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关于我无意间把妹妹养成废人这事 > 第153章 怕雷雨的阿铃,以及目的不明的伯母

第153章 怕雷雨的阿铃,以及目的不明的伯母

“......”

神原乐睁开眼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默默盯住自己枕头对面的那双紫色的眼童。

齐肩短发的少女,领口过宽的男款白色衬衫,以及那抱住枕头的动作......

神原铃尴尬地笑道:“老哥...早上好呀。”

她这么跑这儿来了?

神原乐一大早便叹了口气,向她问道:“干嘛睡我床上?”

床的对面,抱着萝卜玩偶的神原铃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对他露出了一个又阳光又开心的笑容:

“我是来喊你起床的!”

妹妹的笑容很让人暖心,她的心情好像都流溢在了这张可爱的小脸上。

可惜,神原乐不会相信她的这个理由,哪有喊人起床喊到对方枕头边上去的人。

“阿铃。”

“嗯呢。”

“你最近有没有觉得你太黏我了?”

“有吗?”

神原乐带了点怒气:“最近老喜欢靠着我打盹,晚上看电视看困了还喜欢爬我腿上睡觉,现在直接跑我床上来了是吧。”

“那是...那是因为我没有靠的地方啊......有个人肉头枕为什么不用啊。”

神原铃很害怕,双手将怀里的萝卜搂得很紧,眼睛向下扑闪,不敢去看他,同时又好奇他现在是什么表情。

......

或许是她作为声优的缘故,她说的每句话都好像带有了自己内心深处的点点情绪。

神原乐听出了她这句话里的害怕情绪。

是在害怕自己因为她过度粘人,进而对她产生厌烦的情绪吗?

阿铃,还没有长大。

还是像以前那样,喜欢依赖人。

算了,不说她了。

“阿铃。”

神原铃一直都在等着他的回答,连忙点头,“嗯。”

“先起床吧,我去做早餐。”

“老哥你不生气么......”

“生气,为什么不生气,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应该懂得什么是应该有的距离吧?”

神原乐这句话语气相当温和,可是神原铃还是害怕到把自己的脸藏了起来。

神原乐继续问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晚上啦...”

“过来的原因呢。”

“......”

没有开口。

......

“说吧,我不说你。”

神原铃犹豫了片刻:“昨天晚上...突然,突然下雨了...我...我就是...不喜欢听打雷的声音...所以...所以才来找你的......看你睡着了,我又不好喊醒你...就直接睡了......”

昨天下雨了吗?

神原乐侧头朝脑后的窗台看了一眼。

窗户上流着水滴,外面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

好像确实是下雨了。

阿铃怕打雷,是从小就有的习惯。

加上那个混蛋老爹离开在雨季,经常大暴雨,经常打雷。

那时候家庭压力大,气氛浓重...大家的心情都处于低谷,家里没了支柱,本就很少拥有安全感的阿铃自然在这种环境下更没安全感。

在雷雨天,她只能缩在自己的怀才能勉强睡着。

神原乐还记得那时候她那时候是怎么害怕到使劲往自己怀里钻的。

“现在...还会那么怕打雷么?”

“是不喜欢,是不喜欢啦。”

又傲娇了。

神原乐直接伸出手去揉她的头发,摸她的脑袋:“怕就是怕,笨丫头找什么借口。”

神原铃知道他确实没有生气,又被他的手揉得心里喜滋滋的,小开心地笑道:“那...老哥你说了算嘛...还有,不许喊我笨丫头,我可聪明了。”

“每个笨的人都这么说......行了,早点起床,还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去上学啊。”

“好。”

神原乐让阿铃先回了自己的房间,自己随后开始日常的穿衣洗漱。

刚准备去弄早饭,自己又被换上了校服的阿铃喊进了她的房间。说要自己帮她梳头发。

“你自己不是可以梳么?”神原乐接过梳子。

“我自己扎辫子麻烦啊。”

“你今天要扎辫子?”神原乐用梳子梳着她头发的同时,看向了镜子中倒映出的两人。

“嗯。”神原铃双手撑在高凳两旁,很不安分地晃动着脚,像是个没长大的小女孩。

“要我帮你扎?”

“嗯。”

“我可好久没给你扎过了,扎丑了别怪我。”

“没事没事。”

听到妹妹这么说,神原乐静下来心来用梳子打理她的发丝。

阿铃的头发不是纯黑,而是带有明显黄的褐色,摸起来很顺滑,每一根发丝都能在手中清晰可见。

略微向内卷的发尾又没有分叉,整体有着相当好的色泽。

手和梳子拨弄着她的头发,一个个发丝交错的层次间泛出了香味。

“老哥你说我要不要留个长头发啊。”

神原乐将头绳套上手腕,一手收拢她的发尾,另一只手捏住保持造型,“留长头发做什么,你不一直都是这种中短发。”

“你不是喜欢长头发?”

“谁说的。”

“九琉璃还有七明月啊,你老是看她们的头发。”

“......”

九琉璃和七明月...怎么说呢,她们的长发确实特别好看。

本身发质就特别好,一站在太阳底下就泛出晶莹剔透的亚麻金,整个人都跟着亮了起来。

再加上她们本身出众的气质,又是双胞胎。

出门不惹眼都不行啊。

“我觉得阿铃你要是真想留,就留吧,不用问我。”

“老哥....是想说我不要和她们比?”

用发筋固定出一个低短马尾,神原乐又特意牵出三份发丝,中间部分垂下,左右两股围绕中间的发丝交叠穿插。

“是这样,阿铃变聪明了啊,知道我什么意思。”神原乐认真盯着手中逐渐成型的麦穗辫子。

“一直都很聪明的好不好!”

“好好好,我们家阿铃最聪明了。”

听到夸奖,神原铃看着镜子里帮自己扎头发的哥哥,开心地笑了起来,她保持着双手撑椅的坐姿,缩了缩脖子,晃动的双腿似乎也变快了许多。

从右侧前衍生出的辫子成型,神原乐将这条不怎么明显的松散小辫子绕着她的脑袋延伸到后面的低马尾上,双手抓紧,最后用头筋固定住。

扶正她的脑袋,神原乐瞅向镜子里的妹妹。

“嗯...感觉好看不?”

“丑。”

“......都说不要让我扎啊。”

阿铃又说道:“丑是丑了点,但大体方向没有问题,只要这样...”

神原铃说着,自己伸手去放松,让两鬓垂了一些轻盈的发丝出来,额角留出了几缕头发,用以点缀修饰脸型。

神原乐眼前一亮,好像...确实不一样了。

神原铃继续拨弄:“这样,嗯,就有点蓬松感了,刚才老哥你扎得太死板,看起来硬邦邦的。”

“确实,好看多了。”

“还有,辫子要斜着向后,再往下一点点,周围的头发再凌乱一些,增加点不规则的美感,轻飘飘的感觉...好啦,这样看起来就可以啦!”

神原乐略有些惊讶地看向镜子里换个发型就显得很不同的老妹,“清秀了好多。”

“嘿嘿,好看吧!”

“是好看。”神原乐站在她的身后,见她脸蛋居然这么漂亮,没忍住伸手去捏她的脸。

很软很弹...

“干嘛啊...”

“觉得你可爱。”

“哼哼,是不是觉得...有一个肿么漂亮的妹妹很幸福啊。”神原铃得意洋洋地说道,只是被捏着脸,有些口齿不清。

神原乐越捏越开心,而妹妹貌似也没有打断自己的意思:

“之前你拍的那个短视频不是有好多人点赞么。”

“对啊。”

“我看到好多人在评论里问你是不是偶像。”

“我是声优啦,声优!”

“声优也有偶像声优啊,之前你经纪人又不是没有给我打过电话,说以后有让你当偶像声优的打算...你出演多少部作品了?”

“不知道,”神原铃回答道,“大概有...几十部?大多数都是跑龙套啦,最近才有点好起色...对了,等我现在这部作品播出,你别忘了看啊!”

神原乐摸着她有些鼓鼓的脸笑道:“之前那部什么最强支配者的妹妹...为什么不让我看?”

“你名字都喊错了...还有,那个,那个是太羞耻了!”

“越羞耻我倒是越想听。”

“不行,你绝对不可以去听!你要真想听...从今天晚上开始我要录现在这部动漫的广播剧,你可以去听听。”

“可以听到?”

“嗯,是直播哦。”

“大概是什么内容?”

“就是...我饰演的角色和男主角的一段互动对话啦!你要是不听的话...也、也没什么。”

神原乐发现她还没有系校服的蝴蝶结,便顺手拿了过来帮她细心系上。

神原铃在他的动作下伸了伸脖子。

“既然你都喊我去听了,那我肯定要去听一听。”

“嗯,你听吧,但是之后可不要笑话我......”

“怕羞了?”

“才没有!”

神原乐将她领口的蝴蝶结扶正,放下了手:“好了,我做饭去了,早点去学校。”

“嗯。”

......

“哥你就做那么一点么?”

“嗯,我要少吃点。”

“那好吧,我也少吃点。”

“你多吃点,省得满了18还一点发育没有。”

“平胸最棒了好不好!”

“嗯嗯,你这话说着自己信吗?”

看了眼在厨房里盛早餐的老哥,神原铃都囔着低下了头,她看向了自己像是有,又像是没有起伏的胸口,双手摸了上去,幻想着理想中的大小,捏了捏空气。

“好了,别捏空气了。”神原乐用快子敲了下她的头。

“哎幼,好痛的,你干嘛啊。”

神原乐将快子递出,“给你快子,吃了快点去学校,你除了工作,也记得多照顾照顾你的学业啊,我听你老师说你最近成绩下降了点。”

“这也是没有办法啊...哪有人可以一直兼顾学习的...”

“嗯,我找个时间帮你补习下吧,至于现在,快吃饭。”

“好的老哥!”

“少装怪。”

吃完早餐,神原乐简单收拾了一下餐桌,带上钥匙,和矮上一头的妹妹一块儿出了门。

到了学校,神原乐和神原铃在楼梯口分开。

“下午见哦~”

“嗯。”

阿铃是二班的学生,九琉璃和七明月在一班,而自己在四班。

明年四月份就二年级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分到一起。

明年就二年级了啊。

想想,时间过得还真是快...

收回目光,神原乐转身去到了自己的教室,拎着单肩包,神原乐推开了门。

来到自己的座位...往抽屉里一摸。

如自己所想的那般,九琉璃做的盒饭放在了里面。

和往常一样,还配有一张手写的纸条。

[今天是生菜三明治+虾仁乌冬面+黑咖啡奶冻...奶冻是第一次做,味道,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但绝对不会难吃的......如果哥哥还有什么需要的话一定要给我说,我会认真听的]

纸条最后还有一个脸红的微笑颜文字表情,带了一点点羞涩的那种。

神原乐坐在树叶曳摇的教室床边,伸手去打开了便当盒。

就像是纸条上写的那样。

三明治、乌冬面、奶冻......

摆盘很精致,米饭撒了海苔,三明治为了自己拿取方便,还包了一层薄薄的油纸。

神原乐习惯性地朝教室门口看了一眼,今天九琉璃好像不在门口看自己啊。

那门口空荡荡的,没有那颗藏得蹩脚的脑袋......

好奇怪,怎么还希望看见她偷窥自己吃东西?

神原乐伸手拿起了一块三明治,放进嘴里吃了起来。

味道...

好像变得越来越好了啊。

......

时间来到下午,第一节的体育课。

神原乐伸展着身体,脑袋里想着两天后要送什么礼物给七明月和九琉璃。

说实话,明确对七明月说了要送她礼物。

可具体送什么,真的一点儿头绪没有。

按照以前的经历来说——玩偶。

有人就要问了,你这家伙除了玩偶,还会送点什么?!

除了玩偶,还有抱枕啊。

当然,除了抱枕还有等身抱枕。

......

阿铃房间里很多玩偶都是自己送给她的。

很多年前送给她了一只兔子玩偶,她好像还保存来着的。

阿铃虽然很多时候嘴上说着讨厌自己这个哥哥。

可讨不讨厌,她自己最清楚了。

......言归正传,究竟要送什么礼物给双胞胎,神原乐将这个问题包装了一下,询问起galgame大师,西岛大木桑。

“礼物?你妹妹要过生日了?”

“啊,差不多吧,你觉不觉得送礼物这件事最麻烦了?每次都要想好半天,最终还是不知道送什么好。”

西岛大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是挺困难,这也是这个世界上高中男生问过最多的问题之一...答桉无非就是那几个,但我觉得,礼物不应该如此简单。”

“哦?你有什么高见?”神原乐说话的同时,还看了眼在操场上跑得半死不活的藤野。

“根据我多年galgame的经验,礼物这东西,不在于东西如何,在于你在这件礼物身上,给予了对方多少的东西——这种礼物才能称之为深刻的礼物。”

“不懂。”

“这么说吧,当一个女孩子需要关心的时候,我问你,你觉得送什么礼物比较好?”

“玩具熊?”

“玩具熊不错,不过我认为,只要在正常的范围内,你就算是随便给她买个便当送给她都没什么问题...”

“哦?”神原乐来了兴趣,西岛这家伙好像还真有点东西,“继续说。”

“关键的点在于礼物本身吗?不,只要是你亲手送给她的,给予了她需求的东西,她从你的礼物上,获得了关心...什么玩具熊、便当、书,都是一个样。”

神原乐捏着下巴,认真思考:“你是说,关键在于送出的东西上。送出的礼物有没有感情,礼物有没有对方在自己身上需求的感情?”

“没错,我最近看的一个漫画,说的就是女主从小不被父母关心,进而伪装出一副完美的姿态来保护自己...男主呢,犹豫再三,在玩具店挑了一个玩偶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她就感动得喜欢得不行,将那个玩偶视为最珍贵的事物。

《天阿降临》

“不就是这样么?只要你给予了对方需要的事物,礼物便只是一个载体,什么东西都无所谓的。”

“有点厉害啊,西岛。”神原乐拍了拍他的肩膀,忍不住称赞他。

西岛大木看向累得快要昏倒,却没有一人上去扶的藤野义行,继续说道:“其实对于大部分人而言,生日这种东西根本就不重要。但真的不重要吗?真的不需要吗?

“不是的,只是因为没有人关心,所以生日这种东西根本就无所谓。”

西岛大木这番感慨的话,甚至让神原乐想起了什么:

“在生日那天,根本就没有人对自己说一句生日快乐。”

藤野义行见没有人来扶自己,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沥青跑道旁,对着天空大口喘气。

西岛大木喃喃道:“对啊,根本就没有人能在那天对自己说一声生日快乐...久而久之,连自己都对生日这东西不屑一顾了......”

“......”神原乐保持了沉默。

“神原。”

“嗯?”

“你妹妹会送你礼物吧?”

“她啊,她还是会送的。”

“所以说,你也是个让人羡慕的家伙。”

“西岛你是怎么过生日的?还说,你就像刚才所说的那样,对生日根本就没感觉。”

“我啊,我爸妈是不会给我庆祝的...不过生日那天我还是有好好对自己,我会宅在家里,打开电视,插入之前很喜欢的一款游戏,然后读取存档,看着里面女孩子捧着礼物,在羞涩的表情中,很不好意思地将礼物递出,小声对我说出生日快乐的样子。”

西岛大木全程平澹地说出了这段话。

“精神支柱吗?”

“很可笑是吧。”

“不,我倒是觉得应该尊重。”

听藤野说,以前西岛玩galgame还会被同学嘲笑呆子。

而他全程保持一句话不说......

现在想想,阿铃,是不是也把自己当成了这种类似于精神支柱的存在?

对她而言,自己又在她内心深处的森林里占据了多大的地方?

因为小时候自己一直护着她,又帮她整理衣服,做饭,辅导功课。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在昨天半夜来找自己寻求依靠。

因为知道长大了,所以没像小时候那样直接钻到自己怀里,而是安安静静地躺在自己身边,安安静静闭上眼睛睡觉......

她知道自己应该保持距离,自己居然还拿距离这话题来对她说教。

神原乐忽然感觉自己挺对不住她的。

也难怪她会害怕......

许久之后,直到体育老师的下一声枪响,神原乐才从上午的记忆中挣脱出来。

“神原,下一个到你了。”西岛大木拿着统计板,看了一眼名单说道。

“知道了。”

就在这个时候,神原乐的视线越过整个操场,在校门口通往教学楼的路上,看到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高挑身影。

她戴着礼帽,双手交叠在前,长裙舒展,高跟鞋踩出的声音好像自己在这边都能听见。

神原乐远远地凝了眉头,自言自语道:

“柏莎伯母?她来学校干什么...而且校长还跟在她身边......”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