房门口传来一声惊呼,随即王熙凤的惊骂声响起。

“对不起琏二奶奶,我没看见……”

“小臊蹄子撞魂了不是?去去去!

王熙凤不耐烦的赶走晴雯,领着平儿和林之孝家的进屋。

只不过林之孝家的知道贾琏在家,所以只留在房门口等候吩咐。

“你笑什么?”

王熙凤进屋之后,看见贾琏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傻笑,有些无语。

看贾琏未曾理她也不在意,与平儿一起将之前拿进里屋的缎子等物,清点打理,交代林之孝家的送到哪条街哪家绣坊,具体到哪几位绣娘。

“对了平儿,你之前不是给三姑娘她们重新量了身高这些么,还不拿过来?”

许是屋里东西太多,平儿一时也忘记放哪儿,连忙寻找。

贾琏却一早就发现旁边的桌子上有一张单子,此时闻得她两的话,不由拿起来瞧了瞧,并问道:“你们找的是不是这个?”

王熙凤冲过来,看清楚后立马抢了过去,并嗔怪道:“这是你妹妹们的隐秘,你也好意思偷看。”

贾琏沉默不言,他分明正大光明看的好吧。

再说,那上面三堆数字、符号,他也只能大概分辨哪些是属于迎春,哪些是惜春的,具体代表什么,他也看不明白。

不过,要是给他一点时间研究,他觉得他肯定能弄懂。

王熙凤将三春的“身高三围”方子交给林之孝家的,并嘱咐她绝对不能外泄。而林之孝家的也笑说那家绣坊都是京中的老字号,懂得规矩,绝不会泄露,也就和另外两个婆子,拿着所有东西出去了。

诸事完毕,王熙凤将屋子简单收整一番,就嘱咐平儿去打水服侍洗漱,而她自己,看贾琏上了炕,也是依偎了过去,询问起前院里的事情。

之前她可没有亲自去看贾琏如何展露霸气收服人心的。

贾琏给她简单说了几句,然后就问起一件事,“下午忘了问你了,我发现这院里多了几个不认识的丫头?”

王熙凤眉毛一扬,笑道:“果然你的注意力一直留在那些丫头的身上,这么快就发现……哟~!”

贾琏不轻不重的捏了王熙凤的脸蛋一下,这女人不呛人会死系列?

这院子就这么大点,突然多了好几张生面孔,他能看不见?

“好了,她们都是我给院子里新添的小丫头。

我身边听候使唤的丫鬟婆子虽多,但大多数都不是咱们院里的人。

说起来,我们院里,可比老爷太太院里的人,少了太多了!

以前还罢了,如今你官越做越大,院子里还就那几个人服侍,也不像话。

所以这半年,我在新进的小丫头子里面,物色了四个放到咱们院里。”

王熙凤说着,盯着贾琏笑道:“可别小看我这四个丫头,可是个个生的不错哟。”

贾琏却不吃王熙凤这一套,再不错,能越得过晴雯香菱?

只要不能,就不会让他露出破绽。

再说,晌午的时候他也大概扫了一眼,并不可能出现这种意外。

不过,他倒是挺意外,王熙凤居然舍得让院子里增添丫鬟?

要知道,他们这院里服侍的丫鬟少,有很多原因,甚至有历史原因。

比如,院子本身不大,比如,以前他们是到这边府里帮贾政两口管家,再比如,王熙凤不乐意!

王熙凤当初的占有欲,或者说醋味有多大呢?

举个两个例子。

贾琏原先房里服侍的丫鬟,只要和贾琏有牵扯的,都被赶走了。

她当初陪嫁的四个丫鬟,不到两年,也就只剩下平儿一个!

当然,关于王熙凤的陪嫁丫鬟,确实有当初的贾琏太眼皮浅,新婚燕尔期间,就想要对那几个丫鬟下手,惹得王熙凤大怒,于是送嫁的送嫁,送回家的送回家……

这是曾经的王熙凤,她是宁愿家里服侍的丫鬟少些,也不想给贾琏机会。

如今时过两三年,居然改性子了?

王熙凤也是聪明人,看着贾琏的面色,也能猜到几分贾琏的心思,她哼道:“你也别藏着掖着,当年那些事,你我心里都清楚,谁对谁错,还不一定呢!

如今你都能浪子回头,我还不能贤良淑德?

反正院子里给你放足一些,也免得你在外面眼馋肚饱的,尽带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

平儿,把她们都带过来。都进咱们院子里了,也不能不让你们二爷过过眼。”

“是。”

当平儿听命将四个丫鬟带进屋里来的时候,贾琏终于明白,王熙凤为何那么大度,那么有恃无恐了。

这四个丫鬟,最大的一个,怕是都未曾及笄,小的一个,更是和惜春相若!

察觉贾琏颇有无语之色,王熙凤得意的对着他挑了挑眉,然后兴高采烈的对四个丫头道:“你们几个,还不上前见过侯爷,自报名姓、年纪。”

《诸界第一因》

“是。”

四个丫头齐齐应声之后,挨次上前见礼。

“奴婢红绫,今年十四岁,见过侯爷。”

“奴婢惠香,今年十三岁,见过侯爷。”

“奴婢檀云,今年十一岁,拜见侯爷。”

“奴婢彩画,今年十岁,拜见侯爷。”

等四个丫头见礼完毕,王熙凤看着贾琏,笑问:“怎么样,我没胡说,她们都生的不错吧?”

贾琏对王熙凤的话不置与否。

事实上,他的心境也确实几无波澜。

这四个丫头,年纪小且不说了,虽然确实个个生的清秀乖巧,却没有让贾琏眼前大亮。

若按照贾琏对心仪女子的划分,这几个女孩,单论长相,即便是出众的两位,也不过七八分颜色,距离让贾琏见之心动的九分,还相去甚远。

不过,好歹也都算是小美女。

唯一让他留心的一点是……

“你叫惠香?”

那名叫惠香的丫头,看贾琏亲自过问她,刚刚被王熙凤整体夸赞还有些不好意思的脸上,顿时露出些许激动之色,连忙点头:“奴婢正是惠香。”

“家中行四?”

“嗯,二爷怎么知道?”惠香眼神大大的惊疑,高高在上的侯爷,怎么会知道她在家中的齿序?

不说她,就连王熙凤和平儿,也是颇为好奇,纷纷追问。

贾琏随口说以前听别人说过……

能提前入贾琏之耳,这固然让惠香一下子心情高兴激动,也让其他人都对她留心了一点。

贾琏倒是不曾在意,他之所以知道这丫头,只是因为他记得,贾宝玉搬入大观园之后,他院里就有一个叫惠香的,让贾宝玉颇为看重,亲自给她改名“四儿”。后来这四儿还被王夫人以妖媚惑的罪名,撵出了大观园。“你有没有考虑改个名字?”

“二爷要给奴婢赐名?”惠香有些喜色。

“算了,你还是叫惠香吧。”

贾琏本想,此世因他之故,红楼中很多女子,命运都发生了变化。

比如这惠香,居然没到贾宝玉名下,却被王熙凤召进这里,想来“四儿”这个名号将来也不会再有,便想补全。

然后他才想到,干什么他要按照贾宝玉的爱好给女孩子改名呢?虽然他承认贾宝玉确实有几分才气,到底自己又不崇拜他!

这叫惠香的既然到了这院子里,将来说不定就是他的女人,虽然这概率很低,倒也不是没有,得以防万一。

自己的人,自然少和别的男子有瓜葛的好,即便是虚无缥缈的瓜葛!

看到惠香刚见面就和贾琏搭上话,其他三个女孩子都有些目光灼灼的瞅着贾琏。

但是贾琏却对她三人没什么印象,只多看了一眼那个叫檀云的,然后说了两句诸如到了院里,就好好学习服侍,将来自不会亏待她们云云,就让她们下去了。

“怎么样,看中哪个了?是那个叫惠香的小丫头,还是那个叫檀云的?”

等四个小丫头下去,王熙凤便戏笑着询问贾琏。

王熙凤自然有理由笑。

物色这几个丫鬟,她可是费了一番心思,觉得很满意。

一来随着贾琏的晋升,院子里确实需要多些人服侍,方显体统。

二来,如今的贾琏在外名声越发的响亮,怕是容易招蜂引蝶,不如屋里多放几个有姿色的。

如此肉坏在锅里,她也好掌控。

但她又不想召进真的狐媚子,蓄意去勾引贾琏。

所以才挑选了这几个小丫头。

在她看来,以这几个丫鬟的姿容,再加上平儿、晴雯等几个,已经足够让贾琏收收心了。

而且,还不用担心这些小丫头威胁自己的地位。

毕竟按照贾琏的习性,这种小丫头,至少也要养几年。

就算贾琏不养也没关系,反正这等小丫头,也下不出蛋来!

再有几年缓冲,她还真不信她王熙凤真生不出儿子!

所以,一切尽在她的算计之中。

贾琏才懒得理会王熙凤这点浅薄的招式,看丫鬟们端进洗脚水进来,平儿就蹲下要给他洗脚,贾琏便吩咐说:“让香菱来吧。平儿你也跟着你们奶奶累了一天了,你先下去洗漱吧,一会儿再来服侍。”

“既然你们爷心疼你,你就去吧,看我做什么。”

王熙凤见平儿应了贾琏之后,抬头看她,有些不满的说道。

这妮子,故意给她上眼药不是?

“对了当家的,我觉得如今我们这院子是不是太小了一点?

我想过了,要么我们干脆搬回东跨院去,要么,我准备和太太商议,将这西边堆杂货的院子给平了,然后围在咱们院子里,也给修个小花园什么的,你觉得怎么样?”

王熙凤可是很会享受的人。

如今这小院子,已经完全配不上她侯爷夫人的身份了。

而贾赦已死,东跨院那般大的地盘,可以任她挥霍、改造。唯一讨厌的是,那里还有个邢夫人,挨着她,浑身不自在。

所以,她更倾向于后者,将如今的地盘给扩大。

扩大后,在院里围个自己的小花园,闲暇的时候,也能学学老太太,养养花,种种草,日子多快活?

“搬回东跨院就不必了。

如今我身份不同,难免时常有贵客登门。

熟悉我荣国府的,自然知道去东跨院寻我,那不熟悉的,难不成,每次都另外把人请到东跨院去?

还是将西边的屋子给平了吧。这件事,想来也不难,你自己看着办就成。”

其实贾琏也想和贾政分开一点,但是奈何正堂在这边,别人登门,也是从正门递帖子。

难道他每次,还专门再把人请到东跨院去?

少不得,也只能和贾政共用荣禧堂前厅、正堂了。

再有,如今这院子,左后方不远,就是大观园的正门,住这里,将来进园子也方便,他本身也不太想搬回东跨院。

既然夫妻两意见一致,也没什么多说的,各自洗漱之后,相视一眼,都明白彼此的意思。

久别胜新婚,虽然下午的时候,勉强爱了一次,但是力度明显不够。

“平儿你今晚就留在屋里伺候吧,让香菱两个守夜。”

以前贾琏两口子安寝,若无意外,要么是平儿守夜,要么是晴雯和香菱。她们虽然是没什么人权,总得轮换着,让她们也休息休息不是。

今晚,王熙凤之所以让平儿留下,不过是她早从一个细节看出贾琏之心!

要是贾琏不贪平儿,方才心疼她劳累,就该直接让她回屋休息,而不是特意交代,洗漱之后再来服侍!

独夫之心,昭然若揭。

只因为今儿是喜庆日子,王熙凤自然不会惹贾琏不高兴,索性主动开口让平儿榻边服侍。

娇妻如此善解人意,自是让贾琏好生的宠幸了她几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