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神话解析,知道剧情的我无敌了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无耻

第三百九十八章 无耻

噗!

又是一口鲜血吐出,秦战等人脸色有些发白,一直以来在心中累积的自信都快没了。

看着李素,他们目光有点直。

打的越久,就越发现,眼前之人究竟是何等的可怕。

肉身强的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恢复力高的也让人难以置信。

对方也不是没被他们打到,事实上不止一次。

但是除了对方的衣服,双方交手两千多招,其躯体被他们轰中了不知道多少次。

结果呢?

秦战的刀破入进去,立刻被对方躯体里的道纹锁住,每突进一厘米距离,都给他的感觉仿佛在砍一座山,越深就越重,创口出不断爆发出惊人道韵,不但在抵抗,还在磨灭他的神通。

这简直不可思议!

这个人的血肉之躯,难不成是道纹组成的?

这还只是防御力。

那阴阳花,就更过分。

一旦受创,就会有可怕的生机从花朵上落下,刚才冯光与曹倩同时封印,粱穹进行拉扯,他全力出手,一刀近乎将其切断了,结果眨眼呼吸后,对方就恢复了,创口直接治愈了。

神通境的确具备不死性,但并不是说真的就打不死了。

承受攻击太多,伤害太重,无法自愈下,还是会死的。

反过来,李素的攻击,真正打的他们苦不堪言。

一拳落下,都会有两重劲道。

或阴阳、或虚实、或生死、或轻重。

因为其不断性质变化,想要抵抗,磨灭变得异常艰难。

其中,粱穹体悟最深,因为他基本上都是以肉身正面硬碰,被打的次数太多了。

他的身体都被打变形了,即便说他几乎能免疫大部分道法伤害,施展特殊神通,将身体化作神兵利器了,面对李素一次次的重击下,也渐渐扛不住了。

秦战也不好受,他一刀斩断李素腰间的时候,被对方踢了一脚,正面踢中,完全没来得及躲闪。

对方以虚避开了他的防御,以实直接作用在了他的肾脏上。

腰子,差点炸了,被踢出一个深深的脚印,上面道纹不灭,一直在对他绞杀。

花了好半天的功夫,才将那股力量磨灭,自身消耗可谓巨大。

冯光,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以气运发起攻击,每打李素一下,对方的肉身上就会浮起大量的道纹,反击他的金钱道果,几十次碰撞后,他七窍都在喷血,头顶本命金钱都被震得龟裂开来。

以至于越往后,冯光都不敢在用气运嫁接之术,只能凭借神通去正面硬憾。

结果被其逮住,一手刀差点没将他捅穿,现在都在流血,伤口久久无法愈合。

最后是曹倩。

她看起来要好些,只是嘴角溢血,但她很气,脖子都气红了。

前面说过,一旦战斗,切磋也好,生死战也罢,在李素眼中那是没有男女区别的。

并且曹倩的法,相当诡异,能坏人运道,让人不利。

因此李素没少重点招呼对方,打脸十七次,捶胸二十三次,踹小腹也有九次。

虽然都被曹倩挡住了,没能正面打中。

可问题是李素的攻击,并不是说你挡住了,就不会被波及。

他打曹倩的攻击,几乎都是以虚实之力为主,形成印记,直接附着在对方躯体之上。

此刻,对方小腹上,胸口上,脸颊上,都留下了印记。

若不是曹倩拥有替死术,能将身躯化作稻草,用替死稻草人去扛伤害,恐怕早都面目全非,胸部塌陷,小腹洞穿了。

一时间,曹倩忍不住血气翻涌,差点没被对方给气吐血了。

作为曹家天骄,同时也是曹家第一样貌,即便说放眼夏国,妖族,也能拍进前十的美人,虽然说性子清冷,却也并不是真不在意。

这就和男人喜欢机器人一样,女人爱美那是天性。

她气炸了,受不了了。

“上禁忌,我要杀了他!

!”

风度都丢到了九霄云外,此刻曹倩心底只有一个念头,弄死这个王八蛋。

阴阳道法她都不要了,谁爱要谁要去。

她只想杀人!

一步退后,曹倩气息变了,不在空灵,而是有些阴冷。

一面镜子出现在了她的身前,刹那间,饶是李素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仿佛凌晨关灯看鬼片一样,气氛一下子就上来了。

那是一面血境,是曹家获得的禁忌之法。

摸金,说白了就是盗墓。

而曹家盗的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什么帝王墓,是修行者的墓,甚至于直接就是鬼墓。

这血镜,就是来自一个鬼墓之中。

是红衣女子的陪葬品,被放置在棺材板上面,刚好照着她。

刚才说过,暧昧是女人的天性,这一点对女鬼而言也不例外。

此红衣女子,身前本来是一个绝世美人,有倾国的容颜,几乎让一切男人都忍不住的沉迷,为她发狂。

结局很显然,她被一个男人哄骗,最终被其背叛,又被那男子的夫人抓住。

将她容颜毁掉,活生生的放进了棺材里面,还在她棺木里放了一张镜子,让她看着自己丑陋的模样一直到死去位置。

女子在棺木中整整发狂尖叫了足足七天,鲜血都从棺木之中渗透了出来。

它满腔怨气,满心愤怒,化作厉鬼。

苏醒过来那一天,怨气托着棺木冲进了那男子的家,偌大的县城变成了死地,县城里最豪华的府邸变成了鬼墓。

曹倩手上的血镜,就寄宿着那女子满腔的怨恨。

她抬手一挥,一根青铜般的柱子出现,那铜柱很不凡,其上刻满的经文,内力蕴涵大量的灵气,并且灵气之多,可说超乎想像。

深吸一口气,曹倩直接运转起了风水术,调动周围场域,融入那铜柱之中。

下一秒,铜柱开始发光,四周围景色开始出现变化,有景象被一点点的显化了出来,化作那个县城,化出那个府邸。

而李素,刚好就在那府邸之中。

刹那间,血镜震动了起来,仿佛感应到了什么。

它发出了惨红色的光,仿佛血一样将李素给罩了进去。

随后,一个棺木出现,本该以黑色为主,此刻却隐隐发红,下面还在下不停的在滴血。

李素眼童一缩,被眼前场景惊住了。

这可不是真实画面,而是碎片里面的景象,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他身形一动,想要行动起来,并不打算去硬抗这种古怪手段。

然而下一秒李素怔住,因为他外貌变了,穿着类似于书生一般的装束,一身的神通法力都不见了。

棺材板一震,缓缓的被打开。

缓缓的里面伸出来一只手,本该白皙而嫩滑的手,充满淤青,遍布各种伤痕,有刀割,有火烧,有殴打痕迹,几乎占据了九层。

手直接落下,将李素抓住,随即直接拉进了棺材里面。

彭的一声,棺材板被盖上了。

面对这个结果,曹倩神情依旧凝重,她不停的震动自己法力,不断的运转风水之术,朝着那铜柱融入过去。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根铜柱在不停的震动,它在一点点的消失,并且速度很快。

这是代价。

面对这一幕,一旁秦战三人纷纷退后,眼里带着一丝惊惧。

这手段,他们是知道的。

算是曹家最强的杀手锏了,为了能够弄出来,曹家付出了不知道好几百族人的生命,最终才制作出了三根能够通过风水术,激活血镜的铜柱。

此法很可怕。

一旦被笼罩,现实将变成虚假,虚假将变作现实。

在里面的人,会变成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被那女鬼揉弄,会死的极其凄惨。

就算是神通境也没办法免疫,会被彻底杀死。

可以说的上是无解的杀招,因此被称为禁忌。

这种手段,通常只有数百年以上的人族,又或者妖族才有,那是最为凶险年代用命去冒险换来。

当然,这个禁忌也有缺点。

第一,过程很长,若是在时间达到之前停止施展,又或者外人打破的话,就能破解。

第二,对象必须要有男性,光有女性不行。

第三,男性只能有一个,女性有几个都可以。

虽然有很大的限制,但毫无疑问,单独一个人的情况下,是绝对没办法...。

冬~!

一声巨响,一个拳头,撕裂了棺材底部。

卡察!

血镜裂开了一道口子。

曹倩一抹无比痛苦之色,发动的时候,血镜与她相连,一旦受损,她也会被重创,并且这伤不在表面,直接作用在她灵魂之上。

轰隆。

一声巨响,棺材地步彻底碎裂,一道身影从里面跳了出来。

是李素,此刻他很是狼狈,全身上下都是伤痕,鲜血淋淋,好些地方都露出了森森白骨。

噗!

一口鲜血吐出,曹倩眼前忍不住一阵发黑,灵魂仿佛被人给撕裂了一样。

她不可置信,也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对方怎么能从那棺材里出来?

不只是曹倩,秦战他们都惊住了,这棺材无疑属于规则性力量,面对它根本无法动用神通法术才对。

就如同进入了世界碎片里面一样,本身的实力境界,会全部消失了。

这个小皮娘。

跌落在地,李素重重的喘了口气,靠,他差点没被弄死。

若然不是在薪火世界的时候突破,对大道有了深刻感受,能一定程度改写现实,将另一个世界的规则从心中映照而出,这棺材盖板的招数,他就真的等于贴板上的肉了。

几人震惊,李素可没有。

他身形一闪,直接从府邸之中跳了出来。

刹那间就抵达了曹倩跟前,抬手就是一拳,毫不留情的打在了对方脸上,鼻子都给对方那个轰塌了,头骨在这恐怖冲击下都龟裂开来,脑髓都被冲击,意识海卷起万丈波澜。

本就重创,如何能承受这雷霆一击?

曹倩当场昏死过去,头都裂开了。

“不好!”

秦战脸色一变,直接大叫了起来:“动手。”

冯光深吸一口气,裂开的本命金钱震动了起来,有气机一冲而起,通向了未知之地。

下一秒,巨大反应出现,一枚巨大无比的金钱凭空出现。

那是冯家的禁忌之术,可借用一族运气之力,镇压敌人。

他抬手一挥,金钱瞬间出现在了李素头顶之上,随即冯光一声大喝,“镇!”

轰隆!

金钱上可怕力量落下,它直接无比的作用在了李素的灵魂之上,将其灵魂从躯体里面打了出去,金钱坠地死死的将李素的灵魂压在了大河之上。

与此同时,粱穹也动了,他直扑李素肉身而去,取出一枚血色结晶,将其捏碎,丢向了李素的躯体。

结晶一瞬碎裂,里面流淌出鲜红色的雾气,感受到生命气息,它们立刻涌了过去。

ranwen.la

那是强烈怨念所形成的雾!

梁家几百年来为了研究极阴转阳之术,干出了不少丧心病狂的事情。

这血色结晶,就是其中一个成果。

里面装着数百年下来累积的大量怨恨之意,歹毒无比,一旦沾染,肉身会被怨气消磨,灵魂也会被彻底侵染,彻底沦丧,那是意志汇聚的毒。

而秦战,他没动。

道果吐出一柄刀,那是他全部的刀意。

他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躯体上开始浮现经文,诡异至极的经文。

经文并不富含任何能量,如曹倩的手段一般,而是在其身躯之后形成一方景象。

那是一个祭坛,中心放着一个巨大的青铜鼎。

吸一口气,秦战在发光,一个个的道文从他躯体之中飘了出来,迅速的朝着那个铜鼎而去。

落入一瞬,里面有火光冲起。

秦战的境界在跌落,道果都忍不住震动,相融的洞天显现了出来,被从其道果上一点点剥落。

他在祭献,用自身的境界。

气息越来越强,越来越强。

很快就超过了神通境融神层次,一步迈入了成道不说,还在飞速的提升着。

一尺、两尺、三尺。

秦战的力量被一点点的推上了从未抵达过的高度。

终于,他的气势抵达了最巅峰,足足成道七尺境界,他动了,长刀如白马过隙,斩向了李素肉身。

这一刀,境界太高,超出想象。

和曹倩、冯光的神异不同,和粱穹的歹毒不一样,真正是要命的一刀。

哪怕灵魂被金钱压住,哪怕肉身被怨毒侵染,秦战出刀一瞬间,李素被惊醒了,感受到了生死危机。

他躯体有感,也开始发光,身躯上道纹绽放,融入身体的红雾发出了凄厉惨叫,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黑气都能驱逐的身体,何况一点点人的怨念?

手掌抬起阴阳花落下,侃侃在秦战刀锋掠过他身体瞬间,将其挡在了身前。

锵!

伴随着一声剧烈轰鸣,李素掌心上的阴阳花几乎被噼的整个都裂开,刀光不断迫近,朝着他脖颈斩了过去。

下方,李素的灵魂也震动了起来,有道纹浮起,不同于肉身,真真是将他朦胧无比的灵魂给显兆了出来,仿佛实体一般。

有伟力从中流淌,将镇压在上面的金钱给抬了起来。

面对这一幕,冯亮眼皮子忍不住的跳动,头皮都一阵发麻,他的灵魂怎么会如此强大?

本来并不打算动用,可面对秦战刀,在不动他就要挂了。

他双童勐然亮了起来,眼中有异象,那是心中之景。

“玄黄塔,现!”

一座九层高塔被他从心底现照,直接降临到了这片现实虚空当中。

宝塔出现一瞬,天地都是一震,浩瀚伟力降下,所有的一切都被它给禁锢了。

这个范围不大,但所涉及的地方,通通镇压。

不只是空间,法力、道果、洞天、不管什么,不论任何,所有的一切都被镇压住了。

哪怕秦战那接近成道七尺的一刀,一样也被镇压,半点都无法动弹。

就连思维都差点被彻底冻住。

这是...?

三人心头大震,脸上露出骇然神色。

玄黄塔?

对方掌握了玄黄塔?

李素吸一口气,灵魂从金钱下面脱离了出来回归肉身当中。

下一秒,他一步迈出,出现在了冯光身前,阴阳二气汇聚,一拳轰在了对方小腹,转身他冲到了粱穹跟前,一把抓住,将其摁到了秦战刀锋之前。

法力在疯狂消耗,阴阳花可见的速度在枯萎。

他伸出手指,指尖雷光汇聚,里面有麒麟纹生成,一指点在了秦战胸口,雷光直接刺进了对方肉身之中。

做完一切,他长长吐出一口气,眼中异象消失不见,被镇压的世界恢复了正常。

锵!

轰隆!

冬!

三声巨响,粱穹被一刀断开,脑袋和身体分家,一身的死气、怨气、杀气被那一刀抹灭。

冯亮下半身彻底,气海被彻底撕碎了,他可不是粱穹能以肉身硬抗这种攻击。

至于秦战,他冲了出去,断开粱穹头颅同时,冲出去了一千多米距离的同时,脏腑被可怕的雷光刺穿,麒麟疯狂撕咬,将他里面破坏的一塌湖涂。

啊~!

两声惨叫响起,二人被彻底重创,躯体里全部都是李素的力量,疯狂的绞杀着他们。

几乎同一时间,他们二人身形一闪,直接远遁而去。

不管是被李素打昏的曹倩,还是被断首而死的粱穹,都没理会。

看着果断遁走的二人,李素都忍不住的顿了一下,因为实在太过干脆,说好的同气连枝呢?

粱穹虽然挂了,但曹倩还活着啊,可以抢救一下的。

这两个家伙,似乎还是她的追求者吧?

这跑得也忒果断了。

不过,吐一口气,李素没有去追击,他虽然赢了,事实上并不轻松,消耗很大,特别是动用玄黄塔之力进行镇压,虽然说伟力是玄黄塔的,可将其显兆出来,却是他的。

短短两秒,他法力被消耗了三成还多。

幸亏阴阳花开着,不然这会儿李素真真得人去楼空了。

嘛,这样一来,四贼应该短时间不敢找他麻烦了。

想着,李素不由低头看向了被自己打的昏死过去的曹倩,直接飞了下去。

有这姑娘在手,曹家还不大吐血一番?

李素想着,但下一秒,他双童勐然一缩。

一道身影出现了,很突然,无比突然,在他心神放松的瞬间...。

气氛,是妖!

是狼妖,受命而来。

在李素心神最为放松的一刻,认为战斗已经结束的瞬间,它出现了。

时机,抓的太准,哪怕李素都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狼妖抬起手,可怕无比的黑光汇聚,里面有什么正在成型。

不同于秦战,这是非常可怕的手段,气息出现瞬间,李素灵魂都仿佛要被冻住了。

肉身上的至高,在这一刻都被影响,道韵竟然开始解体了。

刹那间,有画面从李素眼童中流淌而过,那是儿时的记忆,一瞬就将一一生都给走完了。

是走马灯!

更是鬼门关!

此刻,哪怕他想要动用玄黄塔也来不及了。

妖族,始终是妖族,它们的手段明显不是四贼能够比较的。

会死!

伴随着这个念头出现在李素脑海之中,他的意识暴动了,强烈的求生欲刺激着每一根神经。

被黑气封印的道果也感受到了巨大危机,在这生死瞬间,回应着李素。

已经快要凋零的阴阳花刹那间幻灭掉了,从现实消失。

与此同时他意识海深处,七个道果同时震动,其中六个破开了黑气的一角,有大道之力从里面喷涌而出,朝着其中一个而去,而此刻在那个道果之前,消失的阴阳花出现,它根茎直接扎进了六个道果吐出来的伟力之中,白花震动了起来,伟力不停的从它上面掉落,点滴在了道果之上。

黑气颤抖了起来,被汲取六道之力所形成的力量震动了,开始被一点点的被剥落开来,被伟力消融。

同时道果也在发力,它蛮横无比的伸出了自己的小手,从里面生生的将黑气给扳开,一个小人儿直接从中走了出来。

它肉身洁白,穿着黑衣,双童如若太极图,神异至极,它一跃而起,直接从李素的意识海跳了出,从眉心之间走了出来。

道果,解放。

刹那间,李素震动莫名,他的灵魂肉身都起了强烈的反应,刻画其中的至高篇章同时共鸣了起来,与道果上的至高一起产生了联动。

这一刻,他真正意义上重返神通境,真正的神通境。

道果一跃而起,宏大的阴阳二气开始爆发,一米、十米、百米。

直接形成了一个足以笼罩数千米范围的巨大太极磨盘,它动了,朝着狼妖手掌上那给了李素莫大危机,一只脚仿佛踏入鬼门关一般的黑光压力过去。

黑光一颤,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它开始爆发,里面有可怕的兽魂显现,在咆孝。

轰!轰!轰!

两股力量冲击了起来,一瞬间,玄黄塔里的空间都震动了,它开始龟裂,虚空无法承受这可怕的力量。

覆盖数里的太极磨盘,与覆盖数里的黑光兽魂,迸发出了比太阳还要刺眼的光芒,疯狂的彼此冲击,想要泯灭对方。

可惜,黑光虽然强大,它面对的是拥有了道果的至高,不过片刻,它就被太极磨盘压住,黑色的光芒被阴阳二气迅速绞杀,湮灭。

如同被太阳照耀的冰雪,被迅速的消融。

狼三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发疯一样的后退。

可惜,它手持着黑光,伴随着太极磨盘得绞杀,它的身体也在崩坏,肉身灵魂被迅速消融。

它忍不住的哀嚎尖叫了起来,发出了无比强烈的诅咒。

“不,不,怎么可能,怎么会?”

“这么强,为什么还和那四个渣渣打半天?你这不是骗狼吗?”

发狂的尖叫,狼三不服,更不甘,豆大的泪水都掉下来了,这特么分明是在钓鱼,不,钓狼啊...,它直接切断了自己的下半身,更将黑光也给丢下,随即一路洒血狂奔,肠子掉出来了都没管,跑得比秦战他们都要快。

“人类,你无耻,太无耻了!

!”

呃...。

看着只有剩下半截躯体跑路的狼三,李素呆了一下,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满脸黑线。

与此同时,某个浪花下面,同样跑来的张空,脸都吓白了,浑身都在哆嗦,他疯狂退后,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卧槽!

狗日的玩意...,居然钓鱼执法!

和四贼的家伙打着玩,是在等他们入坑呢???

简直无耻,太无耻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