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混在皇宫假太监 > 第607章 右相进长秋殿

第607章 右相进长秋殿

“驾!”

一行人策马穿过林子,身后是浓郁的灰尘。

“大人应该快到漢谷关了,下一个城镇,我们分头撤!”为首的人扬声道。

siluke.com

去往漢谷关是临时的决定,在未到达之前,李易绝不能让人知道他的行踪。

除却他自己,丰旗、周攀、周圭,其他人都是继续原定的路线。

“相爷,溱国那边递了信过来。”

亲随急步到右相身前,把信给他。

看完后,右相眼帘抬了抬,“和我想的一样,司剑的身份,是编造的。”

“去查查盛芸当时由何地回的楚国。”

“他们一行人,到何处了?”

右相端起茶水抿了口,面色淡淡。

“看路线,应是往杏州。”

“杏州?”

右相手指摩挲着,带着微微的思索,“看样子,周攀和周圭是让司剑带走了。”

“过了杏州,离边境,可就不远了。”

“尽快动手,办的干净点。”

“是。”

亲随躬身退下。

再看了眼信,右相扔进了火盆里,火光将他的眸子映照的越发幽深。

“藏好了,可千万别出声。”

一个老妪把枯枝条堆起来,对着里面叮嘱。

“大人,这已经是我们能拿出的全部粮食了。”

老人跪地,颤抖着身子开口。

“就这些?”

卫兵眼神轻蔑,一脚踢向箩筐,里面的大米当即撒了满地,米粒并不饱满,颜色也不同,一看就是凑出来的。

老人们看着地上的米,鼻头发涩,心疼不已,可面对近百的卫兵,心里就是再怒,也都不敢说什么,只求他们赶紧离去。

“行了,别耽搁了。”

“动手吧。”

为首的卫兵拔出了刀,走了几步,没有丝毫怜悯的,朝一个老人挥砍了下去。

村民瞧着这一幕,惊叫出声,瞳孔里写满了恐惧,坐倒在地上,连连后退。

卫兵们一脸冷漠,一路追砍。

地上横七竖八倒满了不闭眼的尸体,鲜血将地面浸湿。

哀求声,咒骂声,不过短短半刻,就彻底止息了。

“大人,是几个孩子。”

藏在地窖和柴堆里的孩童被找了出来,他们看着往下滴血的刀,小脸都吓的煞白,童真的眼里写满了害怕。

“唔,阿奶……”

一个孩童认出了不远处躺在血泊里的人,哭喊着要跑过去。

但下一刻,他五官挤在了一起,一把刀刃捅穿了他小小的身体。

随着刀光划过,几个孩子睁着大大的眼睛,再没了生气。

将能食用的东西收刮走,卫兵离开了。

村子是前所未有的寂静。

空气中的血腥味久久未散去。

风一路穿过,发出呜咽声。

“等父亲的大军过来,我非一刀一个,剁了他们的头!”

周圭从牙缝里蹦出字,满眼的狠厉。

李易嚼着干粮,仰头看着漫天的星光,心里闷的厉害。

战场上厮杀,手段再怎么残忍,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但把屠刀对上手无寸铁的老弱,连三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当真该杀!

丰旗攥紧了拳,一脸愤恨,就是豁上他这条命,他也要把司剑扶上那个位置。

今日的债,定一笔笔讨还!

周攀起身给马喂水,“还有半日就到漢谷关了,二弟,你留在此处,我会让人来接你的。”

尽管一路上,他们都是急速前行,但带着周圭,难免拖慢了队伍。

“你们快去。”

“我就是饿几天,也死不了!”

周圭粗着声,让李易等人别吃了,赶紧动身。

李易把纸条收了起来,动作先是很缓,接着一跃上马,只片刻,身影就融进了夜色里。

周攀和丰旗紧跟而去。

“周边的三十三个村子,都,都屠了?”

杨奉抖着嘴唇,声音沙哑。

另一边,翁敬瘫坐在椅子上。

两人都是被李易强行带离的建安,要不是被告知了绥安县之事,他们绝不会待在此处,早想发设法的离开。

虽然出不去宅子,但都没停止过打探外面的消息。

护卫们倒也没瞒着,每天把最新发生的事说给他们。

“楚国这是要亡吗?”

杨奉无意识的呓语,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肥肉弹了两弹,但他的神情,没有任何波动。

“乱世将至。”

翁敬闭上眼,一脸的悲色。

盛父看着跳跃的烛火,面沉如水,动作缓慢的磨墨,直到天亮,他才停笔。

“这些信,看看能不能送去各处。”

盛父把信给都前卫,他任户部侍郎多年,各地都有人脉。

司剑起兵,他得给他铺路。

芸娘看着外面青翠的树叶,默默为李易祈祷,一定要平安。

太上皇摔了奏折,让人召右相进宫。

“如今的形势,依你看,当如何?”

太上皇揉着眉心,开口问道。

这一幕,要叫外人瞧见,定然惊讶,右相不是亲近皇帝?这事,连他们都知道,太上皇不可能不知道。

他不趁机收拾右相,反而还向他询问应对之策。

言谈间,并不见丝毫防范。

这简直异常!

“暗处之人,必须尽快查出来。”

“着令襄吾卫剿杀驻军。”

“既开始就把事情推给了皇上,眼下,也只能再让他扛了。”

右相缓缓出声。

“搜寻之事,只可暗中进行。”

“民众现今无比恐慌,若再让他们知道暗处有这么可怕的势力,局势就彻底控不住了。”

“太上皇,该早朝了。”

“你是时候接手朝堂,重新登帝位。”

右相低头行礼。

“去办吧。”

太上皇挥手,示意一切照他说的来。

“臣告退。”

右相走出长秋殿,步伐间,尽显沉稳,不见一丝一毫的慌乱。

所有人都以为左相是太上皇的心腹,却不知,太上皇真正信任之人,是右相。

皇帝从一开始,就没有赢的可能。

他若安安分分,做个听话的儿子,太上皇可以放任他在那个位置。

但人呐,总觉得长大了,翅膀就硬了。

他一日未死,这楚国,就一日由他说了算。

“听说了吗,数十个村子,和绥安县一样,都让屠了!”

“驻军简直丧心病狂,毫无人性!”

“也不看看他们效忠的是谁。”

“下一个,会不会轮到我们?”

建安一片沉闷,所有人都惶惶不安。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