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红楼武状元 > 第325章 囚禁忠顺亲王

第325章 囚禁忠顺亲王

五月二十一的这天上午,当《庆报》报社的送报人满神京的送报时,在贾芸的安排下,锦衣府对忠顺王府进行了抄家!

此次抄家,抄到的家产倒不算很多,一共价值三十余万两银子,比起义成亲王的家产可要差多了,因为忠顺亲王不想也不敢因严重贪腐触怒天治帝,加上天治帝对他管得严,他在贪腐上比不过义成亲王。

饶是如此,忠顺亲王也有不轻的贪腐!

此次抄家,拿下的美妾俏丫鬟倒是不少。

又过了三天,五月二十四,贾芸以八条罪状,下令将忠顺亲王及其家卷囚禁于景山,八条罪状包括:贪腐,行止恶乱,强占民女为妾,纵容长子作恶,纵容长史作恶,等等。

显然,这些罪状其实都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在于贾芸和忠顺亲王的新仇旧恨。

旧恨有多次,比如,忠顺亲王此前企图让康兴帝罢免贾芸的长安节度使,若非康兴帝突然驾崩,若此事真的成了,对贾芸而言无疑会很糟糕。

新仇在于,贾芸起兵夺位的时候,忠顺亲王跑去调京营进京,当廉良劝说京营节度使吕连归顺时,忠顺亲王还进行妨碍。

另外,贾芸已经得知,忠顺亲王觊觎他的家产,觊觎秦可卿,企图占有他的家产,将秦可卿占为己有,甚至企图整死他!

此事是忠顺王府的长史招供的。

这名长史平日行事嚣张跋扈,但此次被锦衣府拿下关进诏狱严刑拷打了一番后便吓得要死,也想通过招供为自己恕罪,于是将他所知道的忠顺亲王的罪行都老老实实招供了出来,就连忠顺亲王对贾芸的险恶心思都招供了。

而得知了忠顺亲王这份险恶心思的贾芸,岂会饶过忠顺亲王!

事实上,在此之前贾芸就已经有了处死忠顺亲王的想法!

……

……

忠顺亲王正被关押在宗人府,夏昊、夏晃同样都被关押在宗人府。

这天上午,宗人府宗令良郡王走进了宗人府的牢狱,先经过了关押原三皇子夏晃的牢房,夏晃对良郡王瞪了一眼,良郡王没有搭理。

良郡王继续朝着牢狱深处走去,又经过了原大皇子夏昊的牢房,夏昊对他大声咆孝了起来:“放了本王,快放了本王啊……”

良郡王依然没有搭理,心里却不由生出了一股快意。

血缘上讲,良郡王跟夏昊、夏晃都是血亲,辈分上算,良郡王是夏昊、夏晃的叔叔。

不过,皇室夏家的人属实很多,康兴帝生的儿子很多,良郡王的侄儿自然也有很多,事实上,良郡王自己就有四个儿子、两个女儿。

何况,良郡王心里既对天治帝不满,也对夏昊、夏晃不满。

天治帝不愿重用良郡王,让良郡王不满。

而夏昊、夏晃年纪轻轻都封了亲王,这让人到中年依然是郡王的良郡王难免嫉妒,而且,夏昊、夏晃以前都对良郡王有所鄙夷。

事实上,良郡王本来对贾芸也嫉妒的,现在说嫉妒则已经不恰当了,应该说是羡慕了,因为贾芸重用了他,任命他当了宗人府宗令,他对贾芸的嫉妒已经澹化成了羡慕。

嫉妒和羡慕的差别在于,前者心里怀有怨恨。

良郡王有自知之明,觉得自己是不可能当上皇帝的,而贾芸已经坐稳了皇位,即便还有意外发生,皇位也轮不到他去坐,所以现在他应该做的就是对贾芸效忠卖力,如此才能晋封亲王,才能过上更富贵的好日子。

现在,夏昊、夏晃这两个曾让良郡王不满的天治帝之皇子亲王,都被关押在了宗人府的牢狱,虽说目前还只是临时关押,但不难想见,后面等待二人的也不会是好下场。

而良郡王眼下则以宗人府宗令的身份来到牢狱,对于夏晃的瞪眼和夏昊的咆孝,他可不会很在意,心里生出的乃是一股快意。

良郡王继续朝着牢狱深处走去,紧接着的一间牢房关押的是忠顺亲王。

“好皇弟,求求你,念在咱们兄弟一场的份上,你帮我向母后传个话,让母后救我一救。”

见良郡王出现,关押多日满脸憔悴的忠顺亲王,忙不迭哀求起来。

良郡王见状,心里的快意更强烈了,他对天治帝、夏昊、夏晃都心存不满,但他最恨的人则是眼前这位忠顺亲王!

辈分上算,忠顺亲王是良郡王的哥哥,但良郡王却视忠顺亲王为仇人!

以前康兴帝在位,忠顺亲王和良郡王同为皇子时,忠顺亲王就欺压良郡王,后来天治帝在位,忠顺亲王作为天治帝的心腹,更是喜欢欺压良郡王,屡次三番在天治帝跟前说良郡王的坏话,这便是天治帝不愿重用良郡王的主要原因。

因为如此,这些天良郡王恨不得对关押在宗人府牢狱的忠顺亲王动用私刑,不过终究还是没这么冲动,他好不容易走了大运,获得了贾芸的重用,可不会因为这种冲动而破坏自己在贾芸心里的形象。

“好皇弟?以前你可不是这么称呼本王的,以前本王简直被你当成了一条可以随意欺压的狗对待的!”良郡王忍不住说了一句。

忠顺亲王忙忙的道:“好皇弟,以前是我这做皇兄的湖涂了,无论如何,你我乃是血亲兄弟,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这次帮我一帮,若我得以解救,以后我必定对皇弟惟命是从,哪怕皇弟把我当成一条狗随意欺压,我都不会有怨言。”

良郡王冷冷一笑:“不愧是你啊,得意时欺软,如今失意了,便厚着一张脸皮对本王低三下气了,事实上,本王知道,这不过是你的权宜之计,当真本王帮了你,让你得以解救,你心里不仅不会感恩,反倒会憎恨本王,因为皇兄你素来都是个阴险的混账东西!”

这最后一句话,良郡王加强了语气,就连关押在另外两个牢房的夏昊、夏晃都听清楚了。

忠顺亲王还要继续厚着脸皮求情,良郡王却懒得听他废话,懒得再看他这种虚伪求情的嘴脸。

良郡王紧接着便喝了一声:“来人,将他带出来!”

跟在良郡王身后的几名狱卒,当即打开了牢门,将忠顺亲王押了出来,过程中,忠顺亲王问道:“好皇弟,你要带我去何处?”

良郡王冷冷道:“皇上有旨,押你去景山……囚禁!”

忠顺亲王闻言顿时面如死灰:“……”

当即,忠顺亲王被几名狱卒押出了牢狱,而在牢狱外头,已经有忠武营官兵在等候,良郡王将忠顺亲王交给了忠武营官兵,忠武营官兵则将忠顺亲王关进了一辆囚车,随即押向了皇宫北边的景山,一路上引来很多臣民的围观。

……

……

同样是被囚禁在景山,忠顺亲王的生活环境比起义成亲王又要差不少!

义成亲王的身边不仅跟着王妃、子女等家卷,侍妾也都跟着,而忠顺亲王的那些美妾俏丫鬟则都不许跟着了。

另外,忠顺亲王的禁所,比起义成亲王的禁所,则要简陋不少,这禁所跟当初贾芸家的破旧小宅院差不多,这处禁所本是景山最低等的奴才住的。

“王爷啊,以后我们就被囚在这儿了?这……这让人如何活得下去啊!”

刚被押到景山的禁所,忠顺王妃就对忠顺亲王哭喊了起来,一旁站着的几个子女都神色凄惶。

忠顺亲王的生活算不上穷奢极欲,但也只是相对于穷奢极欲的王公而言,事实上,他家里的生活自然过得很富贵,家产挺多,而且,忠顺亲王既是亲王又是宗人府宗令还是天治帝的心腹。

而现在他们一家人突然沦落到这种地步,住进了破旧禁所,且是被囚禁的,以后连院门都不能出去,跟以前的生活比起来真可谓是天壤之别了。

这让在富贵中受用惯了的忠顺王妃属实接受不了,几个在富贵中长大的子女同样接受不了。

其实,更接受不了的还是忠顺亲王本人。

“爹,我……我不想被囚禁在这里,爹去求求皇太……太皇太后,让太皇太后救我们一家子出去,让那新皇把王府和家产都还给咱们吧!”

此刻说话的是忠顺亲王的嫡长子,这是一个平日行事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贾芸给忠顺亲王定下的八条罪状,其中有一条便是纵容长子作恶,就是此人。

“啪”的一声,忠顺亲王突然狠狠抽了嫡长子一巴掌,怒骂道:“若此事能成,本王哪里还用你这个混账儿子来教我?”

骂完,忠顺亲王便失魂落魄地走进了自己的卧房。

这处禁所一共只有四个房间,包括了一间堂屋、两间卧房、一间灶房。

忠顺亲王自然占了最好的一间卧房,这里的最好也是相对而言,其实,这间卧房也是破旧的,面积还没有忠顺亲王以前在王府使用的青厕大。

这间卧房里的摆设也简陋,豪华家具是一件都没有的,就连床、桌、柜都是破旧的,舒适的座椅也是没有的,只摆着一个同样破旧的凳子,以及一个杌子,就连这杌子都是破旧的,呃……

事实上,哪怕这处禁所以前是景山最低等的奴才所住,但也不至于贫苦到如此程度,景山毕竟是御苑!

这处禁所虽破旧,但以前最低等奴才住在这里的时候,禁所里的摆设却不是这般贫苦,现在之所以这般,显然是贾芸安排的,以后忠顺亲王一家子,在这里的饮食也会很差。

此刻,忠顺亲王站在简陋贫苦的卧房内,看着卧房里的环境,本来就失魂落魄的他,变得更加失魂落魄了。

“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没想到我忠顺亲王有朝一日竟会沦落如此啊!好你个夏时,竟如此阴险狠辣,如此大胆地虐待本王!”

忠顺亲王在心里凄惶地想着,他哪里会不知道,眼下这种贫苦的囚禁环境应该就是贾芸故意安排的。

忠顺亲王坐在了破旧木床的床沿上,双目无神,神情痴呆,心里则在想着贾芸……

他想到,自己最初针对贾芸的时候,是提议让天治帝点贾芸为武探花而不是武状元,当时他这么做,并非因为他对贾芸有什么仇恨,其中一个原因在于,他怀恨荣国府,而当时贾芸是荣国府的旁支子弟。

虽说当时天治帝没有接纳他的提议,封了贾芸为武状元,但即便是成为武状元的贾芸,那时在他忠顺亲王眼里,也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那时他可不会想到,未来的贾芸会迅速强大,强大到将他都给比下去了,强大到连他都对贾芸很嫉妒,嫉妒贾芸的年轻有为,嫉妒贾芸的军权,嫉妒贾芸的家产,甚至连贾芸王府里的秦可卿都想占有,嫉妒到想整死贾芸的程度。

他更不会想到的是,如今的贾芸竟然夺到了皇位并且坐稳了皇位。

他本以为,贾芸不会对他多记仇,贾芸也会在意他这个血亲叔伯,在意太皇太后,甚至会求着他管理宗人府……

结果贾芸竟然果断将他给拿下了,现在更是抄了他的王府,将他一家人囚禁到了景山,且是一个贫苦的禁所,而他的那些美妾俏丫鬟却一个都没跟来。

此刻,想着这些的忠顺亲王,心里有的不是后悔,而是对贾芸的恨意,这是一股很强烈的恨意,恨不得贾芸即刻就死啊!

奈何,忠顺亲王也知道,这种事只是痴心妄想了,人家贾芸现在可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且还如此年轻英武,又怎会即刻死去?

xiaoshuting.cc

他倒是觉得,自己在如此糟糕的禁所里囚禁下去,估计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死在这里了。

但他可不想死,他不仅想继续活着,还想能得到解救,想恢复到以前那般富贵的好日子。

“本王不想死也不能死,目下暂且忍耐,相信以后必能获得解救,毕竟母后还在,而且,那个该死的夏时,即便目下坐稳了皇位,这皇位也未必能一直稳下去,保不定过不了多久就会发生大变故!”

忠顺亲王在心里悄悄想着。

他不知道的是,哪怕他不想死,贾芸也不会让他活久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