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医学模拟器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夺人陈糠时,予人新米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夺人陈糠时,予人新米

景观星教授再与周成聊了一会儿,而后就与周成一起再讨论了一些关于专业的问题。

计较时间差不多,二人再往手术间里走。

景观星侧身说:“小周,等会儿可需要你多多指教一二了。这是我初次接触这种手术,可比不得薛教授那样熟练。”

周成看到景观星面不改色,也是暗自佩服:“景教授,您的水平,综合下来,肯定是要超出我的。只是在骨折上,我取了巧而已。”

“小周你取的这个巧,可不一般,常人想要到达如此功力,不知道要多少年积累。”景观星笑笑,并未当真。

手术室里,顾开发副教授等已经把手术前的准备工作都做好。

第一台手术是肱骨骨折,这是胫骨骨折,是打的椎管内麻醉,病人是清醒的。

此刻,手术大单铺在他面上,失去了所有视野,有些紧张问:“景教授来了吗?”

“大爷,放心啊,我在这里呢。这台手术。”景观星想要安抚下病人情绪时。

病人却打断了他:“景教授,咱还是觉得,要不这台手术,继续辛苦小周医生给我主刀吧?我这心里很是紧张啊。”

自九院周遭一圈,再来六院,即便是他也明白了,年纪看起来小的小周医生,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小医生,六院的景教授请专家都是把周成喊到六院来做手术。

反而,纵观之下,景观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手术,他自己也是第一次做手术,想起来,还不如周成给他做。

好歹周成至少在九院有过几次手术作练手。

景观星的表情顿时一尬,嘴角蠕动起来。

竟被嫌弃了。

病人自己的要求,不可大意,景观星于是看向周成,病人有主动意愿下,他是宁愿让周成来主刀,也不肯惹霉头的。

否则万一有任何意外,病人能从九院折腾来六院,就能折腾得他难以入眠。

周成想了想,说:“大爷,谢谢您对我的信任啊,我也会在手术台上,这台手术是我与景教授给您一起做,景教授是知名的大教授。”

“吃过的盐比我吃的米都还多,手术质量,不会差的。手术不是一个人能做得了的,我们现在必须要组建成一个临时团队。”

大爷的肌肉仍在纤颤,带动无菌单也稍有颤动。

想了一会儿,后说:“那小周医生啊,可要多辛苦你看着点了啊。唉,早知道是现在这样,就老老实实待在九院就好咯。”

现在再回九院,一是折腾,二是九院未必还有空床收他,也只能如此了。

只能希望,景观星能够给点力,别给他花一个大口子,种一条蜈蚣。

景观星内心暗骂了一句薛修德和余秋化两人不讲武德,也没再说话。

病人已经打消了内心大部分顾虑,接下来就是手术开始的时候了。

景观星教授的年纪比薛修德教授还要大上四五岁,而且肚腩偏大,但人却不胖。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后,景观星继续看向周成,耐心请教。

“小周,这台手术,还是要先行闭合复位吗?”不厌其烦,多问一句,不会大错。

周成点头:“景教授,基本上除了极少数我罗列出来的,要先做固定准备,再予以复位的情况,大部分的骨折,仍然是遵循骨折治疗的原则的。”

复位、固定、康复训练。

顺序也是如此。

景观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说:“那我就开始了啊,小周,你可别笑话我啊,我很久没有做过骨折手术了。”

好久没做过骨折手术?

“景教授开玩笑了。”周成一语双关回。

景观星自知言多有失,说话是遮掩不住自己做过的事情的,大家都不是傻子,只没必要揭开那层遮羞布。还是学习最为重要。

心沉气定,景观星快速地找到了自己的节奏,语气冷短:“顾教授,帮我做好反向固定牵引。”

顾开发是景观星的老搭档,自己的手法复位技术就造诣很深,没多犹豫就找到了合适的位置。

周成目光微微一蹙,景观星的手法复位理念,与薛修德,又有不同。

江湖之大,果然自己见识还太过短浅了,模拟器只能给自己带来技能,不能带来细节的见识。

殊途同归。

六院的实力不是自己吹出来的,作为骨科大主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景观星教授也并非易与之辈。

没多会儿,景观星就把手法复位给做完了,周成在思考事情,一时间竟然失神没看清楚其中原理。

复位之后,保险起见,C臂透视。

结果一出,景观星就笑了起来:“好在是这么多年,没把基本功给丢掉。小周以为,这样的复位情况,上内固定,可算妥当?”

周成脸色微微一凝,暗道景观星能够成为魔都创伤学组的组长位置,果然是有自己的门道的啊。

如果说薛修德的功力是精通之上,完美未满的话,这个景观星,就已然是把骨折的手法复位,修炼到了在世的极致了。

就他这一脉的理念,已经是到了完美的级别,只是略逊于周成的重新定义的完美!

周成就开玩笑:“景教授这是在让我大开了眼界后,还来考一考我评判骨折复位后的评判标准么?”

稍微内行的人就能看出来,景观星教授的手法复位效果做得极好。

景观星老脸微红:“献丑了,在小周你面前,我可不敢说考评二字啊,是真的向你学习。”

顾开发则是插嘴说:“景教授在主治期间,就替我收尾了很多骨折的急诊。可惜不再做骨折的手法复位了,我们也都只学到了点皮毛。”

景观星道:“时代不一样了,我工作的时候,骨折病人颇多,但现在,医疗资源分成了,骨折的病人,已经少来我们医院了。”

“这是没必要教给你们的东西,倒是研究生们有兴趣的话,可以稍微接触一下。”

硕士最后能读博的不多,能留院的更少,出去工作,会有用处。

顾开发则赶紧对一群学生说:“还不赶紧谢谢景教授?景教授这一手手法复位术,可是京都三院都颇为叹服的。”

一群硕士和博士闻言也是大喜过望,纷纷表明了态度,到时候组织好了组会后,邀请景观星教授。

重心仍回到了手术中。

周成发现景观星教授对开窗、置镜以及放内固定物的操作都格外熟稔,于是一路没说话。

默默陪在一边,景观星把一边的内固定物置入到骨髓腔中后,才发现自己刚刚做手术做嗨了,这不暴露了自己偷偷摸摸做过手术的事情么?

但仍客气请教,语气并无特殊:“小周,你觉得这第二个内固定物,到底该如何放置?”

“还是依据你之前所言?”

之前就全盘托出了其中的细节,周成点头:“景教授,你尽可如此试试。”

景观星才按照周成所言,尽量贴着骨折远端,不再把内固定物严格放在了最中心处,然后双手同时持物钳对拢的时候,果然是感觉到了卡扣感。

卡哒一弹跳,如同是把景观星之前的所有疑虑都弹走一般,说:“内行看细节,小周对这个术式的领悟,果然很是深入啊。”

周成则笑笑说:“景教授的操作也是极为老辣的。”

景观星吸了一口气,不再回话,控制持物钳把内固定物给撑开,达到固定效果之后,取出了持物钳,而后如同之前那般他自己评估手术对合的方式,进行了体查。

摸着断端,对合极好,即便是粉碎性骨折的碎骨块,也是在内固定物的拉伸之下,紧紧地钳在了骨折断端。

“小周,我觉得如此这般,已然妥当了。你觉得呢?”景观星再问周成,只希望周成再不要有所保留。

周成早就在来的路上,通过模拟器大概模拟了一下景观星,知道景观星其实已经是对这个术式极为熟练,稍加提点便可学习到此术的精髓。

暗自计较,景观星在临床上的天赋,或者说如此的储备,其实比薛修德更为深厚一些。

周成也没推辞,自行做了体查,说:“景教授,这便极好了。”

“在放置内固定物的时候,如果只是局限于在置入管的中心位置,反而会让位置发生偏离,靠近远端操作,才最为合适。”

“其他一些问题,也能一通百通。”

“那就先透一个!”景观星转头看向手术计时面板的时间,才不过十几分钟。

暗自比较了一下,周成可以把这个时间拉拢到十分钟以下,甚至五六分钟。虽然今天是教学,但是,自己还是达不到周成这样的高度。

不过自己是初涉此术,倒也不必强求速度,以后自有机会,慢慢加以体悟。

再作透视后,固定的结果极好,对位也是分毫不差,充分显示了一个顶级教授该有的功力。

景观星再重新走进了手术室,对大爷说:“大爷,手术做完了,很顺利,术后的效果也很好的,你就放心吧,啊。”

“明天啊,你大概就能够拄着拐杖,下床了。但是患肢不要太用力啊,主要是要借助拐杖的力量下地。”

好的骨折切开复位髓内钉内固定术,第二天就能下床,景观星看过这种新型内固定物的抗压测量,也是不弱的,因此拄拐下床,并不担心。

这是骨折治疗原则各个医院自有的体悟。

“这就做完了?”

“手术顺利啊?”

“谢谢,谢谢景教授,谢谢周医生。哎唷,还是不生病好啊。你看看,我这一趟……”他又开始碎碎念起来。

然后顾开发等人则是把话茬接了过去,然后开始手术的收尾工作。

景观星再次与周成下台,然后一路走回病房。

术者做完手术啊,是要巡查一下当天手术的病人的,这是一个基本常识,越是新型的手术,越是如此。

两台手术的总时长没超过一个小时,景观星和周成自然是有这个时间的。

景观星走进科室后先把周成叫去了主任办公室,递上了一个信封,有点厚。

周成没动。

景观星说:“小周,今日的手术,不止是手术的会诊费用,还有教学的学费,这是份内之事。你就不要推却了。”

“如今一个培训班的培训费用,就不止如此。还未必能学到好东西。”

说实话,周成是爱财,他也很缺钱,但今天,是真不是为了这个东西而来的,就说:“景教授,这太多了,我真不能拿。”

《仙木奇缘》

“况且景教授这边的手术,也算是合作的临床课题,这拿了,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景教授,我们还是去看病人吧。”

景观星认真看了周成一眼,见周成神色严峻,便说:“那你把你的个人基本信息发给我,包括银行卡号这些。”

“既是合作,就要有合作的样子。你作为技术指导,我们临床课题组,该给你发点津贴。”

“医院给的钱,不是我私人的,光明磊落。”

“这小周你还要拒绝的话,可就不把我们六院当作正规单位了。”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为知识付费,这是正常之事,每年每个高校都会为校内的学生及老师查阅论文付出至少千万乃至亿计的费用。

这个周成就真不能推了,景观星把这件事上升到了一定高度,再推那就是有点瞧不起人了。心里暗中佩服景观星的度量与厚脸皮。

笑说:“那我等会儿发给您,不过希望景教授别太破格了。我还年轻,可经不住钱财的诱惑,我怕自己走向堕落。”

周成在笑,但景观星却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

别人说,他只会当玩笑,但是周成是以学习的理由,拒绝了徐达山邀请去积水潭工作的事情的。众目睽睽之下。

“放心吧小周,咱们也就不多说这些了,还是先去看看病人吧。”景观星又把信封给收了回去,放在了抽屉里,锁死。

二人移步到病人所在病房时,里面好家伙啊,聚集了一大堆的人,在啧啧称奇。

碍于逗音传播的缘故,大家都来看稀奇了。

还有不少人在夸张说:“这伤口小啊,这两个创可贴似的,不是开玩笑吧?我看我儿子隔壁床的那位,伤口这么大。”

夸张地比划了一个手势。

“可不,我那边的一个病人,都做了七八次手术了,伤口是越来越大,还在感染,不知道要搞到什么时候去,还有骨缺损。”

“他这个手术切口啊,还不如我切菜的时候用刀切的大。真是不得了啊。”

又有人说:“现在的科技和医疗水平是越来越发达了,以前哪里敢想啊,做手术的口子,这么小。还没扣子口子大,这也能做手术?”

“我还听说,血管外科与神经外科的口子也小嘞……”

说话间,景观星和周成在外面停顿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进去。

景观星就主动招呼说:“那个,各位病友及病友家属啊,病人刚手术完,需要多休息一下,你们就不要再聚在一起看稀奇了。”

“今天别人刚下手术,要看也要等明天嘛,是吧?”

然后景观星再招呼那个叫曾白的人说:“你们家属也稍微看着点,手术又不是玩笑,也不是卖弄和攀比的。病人还是要多休息的了。”

好家伙,病人回了病房,差点成了菜市场,这成何体统?

曾白见状,也是忙点头,开始打发起病友家属来,他出面,自然就没人多说啥了,手术术后需要休息,这是普通人都知道的事情。

景观星和周成走到床旁,景观星耐心问:“大姐,您还好吧?”

大妈还蛮精神,因为麻醉还未过,骨折已经被固定,骨折断端摩擦以及剐蹭肌肉的疼痛刺激早已经削减而不知。

此刻也不知道是不是听了其他人的羡慕,面色也是颇好,就要用健侧手支撑坐起来,景观星见状忙道:“大姐,你躺下休息。”

“虽然您是神经阻滞麻醉,不是全麻,再拜托您信任我们九院的水平,也不必要冒险嘛,对吧,躺下来好好休息。”

大妈这才说话,银发半白,笑着看向景观星:“景教授,周医生,谢谢你们啊。我这从受伤之后,从来没觉得这么好过。”

“除了这只手动不了啊,哪里都好,我也吃了饭,还喝了水,现在舒服多了。”

景观星点头,神经阻滞麻醉,不用禁食禁饮了,麻醉对胃肠道的刺激极小,不过恢复知觉和运动需要一定时间。

“嗯,这是麻醉未过,晚上的时候可能会有疼痛,不过您别担心啊,我们会适当地在您吊水里面,加上一些止痛药。”

“隐隐的痛,很快就会消失,也别怕止痛药的副作用,就是适量的,保证您能够不害怕地进行术后的功能锻炼。”

“我和周医生就是上来看下您的情况。”

景观星接着看向周成,意思是你也说说啊。

周成也就才道:“奶奶,您别担心啊,您的手术过程是比较顺利的,就是术后有一些注意事项,你要晓得,不能摔跤了,还有其他的注意方式,到时候景教授他们查房的时候,肯定会详细地交待。”

“另外,可以适当地多吃点东西,加快伤口和骨折的恢复……”

周成就只说了一些套话,骨折的治疗原则中,康复训练,每个医院各有自己的体会,他不好多逼逼,影响到别人的术后康复锻炼指导工作。

“嗯嗯嗯,好好好。”大妈忙点头,看起来,她也是个有点文化的人。

“你们放心吧,我刚可是听说了,我这样好的手术啊,一般人可遇不到嘞,景教授,周医生,你们都是我的贵人呐。我这么大年纪,受了伤,你们可不知道把我吓得哦。”

“我见过很多人,摔一跤之后,人就没了的情况,我的……”

周成和景观星教授耐心地听完了一段话后,就与大妈告辞了,其实也没啥特别的,主要是景观星觉得这次是首例,所以才要特殊关照一下。

细心无大错。

再次走出的时候,之前的病友家属都逐渐离去,不过却有一家三口,在门口候着。

男人正在与曾白交谈着,看到景观星与周成后,马上仰起头:“景教授,景教授,我能打扰您一点时间,商议点事么?”

与此同时,后面抱着她女儿的中年妇女,也是此刻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看了过来,在她怀里,还有一个打着石膏的小女孩。

小女孩约莫七八岁,捆着一双马尾,眼神很灵动地和景观星招手:“景爷爷下午好。”

她又想抬起另外一只手,才动了一下,就蹙起眉头,举不动了。但笑容依旧,是个非常有礼貌,而且很大方大胆的女生。

景观星走出病房,稍稍皱眉,先与小女孩握了握手,小丫头又要与周成握手,周成也是惊讶于她的胆子大。

周成也是好奇地和她调皮起来。

景观星才对男子说:“你家泡泡可真是不怕生人呢。”

泡泡是小女孩的昵称,泡泡爸闻言笑笑:“主要是景教授您平易近人。景教授,其实我今天来找您就是因为泡泡。”

景观星点头,自是知道了他的来意,就是自己的病人,他是有印象的。

“我听说你这边开始做骨折微创手术了,就不知道,我家泡泡,可不可以也做微创啊?她是女孩子,我听说即便是美容缝合,疤痕也会不短。”

“而且我家泡泡这样的情况?”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景观星闻言,叹了一口气,说:“泡泡爸啊,其实啊,并不是我不情愿,主要是这个小切口切开复位内固定术的适应征,是有它特殊的地方的。”

“我已经打听过了,目前这种器械,只适用于成年人,泡泡年纪太小了。”

“没有适应于她的器械,而且新的器械要打磨和设计出来,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可能等得起啊。”

泡泡爸闻言一愣,有点傻住,不太信:“这怎么可能呢?”

景观星就说:“这是事实啊,我不可能说在有器械,能做的情况下,我不给泡泡小朋友做这样的小切口手术,主要是我们没这样的器械啊。”

“这个器械如今才是新事物,主要是参照成年人来设计的,小孩子的骨髓管腔很小,而且一年一个样,若要专门设计,需要花费的功夫并不小。”

“你自己可以想象以下,三年前的泡泡,和现在比,是什么区别。三年后的泡泡,又有多高?”

“没有器械的情况下,为无米之炊。”

泡泡爸听了仍然有点不太死心,于是看向了周成,他可不是单纯地奔向景观星的,而是听说了,景观星请了一个很年轻,但是特别厉害的医生。

现在科室里都在传闻此事,他为了女儿能够少点疤痕,就才一直等在外面。

“周医生?您有办法么?”泡泡爸这已经算不太礼貌了,越过了景观星,直接请求周成。

其实,景观星与他的对话,周成有听到了,也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泡泡爸爸,您的心情,您的意愿,我都能够理解和感同身受的。”

“但是这个手术,的确是新术式,医学不是小儿把戏,每走一步,都需要做很多验证。”

“就现在这个手术,我们就至少准备了一个月多的时间,才得以开展,如果算上器械设计等等,那就更长了。”

“小儿的解剖不比成人复杂,但是小儿的骨变化比成人多了太多,因此暂时的确没有可适用的器械,这得等器械公司慢慢研发,才能够普及。”

“啊?”周成这么说,让泡泡爸的最后一分希望都渐渐破灭。

周成看出来了他脸上的失望,只能无奈说:“路都要一步一步走,哪有什么事情是一蹴而就的,这真的是一个客观现实。”

“如果要专门设计一款泡泡小朋友适用的器械,也得经过重重试验,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周成接着问:“景教授,泡泡这是个什么情况?”

“左前臂,尺桡骨粉碎性骨折,C2亚型,情况很是复杂!”

“其实C2亚型的分型都不太清楚,她们在下级医院,医院都不太敢主刀手术,又去了儿童医院,儿童医院的骨科主任也觉得脑阔痛,我这才把她收进来,准备择期磨一下手术思路的。”

景观星接着说:“对了,泡泡爸,你把泡泡的片子拿出来,给周医生看看,周医生也是我们创伤外科非常有经验的医生。多一个人参考,就多一份意见。”

泡泡爸忙答应回去拿,然后飞快地冲出来,转向这边,双手提着给向了周成。

周成看得出来,他是很爱自己的宝贝闺女,为了她,低声下气实在不算什么。

周成接过片子一看,心里好奇刚刚景观星所讲。

但平片一入目,周成当时就忍不住低声卧槽了一声。

然后揉了揉眼睛,偏头看向景观星教授:“景教授,这种病例,实在罕见啊,他这个桡骨和尺骨,基本上都相互移位了啊?”

什么叫相互移位,就是桡骨移位到了尺骨,尺骨移位到了桡骨的位置,而且,还是粉碎性的。

这种骨折,即便是有器械也不敢做小切口切开复位内固定术啊。

“这就算有骨间膜作用,也很难造成现在的伤势啊。”

就很蹊跷。

景观星教授闻言,稍稍点了点头,说:“是比较罕见啊,所以下级医院也不敢动,就是怕其中有蹊跷,还怕有血管和神经的损伤。”

“也怕有肌肉的断裂。”

不过!

景观星教授在这么说的时候,周成忽然想起,自己刚与泡泡小朋友握手的时候,小泡泡的肌肉,貌似与寻常的小孩子有不同之处。

这让周成想到了一种非常蹊跷的可能性,那就是小泡泡小朋友有韧带的松弛,使得肌肉延伸性变长,韧性很强,所以,现在的扭转,其实是在身体内,形成了一种弓状平衡。

想到这个可能性,周成偏头问:“景教授,泡泡小朋友,有没有做过核磁?”

韧带松弛症,其实并不算创伤的内容。

景观星说:“患者有CT和平片,就没照核磁浪费了,这要作核磁有什么用?”

的确,诊断骨折,要照核磁,纯属浪费,核磁还不如平片看骨折看得清晰,但是,如果要左证周成的猜测,得必须有核磁的客观证据才行。

泡泡爸爸闻言,也不太听得懂,只是说:“周医生,你觉得需要核磁的话,可以照的啊,我和泡泡妈只希望她好,花点钱没关系的。”

给了支持。

核磁并不贵,他一天的工资,照个全身都没问题。

就是没找到花钱可以有好治疗效果的地方。

周成就说:“其实这也不是花钱的事情,只是一种猜测,也可能没用,你愿意接受吗?”

周成没说明自己的猜测。

“我愿意啊。我查过了,核磁对身体几乎没损害,也没有辐射,CT都照了,这没关系啊,周医生,你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安排我朋友帮忙。”他很是大方地说。

“只是一种可能性,也是可以的。”

周成闻言,只能说,魔都人牛皮,泡泡有这样一个宠溺她的爸爸,是她的福气。

周成又看向景观星。

景观星则是眉头紧皱。

倒是泡泡爸爸的确是希望自己的女儿更好,为了一丝可能也不希望放过,就自己先做了决定:“周医生,景教授,你们等我一下啊,我打个电话安排一下,稍微浪费一下你们的时间。”

“小欣,你跟我去核磁共振室,照一个核磁。”他立刻对自己老婆说。

“可是?”

“核磁没有辐射,如果有一丝机会能够让泡泡少受点苦,花点钱怕什么?就算是失望,也不过是再失望一次而已。”

“泡泡还小,她还有同年,青少年……”他目光坚定说。

有钱真好。

景观星见到人走后,于是就和周成去了主任办公室,再次讨论起这件事。

当周成说出来自己的猜测后,景观星神色一闪,问:“小周你的本专业,到底是什么?我之前听杨弋风说,你是创伤的啊?”

你MB!

全身多发韧带松弛,是运动医学的,曾老师关节的,桂老是运动医学的,他都快湖涂了。

周成稍稍腼腆说:“景教授,我本来是学创伤的,对运动医学也稍有接触。”

景观星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为全球变暖又贡献了一分助力。

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为好了。

泡泡爸说的很快,是真的很快,估计是在院内有很强的关系,因此才十多分钟,就上来了,找到了周成和景观星后。

景观星立刻调阅了她的核磁平片。

然后看到其中的肌肉扭转,与骨折的断端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多弓的蚯引状后,神色复杂地看了周成一眼。

这是个怪胎么?这也能够凭借肉眼想象出来?

景观星继续问:“小周,猜测与你所想,是差不多的,只是,这只是让我们知道了存在这样的情况,只是减低了手术难度。你还打算怎么做?”

周成看了泡泡爸爸一眼,又看了看景观星教授,说:“景教授,您有听说过,骨折的分步复位法么?”

“分步手法复位?”景观星的童孔微微皱缩。

好吧,这是周成之所以能够让骨折的手法复位达到重新定义的一种开创性的理论,把复杂的骨折,分步进行复位,而后逐渐达到可固定的层次。

周成把其中原理大概讲明后,旁边的泡泡爸和泡泡妈听得是云里雾里。

周成只是问:“这需要去手术室里做,而且还要打麻醉,但是是手法复位,可以尝试一下,如果成功的话,因为尺桡骨骨折的中段连续完好,是可以期待不行切开手术,就能够达到治疗效果的。”

“当然,也可能是复位失败,然后还是需要进行传统的切开复位,这并不会加大手术难度,反而会更加减少手术难度。”

这只是周成一种比较大胆的建议,而他之所以做这样的建议,自然不是脑壳一热,而是因为,他目前的骨折手法复位,只有薛修德教授派了一个人来。

这样的好东西,如果没办法放出去,真的有点浪费,这是基本功,学得人越多越好,那么最好的宣传方式,就是通过特殊病例的诊治,来显示这种复位方式的好处。

泡泡爸愣了愣,眉头紧锁起来。

做一个无创的检查,无所谓,但是要自己的宝贝女儿,去做试验性的手法复位,他可舍不得了。

花钱可以,但是受苦,还有可能没用的话,那还不如不动。

在纠结的时候,泡泡自己却说:“爸爸,我想去。我不想做手术。”

小姑娘自己做了决定,平时非常大胆的她,此刻双目通红起来。

泡泡爸妈同时看向她。

“我怕做手术,我怕留下疤。我怕被同学们笑。”之前还有劝说自己爸妈要胆子大一点的泡泡,低声地哭出来声。

拜托于父母的教育方式,因此她很胆大,也有很有自己的想法。

……

周成忽然有点愧疚,如果是泡泡爸妈做了决定,他还觉得没啥,但自己这样,好像一个拐带了小朋友的怪蜀黍。

这让他稍稍有了点压力,但貌似,泡泡的爸妈还蛮尊重她的决定的。

于是,签了字后,泡泡小朋友就被周成和景观星两个人临时拉去了手术室,进手术室的时候,泡泡骄傲地给自己的爸妈挥手道别,看着女儿消失在了手术室的门口。

他们的手紧紧钳在了一起,男人目光如炬,女人也是目光坚定,说:“泡泡一向都有自己的想法,我们要尊重她,对吗?”

“嗯。”男人点头。

培养女儿独自思考的能力,是他一直都在做,而且还觉得是应该做的事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度日如年。

或许不知道过了多久,某一刻,他们就听到了自己的宝贝泡泡的声音。

“爸爸妈妈。”她从手术推床上往外推出时,再次给他们打招呼,开心的表情比进去时开心多了。

看着泡泡手臂上多了一个新的石膏,然后手术室的门口,穿戴好手术衣,戴着帽子的景观星与周成二人也在走出来。

两人特别有序的一人去抱泡泡,一人去问:“景教授,我女儿她?”

“很成功,术中复位的C臂透视图片,我已经拍下来了,你们看,这是第一次复位的,移位扭转,被调整了过来。”

“这是第二次复位的,我们把其中一个楔形骨块复位了上去。”

“这是第五次复位的,这张图片,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达到了解剖复位,虽然稍有对端不整齐,但是泡泡还小,以后成长的时候,可以自行休正过来。”

“术中,我们加用了一颗很小的克氏针,临时固定,两个月后,骨折长满后,拔出来即可了。”

“周医生,为泡泡避免了这次本该很复杂的手术啊。”

男子急忙对周成和景观星道谢,然后请求:“周医生,谢谢您。我一定要加您一个微信!”

周成有点为难。

“您放心吧,绝对不会打扰到您的,只是后面,方便联系。”男人的语气真挚。

考虑到他们的见识并不凡,周成也就把微信给了过去。

然后男子再次对景观星和周成鞠躬道谢之后,就返身去陪泡泡了,没有说任何其他的废话。

看着一家三口离去,景观星教授说:“这个青年,自己是一家公司的老板,很有自己的想法,他也加了我的微信。”

“没送过礼,但是请我吃了一顿饭,安排得很妥当。”

“小周,你且放心吧,不该加的病人家属,我是不会让他们叨扰到你的。”

周成忙说:“景教授,我没这个意思。”

景观星点头,稍稍闭了眼睛,语气稍微有点沉重地说:“小周,看来,你的骨折手法复位内固定术,都是我们太过于轻视了啊。”

“这种好东西,与克氏针闭合复位内固定术,若能够完美结合起来,对病人的助益太大了。”

周成闻言,笑了笑,一边往回走,一边说:“就是快要把自己的饭碗砸了,我也不知道它存在着是对的还是错的。”

景观星闻言,转头问了周成一句:“小周,你之所以这么大方地把小切口切开复位内固定术,这么放出来,是不是就是为了这个而筹备的?”

夺人陈糠时,予人新米。

周成偏头,仍随意笑笑:“景教授,我哪里有那么大的筹划啊?我现在还只是小医生一个。”

内心自然答了一句是。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