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文明破晓 > 第203章 白俄临时政府(三)

第203章 白俄临时政府(三)

会谈最终不欢而散。走到内阁总理办所在的办公地外,参谋本部长上原勇作大将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内阁办公地。田中义一看到上原勇作大将眼中闪动着阴鸷的光,心中不免有些叹息。

正好汽车来了,陆军省大臣田中义一招呼上原勇作大将上车。等车子启动,田中义一大将问道:“上原君,听说永田君要被派去欧洲?有这回事?”

上原勇作听到永田铁山的名字,才稍微消了点气,冷冷的说道:“是永田君申请到欧洲,想继续了解欧洲,继续学习。。”

“哦?”田中义一半真半假的表达了讶异之情,“如果让永田君前去海参崴,或许能够有很好的成果。”

上原勇作摇摇头,却没接这个茬,“田中君,不知你能否与在下一起向天皇上奏折?”

田中义一微微摇头。就他本人而言,对于占领远东并无兴趣。倒不是因为田中义一支持内阁总理大臣原敬,而是认为这样的政策着实没什么收益。入侵俄国不等于能够直接吞并俄国领土。只要俄国政府不与日本政府签署领土条约,全世界各国就不会承认日本控制地区属于日本。

虽然田中义一不支持原敬的政策,却很认同原敬提出‘英国绝不会同意’的观点。如果英国不支持,日本单独对付俄国,代价与收益完全不成正比。

但是身为军人,田中义一并不想直接与上原勇作起冲突。于是田中义一叹道:“天皇陛下现在完全接受了原敬这些人的看法,我们上奏只会引发陛下的圣怒。对于局面毫无帮助。”

上原勇作眼中再次闪动着阴鸷危险的光,这位参谋本部长再次生出了血洗内阁的冲动。

不过上原勇作大将很快就把自己从这样的情绪中挣脱出来,天诛国贼这等事不能急。现在原敬若是突然被天诛,反倒会引发被原敬这些政客们蛊惑的大正天皇的震怒。下一个上台的只怕还是和原敬有相同想法的政客。

看着身边的田中义一,上原勇作大将笑道:“方才说起永田君,他认为何锐从一开始就是大日本帝国的敌人,最晚到25年,何锐就会与大日本帝国交战。”

田中义一怎么可能被上原勇作忽悠住,便笑道:“若永田君真的这么说,才是真正明白满蒙生命线的意义所在。”

上原勇作着实没兴趣陪着田中义一放空炮,眼见田中义一要说一通大道理,索性单刀直入,“田中君,你身为陆军省大臣,真的不想为帝国开疆拓土么?现在帝国的力量是明治维新后最强,欧洲列强因为战争而削弱,正是大日本帝国的机会!”

田中义一没想到上原勇作这么直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上原勇作这样的家伙在军中要多少有多少,他们对世界的认知还完全停留在日清战争时代,认为靠赢得战争而获取土地与赔款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田中义一认为的‘满蒙生命线’,重点是生命线,而并非满蒙。之所以提到满蒙,是因为满蒙相较其他选择,是最容易完成的目标。如果日本国运到了,有其他更好的选择,田中义一就会毫不迟疑的提出其他的日本生命线。

在这方面,上原勇作真的不如永田铁山,永田铁山得到军中大佬们的赞赏,是因为永田铁山提出的是如何强化日本的方案。

到了这个层次,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就不会明白。田中义一沉默了好一阵,突然开口说道:“陆军省到了,上原君,我先下车了。告辞。”

话音方落,汽车就停在陆军省门口。车门一开,田中义一下了车,礼貌的向车内的上原勇作躬身行礼,转身就走进了陆军省大门。

看着田中义一的背影消失在大门里,上原勇作心中情绪翻滚。便是在军中,支持对俄国动手的人也并不很多,这让上原勇作极为恼怒。

汽车很快启动起来,上原勇作已经下了决心,既然这帮人不肯动手,上原勇作只能为大日本帝国独自奋战了。

刚回到参谋本部,已经有参谋急冲冲的送上来一份文件。甚至没有等上原勇作,参谋就用激动到颤抖的欢喜声音说道:“阁下,白俄……白俄临时政府与苏俄交战战败,白俄临时政府请求我们援助。”

上原勇作不禁瞪大了眼睛,他一直期待着此事发生,却没想到竟然会在今日发生。

loubiqu.net

打开文件一看,里面附带的电报抄稿内容果然与参谋所说的一样。这下上原勇作大喜,当即命道:“开会!”

众参谋本部成员们快速集合,得知全面介入俄国内战的机会到了,这帮参谋们的反应与上原勇作大将完全一样,尤其是牛岛满,兴奋到有些失态的喊道:“阁下,我们干吧!”

在机会降临的现在,上原勇作大将反倒沉稳下来,并没有被牛岛满这样的小参谋影响。

“你们立刻准备作战计划。”上原勇作命道。

等部下们立刻行动起来,上原勇作开始考虑如何能够一举实现自己的目标。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是军令机构,作战由参谋本部制定,提条给天皇。如果天皇认同,就将作战计划以敕令形式发给陆军省,由陆军省大臣负责执行。

这也是上原勇作不得不拉着田中义一去说服内阁总理大臣原敬的原因,现在的天皇大正在政策上深受党派政治影响,再不是明治天皇时代与军队团结一心的局面。

上原勇作的计划若是被天皇否定,自然就无法实行。而指挥前线的又是陆军省,而不是参谋本部,参谋本部没有越过陆军部直接指挥前线的权力。

以田中义一的表现,这老狐狸大概是认为天皇不会同意与俄国正式开战的计划,所以首鼠两端。

怎么才能说服天皇呢?

想了想,上原勇作突然想到一个方法,就把亲信池田中佐叫来,低声吩咐了几句。

当天傍晚,参谋本部的池田中佐走进了一处酒店。在老板亲切的‘欢迎光临’的声音中,池田中佐走进酒店。在一处角落坐下,环视周围,就见饭点的现在,店里面只有寥寥几位客人。看着如此局面,池田中佐心中不免难过。

战争结束后,日本经济就遭到了巨大影响,市面是一天不如一天。不用说与一年多前战争时期相比,就是与半年前相比,客人数量也远远不如。

正在想,入口的门帘一挑,两人走了进来。老板连忙上前躬身相迎,‘欢迎光临’。

池田中佐看到为首那位一身西服,正是自己在《朝日新闻》工作的同学井口,边站起身。随即,池田中佐愣住了,就见井口身后跟着一个年轻的姑娘。

姑娘穿着英国维多利亚式的浅灰色外套,带着记者们喜欢的鸭舌帽。装束干净利落,圆圆的脸很可爱,又透露出一种学者的气度。池田中佐能分配到参谋本部工作,也是陆军大学毕业的精英,见识过不少人。然而只是这么一眼,竟然搞不清楚这年轻女子是什么出身。

井口走到池田面前,两人直接握手。井口随即介绍道:“池田君,这是我们报社分配给我带的新人,森田小姐。森田,这位是我的小学同学池田。”

面对森田小姐礼貌亲切的问候,池田赶紧回礼。三人坐下,池田是第一次与报社的职业女性面对,一时有些不适应。井口记者看池田的反应,笑道:“池田,你可不要小看森田小姐,她是帝国东北大学的毕业生,可是货真价实的女大学生。如果不是因为要来见你,我才不会这么晚了还请森田一起出来。说吧,有什么大新闻。”

听闻对面的居然是女大学生,池田都有些惊了。从军多年,池田见过的将官得有几十位,便是元帅甚至是亲王也不止见过一次。连天皇陛下,池田也在某次会议上有机会比较近距离的见过。

然而,活生生的日本女大学生却是池田这辈子第一次见到。弄的池田再次低头向森田记者行礼。

森田光子见池田这般模样,不禁微笑着说道:“井口君,不如我先出去走走?”

井口当然知道《朝日新闻》主编派森田光子跟着他的原因何在,当然没有答应。只要池田中佐没有直接表示想私下传递新闻,就得让森田光子在旁边看着。对于记者而言,社会阅历是非常重要的积累。

池田此时完全没想到要让女记者森田离开的想法,他只是按捺住自己,不要让自己一个劲的去看女记者森田。女大学生们背后都有其强大的家族,不礼貌的结果未必是池田能承担的起的。

此时,酒店老板已经送上了两盘小菜,一壶酒。就见女记者森田先摆好了酒杯,随即拿起酒壶,给三人面前的酒杯里倒上酒。

这般文雅体贴,让池田大生好感。他端起酒杯,对着女记者森田说道:“幸会。”

森田露出了礼貌的甜美笑容,等井口端起酒杯,她也端起,三人碰杯后,森田右手握住左边略显宽大的衣袖,说了句‘幸会’,就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看着如此优雅又豪爽的模样,池田只觉得本来是很无趣的事情,就变得有趣起来。

三人吃着聊着,不久后,听池田讲述起最近发生的事情,井口记者眉头已经皱起,“白俄临时政府请我们出兵相助的事情能确定么?”

池田中佐着实不想回答这么蠢的问题,而且此时女记者森田小姐正好又给池田已经喝干的酒杯里面再次倒上酒。森田小姐身上散发的淡淡的香水气味让池田觉得注意力也没办法集中,为了掩饰失态,池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刚放下酒杯,就听井口笑道:“便是要喝醉,也把事情说清楚。”

趁着酒劲上头,池田中佐长叹道:“帝国的机会就在眼前,但是看政府的意思,竟然想放过这样的机会。”

井口记者当然知道自己的老同学此次前来的目的绝不是叙旧,而是想利用《朝日新闻》的渠道放出这个新闻。但此事的确超出了井口能够自作主张的范围,他可不敢给自己的老同学任何承诺。尤其是《朝日新闻》编辑部也发过不少关于远东局势的文章。由于朝日新闻的社长被上层叫去吃过饭,对于其中的倾向更加谨慎了一些。

见井口记者沉默不语,池田心中的不满发作起来,他问道:“井口君,你认为这不是机会么?”

井口依旧不言不语,只是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开疆拓土当然是机会,但是当了这么久的记者,井口对世界的看法和年轻时候大不相同。再没办法单纯的为某种可能不顾一切。而且上一次日俄战争殷鉴不远,日本陆军夺取了坚固的旅顺要塞,海军以微小的损失,几乎一举歼灭了俄国所有主力舰。

如果只是从胜利的角度看来看,这的确是日本空前的大胜利。从政治经济角度,日本获得了英国的尊敬,签署了英日同盟。

但是,获得如此成功的桂政府却在日本全国民众的唾骂声中轰然倒台。日本民众固然会因为战争的胜利而欢喜,却完全不能接受战争结束后没能获得任何赔款。

这次白俄临时政府向日本求助,以井口了解到的情报而言,白俄政府能给日本的东西非常少。而且白俄临时政府的首脑是海军上将高尔察克将军,这个人参加过上一次日俄战争。他并不可能割地给日本,而白俄政府携带的黄金也大多用在向中国东北购买军火与物资上。

如果这次日本出兵,即便获得大胜,也没办法获得割地赔款。现在的原敬内阁无论如何都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井口做着判断,同时端起酒杯慢慢喝着。池田中佐见井口记者如此反应,就觉得自己只怕是找错了人。如果是一门心思想抢新闻的记者,此时就该立刻询问消息的细节。

既然井口没有反应,池田看向了女记者森田。或许是酒劲上头,又加上心中的郁闷,池田向森田提出了问题,“森田小姐,您支持出兵么?”

就见女记者森田又露出了文雅的甜美笑容,“在出兵的时候,如果能让我采访参谋本部,那可就太好了。”

这话听得池田十分欢喜,心中更是鄙视起老同学井口,就转回头问道:“怎么样,井口,能报道么?”

井口依旧不敢答应下来。而且井口对同事森田光子的回答有些佩服。所谓顾左右而言他,森田光子方才的回答无疑是个好样板。自己的同学池田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森田光子完全没有回答问题,而是用一种非常巧妙的话术让池田认为森田光子支持战争。

森田光子可以这么做,井口却不能。最后井口把心一横,这的确是个大新闻,又是日本国民最喜欢看的新闻。得罪了老同学的话,以后得到消息的机会就少了许多,井口狠狠心,答道:“就请池田君等着看最近几天的报纸。”

终于得到了井口明确的回答,池田总算是放下了心。端起酒杯,池田说道:“祝大日本帝国军队每战必胜。”

又聊了一阵,井口说道:天色已经晚了,我要护送森田回家。

池田不知怎么就有了勇气,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一起护送好吧。”

井口苦笑一下,看向森田。

参加到护花使者的队伍里,池田越走越是讶异,森田光子前去的方向是东京老城区,但是并非富人区。到了光子家门口,池田看着很普通的小院,更是不解。这种老院子与森田的大学生身份相差太大。这种地方或许能够出现大学生,但是绝不可能出女大学生。

等光子回了家,池田才问道:“井口,这位光子小姐是什么人的亲戚么?”

井口欲言又止,最后在回去的路上被好奇的池田问的太多,索性答道:“你去总参谋部查一下,肯定有关于森田小姐的资料。至于那位是何人,我真的不方便讲。”

池田点点头,把此事记在心中。等第二天醒来,池田就把此时给忘记了。吃了早饭,急匆匆赶到参谋本部,池田拿起《朝日新闻》,却发现没有白俄临时政府的消息。这让池田非常失望。

到了第二天上午,到了办公室的池田又是先翻看最新的《朝日新闻》,就见在第一版不起眼位置上终于有了这条新闻但是。这个位置与池田中佐期待的大肆报道还是颇有差距。

看着这个并不起眼的位置,池田突然想起了女记者森田的消息。一时没忍住,就真的跑去资料室,请负责资料的帮着寻找一下有没有姓森田的年轻女性的资料。

负责人听了这些消息,一脸不解的再次确认。池田答道:“没错,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

负责人又仔细看了池田带来的公文,一言不发的进了档案室。本以为要搜索很久,没想到不到五分钟,负责人已经走了出来。手中竟然拿着一份档案。

池田带着巨大的疑惑结果档案,翻开第一页,池田登时傻了眼。就见资料第一条里面就明确写道:“义兄,何锐。”

身为陆军大学以及参谋本部参谋,池田知道此何锐就是何锐。池田万万没想到,女记者森田的靠山竟然是中国大军阀何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