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洪荒历 > 第三十七章:星界生命

第三十七章:星界生命

地灵族瓦罗撒看着舰船窗户外的虚无。

其实他什么都看不到,反哲学力场可不光是有视觉屏蔽效果,连第六感以及魔法,异能,所有生物器官衍生的感知等等全部都会屏蔽掉,也只有这样才可以保护他们在这高纬度星界里得以存续。

这里是高纬度,是只有神灵才可以维持自身存在的世界。

整个多元宇宙本来只有一个主物质世界,那怕是类似深渊或者四大绝地一样的特殊位面集合体,究其本质其实也属于主物质世界的一部分,特殊的部分。

但是在鸿蒙历结束的那一刻,在世界开辟天地玄黄后,多元宇宙就成了三层分立结构,分别是高纬度,主物质世界,低纬度三层。

从此以后,主物质世界的变化不大,而低纬度则是精神为主的极度混乱扭曲世界,可以说是混乱的终极具现,那里就像是多元宇宙的心灵之海,充满着无法言说的黑暗与恐怖。

高纬度则与低纬度截然不同,这里是秩序的终极具现,所有的规则,所有的权柄,所有的本源,都会在高纬度以具体形象具现出来,甚至不光是这些,所有在主物质世界是抽象的概念,在高纬度也都会以具体的形象具现出来,比如一座愤怒高山,一条悲伤河流,这些形容词在主物质世界属于语句错误,但是在高纬度却是真正的词有所指。

听起来似乎很棒,这似乎是比混沌历与鸿蒙历更棒的时代,至少对于高位强者们来说就是如此,因为那怕是混沌历与鸿蒙历中,规则,权柄,本源也不可能以具体的形象出现,那是先天灵宝的特质,即便是混沌历与鸿蒙历时,先天魔神们想要吸收本源也需要花费一番力气,寻找,吞噬都是如此,而在高纬度中,所有的一切全都具现了,这听起来似乎是一个超酷超棒的时代,似乎是可以轻易让高位强者直升顶端的练级圣地。

可惜事实并不是如此,高纬度所具现出来的这些形象,真的就只是形象而已,它们所代表的是其抽象之物的一种表象,而非是这些抽象之物的本身,所以想要吞噬吸纳是不可能的,唯有对其观察,分析,研究,最终涉及与掌握,而这就是圣位们亿万年吞吐最好的地方。

bqgxsydw.com

但那是针对圣位的,而对于任何非圣位的凡物来说,高纬度则像是最为剧毒的毒药,甚至比低纬度还要可怕,毕竟凡物坠落低纬度,还是有极低极低,几乎等于零,但又不是零的概率存活下来,在那些类似避难所一样的短暂秩序之地存活,但是在高纬度却不同,凡物一旦进入高纬度,就会直接崩解消散,因为凡物无法理解他们所看到的与感知到的东西,那些具现在高纬度中的表象会直接摧毁看到它们的凡人,那怕是闭着眼睛都没用,这些具现所在的虚无会用某种特殊方式分解进入其中的凡物,最终,什么都不留下。

在高纬度中,只有神灵才可以安然无恙,这里拒绝非神灵,或者至少达到神灵实力的存在。

瓦罗撒是祈并者,是地灵族之祖高阶圣位瓦罗的信徒,在其死亡之后,灵魂就归入到了瓦罗建立在高纬度的神国之中,在神国里,祈并者会如同还活着一样重塑肉身,并且恢复到其生命力最鼎盛的青壮年时,然后度过漫长的时光后再度寂灭死去,同时再度被其信仰的神灵所复活,周而复始,直到其最终再也无法复苏,其本质就会融入到神国里,也算是最终与神同在了。

这就是祈并者的本质,他们已经死亡了,但是被其所信仰的圣位神灵复苏为了圣灵或者英灵那种,同时,圣位神灵的圣位军团,也可以以活人身份进入高纬度,这也是靠着圣位神灵的庇护,他们就生活在圣位神灵于高纬度中塑造的神国里,也是凡物唯一能够于高纬度存在的办法。

而与圣位集团不同的是,圣位集团的成员还属于活人,他们可以脱离高纬度去到主物质世界,但是祈并者却不行,他们基本上是依附神国而存在,一旦神国崩塌,那么他们就会灭亡。

瓦罗撒就是祈并者,当初地灵族之祖彻底陨灭时,神国崩塌,他就该死在那时,不过万事万物总有那么一线生机,在那神国崩塌中,瓦罗撒和一小批地灵族祈并者,因为神国崩塌所造成的本源波动与混乱,他们并没有随着神国而毁灭,而是被混乱的本源所侵染,成为了怪物模样的同时,也成为了新的特殊生命,这种生命被称为星界生命体。

高纬度中,具现物与具现物之间往往有着极为夸张的距离,这空旷区域要么空无一物,要么就是圣位神国的所在,而且这里的空间与主物质世界的空间也截然不同,这些空旷区域就被称之为星界。

瓦罗撒,以及与他相同的星界生命,虽然他们称自己为星界生命,但其实他们也无法在星界中维持自身存在,因为他们也属于凡物,瓦罗撒还记得当时诞生的地灵族星界生命并不少,虽然其数量相对于整个神国生存的数十兆地灵族祈并者来说微不足道,但也有数百万之多,可是最终逃出来的地灵族仅仅只有十万不到。

他们靠着在神国里找到的工具,仪器,在当时拾取神国崩塌碎片的别族星界生命的帮助下,改造了一些神国内飞船,最终逃出了崩塌的神国区域。

在那之后,瓦罗撒与他的同胞们,才逐渐了解到星界生命体们的一些常识。

最早的星界生命来源已经不足考究,可能是一场意外,也有可能是神灵的实验,总之,星界生命虽然数量不多,但确实从很早前就存在于高纬度了,他们无法脱离高纬度,一旦脱离,他们体内混乱的本源会一瞬间让他们神形俱灭。

同时,他们也无法暴露于星界中,这是一种自杀行为,即便他们靠着混乱本源脱离了神国而不死,他们依然需要为了自身的存在而持续性消耗某种东西……

神国碎片。

当一个圣位神灵陨落时,其在高纬度塑造的神国也会崩塌,绝大部分的神国崩塌后就会自行湮灭,但也有少部分的神国碎片会在神国崩塌后聚合在一起,化为在星界中四处飘荡的岩块,山峰,山脉,甚至是岛屿或者大陆,这就要看其原本来源的圣位神灵的强弱了,普通圣位陨落后,其神国所化的一般是巨大岩块,或者小型山峰,高阶圣位就会形成巨大山峰或者小型山脉,也有极为强大的高阶圣位可以化为岛屿,而先天圣位陨落后,其神国碎片一般都会化为巨大的大陆。

星界生命可以从这些岩块,山峰,山脉,或者是岛屿大陆上,采集到某种纯净的结晶体,这被星界生命称之为神晶或者神髓,又或者是神血,他们坚信这些岩石,山峰,岛屿之类的东西,其实是圣位神灵陨落后的尸体所化,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其实也没说错,神国虽是圣位神灵所塑造,但确实含有圣位神灵的本质在其中,而神国崩塌后又重组而成的这些悬浮物,确实可以算得上圣位神灵仅存的残骸,而且在那些才形成的悬浮物中,确实有一定可能残存着圣位神灵一星半点的意识或者本能。

总之,异界生命体靠着这种纯净的结晶,可以抵御星界对他们的消融与同化,保存住自我的完整,不过这也并不是没有代价的,代价就是随着使用的结晶增加,他们的形态会越加的扭曲,一直到他们形态崩塌,连自我都维持不住时,这就算是死了。

瓦罗撒是值得骄傲的,他原本活着的时候,就是地灵族有名的大科学家,之后脱离了神国,成为了星界生命,他早早指出了这种单纯吸收神晶的危害,不但效率极低,而且副作用极大,之后,以他为主导的地灵族项目攻坚队组成了,第一代反哲学力场被他们研制了出来。

同等量的神晶,用反哲学力场来消耗,其抵御星界同化的时间是本体吸收的十倍以上,副作用也同样会降低十倍以上,这对星界生命来说,简直是质变一般。

而靠着反哲学力场的贡献,地灵族的星界生命们地位陡然剧增,并且联合了各自为战的别的种族的星界生命,组成了一只庞大的联合星界舰队群。

那是一段黄金时光,星界太大太大了,同时又太过空旷,圣位神灵们的目光集中在主物质世界,即便他们发现了有星界生命这样的虫子,他们既因为混乱的本源构成而无法提供信仰,又不是主物质世界的生物那样可以进阶变强,只要他们不去招惹圣位神灵,圣位神灵们甚至可以当他们不存在,毕竟他们连害虫都算不上。

正因为如此,又加上那时恰好位于万族大战末尾时,陨落的圣位神灵非常多,在整个星界很容易找到这些悬浮着的岩石,山峰,岛屿之类,他们挖掘了大量的神晶,同时也在崩塌的神国中找到了大量的新人。

在瓦罗撒记忆中,他们舰队规模最大时,足有上千万人,几千艘舰船,其中有地灵族,天蛇族,精灵族这样的以文明而成就的种族,也有龙族,凤凰族这样以自身强大而闻名的种族,他们的神晶库存多到可以奢侈的让他们分配部分来搞研究,反哲学力场的更新换代就是在那个时期,同时他们还设计了好几种可以消耗大量神晶来净化自身的办法。

在地灵族,天蛇族,精灵族三族的合力下,他们甚至推导出了一些特殊公式,比如彻底净化自身的混乱本源,却又不会让自身崩灭的办法,以及将自身转化为主物质世界生命,重新回到主物质世界的办法等等,其中最为狂妄的一个研究,那就是依靠制造出来的科研仪器,一点一点的解析高纬度的规则,权柄,本源的具现物,这就类似于圣位神灵的亿万年吞吐那样,效率肯定比不上圣位神灵,但是只要他们可以做到,这就是革命性的发现,因为这就意味着他们可以如同主物质世界的生命那样逐渐变强,甚至是……成就圣位神灵!

那是一段对星界生命来说的黄金时光,所有人都对未来充满了信心与希望,而且随着对高纬度星界的研究,随着神晶获取量的增加,星界生命们真的开始逐渐净化自身,当他们中有人终于显露出原本的美丽形态时,那时候连最谨慎悲观的星界生命都是泪流满面。

可惜,黄金时代终究会过去,随着万族大战的结束,高纬度中再没有新增的神尸了,虽然原本留在星界的神尸还有许多,不过那时候星界生命中的有识之士就已经有了忧虑意识。

他们就是星界中的食腐微生物,没有自己生产神晶的能力,也没有去进攻神国的能力,那怕是最为弱小的神国,其主人也可以像是碾虫子一样的碾死他们,所以一旦没有了悬浮在星界的神尸,等待他们的就只可能是消亡。

虽然这些有识之士也明白,主物质世界,或者说圣位们的矛盾始终存在,只要还有种族的区分,只要还有争端,利益,战争,那么迟早会有新的万族大战开启,到了那时,就有许多的“食物”供他们消耗了,但是在此之前,他们必须要节约再节约,像黄金时代那样的奢侈日子是再也不可能了,他们必须要等待着下一轮万族大战开启,这才能够继续他们的征途……或者说求生求存之路。

正因为如此,对于最高端的研究全部都停止了,那是一段漫长的日子,还好星界神尸还有许多,而且他们的神晶库存也有许多,所以那段时间中虽然没有什么振奋人心的消息,不过星界生命集团还是好好的熬了过去。

之后的日子,平静无波澜,直到在星界中又开始出现了大量的神尸时,星界生命集团们全部都是惊喜欲狂,他们以为新的万族大战开始了,按照他们中最古老者的记忆,这是会持续数以十万年,数以百万年的漫长时光。

而正当星界生命们振奋无比,想要继续研究那些高尖端的研究时,永夜降临了……

永夜的出现,不单单是将所有的圣位神灵排除出了高纬度,连同那些悬浮在高纬度的神尸也一同排除了,幸运的是,星界生命们没有遭到排除,不幸的是,他们的一切神晶来源就此断绝。

靠着库存,也靠着降低反哲学力场的维持消耗,以身躯重新异变,重新变得丑陋为代价,当然了,其中也有许多不那么“重要”的星界生命被抛弃,他们终于是熬过了永夜,但是,随着圣位神灵们回归高纬度,那些神尸却并没有回归,间中偶尔也有零星圣位神灵陨灭,但是大多数圣位神灵都在沉睡,这也导致了星界生命们的处境越发糟糕。

瓦罗撒知道,若是再无改变,那么他们所有星界生命彻底消亡就在眼前了。

不过也不是全都是绝望,好消息也有,在近期,确切的说,在最近不到一年的时间中,有大量……大约十多名,或者更多的圣位神灵忽然陨落。

这是一件非常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些圣位神灵都沉睡在高纬度中,这种状态下的圣位神灵,天然便会受到高纬度的庇护,这种庇护包括了隐藏他们的神国,同时大幅度加强神国外壁的防御等等,便是同位阶的圣位神灵都难以攻破,更高位阶的圣位神灵虽然可以攻破,但是却需要花费许多时间与代价,几乎是得不偿失。

可是就是这样沉睡的圣位神灵,在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内就被屠杀了十多尊,他们的神国崩塌,他们的本体陨灭。

星界生命们自然不可能放过这样的盛宴,这关系到他们的存亡,然后他们就去了,几乎是带着所有的家底去了,但是在如同往常那样挖掘神尸时,这一次却出了意外,过往无数次使用的器具出现了畸变,他们中的许多登陆人员也都出现了畸变,然后由此引发了连锁反应,迥异于高纬度的虚无吞噬了一切,到最后,逃出来的星界生命就只剩下了这么点。

现在,就是他们最后绝望的旅程,这前方在不久前曾经出现过巨大的波动,其波动之强烈甚至震荡了整个高纬度,那里很有可能有巨大的神尸留存,但是也说不一定,或许是那个引发这一年里十多尊圣位陨落的元凶所在,更何况他们现在都还没搞清楚那畸变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再发生一次,那他们就是真的完了。

(祖啊,若是您还留有神威于世,就请保佑我吧……)

(他们都说,地灵族早就灭族灭种了,祖与宗都陨落了,地灵族的所有圣位神灵都陨落了,这就是明证……)

(可我还是想要去主物质世界看一看啊,那片原本的故土……)

(而且,我们地灵族诞生的最终目标,保护并且帮助人类崛起,这个愿望还没有实现啊……)

瓦罗撒叹了口气,他收回了视线,蹒跚的向着自己的房间位走去,身影残存的只有绝望。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