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红色莫斯科 > 第1982章

第1982章

“什么?!”当索科夫回去后把事情对波涅杰林等人一说,西多林立即跳了起来:“上级又改任你为第48集团军司令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俄罗斯战役的作战计划,此刻还属于是绝密,除了方面军司令部的罗科索夫斯基、马特维、捷列金和少数参谋外,就连史达林和总参谋部都不知道,索科夫自然不可能泄密,只能含湖地说:“我想大将同志肯定是经过了周密的考虑之后,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波涅杰林听索科夫说完后,摇着头说:“这上级到底是什么回事,对你的任命怎么老是改来改去?先是第40集团军司令员,接着又被改任第47集团军司令员。如今倒好,还没有上任呢,又变成了第48集团军司令员。”

“我想这次不会再变了。”索科夫对三人说道:“大将同志已经明确说了,我们今天下午就可以去上任。”

“下午就可以去上任?!”波涅杰林用怀疑的语气问出这句话之后,见索科夫点了点头,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说道:“看样子这次的任命不会再变了,我们让学员们都收拾收拾,准备尽快动身去第48集团军上任吧。”

虽然担任第48集团军司令员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不过西多林还是不放心地问了一句:“司令员同志,上级真的不会再改变主意吧?”

“我想应该不会了。”

“那就好,那就好。”西多林说:“我先去通知大家,让所有人做好出发的准备。”

没等西多林走出房间,基里洛夫就叫住了他,随后问索科夫:“司令员同志,不知第48集团军是什么情况?”

西多林一听,也顿时来了兴趣,马上就要去第48集团军上任了,对这支部队的基本情况,多少也应该了解一些,这样对自己接下来的工作也是非常有利的。

好在索科夫在离开前,专门向马利宁了解过第48集团军的情况,所以听到基里洛夫问起,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问过马利宁,这支部队最初是41年8月,在西北方面军诺夫哥罗德战役集群的基础上组建的。最初编有步兵第70、第128、第237师,坦克第21师,民兵第1师等部队。集团军的编组尚未完成,就参与了防御作战。

因为部队在战斗中损失过大,第48集团军司令部被撤销,所属各部队用于补充其它的集团军。

42年4月,该集团军又在布良斯克方面军机械化第28军的基础上再次组建,这次编有近卫第1、第6师,步兵第8、第211、第284师,步兵第109、第118、第122旅,坦克第202旅及其它部队……”

为了让众人对新部队有一个大致的了解,索科夫将自己所了解的第48集团军的情况,向大家详细地讲了一遍。

等索科夫说完,波涅杰林点了点头,随口开口说:“如此说来,这支部队还是有一点战斗力的。不过……”

索科夫如今最怕谁说话时,最后来一句“但是”,这样会让他的心跳莫名其妙加快,此刻听波涅杰林这么说,他有些忐忑地问:“副司令员同志,不过什么?”

“司令员同志,”波涅杰林没有留意索科夫对自己称呼,已经从原来的某某将军变成了副司令员同志,还自顾自地说:“从你刚刚所介绍的情况来看,第48集团军的实力远远强于第47集团军。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上级不早点让你担任这支部队的司令员呢?”

索科夫自然不会告诉对方,说罗科索夫斯基之所以会改变对自己的任命,完全是因为自己提出的作战计划,即将上任的第48集团军会担任主攻任务,让自己担任这支部队的军事主官,有可能会取得更大的战果。

他假装皱起眉头,故作沉思地说:“这一点,大将同志倒没有告诉我。我估计他觉得把一支比较强的部队交给我,能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取得更大的战果吧。”

波涅杰林听索科夫说完后,又盯着他看了好一阵,最后点着头说:“嗯,我觉得有这种可能。”

biquge.name

“司令员同志,”了解了第48集团军的实际情况后,作为参谋长的西多林心里也踏实了许多,他接着问索科夫:“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我看还是等吃了午饭再走吧。”索科夫说完这话,见西多林似乎想辩解什么,连忙抬手打断了他想说的话,径直说道:“参谋长,我觉得今天到了新部队之后,大家估计会忙到很晚,我可不想让大家饿着肚子工作。所以还是吃了午饭再出发,反正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好吧,司令员同志。”西多林点了点头,说道:“我这就去通知大家做好出发准备。”

当西多林来到学员们住宿的地方,告诉大家下午就可以去新部队时,众人顿时欢呼了起来。但随着西多林宣布,这次要去的部队不是第47集团军,而是第48集团军时,大家伙儿顿时傻眼了。

首先提出问题的是列卡沙里少校:“参谋长同志,昨天不是还说去第47集团军么,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第48集团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是啊。”周围的学员也在附和列卡沙里少校:“我们怎么又变成了第48集团军的人了呢?”

“你们想知道,我也想知道呢。”西多林一脸委屈地说:“不瞒你们说,我刚刚听到司令员这么说的时候,我也傻眼了。说好去第47集团军,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第48集团军,搞得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见从西多林这里问不出想要的情报,学员们也纷纷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午前往新的部队报道。

吃午饭时,很多学员包括西多林在内,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他们深怕没有早点赶过去,等吃完饭之后,上级又来一道新命令,让索科夫改任其它部队的司令员。

索科夫见到众人的表情,猜到了他们心中在想什么,不过他却没有给大家吃什么定心丸,而是埋头吃饭,反正能否顺利地到第48集团军上任,吃完饭就知道了。

这边刚吃完饭,就有一名中校军官来找索科夫,他抬手敬礼后说道:“我奉命送您和您的部下去第48集团军,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同志们,”听中校这么说,索科夫转身面向餐厅里还在吃饭的部下,大声地问:“接我们去第48集团军的车到了,谁还没有吃完饭?”

本来有几名学员还在磨蹭,听到索科夫这么问,慌忙把盘子里剩下的面包片,都塞进了嘴里,含湖不清地跟着大家回答说:“都吃完了。”

“好,既然都吃完了,那大家立即会宿舍取行李,然后到外面乘车。”

众学员欢呼一声后,争先恐后离开了餐厅,赶回自己的宿舍去收拾行李。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学员们收拾好行李,从建筑物里走出来时,心里还格外忐忑,深怕又会出现什么变故,没法去第48集团军的驻地。

可看到索科夫正在站在一辆吉普车旁,和那名中校在聊天,而吉普车的后面是一支由十五辆吉普车和十辆卡车组成的车队,而每辆卡车旁都站着荷枪实弹的战士后,大家的心里顿时踏实多了。不用说,车队是送大家去第48集团军的,而那些全副武装的战士,则是负责护送的警卫部队。

见到学员们都出来了,西多林连忙让学员们列队,然后开始点名,确认全员到齐后,来到索科夫的面前报告说:“司令员同志,所有人员已经到齐,请指示!”

索科夫的答复很简单:“上车,出发!”

几分钟之后,车队驶离了方面军司令部,沿着公路朝第48集团军的防区而去。

车队的最前面,自然不会是索科夫乘坐的吉普车,而是两辆满载战士的卡车。每辆卡车的驾驶台上方,还架着一挺机枪,机枪手用警惕的目光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索科夫这次过来,只带了波涅杰林、基里洛夫和一帮当初伏龙芝军事学院的学员。而科什金大尉带的警卫部队,没有资格乘坐飞机,只能乘汽车赶到这里来。谁知都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依旧没有看到对方的踪迹,搞得索科夫担心对方在路上出什么事情了。

因此索科夫看到罗科索夫斯基派了这么多部队来护送自己,不免有了一些想法。他问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中校:“中校同志,等我们到了第48集团军的防区之后,你们是留下,还是原路返回?”

他这么问的目的,就是想搞清楚对方只是护送自己到第48集团军上任呢,还是罗科索夫斯基派给自己的警卫部队。如今自己是上将,手下有一名中校军衔的警卫处处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中校半转过身子,对坐在后排的索科夫说道:“索科夫将军,我是奉命将你们护送到第48集团军司令部,然后就带队返回。”

得知对方只是护送自己的部队,索科夫的心里不免有些失落。自己接任司令员一职后,手下的警卫部队是否靠得住,还是一个问题,只能寄希望在科什金大尉的身上,希望他和他带的那个警卫连,能早点到达第48集团军和自己汇合。

真当索科夫这么想的时候,一旁的波涅杰林忽然低声地说:“司令员同志,都差不多一个星期了,都没有看到科什金大尉的影子。难道他带部队去了第47集团军?”

波涅杰林的话,让索科夫的心里变得不踏实起来。他看过司令部里布防图,第47集团军在科韦利附近,和驻扎在沼泽附近的第48集团军相距差不多两百公里。若科什金真的以为自己去了第47集团军,而带着警卫连赶过去,肯定会扑个空的。但目前却无法与对方取得联系,索科夫面对这种情况只能干着急。

中校听到索科夫和波涅杰林之间的对话,猜出了点什么,连忙补充说:“索科夫将军,第48集团军司令部有一个警卫处,下属两个警卫营,满编状态有上千人,完全可以保护司令部的安全,这一点您可以放心。”

“刚到一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既然中校已经把话挑明了,索科夫也不藏着掖着,而是笑呵呵地说道:“司令部里有足够的警卫部队,这一点我是知道的。不过我喜欢经常往前沿跑,自然希望有信得过的人在身边,这样心里也踏实一些。”

“原来是这样。”中校搞清楚怎么回事后,试探地问:“索科夫将军,难道您这次从乌克兰第二方面军过来,就没有带自己得力的警卫部队吗?”

“离开时,我带走了一个警卫连。”索科夫对中校说道:“不过我们是坐飞机来的方面军司令部,而警卫连则是乘汽车,如今都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依旧没有看到他们的踪迹。”他扭头朝旁边的波涅杰林看了一眼,补充道,“如今我的副司令员担心他们走错了路,去了第47集团军。”

“索科夫将军,我回去后会把此事向马利宁参谋长进行汇报,让他联系第47集团军的同志,若是发现您的部下,会安排他们到第48集团军找您的。”

见中校愿意帮自己的忙,索科夫感激地说:“如果是这样,那真是太感谢了。”

他的话音刚落,车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中校立即大声地问中校:“为什么停车?”

“前面的卡车停下了,”司机回答说:“我看到前面的车停下,自然也就停下了。”

“见鬼,”中校透过车窗玻璃朝外面张望了一番,皱着眉头说:“早不停车晚不停车,偏偏在这个时候停下,难道出了什么事情吗?”说着,他推开车门,就准备下车到前面去查看出了什么事情。

但就在他抬脚准备下车时,却被索科夫叫住了:“中校同志,等一等,不要下车!”

中校扭头望着索科夫,不解地问:“索科夫将军,您有什么事情吗?”

“这车停得很蹊跷,为了安全起见,你不要随便下车!”索科夫考虑车停的位置,正好是在森林里,而自己这辆车距离最前面的车有五六十米远,如果森林里隐蔽有德军狙击手,中校走这么长的距离,足以让狙击手狙杀他十次八次的:“我看还是等前面车上的指挥员来向你报告吧。”

原本想下车查看的中校,听索科夫这么一说,也意识到不对劲,连忙把伸出去的脚收回来,并随手关上了车门,耐心地等前面的指挥员回来向自己报告情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