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回2002跨时空交易 > 第196章 恶心的追求者

第196章 恶心的追求者

196

苏安知道这些人想要一个承诺,可是这个承诺可不能轻易的给出口。

虽说说出口的话,随时都可以变卦,只要没有落实到具体的白纸黑字形成合同即可。

可是苏安想做的是一家超级大公司,自己的个人形象非常的重要。

哪怕自己内心想要把这些人的产业全部干掉,哪怕自己在背后使多少阴招。

至少说出口的话,尤其是大庭广众说出口的话,必须不能给任何人破绽。

一旦被人恶意抹黑成说话不算数的人,这会让后来的合作者心生忌惮。

苏安不可能把公司的业务做到包罗万象,是需要去跟其他人合作。

如果自己早已经被定性为没有诚信的卑鄙小人,即便别人为了金钱想要跟自己合作,这些人也未必能够做到安心。

定然会处处防备自己,而这种模式下的合作,注定长久不了。

“具体数字我没办法告诉大家,但是可以肯定,只要我们的产能搞上去,我不可能把这些配件烂在仓库里。

我是一个生意人,挣钱才是我的最终目的。

我生产出来的这些配件,又不是黄金跟白银,这些都是电子消费品。

虽然不像食品一样有保质期,可是过了一定的期限之后也会被新的技术取代。

所以,生产出来之后,我一定要及时的给他们找到买家。

如果大家能够信得过我,不妨可以考虑在内地办厂。

只要我的产能搞上去,将来会让大家有做不完的订单。”苏安给这些人画了一个足够大的饼,又或者说给这些人抛下了一个非常诱人的诱饵。

至于这些人会不会上当受骗,那就看他们的贪欲是不是能够压制理智。

只要这些人够贪,就不怕他们不上当。

看看这一个个脑满肥肠的家伙,苏安坚信自己的鱼饵一定会动摇某些人的理智。

现场的老狐狸们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至少在这场饭局上没有表现出要投资的意愿。

这些人现在更愿意做的事情,找林湘琴的父母好好聊一聊,希望他的父母好好劝说一下自己的女儿。

只要林湘琴愿意让出足够多的股票,这些投资人就愿意放弃林湘琴家族公司的股票。

愿意以市场的价格卖回给林湘琴的家族。

不过这些老狐狸也都明白,苏安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们这些人控股林湘琴的公司。

甚至他们能够笃定,一旦他们这些人完成了对林湘琴公司的控股,苏安跟林湘琴签署的供货合同,也就随之到期。

苏安说得非常坦白,给这个女人供货就是为了泡妞。

一旦这个女人丧失了对公司的控制权,又或者说,一旦苏安对这个女人失去了兴趣,可想而知之后的供货就会形成问题。

男人对于女人的新鲜感,往往过期的非常迅速。

再加上,苏安又是如此的富有,而且行事风格又如此的直接。

没准吃完这顿饭,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就能遇到下一个心动的对象。

或许就在大家还没有搞定林湘琴公司股份的时候,苏安就已经对他失去了任何兴趣。

面临这样的困局,哪怕是投资林湘琴的公司也是一件有风险的事。

可问题是,眼下唯一能够依靠小黄人公司获利的方式,也只有入股林湘琴的公司。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至少林湘琴手上掌握着小黄人对外的唯一供货合同。

大不了如果这家公司之后,时时刻刻掌握着供货数量的变化。

一旦发现小黄人科技公司对于林湘琴公司停止供货,那么这些人就必须要把手中的股票赶紧卖出,而且是必须卡着林湘琴库存消耗一空之前。

而想要轻轻松松的卖出手中的股票,对于一家没有上市的公司来说,确是非常的困难。

想要把这样的操作流程变得简单,最便捷的方式就是让林湘琴的公司直接上市。

到时候,只需要发布一个公告就可以在二级市场清空自己手中所掌握的一切筹码。

这些人在湾湾本地都是资本大鳄,他们想要让一家公司完成上市,那简直太容易了。

在内地的股票交易所上市或许他们没有那个能量,在港股交易所同样没办法做到呼风唤雨,可是在湾湾本地,只要他们这些人抱起团来,想让哪家公司上市绝对没有做不到的时候。

只要让林湘琴的公司完成上市,甚至可以炒作林湘琴公司跟小黄人科技之间的种种联系,把林湘琴公司的股价炒作成台股科技股份中最高股价的公司也不是没有可能。

通过反复炒作这家公司的股票,通过暴涨与暴跌之间,他们这些投资人就可以完成对市场的收割。

似乎这样想,也是一个不错的投资机会。

至少放眼全球,还没有一家上市公司跟小黄人科技有任何的牵连。

只要林湘琴的公司完成上市,他们就能够得偿所愿。

一场饭局过后,这些人没有搞定苏安。

但是却定下了基调,这些人决定抱团入股林湘琴的公司,并且协助林湘琴的公司在台股完成上市。

公司上市的事情,最好是越快越好,必须要赶在新产品上市之前完成一切的手续跟流程。

当林湘琴公司使用小黄人科技芯片发布的新产品上市时,也就是林湘琴公司股价第一次冲破天际的时候。

这个时候,就是大家拼命挣钱的好机会。

此时,原本林湘琴还因为见投资人而发愁,现在却有家乡的人大把大把给她送钱。

确定自己是大股东可以掌控公司的前提下,林湘琴愿意尽量多的拿出股份。

就这样,公司还没有开展生产业务,就已经开始要走上市的流程。

割韭菜的镰刀,已经在反复的打磨,注定有很多台股的散户韭菜,会被反反复复的收割。

只不过,这些事情跟苏安没有半毛钱关系。

而苏安也看出了这些人想要入股并且完成上市的打算。

林湘琴的公司如果股价高涨,对苏安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至少让全世界的科技公司看到,跟自己合作的公司有多么大的升值潜力。

而跟自己为敌的竞争对手,他们公司的股价只会像断崖一样下跌。

结束了饭局,苏安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找了一家私人诊所。

花了一些钱之后,在诊所医生一脸茫然的注视下,这个胳膊没有半点伤势的年轻人,挎着自己裹满绷带的右臂离去。

“现在的年轻人,真不知道他们整天在想什么?看他们年纪,应该是高三的学生,要不就是大一的新生。

他这样做,肯定就是为了逃课。

不过,似乎又不太像?一般学生为了逃课,都是要伪装成发烧,因为发烧的人根本没办法上课。

如果只是右臂发生了骨折或者骨头裂开,这根本不影响正常的上课,也就是体育课没办法再上而已。”私人诊所的小护士,一脸不解的看着苏安远去的身影。

“管那么多干什么,只要不违法乱纪就行。

咱们干的是正当生意,他想包就给他包。

就算是被人找上门,跟咱们也没有半毛钱关系。

他挎着一个受伤的右臂,是找人装可怜,还是找父母骗零花钱,这都跟咱们没关系。”负责包扎的医生,感觉苏安像是那种要么骗小姑娘同情,要么就是想骗父母弄点儿钱花花的败家子。

苏安回到家时,家里空无一人,显然祈欣还没有离职。

以苏安对祈欣的了解,估计是等到下班之后才会跟老板提起。

就在此时,祈欣穿戴好了迎宾小姐的服装,最后一天站在酒楼的门口。

此时的祈欣,满脑子都想着如何跟老板开口。

老板对他们两个迎宾很好,如今贸然间提出离职,而且还不给老板缓冲的余地,这让祈欣多少都有些不好意思。

按照正常的离职流程,祈欣应该提前一些日子告知老板,当老板寻找到顶替者之后,祈欣才能正常的离职。

现在,祈欣当天提出离职,第二天就不会来上班。

这显然会打老板一个措手不及,会让门口迎宾出现短暂的职位空缺。

剩下的那位同事,恐怕工作压力会加大。

可是祈欣没办法,只能选择用这种不尽人情的方式离职。

有个病号需要人照顾,祈欣只能想着如何用更好的说辞,让老板不会那么的生气。

然而,就在祈欣有些走神的时候。

那位连续多日在此酒店订餐的老板再次出现。

“小祈,你这是越来越漂亮了。

人们都说女大十八变,我怎么看你每天都在变呢?

而且还是越变越漂亮的那一种?”中年的油腻,当真是张口就来。

跟祈欣一块儿在门口值班的另一名迎宾,此时嘴角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笑容。

面对这样的骚扰,对于长相优秀的女孩来说,早已经是司空见惯。

只不过在此名迎宾的眼中,这位老板也就是一个只会说不会做的主。

每天在这里包间订餐,天天都来骚扰祈欣。

傻子都能看出来他对祈欣有意思,可问题是嘴上的骚扰,没有转变成付出之前。

人家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怎么可能看得上你一个跟他爹年龄差不多的老男人。

哪怕等到祈欣下班之后送个衣服,送个手机,甚至直接送钱。

什么都不送,一点表示也没有,难不成就指望着画大饼,让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就从了你?

不知道是当局者迷,还是这中年男人太过于抠门儿。

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到处调戏长相优秀的女孩儿。

然而,再一次看着眼前这个让人恶心的中年男人。

祈欣突然间有了正当的理由,这个理由就是面前的中年男人。

祈欣没有跟中年男人搭话,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欢迎光临!”

中年男人看着祈欣不理会自己,心中顿时有了怨气。

自己天天来这里消费,每天都给你这个小姑娘陪笑脸。

你倒好,反而给老子甩起了脸子。

你也就是个迎宾,但凡换成一个包间服务员,老子非好好整治整治你不可。

虽然心里这样想,可是脸上并没有表露出来任何的不悦。

“我的公司过些天要组织团建,我打算花钱带员工们去旅游一圈儿。

你有没有时间,想不想跟我一起去。”中年男人主动发出了邀请。

面对这份邀请,祈欣直接说到:“请不要打扰我工作!”

冷冰冰的回复,让中年男人更是脸色难看。

“工作?就在这站着?

刚好,我们公司的前台过些日子就要离职。

不如你来我公司做前台如何?

我给你开,我给你开一个月两千块钱的工资。

怎么样,干脆辞职跟我走吧?”中年男人放出了大招,直接以高工资为诱惑。

听着这男人的说辞,另外一位迎宾内心默默吐槽:“真小气,两千块钱就想追小姑娘?

现在我们的工资也不低,多几百块钱就要去你的公司?

表面上看是跳槽儿去你的公司,背地里不就是答应你的追求吗?

几百块钱就想让人家答应下来,你真当这漂亮姑娘四个字不值钱。

这世上有钱人多了去,可是顶级的美女却少之又少。

就这副样子,还想出来泡妞。

省省吧!”

“请不要打扰我工作好吗?”祈欣再次冷冰冰的说道。

中年男人看着眼前的祈欣表情冷漠,而且对自己的提议没有丝毫的反应,于是咬了咬牙说道:“我一个月给你开三千,另外再给你租一个大房子。

只要你现在点头,我马上带你去公司办入职手续。”

听到这话,旁边的迎宾同事,此时有些羡慕地看了祈欣一眼。

三千块外加一套大房子,这钱已经不算少了。

虽然这位迎宾小姐也知道拿着三千块意味着什么,可是人在这个世上活着,不就是为了找到一个适合的价码吗?

就像这份迎宾的工作一样,如果有另一个酒店多加两百块,就会立马进行跳槽。

如果有其他公司招聘前台,比自己现在的工资要高,同样也会立即跳槽。

既然选择出来工作,无非就是想要找一个工作轻松挣钱又多的活。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选择,没有人会愿意找那种又辛苦挣钱又少的工作。

虽说,同意了这中年男人的跳槽要求,很可能要做他的女朋友。

但是,这好像也没有多么的难堪。

不过,看祈欣的样子,似乎并没有为这点儿钱而动心。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