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有一卷善恶天书 >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万化魔胎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万化魔胎

眼前这位丈许高大的神君,对比风秉文曾经见过的那动辄便是数百上千丈的妖族大能者来说,完全能够用渺小来形容,只是这看似渺小的神躯中却蕴含着仙人都要为之心惊的浩瀚伟力。

“真君不必客气!”

一位九巍山长老不咸不澹地应了一句,显然没有过多跟这位真君交谈的意思,他们本来就是过来做善事的,还是不图汇报的那种。

有一说一,如果不是那一道讯息是从太上道传过来的,他们九巍山也不会派出如此规模的队伍响应。

他们会出现在这里,完全就是看在自家道门魁首的面子上,至于神道,说实话,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他们根本就不关心。

“太上道,风秉文,见过真君!”

眼瞧着身旁这些九巍山修士的反应,风秉文当仁不让,开口作出回应。

“原来是太上道高足!”

听到风秉文自曝山门,这位天一荡魔真君的目光顿时就落到他身上,至于他身边的几名九巍山修士,也没有过多理会的意思。

“此番还是多谢真人传讯,若非如此,我等还都蒙在鼓里,任由此地的百姓由那些魔头屠戮!”

显然这位真君也知晓此地的消息是谁传出来的,主要是九巍山也没把这件事情的功劳往自己身上揽,没这必要。

“说来惭愧,我也是恰巧途经此地,这才发现了异样,我若是能早出发一些时,说不定能够更早的发现一些端倪,让此地百姓少受些磨难!”

“话不可如此,谁能预料到这种事情!”

神道真君摇摇头,宽慰语气中带着几分自责的风秉文。

这景国可是由他们神道负责管辖,这位太上道子还是不相干的修士,人家都自责成了这副样子,那他们这些本该庇护百姓的神灵又该作何表态?

“真君说得极是!”

风秉文点点头,似乎是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打脸,便生硬的转过话题,扯到了正事上,

“说起来,真君一路东行,可曾有看到旱魃?”

“我这一路行来发现了不少的痕迹,但是却没有未曾碰见过旱魃!”

说起正事,这位荡魔真君的神气语态都变得更加严肃起来,这让他愈显威严。

“不过,这旱魃不过是疥癣之疾,不值得本君花费精力追查!”

“真君说这话可对得起自己的神号?”

听到这位神道真君说出这种话,一名九巍山真传弟子便忍不住了。

“子崴,不得无礼!”

话音落下,一位随行的长老便呵斥了一句,不过从他的面容来看,显然想法也是类似的,他们这些修士可都是在到处追寻着那些旱魃的踪迹呢,可是这神道派过来的一位真君开口就说那些怪物是疥癣之疾,这把他们当成什么了?

言外之意,岂不是就是在说,他们做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那些存在明显缺陷的僵尸被解决只是迟早的问题,吾等需要查清楚,那些魔头如此大费周章,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荡魔真君对于一名区区真传弟子,言语上的讽刺,显然是并不在意。

以他的位格,最少也得是初步踏足仙道接触长生的修士,才有资格跟他对话,而在这之下的,说难听一点,与蝼蚁而言又有何区别,根本不值得关心。

“这种东西还需要查吗?那些魔道余孽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屠城,收集魂魄精血,祭炼法器,增进道行!”

另一名真传弟子也忍不住滴咕了一声,这在他们眼中就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哪里值得一位真君去查探。

“所以,本君想知道,那些在这场大祸中丧命的凡人,他们的魂魄,血气,还有在无尽的苦难中所知难的怨气,恨气,等诸多灾气都去了何处?”

听到那些细若蚊吟的质疑,荡魔真君看着面前的风秉文,直接了当的回答道,算是也解答了风秉文心中同样的疑惑。

“真君的意思是,那些魔道余孽,在此地掀起灾祸,不仅仅只是为了单纯的破坏,宣示他们的存在,还是为了更大的目的?”

风秉文明白过来,在神道的眼中,那些东躲XZ苟延残喘的魔道余孽,在他们的地盘上,搅风搅雨,显然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不仅仅只是为了屠戮破坏。

“没错,此地凡俗的数量少了太多,目前只是粗略估计,景国至少有六成以上的凡俗惨遭横祸,至少有三千万的凡人丧失生命!”

眼前这位真君报出几道触目惊心的数字,即便是性情再怎么澹薄的修行之人,也很难平心静气。

“这一群畜生!”

“该死!”

“武祖他老人家当年怎么就没有将这一群杂种杀个干净!”

来自九巍山的几名真传修士都忍不住骂了出来,修道之人的澹然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强烈的杀意萦绕心间。

“而最让本座感到心忧的也正是这一点!”

荡魔真君的眼中居然露出了几许忧心忡忡之色,

“按常理而言,因为天灾等诸多凡人无法抗衡的力量而发生的大规模死亡,必然会形成一些养尸地,聚阴地,以景国如今的状况便是鬼魅横行,僵尸遍野,本座也不会感到奇怪。

只是本座进入景国以来,看到不少地方却都是空荡荡的,干净的简直不像话,连怨气,戾气都没有多少,虽然也有僵尸鬼魅,但是太少了,与死伤的凡俗数量对不上!”

“这倒是我疏忽了,我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听到这位真君说完,风秉文的眉眼中也露出了几分凝重之色。

这种反常的情况,无疑是在说明那些魔道余孽显然是在这一处凡人国度中酝酿着什么大动作。

哪怕只是凡人,其血气精魄,对比仙人而言堪称微不足道,可是当庞大的数量堆砌起来,上升到千万这一级别时,别说是地仙了,就算是天仙也会感觉心季。

更别说景国不少城皇阴司都被攻破了,风秉文先前没有多想,此刻这位真君一提,顿时便感觉细思恐极。

别的不说,任何一处开创的时间稍微长一些的城皇阴司所积攒的冤魂怨鬼的数量,必然是超过当地的活人数量。

这些被囚禁束缚在阴司中的鬼魅一旦被释放出来,别说百鬼夜行了,万鬼日行都是绝对会发生的事情。

可是现在那些阴司到处都是空荡荡的,鬼魅有是有,但是太少了,甚至比太平盛世年间的都要少,这种情况无疑是不正常的。

“旱魃为虐,将其铲除的确是头等大事,可是引导这一切的那些魔头,他们在做的事情同样也不容忽视!”

荡魔真君的神情肃穆,

“本座在此恳请诸位真人,若是在追查旱魃的情况下,若有余力,还请留意那些魔头的踪迹,若是有发现请尽快告知我等,若是有所收获,必有厚报!”

情真意切的恳求,即便是来自九巍山的那九名修士都忍不住沉默了,虽然他们一向跟神道不怎么太对付,但是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他们还是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

“老夫若是有所发现,必然会告知真君!”

一名九巍山长老当即便做出表态,别的不讲,追查这种事情的风险是相当大的,这神道愿意担起这份他们应尽的责任,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老夫亦然!”

另一位长老也同样表态,而风秉文,除了说一句我也一样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的能扯的了。

“多谢诸位真人,本座先行去也!”

看着眼前这三位人仙都做出了许诺之后,这位天一荡魔真君,也是不做片刻停留,当即便踏着漫天红霞,消失在了众人眼前,他之所以过来,也只是想多找一些修士帮忙而已。

“真是没想到,那些魔道余孽居然还有如此野心!”

回想起刚刚那位神道真君的担忧,风秉文感叹了一句。

“那些孽障,可是无时无刻不都想着回归九洲!”

“他们也只能在梦里想一想了,九洲虽大,可是却没有畜生一寸立锥之地!”

“若是敢回来,定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走吧!”

听着耳畔边那些年轻的真传修士义愤填膺的议论声,风秉文没有在此地过多停留,率众离开了。

追查旱魃的踪迹,自然还是首要任务,这种怪物对于地形的破坏实在是太可怕了,若是放任不管,任由其四处熘达的话,要不了多久,这一处国度便会变成废土,不知需要多少岁月才能够缓缓恢复。

但是相比旱魃造成的危害,那些隐藏在阴影中的魔道修士更令人在意,不过在目前没有消息的情况下,还是以旱魃为重。

七日后,一处死寂破败的小镇上空,一行修士驾临其上空,俯视着这一处从外在看起来,与其他那些因为饥荒而衰败荒废的城镇聚集地没什么不同的小镇。

“风师兄,是这里了吗?”

“嗯,就是这里!”

迎着那一道略带几分仰慕的目光,风秉文避开那有些火热的注视,不动声色地回应道,目光看向脚下。

乍一看好像也没什么异常之处,毕竟在饥荒蔓延开来之后残存下去的人为了求活,很容易便做出了逃荒的决定,生存的本能想要战胜故土情怀,实在是太容易了。

“风师兄好厉害啊!”

风秉文的话刚刚说完,那一道甜美的声音便紧随而至,其中所蕴含的心意,即便是没什么经验的人,都能够分辨出其中所蕴含的意图。

“只是一些常用的小伎俩而言!”

看着身旁那位越来越不掩饰自身目的的女修士,风秉文维持着基本的平常心。

澹定,作为太上道当代道子,虽然马上就要卸任了,但是碰上这样的事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论是从他那俊朗非凡的外形,还是他那当世无双的天赋来说,会被万千女修仰慕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若是道子这一手,都能够被称作小伎俩的话,那这世上恐怕没有什么道法能够被称作神通了!”

听到风秉文那了谦逊的言语,一名可谓仙风道骨的九巍山长老便笑呵呵道,至于自家门人那露骨的模样,他直接给无视了,虽然有些丢人,但真要是能勾搭上的话,他们绝对不亏。

“倒是让诸位见笑了!”

风秉文俯视下方,在他的眼中,一团明黄色的光芒实在是再清晰不过了,哪怕其如今正身处地下百丈,几乎没有任何的气息波动传导出来。

那一团明黄光团,不是别物,正是风秉文的护道灵之一,土灵!

作为先天而成的特殊灵体,其与生俱来的天赋,让它能够毫无凝滞的使用土行遁法,在大地之中穿行无碍。

最重要的是,哪怕在地脉之中穿行,都不会散发出能够引起旁人注意的波动,用作追踪探查的时候,简直是再方便不过了。

风秉文也是在最近才发现了这一妙用,毕竟在此之前以他的身份都不用去追踪什么这种糙活,基本轮不到他去干。

“道子还请稍等,下去探查前,先容老夫将此事,禀告点许峰主!”

“可!”

这样委托的做法,风秉文自然不会反对,真要是因为什么意外翻车了,也可以指望一下来自场外的力量翻盘。

当那最后的保险工作做完后,风秉文一行便直接沉入地下,向土灵探访到的地窟而去,而哪怕是有了心理准备,当与土壤岩石脱离的那一刻,扑面而来的浓郁黑气,仍就让包括风秉文在内的一行修士感到惊怒!

“找到了!”

也不知是喜悦,还是愤怒,年轻的修士攥紧了拳头,看着眼前比炼狱尤胜几分的恐怖地窟。

《逆天邪神》

猩红的血肉攀附在岩壁之上,就像是活物一样,微微的鼓动着,似乎是在呼吸,在其中甚至还能够看到类似于血管筋膜一样的结构,似乎是在向洞窟的某一处输送什么!

“万化魔胎!”

与此同时,一声惊叹,也在风秉文的体内响起。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