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红楼首辅 > 第三五五章 佛门女看人下碟 老貔貅心忧财政

第三五五章 佛门女看人下碟 老貔貅心忧财政

摩尼院的主持净慧法师已经年过六十,在京中极有名望。

她看着面前这位出身豪门的爱徒满脸的愤恨与不甘,不由连连叹气。因为这位曾经的爱徒,静慧违背了佛门清规,不顾同门之谊任由弟子逼迫妙玉,以期妙玉尽早离开京城。

如今妙玉被荣国府接走,眼看算计落空,爱徒又来找自己问计,静慧法师都有些难以想象,不知道曾经天真烂漫的爱徒为何会变成这般阴沉狠辣。

“世间万事万物,皆有定数,玲儿何苦为难无辜之人?钱财之物如同过眼云烟,为了这些东西欠下如此大的因果,值吗?”

静慧法师的劝谏并未起到丝毫效果,反而使得妇人变得更加歇斯底里。

她几乎扭曲的脸上尽是恨意:“师父大德之士,自然看不上弟子如今这般,可我变成这个样子,皆是他曹家与李家的缘故所致。无辜?这贱种身上流淌着曹李两家的血,他们两家欠于我的因果,自然要让这贱种来还。”

虽说不忍,静慧法师还是担忧自己守护的摩尼院因为此事被牵连,只好说了一句:“妙玉只是带发修行,而且尘缘未尽,曹李两家皆有其长辈在世,你想办法让他们为其找一门亲事,她自然无法继续留在荣国府。这也是她的师父玄真带她来京城的目的,这样的话,你们能得到想要的东西,她也能安稳度过一生。你担下的因果也能少上一些。”

“这样岂不便宜了这个贱种?”

静慧法师的办法自然令妇人不满,可她背后之人手里捏着自己的把柄,最近更是逼得厉害,再不把李家当年藏起来的钱财找到,也许过不了多久,自己就要身陷令圄了。

想到潮湿肮脏、虫蚁满室的大牢,妇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算了,便宜她就便宜她了……”

……

鸳鸯奉命领着妙玉与正在大观园游玩的众女相见,两方介绍之后,三春等众女都好奇的打量着面前之人。

妙玉已经快双十年华,相比于其他人,身段自然更加趋于成熟。而却她的相貌本身也是上佳,自然惹的众女连连称赞。

不过无论是黛玉还是宝钗,她们的心中觉得与其有些格格不入。按理说黛玉和宝钗都是江南人氏,算起来与妙玉都是同乡。特别是黛玉,更是同出一府,可她们就是觉得与妙玉亲近不起来。

“林妹妹怎么了?我见你一直神游天外,似乎不太开心的样子。”

荣国府设宴庆贺大姐儿周岁,作为姻亲,王家自然也是全家赴宴相贺。

王媛一早就跟随母亲前来,方才众女同游省亲别院的美景,她见黛玉一直没怎么说话,不像往日,见到美景都会吟上几句诗词。

这会两姐妹与众人分开,坐在池边连廊上,看着面前锦鲤畅游,神思缥缈。

听到王媛的相问,黛玉小声回道:“虽说背地里说人闲话有些不好,可我就是见不得她孤高的样子……”

“她?妙玉师父?”

“对!佛门不是一直说众生平等吗?可她哪有佛门高德的样子?给婉姐姐精贵的琉璃盏,给二姐姐、我、媛姐姐你还有四妹妹用八景瓷杯,唯独拉下三妹妹宝姐姐她们就是普通的釉身白瓷盏。难道就因为三妹妹是庶女?宝姐姐出身皇商之家?云妹妹无父无母?”

黛玉不是轻易说人是非之人,可方才妙玉极为明显的区别对待,让她不禁为姐妹们抱屈。

原本她敬佩妙玉身在佛门却有如此才华,却不料妙玉会如此对待自己的姐妹。她在荣国府住了这么些年,从未看轻过任何人。

难道请人一杯茶,还要看身份换茶盏吗?自己的哥哥,大楚文魁、六元及第的翰林学士,清贵中的清贵,无论是面对权贵还是乞儿,都是平等对待。

妙玉一个寻求庇护的女尼,凭什么如此轻视三妹妹她们?更何况此地还是三妹妹的家,哪有客人如此侮辱主人的?

在黛玉看来,妙玉如此作为,就是在侮辱众人。这让她的心里极其不舒服。

王媛上前安慰道:“人之常情罢了,何苦自己与自己过不去?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人,不必如此在意一个匆匆过客。”

“可我就是气不过……”

“气不过什么?谁敢惹林妹妹生气?”

正说着,宝钗与宝琴联袂而来,姐妹俩今日穿着几乎相同的衣裳,不过宝钗的衣服上绣着荷花,抱琴的衣服上是几朵寒梅。

黛玉与王媛起身相迎,四人同坐连廊喂起了连廊下游动的锦鲤。

宝钗心思细腻,自然知道黛玉在气什么。方才是凉亭品茶,妙玉那套看人下碟的做法,宝钗自己也气的不轻。

不过她代表着薛家,凉亭中女卷不少,她要保持风度,不能丢了薛家的脸面,强忍了下来。

也就黛玉这种背后有人撑腰,自己又有高贵身份的侯门贵女不必看他人脸色,当场甩脸子离开了凉亭。她不行,薛家刚刚进入官场,她只能忍着。

“气死我了!”

噔噔噔……

连廊下的鱼儿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吓跑了,只见惜春鼓着脸快步跑了过来,一头扎进黛玉怀中。

“怎么了?你不是同婉姐姐去逮鱼儿了,怎么一个人过来了?”黛玉捧起惜春的脸蛋,捏了捏问道。

惜春一直水池对岸的凉亭说道:“我同郡主姐姐、三姐姐她们在那钓鱼玩,却被那妙玉说什么众生皆贵,不可轻伤之类的话。原本我还以为她是佛门中人,想和她探讨佛门经义,却不料她是这样的人!”

别看惜春年纪小,宁荣两府的四个春,论才智仅元春能比惜春强一些。能在八岁就读懂佛门经义的人,怎么可能真如她的表现那般,不通人情世故?

不过是不屑为之罢了!

黛玉等人相互对视一眼,皆是笑了起来。看来大家对妙玉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太好的看法,就是不知道妙玉自己知不知道今日她的所作所为,其实已经弄巧成拙了。

喂鱼的人儿又多了一人,隐隐能听见对面的凉亭中传来女卷们的喧嚣声。

黛玉在心中为留在那边的小姐妹们感到心累,被一群长辈围着,估计很不好过吧。

果然,不一会高云婉终于寻了机会,与湘云也跑了过来。

高云婉人还未至声先道:“你们跑得真快,落下我们在亭子里受罪……”

“郡主姐姐,二姐姐三姐姐呢?”惜春给高云婉与湘云递过去一把鱼食,一起玩起了喂鱼的游戏。

高云婉撒下一把鱼食,看着池中已经喂的胖都都的鲤鱼,添了一下嘴唇说道:“你家老祖宗正拉着那些夫人给你三姐姐说亲呢,幸亏我母妃没来,要不然这会受罪的就是我了……唉,这鱼儿真肥,吃起来应该很香吧……”

池中的肥美鲤鱼最终还是入了高云婉的口,别说省亲别院,就是御花园中养的鱼她都是想吃就吃。

宴会这种场合,能吃饱肚子的人没几个。

在省亲别院的另一头,林枢正与高万姜等人摆弄烤架,竹签上的鱼儿都是直接从池子里捞的。

一旁的驻园内侍宫女充当了帮手,苦着脸帮忙处理着捞上来的鲤鱼。

“你苦个脸做什么?放心,这池子里的鱼多着呢,少几条不碍事。”高万姜被身旁的一个苦脸内侍盯得有些不耐烦来了,挥手赶走了他们。

贾琏哈哈一笑,走过去安慰了几声内侍宫女,然后才回到烤炉边与高万姜几人说道:“世子也别怪他们,这园子是娘娘省亲之地,规矩不比宫中少。咱们在这里捞鱼烤着吃,终究不怎么合规矩。”

“这简单……”

高万姜呵呵一笑,他让人取来食盒,将几条烤好的大鲤鱼放入其中。叫来一名宫女:“去西园一趟,将这两个食盒交给惠安郡主和荣佳县主她们,就说是本世子与林学士、贾将军亲自烤的,请她们一同品尝。”

“世子好算计!”

林枢与贾琏几乎异口同声,鄙夷的看向高万姜。

谁都知道惠安郡主在皇家贵女中的特殊地位,黛玉更是深得帝心,有她们两人一同背锅,别说几条鲤鱼,就是把池子里的鱼都祸祸了,宫里也不会有丝毫怪罪。

吸熘吸熘,一旁突然传来杂音,三人转过身去一看,贾琮已经坐在地上捧着一条烤好的鱼啃了起来。

……

巧姐儿的周岁宴虽说因为贾赦不在只是小小庆贺了一下,不过也算是颇为完美。贾史氏还顺带给探春相看了几家,不过都不是很满意。

妙玉入驻大观园之事已经定下,原本有些寂寥的省亲别院中有了一丝香火之气,偶尔会有梵音传出,算是了了贾史氏一桩心事。

有利自然有弊,妙玉的身份与带来的麻烦还需要处理,贾敬当夜就将此事告知了贾政与贾琏。

叔侄三人商议许久之后,决定主动出击。若是能借此机会铲除几家贾家的对手,那就再好不过了。

打李家当年藏起来的银子之人,不外乎窥伺龙椅的那些人。京城中蠢蠢欲动的那几家,几乎都是贾家的敌人。

宁荣两府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刻,此时此刻的宁荣两府,不但手掌两卫大军,更是在朝中拥有了巨大的影响力。虽说还不能与贾代善在世时相比,但也有能力开始反击。

第二天一早,贾敬就派出数名亲兵跟随林家的亲卫南下苏州,同时派出探子潜伏在摩尼院四周,静等鱼儿上钩。

只要妙玉在大观园一日,那些人就会想尽办法来接触妙玉,以期得到那些银子的线索。

几百近千万两的银子的确迷人眼,可林枢毫不在意。因为他此时此刻,就站在户部银库之中。

“老大人何苦为难下官,您就给一百万两银子,光是整修渭河都不够啊!”

林枢就差抱着文同轩哭穷了,可老大人死活就是不松口。哪怕圣旨上写着拨款三百万两,他就是闭口不言。

被林枢逼得急了,文同轩直接拉着他来到了户部银库,打开大门,里面整整齐齐的堆放着海量金银。

一排排大木箱子就摆在银库中,不过每一箱都贴上了户部封条。

文同轩指着一箱箱银子:“这是预备送去边镇各卫的军饷、这是送去松江、泉州等地的造船之用、这是预备今年大选的银子、这是预备圣寿节所用之银、京中官员俸禄、修建皇陵的银子……”

“老大人,您行行好,别跟下官念经了!”

林枢真是服了,世人皆说文同轩是个只进不出的老貔貅,可这貔貅为了维持住朝廷的财政运转,真可谓是煞费苦心了。

大楚富奢,可中央财政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境地,主要原因还是过于依靠农税。可惜随着土地兼并的越发严重,不纳税的权贵士绅逐步侵蚀了老百姓的土地,使得农税越来越少,朝廷也就越来越穷。

文同轩自治德二年上任户部尚书,逐步加大对市舶司的支持,收取海商商税,打击走私,算是给朝廷加了一笔收入。但从整体上来说,不过杯水车薪。

他采取的主要措施还是节流之策,别说皇帝想用钱,就是太上皇,没有正当目的,也别想从他手中拿走一两银子。

这两年皇帝从海外弄回了大量金银,算是短暂的解决了朝廷的银荒。可这不过是治标不治本,这段时间文同轩整理完账册,将银库中的银子安排的明明白白,一算结余,又穷了。

“瑾玉,老夫给你交个底,这些银子看似很多,可算下来最多能坚持到明年秋税入库。这还不算中途出个什么乱子,要不然你手中那一百万两银子,估计老夫都掏不出来!”

文同轩郑重的给林枢说道:“北方战事未宁,谁都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各地勤王大军陆续抵达,依陛下的性子,北征一事是逃不过的,老夫总要留出足够的银子供北征大军所用。你说说,老夫还能从哪给你掏出银子来?”

fantuantanshu.com

林枢自然知道文同轩说的是真的,各地勤王大军已经抵达京城,加上留守京城的禁军,京畿之地集结了四十万兵马。

原本以为是打京城保卫战的,到最后林枢他明白了皇帝与内阁的打算,原来是利用瓦剌南侵的机会,准备北征大漠,以期再次恢复隆盛年的威势。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