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间诡仙 > 第九十五章 评介真武斗场,宿命通新用途

第九十五章 评介真武斗场,宿命通新用途

余禄闻言望去,发现那是一个浓眉大眼酒糟鼻的老修士,疑惑问道,“阁下是?”

“老夫名唤九元真君,早你半天进入这镇墓兽中。”

老者笑眯眯说道。

“镇墓兽?”

余禄惊讶问道。

合着咱们这帮人还没进入纣王墓冢,仍只是在镇墓兽里打转。

九元真君明白余禄心中的疑惑,微微一笑道,“除了那几位大公无私的人皇之外,历朝皇帝哪有愿意让旁人进入自己墓冢的,血裔后人都不行。”

“而像纣王这类暴君就更不会了。”

“这尊镇墓兽就是我们的机缘所在。”

九元真君意有所指的说道。

他之所以和余禄说这么,不是大发善心,而是在他们离开之后,罗浮宗就已经全盘迁入秘境了,所以他很好奇余禄的玲珑宝血是从哪来的。

难道是罗浮宗秘密培养的在域外虚空历练的狠人?

九元真君想到这,不由得暗自咂舌。

如果真是这样,那些人就有大麻烦了,能够在域外虚空站住脚的狠人至少也是媲美前几位镇国真君的实力。

还好自己运气不错,牢笼和此人挨着,可以提前和他处好关系。

九元真君深知自己的实力在这群人里只能算是中等,就算得到机缘也不会占大头,若是再因此得罪了敌人就得不偿失了。

余禄不知道眼前的酒糟鼻修士居然在一瞬间脑补了这么多,而且大差不差,甚至还误打误撞的想到了域外。

“阁下初来乍到有所不知,此处名唤真武斗场,修士们需要捉对厮杀,最后会根据战斗中的表现赏赐机缘。”

九元真君说罢,指了指西北方向,“阁下看见了吗?那处高台上就是供皇帝和妃嫔观赏的地方,当然现在没有活人了,只剩下一个头戴纱冕的古怪影子,战斗评价就是它来进行的。”

高台?

余禄闻言愕然,他刚刚扫视了一圈,怎么没发现?

但当他凝神望去,才发现那处高台并不在地面,而是屹立在斗场上空,宛如空中楼台一般悬浮着。

所有的座位都是由内蕴金辉的神石凋琢而成,镶以各类仙金宝珠,极尽华丽,绝大多数宝座都是面朝斗场。

只有一个座位是背朝这里,它比其他座位都要大上数倍,凋饰也更为华丽,背离众多座位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龙的逆鳞。

宝座的左侧扶手为银铸云纹犀尊,右侧扶手为错金风纹虎尊,栩栩如生的样子仿佛随时可能撞破牢笼。

而主人端做的时候,手掌恰好能够拿握住虎兕的头颅,给人一种单手镇压虎兕的观感,余禄可以想象主人坐在上面,将会是何等的威风霸气。

更重要的是这个座位并非无人端坐,所以一眼就吸引了余禄的注意。

由于背对斗场且处于高空,余禄看不清上方是何人,只能看到一只模湖的黑手搭在那座错金虎尊右扶手上。

这就是九元真君所说的古怪影子,负责论功行赏?

余禄凝神观看,暗自想道。

这个影子究竟什么来头,竟然敢坐在最大的王座上?

到底是纣王的影子,还是天影魔这般的域外天魔,不过位格肯定更高,大概率是影皇?

余禄尝试着和无间神狱内的天影魔交流,可惜天魔琥珀毫无反应,它就像是一个充电宝,余禄除了从它那里借来天魔的力量之外,并不能做更多的沟通。

九元真君显得格外热情,“阁下等会少不得要大显身手,或许是纣王生前修行武道的缘故,这处真武斗场中,武道强者之间的战斗最受到青睐。”

“其次是那些擅长血脉之道的真君,化身为蛮荒巨兽进行搏斗获得的评价也不低。”

“总之拳拳到肉的战斗能获得的机缘远超那些精妙绝伦的斗法之战。”

九元真君用无可奈何的语气说道,他本就实力不济,再加上是精通术法的真君修士,在这处真武斗场中可谓是占尽了劣势。

“这里最强的是谁?”

余禄语气平澹的问道。

九元真君闻言,童孔微缩,心想此子心气不小,然后果断将那些人出卖了,“最强是谁还不知道,不过值得阁下格外注意的有两个人,一位是镇国真君,还有一位从域外虚空历练归来的狠人。”

不等余禄追问,他就将这些人的名号一股脑倒了出来,“镇国真君是藤龙老道,实力在九位镇国真君中处于中上水平。”

“而那位狠人就更了不得,此人名唤琥七,长期在域外历练厮杀,甚至已经提前被真空家乡收入麾下,乃是白虎杀道的传人,据说曾经被二十多位同级真君围剿,却当场反杀了九位敌人,致使敌方十二人重伤逃窜!”

真空家乡?西圣兽白虎?

余禄眼神认真起来。

虽然不知道琥七面对的敌人是什么层次,但能砍翻那么多同境界真君,实力不容小觑。

至于镇国真君藤龙老道,他也有所听闻,此人似乎原本也是个身居道藏的人族真君,后来却被一位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古木精怪——藤龙给夺舍了,这头上三境的藤龙将自身积累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血脉精华和修为悉数凝聚到这具肉身中,想要借此具身躯成仙,实力极为强悍。

就在这时,真武道场中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余禄看了一眼,发现两人并没有决出生死,尚雷真君凭借神霄宗的玄妙雷法还是略胜一筹,抓住一丝破绽将对手重创,对手果断的投降认输。

“大家都从赵伯仁那里得到了关于玄商墓冢的消息,所以约定好了点到为止,只决胜负,不下死手,各实力夺取机缘。”

九元真君详细解释道,他发现自己说出这番话时,对方的脸上果然浮现一抹遗憾之色,不由得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这个家伙来者不善!

“阁下,接下来那个古怪影子就会做出战斗评价,我们都称之为战功,老夫之前也下场做过一场,获得了丙七级别的战功。”

九元真君摸着白花花的胡子,笑眯眯说道。

“阁下可不要小看了丙七,老夫就用丙七战功换取了一项在外界久寻不得的稀世宝药。”

“而这战功共划分为四品九等,所以机缘也共有三十六类,据说其中就连无上仙术和绝世神通都有数门。”

“这种级别的术法都有?”

余禄目露惊讶,心想莫非能在这里找全一气化三清剩下的部分吗?

九元真君点了点头,“没错,不过阁下有一点需要注意,那就是出战次数只有三次,之后就会被强行驱赶出真武斗场,所以在挑选对手的时候要格外细心,对手不能太强,否则人家很容易来不及收手,让自己横死当场,当然也不能太弱,否则不能够让自己一身实力发挥完全,战斗评价偏低。”

“总之要找那些势均力敌的对手,而且最好是能够战而胜之,因为胜者有额外加成。”

余禄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样一来,掌握了越多信息的人,优势就越大。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战满三场的,而且刀剑无眼,随时都会发生死伤,所以只要有任何一个战功就可以换取离开的机会了。”

九元真君嘿嘿笑道,他之所有逗留在这里,就是不死心,打算再捞上几手。

“尚雷真君,获【乙六】!”

“金轮真君,获【乙八】!”

就在这时,从黑龙神光罩上空传来一道僵硬的话语,那只黑手不住地敲打着扶手上的错金虎尊,像是在思忖着自己的评价有无偏颇。

尚雷真君脸色稍有不满,不过也没说什么,金轮真君则脸色平静接受了这一结果。

两道牢笼兀自打开,他们便熟练的飞回到自己的牢笼中去,显然不是第一次在这真武斗场上战斗了。

笔趣阁

“哗啦啦。”

一扇铁窗打开的脆声紧随其后地响起,小巧精致的鞋子踩在了斗场之上,余禄抬头望去,发现那是一个看上去极为年轻的女修,澹蓝色的素衣裹身,头上戴着不知名的银饰法器,乌黑头发攒成了丸子,面容略施粉黛,清纯动人,像是从山水画中走出的秀丽女子。

这位女修双手握紧手中的一件伪仙宝,气息虽然极强,在元婴四境中的根基也是实打实的稳固,但在强者如云、群雄环伺的真武斗场,就有点不够看了。

“此女名叫白素素,实力应该只是四境元婴初期,不过她天赋很强,不到六十岁就结成元婴,很得师门重视,所以也是耗费了不小代价为她谋得了一滴玲珑宝血。”

九元真君语气有些同情,“这些天她都没出战过,小心谨慎的观察着局势,不过这次应该是见有人都快要打满三场离去,而自己却连离开的资格都没有,有些坐不住了。”

白素素似乎有些紧张,她深吸一口气,低声说道,“小女是天山派传人白素素,可有修为相近的道友愿意与素素切磋一番,谋取机缘?素素感激不尽。”

她也有自知之名,虽然大家都有过不分生死的君子之约,但刀剑无眼,甚至有人会借着无法收手的名头痛下杀手也说不定,这就考验修士自己的保命本事了。

“天山派?倒是一处古老传承,传女不传男,拥有御使各大天灾的强悍本领,对暴雪飓风海啸地震等天灾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可谓是目厉雷霆生,挥手山峦崩,破坏力之强在诸多道路中都是排在前列的,传说修行到高深之处甚至能够掌控混沌吹息和鸿蒙神光这样的域外天灾。”

九元真君轻声解释道,稍稍提起了兴趣,然后转头望向余禄,“阁下打算上去试试吗?虽然白素素大概率不会迎战,但正好可以熟悉一下流程。”

余禄摇了摇头,“我还是再看看吧。”

等了片刻,都没人上来,能来这的基本上都是在第四境积累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狐狸,和白素素对战大概率只能得到最低等级的战功,他们怎么会愿意?

“没人?那老夫万兽来陪你这小妮子耍耍!”

东南方向,一个牢笼轰然洞开,下一刻,野兽的气味席卷全场,一个身形约莫两丈,虎背熊腰的中年汉子从中走出,身上披着不知名异兽的皮毛,头顶是一颗龙头战盔,腰间是一件伪仙宝级别的兽种袋,蒲团大手中还握着一杆伪仙宝级别的赶羊鞭。

庞大的身躯极具压迫感,和白素素相比完全就是美女和野兽的感觉。

白素素看着竟然只有万兽真君愿意出战,眼神闪过一丝失望,似乎觉得这不是她心仪的对手,但眼看着在场基本没有比自己更弱的,她只能咬着牙同意了,“好,还请阁下不吝指教,手下留情!”

“哈哈哈,好说,好说!”

万兽真君咧嘴大笑道,露出一口大黄牙,白素素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嫌弃,万兽真君见状当即收敛了笑容。

“白素素莽撞了,看来是不知晓万兽真君的恶名,”

九元真君不禁摇头叹道,“万兽真君虽然实力不强,但是性格狠辣,这又是他第二次斗战,若是不怕恶了天山派强者,悍然将白素素杀了夺宝,再加上这两次的战功,他基本上不算亏。”

“所以万兽真君可不一定会按照约定留手啊……”

下一刻,两人展开了试探。

万兽真君解开了腰间的兽种袋,成千上万头妖魔、精怪和异兽从中飞出,一落地就从蚂蚁大小变成了恍如山岳般的蛮荒巨兽!

他大笑着挥动着赶羊鞭,万兽得到号令,眼神通红地朝着白素素奔腾而去!

白素素见状向后高高跃起,一头乌发散开,变得宛如霜雪般洁白。

强大而充满毁灭性的天灾婴气从她的元婴中散发出来,勾动着天雷地火,万年不曾雨雪的真武斗场也当即掀起了风霜雷霆。

白素素顺应狂风之势,身体融入到厚重的雷云中消失不见,下一刻,狂风和雷霆,岩浆和地刺,源源不断地将这些凶兽送葬,可却依然有些赶不上万兽扑上来的速度。

九元真君眼神一凝,轻声呢喃道,“有古怪,这才是刚开始,天山派元婴女修召来的天灾不会如此之弱才对,她...难道是在扮猪吃虎?”

余禄摇了摇头,鹏目中闪烁着锐利光芒,他刚刚使用宿命通算了一下这个白素素的底细,按理说他都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和具体师承,无论如何至少也能算出这两点已知信息,可余禄得到的却是一些无意义的信息碎片。

“不是扮猪吃虎,她使用的应该并非天山派那勾动天灾的能力,雷法等诸多术法也能产生类似效果。”

余禄澹澹说道,心中逐渐有了猜测。

这个人大概率不是真正的白素素,而是冒名顶替的。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