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开局拥有百亿黄金 > 第1101章 再围傲来城

第1101章 再围傲来城

“怎么样?考虑如何?”

看着眼前的西门归朴,王阳脸上始终挂着淡然的笑容,一点也不着急。

相反,坐在王阳面前的西门归朴却是坐立不安的样子,时不时扭动一下自己的屁股,脸上也满是惶恐之色。

“大,大人,这,这,这小老儿,不,不,不敢啊……”

“不敢?”

听得西门归朴的话,王阳也是笑了,目光再次落在了窗外,看着窗外的景致,开始沉默不语。

此刻他们二人所在的地方依旧是欧阳岳空的府邸,只不过欧阳岳空给两人准备的一间最好的厢房,厢房周围也是十分幽静,没有王阳的吩咐,谁都不敢靠近打扰。

见到王阳不说话了,那样子就好像是真的在欣赏窗外的夜色,西门归朴也是心里头忐忑不安。

想要说话,可一想到刚刚王阳提出的那个建议,西门归朴心里头就砰砰作响,那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那样的事,他哪里敢应下?

两人就这么坐在厢房内,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却没有人再多说一个字,整个厢房内的气氛那是低沉得够可以的了!

眼看着外面的夜色渐渐散去,东方升起了一抹朝阳,似乎窗外的天地在一瞬间就被点亮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从外面响起,由远及近,很快就是来到了房门外停下。

“大人!欧阳岳空求见!”

屋外响起了一把略带嘶哑的声音,但从声音上来听,还是能听得出是欧阳岳空的声音没错。

欧阳岳空昨天晚上离开,一晚上都没出现,现在却是突然来了,也是让西门归朴有些惊讶。

不过王阳却好像早有准备,没有任何意外的样子,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

下一刻,就听得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紧接着,一股浓重、刺鼻的血腥味直接冲进了房内!

只见站在门口的欧阳岳空,那魁梧的身躯上,竟是布满了黑红黑红的血渍,就仿佛整个人是从血水里洗了个澡出来一样!

而这浑身血渍的模样,也是让欧阳岳空整个人充满了凌厉的杀气!

西门归朴看到欧阳岳空的那一瞬间,一张脸就被吓得惨白,整个人更是不由自主地从椅子上滑落,跌坐在了地上,一只手指着欧阳岳空,吱吱呀呀地说不出话来。

王阳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欧阳岳空身上这点杀气,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转过头,眯着眼睛望向了欧阳岳空,脸上还挂起了一抹笑容。

看到王阳的笑容,欧阳岳空稍稍沉默了片刻,便是直接朝着王阳单膝跪下,抱拳说道:“大人!欧阳岳空,幸不辱命!”

“很好!”

王阳慢慢站起身,走到了欧阳岳空的面前,低头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的欧阳岳空,片刻之后笑道:“那从今日起,你便是雅雀国的新主了!恭喜!”

王阳一句恭喜,就算是确定了雅雀国的王朝更迭,这一幕落在旁边的西门归朴眼中,也是让他愣了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

王阳笑了笑,再次转过头望向了西门归朴,说道:“怎么样?还没有考虑好吗?”

王阳这话一说出口,西门归朴也是猛地打了个激灵,本来还想说什么,可又看到那半跪在地上的欧阳岳空突然抬起头,一双冷冰冰、布满血丝的眼睛里透着浓烈的寒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顿时西门归朴就是全身冷颤不止,哆哆嗦嗦地说道:“单凭,单凭大人吩咐……”

“很好!”

王阳笑了,转过头又是望向了依旧半跪在地上的欧阳岳空,说道:“三日内,尽起雅雀国兵马,攻克傲来城!”

“领命!”

“叛军来袭傲来城?”

“怎么可能?我们不是已经达成和解了吗?”

“都已经把云来国一半的领土给他们了!他们还想干什么?”

“真要拼个你死我活?”

傲来城皇宫内,云来国的文武大臣们议论纷纷,从他们的脸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惊慌失措的表情。

也难怪他们会慌,之前雅雀国还未立国,就把云来国打得节节败退,甚至连傲来国都被围困了许久。

《诸世大罗》

要不是后来道门与神宗各自罢战,然后神宗高手强行介入,只怕云来国已经被雅雀国给灭了!

这才消停了多长时间,雅雀国竟然又卷土重来?

这不是没完没了了嘛!

“要不,要不咱们还是赶紧向神宗求救吧!神宗总坛不就在流云帝国吗?得到消息,一定能赶来救援的!”

很快,这个建议提出来,也是得到了几乎所有朝臣的同意。

因为,上次就是神宗出手,才把雅雀国给击退的。

现在雅雀国卷土重来,他们自然而然就把希望寄托在了神宗身上。

“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他人身上,那朕养你们这些废物,又有何用?”

就在所有人都要达成一致意见的时候,一把冷哼声突然响起,令得整个大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前一刻还是议论纷纷的众人,此刻都是立马老实了,纷纷转过身,望向那高高在上的一人。

只见那高坐在龙椅之上的一名中年男人,穿着一身黑红龙袍,皮肤略显黝黑,浓眉大眼,双目透出犀利的寒芒。

此人正是云来国现任的皇帝,西门端青!

西门端青一开口,下方便是一片安静,由此可见西门端青在朝堂上的威望有多高。

西门端青那冷冽的目光扫了一圈下方一众大臣,被西门端青的目光扫中的大臣,一个个都是低下了头,不敢和西门端青对视。

冷笑一声,西门端青哼道:“你们都是我云来国的国之栋梁,国家危机之时,就应该靠你们来守卫国家!可你们现在做的是什么?惊慌失措!求助他人!朕花着那么多俸禄养你们,是养了一群废物吗?”

西门端青一通训斥,骂得那些大臣们一个个面红耳赤,低头不语。

西门端青骂了这一通之后,冷哼一声,直接站起身,二话不说便是径直走出了大殿,只剩下一帮不知所措的大臣傻愣在那里。

“陛下息怒!”

西门端青走出大殿之后,一把阴恻恻的声音从西门端青的身后响起。

当即西门端青也是站住了脚步,眯着眼睛哼道:“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此刻西门端青说话的声音十分平淡,就好像刚刚在大殿内暴怒的并不是他一样。

而那把阴恻恻的声音跟着响起。

“已经查清楚了,那个女娃,现在就在雅雀国的军队里!”

“嗯?”

对这个答案,西门端青显然是有些意外,稍稍侧过脑袋,说道:“雅雀国的军队?你是说,那女娃投奔到了雅雀国?”

“正是如此!”

得到了肯定的回复会后,西门端青的脸色也是变得十分凝重,沉声问道:“那欧阳家可知道那女娃的身份?”

“应该是知道的!根据密探回报,欧阳岳空作为此次出征的统帅,对那女娃也是十分照顾,每日都把她放在大帐内,哪怕是行军的时候,也是带在身边,寸步不离!”

“哼!”

西门端青两眼放出狠厉的凶光,冷哼道:“欧阳岳空!很好!很好!无论是谁,都不能阻止朕!谁敢阻止朕,朕就把他碎尸万段!”

西门端青说出这番话后,身后那阴恻恻的声音又是慢慢响起。

“陛下,是否要我们出手,去把那女娃夺回来?”

“你们?不!不用!那欧阳岳空也是一名高手,而且还身在数万大军的保护中,你们去,只会是去送死!”

听得对方的提议,西门端青立马就是摇头,否定了对方的意见。紧接着,西门端青便是再次抬起头,望向了远方,眼中寒光暴起。

“朕,亲自去!”

雅雀国的大军一路畅通无阻,只是几天时间,便是早早地杀奔到了傲来城外。

不过到了傲来城,雅雀国的大军却没有立刻发动攻势,而是先在城外驻扎起来。

“陛下!城内的情报已经被封锁,城内是什么情况,一时间也得不到!”

在大帐内,几名雅雀国的将领聚集在一起,纷纷朝着位于正中间的欧阳岳空禀明军情。

欧阳岳空杀了欧阳凌空一家后,夺取皇位的过程异常顺利。

这也是得益于欧阳岳空一直都是雅雀国军方之首,在军中的威望极高。

甚至于之前攻克云来国一半领土,都是欧阳岳空的指挥,一城一城地打下来的!

所以,尽管欧阳岳空的这次叛乱来得太过突然了,但当欧阳岳空出现在那张龙椅上的时候,雅雀国的所有军方统将立马就是表明了支持的态度。

掌握了军权,对于雅雀国这个刚刚建国不到半年的新国家来说,政变已经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了。

这次欧阳岳空在政变之后,立马就发动了对云来国的攻击,同样也是得到了雅雀国军方的大力支持。

毕竟作为将军,没有谁能拒绝战争所带来的战功!

听完手下将领的汇报,欧阳岳空冷冷地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传令下去,将傲来城围三阙一,只留下西面一处缺口,暂时不要发动攻击!”

按理说,欧阳岳空这次率领雅雀国突袭云来国,就应该讲究一个兵贵神速,但欧阳岳空却似乎不着急攻打傲来城。

众将听了,都是眉头微皱,对欧阳岳空的这个决定不能理解,但基于欧阳岳空的威望,他们都还是选择了不去质疑。

对手下这些将军的反应,欧阳岳空也是十分满意。

毕竟他是如何得来这个皇位的,他自己心知肚明,多少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

这样得来的皇位,最大的问题,就是手下臣子的不服。

不过眼下看来,自己还是能够得到军方的支持的!

摆了摆手,欧阳岳空说道:“行了,都按照我吩咐的去做吧!你们,退下吧!”

“喏!”

齐声应喝,那些将领便是立马退出了大帐。

等到所有人都退出去之后,欧阳岳空也是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这些日子,欧阳岳空虽然成功登上了雅雀国的权力巅峰,但每日每夜自己都会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有些时候,欧阳岳空甚至都想着要放弃了,但最终还是选择咬着牙坚持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声音从大帐外响起。

“陛下!霜儿姑娘那边说,想要见一见陛下!”

“嗯?”

听的这话,本来已经打算合衣休息的欧阳岳空也是愣了一下,稍稍犹豫了片刻,便是立马起身,径直走出了大帐。

走出大帐,欧阳岳空也没有走远,只是沿着大帐转了半圈,来到大帐的后面,紧挨着大帐的一个小帐篷。

站在这小帐篷外,欧阳岳空对着小帐篷说道:“霜儿姑娘,有什么吩咐吗?”

“陛下不必如此,小女子担待不起!”

欧阳岳空的态度十分恭敬,小帐篷内则是响起了西门霜儿那柔弱的声音,这声音柔弱温顺,总是能击中人心头的柔软位置,让人心疼。

对于西门霜儿这个女孩,欧阳岳空也是觉得很可怜,之前已经是失去了那么多亲人,还被亲族到处追杀。

前些日子好不容易安稳了一些,现在又要被迫来参与到这场战争中。

对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罢了!

欧阳岳空摇了摇头,却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话没有任何的作用,因为现在做主的人,并不是自己。

“小女子只是,只是想要向陛下打听一下,大人,那位大人现在可在军中?”

“这个……”

西门霜儿的问话也是让欧阳岳空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西门霜儿口中的那位大人指的是谁。

稍稍犹豫了一下,欧阳岳空还是连忙回答道:“霜儿姑娘,那位大人的行踪,不是你我所能打探的!所以……”

“明白了!是小女子唐突了,让陛下为难了!请陛下恕罪!”

小帐篷内的西门霜儿明显话语中透着失望,也是让欧阳岳空很是无奈。

不过没办法,因为他真的不敢去议论那位大人的事情,他所能做的,就是听从那位大人的命令行事,就像现在这样!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