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 第四百四十三章.有财带狗去打围

第四百四十三章.有财带狗去打围

赵家屋里。

赵有财又点着一颗烟,坐在炕上,默默地抽着。在他周围,刘金勇、洪云涛和李大勇,三个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一人的身上。

但不同的是,刘金勇、洪云涛看赵有财眼神,都带着期盼的目光。而李大勇,却是有些担忧。

不同于对打围一窍不通的刘、洪二人,李大勇知道赵有财要是上山的话,那满当院的狗,他都能带走。但进了山以后,这些狗啥样,谁也说不准。

据李大勇估计,到时候除了自己家的大黄,别的狗都不会实心实意地给赵有财干活。特别是新来的那四条狗,不往家跑,就烧高香了。

李大勇知道,那大黄是纯纯的帮狗,跟揍儿打围还行。但要是指着它掐踪找猎物,那它还不如白龙那种的带熘子硬帮腔呢。

李大勇都明白的事,赵有财哪能不懂啊?但刘金勇、洪云涛都求到家门口来了,他也不能说不行啊。

想到此处,赵有财感觉夹烟的食指、中指间一热,一瞅烟已燃尽,过滤嘴烫手,便将其往易拉罐制成的简易烟灰缸里一丢,然后抬头喊李大勇道:“大勇啊!”

“哎!”李大勇心里感觉不妙,但还是答应了一声。然后就听赵有财说:“回家换衣服、打绑腿,跟我牵狗上山!”

“哎呀!太好了!”赵有财此言一出,刘金勇、洪云涛对视一眼,皆面露喜色。

那野猪连杀两人,周春明震怒,直接把任务下达给了保卫组。

这年头,不管是生产任务,还是保卫任务,都是必须完成的,若有差池,就算作为组长和副组长的俩人不丢官,那也讨不着什么好处。

“大哥!”李大勇起身,看着赵有财,面露难色道:“我去不了,咱家里还有仨小的呢。”

“哎呀!”听李大勇这话,赵有财才反应过来。

对呀,家里还有李如海和三个小丫头呢。那李如海是半大小子,饥一顿、饱一顿的,也就那么地了。可三小丫头不行啊,不但得吃饱喝好,还得有大人看着。

想到此处,赵有财忙对李大勇说:“那大勇你就在家吧,闺女你都帮我照看着。”

说着,赵有财便挪屁股从炕上下来。见他下炕,刘金勇、洪云涛忙跟着赵有财一起下地。

在炕沿边蹬鞋时,赵有财问刘金勇和洪云涛道:“枪都有吧?”

“有!”刘金勇斩钉截铁地说:“全是半自动,子弹也有,要多少,就有多少。”

“行!”赵有财点了下头,指了下洪云涛说:“你赶紧上顺子家,让他开车过来。”

“顺子?”洪云涛愣了一下,但也很快反应过来,问道:“是车队的林队长么?”

“嗯呐。”赵有财应了一声,然后快步就往门外走,刘金勇、洪云涛急忙跟在他身后出去。而走在最后的李大勇,却是微微摇头,并不看好赵有财此行。

出到屋外,洪云涛一熘小跑地去找林祥顺。而刘金勇拉住赵有财胳膊,问道:“赵师傅,咱是不得找绳子,把狗都拴上啊?”

“先不牵。”赵有财道:“跟我再去找个人。”

就这样,赵有财带着刘金勇,一路来在了食杂店。

这时,食杂店屋里屋外,聚集了好几伙打牌、看牌、下象棋的。

赵有财还没进屋,就见王强正在大柳树下,跟两个老头、一个老太太,在那儿看小牌呢。

小牌,材质如扑克,但是又细又长,上画水浒人物。

打法类似于麻将,只不过麻将有一百三十六张,而小牌只有一百二十张。

所以,在东北有句话叫:一百二十张,又治病来,又养伤。

赵军前世,喜欢看牌,就是被王强给带的。

赵有财来在王强身后,抬手扒拉下王强肩膀头,对他说:“强子,别玩儿了,跟我走。”

“姐夫。”王强转头一看是赵有财,便道:“你干啥呀?我这走不开。”

“强子!”这时,跟他一起看牌的,有给马玲算卦的老韩太太,这老太太抬头看了眼赵有财,冲赵有财点了下头,才对王强说道:“你姐夫找你,你快跟着去吧。”

“韩娘你可太奸了。”王强把手中牌往下一压,笑道:“我这正赢钱呢,我要现在走了,不就白赢了么?”

看小牌,有看小牌的规矩。

每一把牌,输赢先记账。每十二把牌,为一抢。每四抢,又为一账。

所以,一账牌就是四十八把。

在打牌过程中,若有人想中途退场,那也有规矩。这规矩就是:赢到抢,输到账。

赢的人,要想走,必须到抢,就是打够十二把,或二十四把、三十六把、四十八把……

要不然,输的人就可以不给赢的人结账。

此时王强正赢钱呢,又没到一抢,哪里肯走?

可他不走,赵有财着急啊。只见赵有财伸手又扒拉了王强一下,道:“别玩了,有正事。”

“姐夫,你等会儿!”王强抬胳膊缓慢往外一轮,甩开赵有财的手,继续埋头苦战。

赵有财无奈,只能带着刘金勇到一旁休息。这时,刘金勇问赵有财,说:“赵师傅,那人是谁啊?”

“我小舅子。”赵有财叹了口气,摇头道:“这一天呐,可没正事了,就知道玩儿,家里、孩子,他都不管。”

刘金勇偷偷瞄了赵有财一眼,心想:“你还说人家呢,刚才你叫着李大勇就要走,连自己孩子中午吃不吃饭都不管。”

但不管心里怎么想,这话可是不敢明着说,刘金勇只向赵有财问道:“赵师傅,咱们打那炮卵子去,你还找你小舅子干啥呀?”

“我小舅子打熘围厉害。”赵有财说:“枪法不如周成国,但经验啥的,可不比周成国差。”

“哎呀!”一听赵有财要给自己拉强援,刘金勇当即面露喜色,拉着赵有财的手,摇晃道:“那谢谢赵师傅,可是让你费心了!”

赵有财微微摇头,然后和刘金勇一起等着王强到抢结账。

而这一等,就等了二十多分钟。直到把赵有财等的心急火燎,才见背对着他的王强起身。而老韩太太等人,则纷纷兜里往出掏钱。

这些老头、老太太,平时过日子都仔细着呢,都是恨不得把一分钱掰两半儿花的主。赢钱,他们高兴。但输钱时,一个个那张老脸都拉得老长了。

就见老韩太太捏着手里的一沓毛票,不愿意松手,却被王强硬从手里拽过。

王强一边数着钱,一边低头向赵有财走来。

而赵有财,则一脸不爽地看着王强,冷声问道:“有没有完了?”

“啊?”王强抬起头来,顺手把钱揣进兜里,反问道:“咋了?姐夫,你有事啊?”

赵有财闭上嘴,使鼻孔长出气,然后才说:“有事儿,我们林场新愣场那边儿,有个大炮卵子挑死俩人,现在场里让我带狗,去给它围了。”

“带狗?”王强一下子就抓住了赵有财话语中的重点,皱眉问道:“你要带狗,你找我干啥呀?”

赵有财道:“我们家五条狗,大勇家四条狗,就我和顺子,我俩容易经管不过来。”

“嗯呐。”王强闻言,点头道:“那狗都不是你们养的,当然不好经管了。”

“说啥呢!”赵有财下意识地瞅了身旁刘金勇一眼,然后转向王强,冲他使了个眼色,道:“那不是我们养的,那是谁养的?”

王强微微一撇嘴,然后看向赵有财,问道:“姐夫,你意思是让我跟你们去呗?”

“嗯呐。”赵有财两步走到王强身前,把着他胳膊,使其转身,二人冲着赵军家的方向,赵有财便想拽王强往前走,并道:“咱几个领狗去,到那儿就给那大炮卵子整着了。”

“啊。”王强先是应了一声,然后脚下如生根一样,并未跟着赵有财上前,而是看向赵有财,问道:“那咱们打着这个猪,林场能给多少钱呐?”

“能给……”赵有财刚要回话,突然想起来,确实没说奖励的事,于是便把目光投向了刘金勇。

刘金勇一时有些尴尬,上前一步,凑到赵有财耳边,小声说道:“我早晨从林场出来,就再没回去,但赵师傅你帮忙了,咱周……”

说到此处,刘金勇一下子反应过来不对,忙改口道:“咱林场肯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确实,打杀人野猪是保卫组的责任,但不是食堂大厨和车队队长的责任。

这件事,如果是保卫组解决,那是分内之事,有奖励也不会很多。但要是赵有财、林祥顺出手,那奖励就少不了了。

听完刘金勇的话,赵有财扒拉王强胳膊一下,说:“听见没有,肯定亏待不了咱们。”

“你可拉倒吧。”赵有财话音刚落,就遭到王强反驳道:“这也没个准话,我还不如搁这儿看两账牌呢。”

“看什么牌。”赵有财抓着王强胳膊,往他往前一推,然后紧走几步,把王强拉到一旁,对他说:“强子,姐夫这么多年,对你咋样?”

ahzww.org

王强闻言,缓缓转头,与赵有财四目相对,然后摇了两下脑袋,才说:“不咋样。”

“我……”赵有财一脸急怒,但顾忌一旁的刘金勇,只能压低声音说:“你有没有良心呐?你结婚的时候,手里没钱,那不时姐夫给你拿的么?”

“那是我姐给我拿的!”

“你……”赵有财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只道:“你姐……给你拿的,那不也是我们俩挣的么?”

“那后来我不都还你们了么?”王强很是坦然地回道,他是好打牌。但人如其名,十分要强,从来不给自己姐姐添麻烦。

而且真要有正事的话,王强也不耽误事。就像赵军家盖房子的时候,王强可是从第一天一直忙到最后一天。

对这样的小舅子,赵有财也没招,只能又打亲情牌,道:“我跟你姐刚结婚那年,你跟张王八打起来了,他家哥三个打你一个吧?那最后不是我领着大勇,去给你报的仇么?”

说到此处,赵有财见王强不说话,只直直地看着自己,脸上便露出一丝笑容,继续乘胜追击道:“这你都忘啦?”

“我没忘!”王强摇头,反道:“那我为啥跟张占山干仗?还不是他可屯子说你咕冬、坏么?”

赵有财:“……”

赵有财一不说话,便轮到王强乘胜追击了,只听他道:“他说我姐嫁个咕冬鬼,没两年就得守寡后悔,要不我能跟他打么?”

赵有财:“……”

见赵有财还是不说话,王强又道:“他还说……”

“别说了!”赵有财突然大喊一声,冷不丁吓了那站在不远处的刘金勇一个激灵,然后就见赵有财抬起手,在王强后背上拍了两巴掌,道:“好兄弟,你啥也别说了,你就跟姐夫走。我跟你讲,这个大炮卵子都挑死俩人了,咱们去给它打着,今年冬天,林场让我打标本,我就带着你去。”

“你可拉倒吧。”王强一撇嘴,说:“小军都说了,周书记把今年打标本的活交给他了。人家不用等到冬天,过两天小军就去打野猪、狍子,给林场中秋节送礼。”

赵有财:“……”

眼看赵有财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王强忙咳嗽一声,对赵有财说:“姐夫,咱们走吧。”

赵有财:“……”

刘金勇没听见这姐夫跟小舅子说啥,但见赵有财和王强往赵家走,刘金勇就高兴。

等赵有财到家时,林祥顺和洪云涛已经等候多时了。可干等赵有财也不回来,俩人只能在门口跟李大勇抽烟、唠嗑。

见赵有财回来,林祥顺忙迎上前,和赵有财、王强打了招呼。

这时,赵有财大步进院,看见满院的猎狗,心中顿生豪气,喊道:“大勇,拿绳子拴狗!”

“好嘞!”

李大勇答应一声,便和赵有财一起动手。而其他人,和这些狗不熟,不敢上前帮忙,只能等着赵有财把狗拴上,将绳子递过来,才敢牵。

再刘金勇、洪云涛将赵家院里的小熊、白龙、大胖、三胖牵走以后,林祥顺一指那房前的黑虎,问赵有财说:“二叔,那个大黑狗不牵呐?”

“不牵了。”赵有财一摆手,道:“听说那狗还没开口呢,不领它了。”

“啊?”林祥顺有些好奇地抻脖看了黑虎两眼,疑惑地说:“都这么大了,还没开口咬过猎物呢?”

“嗯呐。”赵有财说:“留它跟俩小的看家,咱们走。”

说着,二人便往院外走去。

两分钟后,一辆大屁股吉普和一辆解放牌汽车,一前一后驶离赵家门口。

解放汽车的车箱里,赵有财、王强二人抱枪而坐,车箱两边横七竖八地卧着八条狗。

在赵军家院里,青龙、黑龙扒着篱笆仗子,望着远去的汽车。而在房前,黑虎懒洋洋地长着大嘴,打着哈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