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 > 第四百六十二章 滑不留手

第四百六十二章 滑不留手

当杜蔚国一行人风尘仆仆的再次回到张北县的时候,正好老郭也苏醒了,现在已经勉强恢复了意识。

老郭这次当真是命大,算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手榴弹片破胸被骨头卡主了,其实还挺幸运。

他这次虽然是伤势不轻,但是并没有致残,肩膀上的一个贯通伤2个月就能痊愈。

《大明第一臣》

至于插进胸口的破片,手术也非常成功,没有残留,也没有破坏主要器官,将养几个月之后就又是一条好汉了!

也算是吉人天相了!

杜蔚国才一走进病房,就看见郭汉鸿这这家伙居然醒着,虽然面色憔悴,但是精神尚好。

他大步走了过去,语气轻快的说道:

“老郭,醒了?你放心吧!那些个畜生全都被我们料理了,包括夜叉在内,一个都没有跑掉。

整整齐齐的,我出发之前胡司就已经交待了,这次行动不要俘虏,我执行的很彻底!”

一看见杜蔚国,再听见他的话,老郭的眼睛顿时就氤氲了,声音极其虚弱的喃呢道:

“小杜啊!这次又是你临危受命,力挽狂澜了,你帮我的兄弟们报仇了,我老郭欠你实在太多了!”

一听这话,杜蔚国顿时就撇了撇嘴,笑着调侃他:

“你可行了啊!我说老郭同志啊,你没事扯这些虚头巴脑的干啥啊?扇情吗?

就你这造型的,要钱没钱,要样没样的,膝下连个漂亮姑娘也没有,报答啥的就算了吧?”

老郭的老脸上,勉强扯出一个别哭还难看的笑容,过了一会,他才神色暗澹,费劲的张嘴说道:

“小杜,那个林荣先,他,他~~”

老郭说完的时候,眼睛紧紧的盯着杜蔚国,他的眼神当中充满了希冀,显然,这个林荣先是他的手下爱将,他非常的倚重。

听到这个话题,杜蔚国不由的心里一紧,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有些事情,任谁都是无能为力的,他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斟酌了一下词句,用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

“老郭,你先别担心,林荣先同志那边后续审查工作,我会交给胡司妥善处理。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苛待他的,我能保证他之后也会受到公平的待遇,不会被冤枉。”

老郭无可奈何的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疲倦的眨了眨眼睛,替代点头的动作,他的语气有些苍凉悲怆:

“真是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这个小林啊,他平时也是个风流倜傥的性子,我以前就提醒过他,如今他果真是在女人身上栽了个大跟头~~”

这话说的,让杜蔚国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丫的,指着灯泡骂秃子,他杜蔚国不也是在女人身上栽了个大跟头嘛?

如今赵英男音讯全无,生死难料,这是他心里永远的一根倒刺,如鲠在喉,时刻都不能忘怀。

不过他也知道老郭没有那层意思,他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老郭的肩膀,打断了他的感慨:

“老郭,别想太多了,好好休息,安心养病,你可不能倒下啊!你们一处如今压了多少桉子等你处理呢?

要知道,你们一处几百兄弟如今都好像嗷嗷待哺的幼鸟幼鸟一样,眼巴巴的等着你回去呢!

再说了,你要是真倒了,特勤司就算是塌了一半,胡斐那老贼估计就得疯了!”

老郭终于是被逗笑了,虽然笑得很难看,但是笑的倒是挺真心的:

“你小子啊,满四九城,估计也就你敢如此编排胡司了,小杜,我最近放躺了,你多帮胡司分担一些,他也不容易~~”

杜蔚国撇了撇嘴,心说,好家伙,你们俩要不要如此亢俪情深啊?

要不胡斐这老贼有媳妇有孩子的,我特么真的会误会你们俩之间有啥别的感情了,要不要这么肉麻啊!

帮他?老子难道疯了吗?好日子过多了吗?我特么才不管呢,我这部门除了阎王行动小队这些杀才,一共才几个人啊?

杜蔚国嗤笑了一声,没好气的调侃道:

“行了,你可赶紧打住吧,老郭同志,你这特么这是托孤呢啊?人家大夫都说了,你也就是看着血次呼啦的挺唬人,其实屁事都没有。

你还是赶紧睡一会吧,好好休息伤口好得会更快些,你再啰嗦,我就直接把你打晕了啊!”

下午的时候,杜蔚国留下一处的几名同志陪护郭汉鸿,自己带领大队人马返回了四九城,直接到了胡斐的办公室。

一看见杜蔚国,胡斐顿时起身,从办公桌后边绕了出来,走到他的面前,用力的拍了拍杜蔚国的肩膀。

态度无比亲昵,语气也多少有点激动:

“小杜啊!我已经收到你的详细汇报了,干得漂亮!还得是你啊!牛皮!我老胡谢谢你了,对了,老郭他咋样?”

面对胡斐的盛赞和热情,杜蔚国依旧是面色如常,胡斐的各种彩虹屁和糖衣炮弹,他早就已经免疫了。

语气平静的回答道:“报告胡司,这些工作都是属下的职责所在,胡司长谬赞了。

郭汉鸿处长目前已经脱离危险,恢复意识,医生说,他大概需要半个月到20天之后,就可以转院回京城了。

目前缴获的武器,车辆,还有桉犯的尸体,以及涉及泄密的林荣先科长,九龙城镇的派出所副所长目前都已经带回司里,请司长找人和我交接工作。”

杜蔚国一板一眼的汇报着工作,完全就是一幅公事公办的态度,胡斐虽然气恼,但是也无可奈何。

眼前这家伙,虽然有点桀骜,但是他真真是一把绝世无双的神兵利器啊!

让郭汉鸿损兵折将,险些丧命的夜叉一行,几乎是同样的手段,而且更加具有突然性。

可是落到了杜蔚国的面前,就如同是玩笑一样,不仅轻而易举的全歼了对手,而自己这边毫发无伤。

任务完成的干净利索,整个过程如同信手拈来一般,易如反掌!又如同热刀子切黄油一样,丝滑无比!

不仅如此,杜蔚国他再一次超额完成了任务,一天一夜的时间,不仅消灭了已知的敌人。

甚至连内部的钉子都已经拔出来了,证据确凿,事实清楚,这种惊人的工作效率,让胡斐无论如何也没有脸面发脾气。

胡斐不得不腆着老脸,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尽量和蔼的说道:

“小杜啊?你也是知道的,咱们司里最近人手非常紧张,老郭和老安相继都倒下了,现在咱们可是堆积了一大堆棘手的桉子,你看~~”

胡斐这个老贼,他这是非常明显的要给杜蔚国加担子啊!杜蔚国心中不由冷笑。

表情冷硬,根本就不鸟他得装可怜,我尼玛,PUA谁呢?大家都已经这么熟了,谁还不知道谁啊?他直接就打断了老胡的话:

“报告司长,我们5处,人手稀少,目前只适合攻坚任务,至于其他基础工作,我们没有能力开展。

至于增加人手,我们5处可是尖刀小队,披坚执锐,跳荡夺旗,我们需要的是精英中的精英,宁缺母滥!

司长,目前本桉涉及的所有嫌疑犯还有物证以及尸体,都在楼下的院子里,我会留人对接的,司长,我就先告辞了!”

现在的杜蔚国早就不是当年的愣头青了,他如同经年老吏一样,根本就滑不留手,他有理有据,说的的理由也是无懈可击!

他几乎瞬间就堵住了胡斐的一切借口,老胡顿时就变得哑口无言,根本就没法反驳。

说完之后,他就毫不犹豫的转身出门了,看着杜蔚国决绝离去的背影。

胡斐站在原地,他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过了好一会,他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手掌缓缓的按在了办公桌上。

一次又一次的言而无信,终于彻底消磨杜蔚国对他的所有信任。

永远都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了,他们现在,彼此之间没有私交,只有单纯的工作关系。

胡斐已经意识到,杜蔚国他和老郭不一样,他是不可能像老郭一样,和胡斐同心同德,共进共退了!

其实,杜蔚国他也不是不懂事,而是特殊时期将至,和胡斐这样的风云人物,适当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属下和铁杆,还是有区别的!他杜蔚国可不想站队!

从胡司哪出来,留下了雷千钧带着几个兄弟负责交接工作,其余的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返回了自己的老窝。

杜蔚国从四九城出发的时候,他的车队还是5台吉普车,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变成6台。

原来夜叉乘坐的那台吉普车,他甚至连问都没问,直接就给扣下了,机动力量,他永远都不会嫌多!

到了自己的院子,杜蔚国大手一挥,所有昨天参与行动的同志,把武器还回枪房之后,原地放假休息。

这时候,大管家老牛围着新车转了一圈,东瞧瞧西瞅瞅,敲敲打打的,最后才一脸嫌弃的吐槽道:

“老板,这台破车造得可是有点狠啊!不好好修整一下,用不了多久,就得散架报废了!”

杜蔚国用力的拍了拍老牛的肩膀,笑着说:

“哈哈哈,我说牛大管家啊!咱们这是要饭的还能嫌饭馊啊?有就不错了,该修就修呗!

对了,这个车的事情先不急,我有点别的事情要和你说!走,咱们回办公室。”

老牛又看了一眼这台老旧的,挡风玻璃上还依稀粘着血迹的吉普车,轻轻的撇了撇嘴,屁颠屁颠的跟着杜蔚国走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