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诸天,从亮剑开始的倒爷 > 第374章,信仰崩溃的日军

第374章,信仰崩溃的日军

第十五军司令部人来人往,一副生机勃发万物复苏的景象。

有了作战的目标,所有人都在只争朝夕,生怕自己落后了拖延了进度。

“报告,十八师团下属的第二十二旅团已经出发,其余部队预计在两小时内,全部向曼德勒进发。”

一位报告完又走进来一位。

内容差不多,三十三师团也已经出发了。

现如今能让牟田口廉也满意的,大约只有这样的消息。

牟田大声的赞扬:“很好,这才是皇军应有的效率,现如今赶紧出发,我们仍然有很大的胜利机会!”

面对司令官鼓舞士气的话,众军官们虚情假意,装模作样地表示赞同拥护。

实质上大伙儿的内心很悲观。

敌人虚晃了一枪,在他们完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通过水路就把兵力运到位了,直接打了五十五师团一个措手不及。

瑞丽一战而下,腾冲已被包围。

即使再乐观的人,也不会认为五十五师团能够拖住敌人太长时间。

大约三五天吧,包括敌人返回来的时间。

那时候他们的两个师团估计还没有赶到曼德勒,按照原来条件,制定的计划又如何能行得通?

除了大聪明司令官,居然还认为有希望,给他们打气。

一场战役的胜负,是打打气能改变的吗?!

参谋们开始怀念刚走没多久的饭田祥二郎,那位前司令官才是个靠谱的人啊!

牟田口廉也还不自知,仍然对胜利抱有希望。

他可是发动了七七事变,掀起大战让帝国扩张了十倍不止的牟田。

大将山下奉文手下的头等悍将,一战拿下新加坡,将十万英国守军吓破胆的牟田。

敌人川军团再厉害,不过区区五千人。

两个师团骑脸,就是拼,不惜一切代价,也能把敌人拼光了。

参谋长菊田次郎步履匆匆地走进来,他走的太急以至于将一位正要走出去的参谋撞倒了。

“对不起,请原谅。”被撞的参谋赶忙爬起来鞠躬道歉。

菊田次郎熟若无睹将一张电报拍在了桌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腾冲完蛋了,五十五师团指挥部,以及山炮兵联队等五千余人,彻底完蛋。”

这句话宛如一颗巨石投在了湖面上,震起了层层波涛。

整个指挥室里,几十号人鸦雀无声。

大家心里面只剩一个念头:“怎么会?腾冲是一座坚固的石头城,五千人还配备了大量的重武器以及山炮。

便是他们自己用一个师团的兵力来勐攻三天三夜,也不见得能拿下。敌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拿下呢?”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牟田口廉也瞪着眼睛大声的呵斥道,他不相信会有这种事。

那是五千名精锐的士兵,不是五千头任人宰割的猪羊。

士兵手里的不是烧火棍,是轻重机枪掷弹筒迫击炮山炮,各种层次搭配相当丰富。

那么快就丢了,一定是在开玩笑。

菊田次郎心中憋着火,顾不得上下尊卑,把电报给牟田一甩,冷冷的说道:“这是腾冲发来的诀别电报,你自己好好看看。”

发送诀别电报,意味着战败生死,在日军中是相当严重的事,不会有人拿这种事开玩笑。

牟田口廉也握了握拳,以掩饰自己颤抖的手。

他终于还是拿起了那份电报,粉碎他“幻想”的电报。

被包围在腾冲的五十五师团参谋长,在电报中详细的描述了整个战斗经过。

包括火箭弹洗地,坦克攻城,天空中的飞机空战,以及轰炸机将城门彻底炸毁的雷霆一击。

那一炸打开了通道,也彻底打碎了日军的抵抗心里。

看到一半,牟田口廉也扶住了桌子。全部看完后状态他瘫在了椅子上,失神的喃喃自语。

目睹了刚才还鼓舞士气意气风发的司令官,被一封电报一个消息打击的精神失常,众人内心中的震动无以复加。

菊田次郎还没有来得及将电报上的内容,详细的向众人道来。

空军的消息来了。

第一波次参战的二十八架飞机,只有三架逃了出来。

第二波次被迫撤回。

空军的指挥官认为,帝国空军将无法与敌人一争长短,强行派遣只是送死。

众人已经彻底麻木了,有腾冲失陷的坏消息在前,就应该想到空军没有发挥出作用。

忽然有人低声的哀叹道:

“炮火被压制,战车被压制,连空军都被压制……怎么打,完全没有进攻的条件!”

他的话在安静的作战指挥室里格外的清晰。

众人的心情无比的低落,想到双方的各种武器对比,小到步枪轻机枪,大到战车飞机,就没有不落后川军团的。

一个武器的优势算不了什么,所有武器都有优势叠加在一起。

双方拉开了巨大的差距。

这样的差距在战场上,意味着敌人能一打十,是胜负的区别。

进攻曼德勒,打掉敌人指挥部?

不少人都在暗暗摇头。

他们的进攻只怕是去送死,让敌人更轻易的收割。

惟今之计是将兵力收缩回来固守,并且派人跟敌人谈一谈,换取一个和平。

哪怕是签个不平等条约,那也得签。

不然怎么可能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争?

悲观的情绪一来,就像汹涌的涨潮水,淹没了众人的心头。

桀骜不驯的日军会有如此悲观,让他们其他的敌人知道了,恐怕都是不敢相信的。

十八师团田中新一在行进的车上,接到停止前进撤退的命令,整个人都很懵。

“上面怎么回事,打仗又怎么能当儿戏一样,一会让出兵一会又要撤兵!”

田中新一不满的抱怨,他整个师团都动员起来了,这不是在玩儿他嘛!

“腾冲完蛋了,空军让敌人两架飞机干掉了二十五架,也完蛋了……”

报告消息的参谋说着便哭嚎了起来,三十好几的大男人哭得跟个孩子似的。

皇军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理念被摧毁。

对于一个在军队中服役了十几年的人来说,造成的打击是前所未有的。

跟天皇宣布投降差不多。

田中新一顿时陷入了沉默,他又如何不是呢。

昂起头看那湛蓝的天空,信仰崩塌的泪水便不会从眼眶中流下来。

驻扎在腾冲的五十五师团完蛋的消息,在日军中造成的影响还在扩散。

如果五十六师团的失败可以归咎于大意了。

那么五十五师团的战败,无法找到说得过去的理由了。

打不过,就是打不过。

虽然腾冲战场距离怒江另一头的远征军更近,但是他们得到消息还是第二天。

罗桌英已经离开去找美国老史迪威勾兑武器事宜。

戴按澜拿着传来的电报,跑到城内最大的酒楼,找到了杜律明。

本地的乡绅显贵为了巴结杜律明,好酒好肉伺候着,马屁拍一个小时都不带重样的,杜律明喝得很开心。

见到戴按澜来了,杜律明以为他改主意了,便拉着他的手:

“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介绍,这位戴按澜、戴师长,抗日英雄……”

戴按澜向来看不起这帮只会倒卖物资、发国难财的投机倒把分子,根本不想跟他们认识,所以之前杜律明的叫他就没来。

《仙木奇缘》

听着那些人肉麻的马屁,戴按澜直犯恶心。

囤积粮食,将军队的军需物资倒腾出来,在黑市上高价售卖。

他们这些投机倒把分子是赚大发了,可普通的平民百姓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不知道饿死了多少。

瞧瞧这满桌的大鱼大肉,珍馐食材。

怪不得讽刺说前线吃紧,后方紧吃,全是喂饱了这帮酒囊饭袋。

殊不知前线的军队败了,他们这些人全都得给日本人当狗。

戴按澜瞪着眼睛面色不渝,都不愿意跟这些人湖弄打哈哈,直接对杜律明说明了情况。

“是有腾冲的消息,五十五师团完蛋了。”

杜律明一惊,酒意瞬间醒了五分,用力的捏紧了戴按澜的手:“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戴按澜面色严肃郑重其事地又重复了一遍,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杜律明也知道这位属下不是个爱开玩笑的人。

他扭头扫了一眼刚才拍的他很舒服的乡绅显贵们,那些人个个都是识眼色的人精,连忙道了一声不是纷纷退出了包厢。

屋里没外人了,杜律明灌了一口冷茶,询问起了详细的战况。

大公报的记者黎秀石,在他发回报社的稿子里,详细的描述起了川军团对腾冲进攻,收复失地的整个过程。

那份电报是今早发回来的,要不然早上就见报。

戴按澜手中拿到的是军统复写的一篇底稿,重庆方面要求他们查验事情的真伪。

杜律明又看了一遍电报,彻底搞明白了原委。

他从容的说道:“这倒简单,你跟他们发份电报问问就知道了。”

“我已经让人发报再问了。”

戴按澜郑重其事的说:“黎秀石是大公报派往缅甸的记者,我相信他的报道,不会有夸张虚假的成分。”

杜律明瞥了他一眼道:“还是问一问好,对上有个交代。这样夸张的消息,万一是假的,你我可担当不起啊!”

上面传令让他们调查,就是让他们出面询问。

毕竟上面是要拿捏一下身份,觉得跟一个小小的团级军阀对话太跌份儿了。

谁最关心,当然是老头子了。

滇缅公路被一掐断,美国人用运输机搞的驼峰航线,从印度运来的物资比起消耗来说,太过杯水车薪了。

供给远远不能满足需求,市面上的钱多东西少,造成了恶性通货膨胀。

俩月前能买一根油条的法币,现在只能买半根了。

再过两月,四分之一根油条?

要不是捏着枪杆子,下面造反的早就层出不穷了。

叮铃铃,酒楼前台的电话响了,守在电话跟前的亲兵,马上将消息带到了包间。

“一天打掉了五十五师团,拿下了三座城,这居然是真的?”

杜律明解开了衣领的扣子在屋里来回踱步,嘴上不禁自语:“怎么可能,就那两千来号人,连敌人十分之一都不到……”

戴按澜立刻恍然,原来刚才您是不相信啊!

这会儿是确信了,才这么大的反应。

杜律明踱了几步站住脚,一脸严肃的问:“你跟他们打着交道最多,对他们最了解,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吗?”

戴按澜对川军团的实力有较深刻的认知,也确信他们的战斗力很强。

所以在得知消息后,他很轻易的便接受了现实。

面对上司的提问,戴按澜理所当然的说道:“已经很明了,就是他们武器好,指挥得当,兵员素质倒是在其次了。”

杜律明微微点头,首先排除的肯定是兵员素质,川军团那些人的底细,他们都很清楚。

两个月顶多是稍有改变,不至于脱胎换骨变个人。

要说指挥得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计谋耍得很优秀,其他的就乏善可陈了。

进攻腾冲的打法,没有花哨的指挥,拼的就是火力。

火箭炮的覆盖,大炮的轰击,飞机的轰炸……杜律明觉得在第五军挑个差不多的军官来指挥,都不会比这差。

话说当初淞沪会战,日军就凭借着他们的火力,把中央军的精锐一战打废了许多。

那时的中央军就是打不过。

武器不行,再精妙的战术也无用,只能挨打。

现在小日本儿跟川军团换了个位置,他们成了武器劣势,陷入了被敌人彻底压制的情况。

杜律明不禁想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小日本你也有今天。”

拿起那份电报又看了一眼,杜律明询问戴按澜:“两架战斗机,击毁了十五架日军飞机,包含好几架零式战机,是什么飞机这么牛?”

“这,报纸上没说,我发电报问问?”

“顺便再问问,能卖吗?随便他出个价钱,还有那种防空的导弹,都问一问。”

杜律明刚才又想到了很多。

重庆一直被日军的飞机轰炸,半个城都炸成废墟了。

老头子有时也得进防空洞里躲,要是能解决他这个困扰,功劳大大的有啊!

目送着戴按澜离去,杜律明拿着那份电报看了又看。

两千人把一个师团给干废了,这战斗力,效率,得找机会示好拉拢,甚至现在出手都有些迟了呢!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