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尽物语:起始于型月 > 第四零六章:芬芳,给丫整两句祝辞!

第四零六章:芬芳,给丫整两句祝辞!

“这位壮士,刚刚情况危机,情非得已才出此下策,还请您不要生气,原谅我刚刚情有可原的情急生智之举。”

落地的慎二眼角直抽地看着刚刚把自己当做诱饵,现在又开始作着揖文绉绉地拽着词,面容清秀的青年男子。

“其实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你特么先给我等会儿,你不觉得我现在没有打你已经算是我情至意尽了吗?”

慎二开口,显露一脸无语,这个男人的身份自己大致上已经猜了出来,毕竟千钧之弩这个明显的特点,只会是那一位!

传说中,黄帝曾做过一个梦,梦中有一场大风将地上的污垢刮地干干净净,接着又梦到有一个人拿着只有千钧之力的人才能拿得动的强弩,驱赶着千万头牛羊。

很明显,这位就是那个梦里的后者。

黄帝于大泽边找到的力牧!

是黄帝手下有名的军队将领!是在与蚩尤的逐鹿之战中发挥了极大作用的能臣!

又有俗话说当将领的心都死黑,刚刚坑慎二的那一下也恰好证明了其的身份。

这时,力牧脸上作出几分非常自然与诚意十足的歉意。

“在下刚刚实在是逼不得已,若是壮士真要追究的话,能否…”

说着,力牧看向了接到斧子嘶吼一声后,正发着疯十步并作一步向着这边一边怒吼一边冲来的刑天。

“…等先把彻底失去理智的刑天解决了再追究?”

“行啊,反正我也制定好了计划。”

闻声,已经开跑的力牧笑了起来。

“是吗?哈哈哈,那还真是巧合啊,实不相瞒,鄙人其实也制定了能稳赢的计划,只不过需要壮士的一点点协助。”

“哎呀!”跟上力牧一同跑路的慎二一拍大腿,故作惊讶道,“巧了吗这不是!我的计划也需要你的协助!而且一样也是稳赢呢!”

听到这里,力牧止住笑,并暗地里略微打量了一眼慎二,心想道:

这不像魔神蚩尤手下的小子,该不会也是想着把对方当做诱饵送上去,然后借此机会来寻找刑天的弱点吧?

还是说他真有必胜的把握?

“壮士此言差矣,世间哪有什么必胜的策略?战场之上,战况瞬息万变…别,不用给我捏肩膀,我还不累…哎哎哎——!

被停下的慎二一把按住肩膀摁停,捏着肩膀给拽起来,并被作出投射状的力牧瞬间就慌了,继续说道:“慢着慢着!这种乱来的作战计划成功率可是极——”

没说完,力牧就被慎二用力地向着正朝这边儿快速冲来的刑天扔了过去!

慎二:“走你!”

空中的力牧:“——低的啊!”

……

“这位壮士,经过刚刚那一下您应该已经明白这种方案根本行不通了,所以说,还是用我的策略比较好。”

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全身上下都是灰尘的力牧掏出手帕,动作优雅地擦了擦自己的鼻血,并这般说道。

刚刚,被慎二扔过去的力牧,被刑天一顿斧头乱锤,不过因为身体各项素质算比较高的原因,所以并没有被捶死,而是逮到机会后撤(逃)了回来。

“吼?是吗?那你说说你的策略?”

慎二饶有兴趣地道,脚下逃窜的速度不减,毕竟力速双A+的刑天现在正在后边追,一个停步就可能被追上!

“实不相瞒,我这个计划虽然大概率能够成功,但是第一步却需要一个诱饵,所以…啊啊啊啊啊!怎么又是我啊!

被抢先一步踩了刹车的慎二给用力地甩出去的力牧,在空中高声呼喊。

“话说第二步究竟是个啥啊——”

慎二大声地问,不过等来的就只有咕噜咕噜含湖不清的声音。

因为此时的力牧被刑天大大挥舞旋转连话都说不清……

宝具:旋转突刺的最古将帅!

“你…能…不…能…听…人…把…话…说…完…咕噜咕噜咕噜…”

……

展翅高飞的雄鹰背上,力牧吐了将近两分钟才算是缓了过来,缓过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过头来怒斥慎二。

“别拍了,都要被你拍散架了!”

力牧终究是没绷住,毕竟被连续扔出去了两次,换成任何人他都不可能再绷得住。

“呼——”

把肠子都快吐干净的力牧,向后一仰双手撑着雄鹰那宽阔的背部,脸朝天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还是第一次,被连续整了两次!

明明以前只有自己算计别人的份!

无奈一笑后,力牧回头掠了一眼正在地面上嘶吼狂追的刑天。

在这种时候也没工夫纠结那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了,这个年轻人竟然这么轻易地将自己努力却没做到的事情给做到了!

将刑天给引离了战线后方人族部落!

“西方三十里处有一天然峡谷,长年云雾环绕,把他引到那里去,一定可以借助地势将其困在那里,我有信心在那里灭杀他!”

慎二没有回答,而是随手取出长弓,向着身后随意一瞄拉满了弓,同时,一支黑色的箭失凭空出现,搭在了弓上。

嗖!

离弦之箭落于刑天身前,轰得一声,地面被炸得尘土飞扬,刑天因此更为愤怒,怒吼个不停,速度也更接近极致!

“你说那地方我提前侦查过,那里的石质太脆,根本扛不住他血气状态下的A++劲力,还有他看似双眼通红一片,但是他靠的可不只是眼睛,他的血气感知灵敏得很,想借云雾遮挡其视线,根本没用。”

“提前侦查过?”

力牧一愣,这人为什么会提前侦查过自己约定的位置?难道说也那么想过?

“走,带你去个好地方。”

“壮士稍等!”

力牧突然说,随后将手放在了慎二的肩膀之上,沉默了许久后才憋出了一句……

2kxiaoshuo.com

“下次该你了吧?”

闻声,慎二啧了一声,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大了还记仇呢?而且我那不是为了找到刑天的弱点吗?”

究竟是谁记仇啊!

力牧心中奋力吐槽,抓着慎二肩膀的手也没有丝毫松手的意思。

这小子也是个做事不分手段只看结果之人,可不能再给他坑了!

“看,我们快到了。”

听慎二这么说,力牧下意识地便探着脑袋向着慎二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结果就是,一个没注意的力牧,被慎二轻松反制并用力向着下方甩了出去!

“把他引到那里去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也就是力牧不会骂人,不然铁定得把慎二给骂上八百来遍,这个人竟然比自己还要无耻!竟然比自己还要不择手段!

当然,也没空去骂人了,因为刑天此刻紧追不舍!根本不给力牧喘息的机会!

……

刑天走的很安详。

先是被引到慎二埋下神经毒素炸药的位置,被慎二一记箭失给引爆的神经毒素炸药便跟随烟尘通过口眼钻入其的身体之内。

紧接着,刑天又被引到了一片慎二提前来过的小泽之中,小泽之中的肌肉毒药通过皮肤与毛孔,钻入了刑天身体的每个角落!

顺带一提,这些毒药是慎二在之前收集的幻想种蛇毒以及川蜀之地特有的蝎子虫子的毒药。

非常好用,普通人一沾就没,幻想种也一样!

看着追了好久,速度越来越慢,然后在某个时刻整个人突然就停了下来,开始一边抓挠身体一边嘶吼的刑天,力牧甚至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是无力了吗?”

“是毒。”

慎二随口说道,紧接着随手掏出两颗小药丸丢给了力牧,“是解药。”

说罢,无视了力牧那彷若痉挛般不断抽搐的大黑脸,慎二向着远处吹了个口哨。

口哨声落下,黑压压一片、压根就数不清数量的异兽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磨爪霍霍、杀气腾腾地向着刑天围了过去!

“给我干他!”

一声令下,数不清的异兽冲了上去!

后边的事情就不用说了,这十万异兽,倘若让慎二真刀真枪的打正面,也会死的很惨,更不用说中了剧毒的刑天。

场面十分和谐(残忍),力牧都没能忍心看下去,别着脸道:“是不是有些baby?既然已经中毒,亲自给他个痛快不行吗?”

“那你去?”

力牧想了想,然后婉拒了。

力牧又不傻,虽说中了毒,但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刑天,万一被气急败坏而抡圆的斧头砸到身上……

可就不大好了啊!

同时,力牧又觉得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下手又狠又黑!比自己还要黑!

可能是因为都是同一类型,对于慎二莫名有几分猩猩相吸感觉的力牧主动伸出手,咧着嘴露出一口洁白牙齿。

“力牧。”

“慎二。”

慎二伸手,回敬对方一口大白牙,笑容比之力牧还要友善,还要纯粹,还要干净!

此时的力牧还不知道,即便还(坑)了自己三次,但是这个男人却并没有打算就此收手,甚至还会在以后的时间里变本加厉!

自己的灾难,其实才刚刚开始!

……

在刑天安详地寄了的同时,慎二的影分身也到达了前线战场。

当看到前线的惨状之时,就连从来没有什么良心的慎二也不由得心一揪。

遍地尸体,数不清的兵士被雷鸣电闪、狂风暴雨以及山洪折磨至死!

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唯一安全的地方是一个看上去就风雨飘摇不太牢固的黄色穹型结界,隐隐约约还能看到结界中密密麻麻的人影。

只有少数几个人在结界四周维持结界,慎二估计着应该就是黄帝炎帝以及他们手下的那些大能了。

苍穹之上,慎二隐约间能从阴暗的雷云中看到长着翅膀、遮天蔽日的龙影以及两个人影,想必那就是所谓的应龙以及风伯雨师了。

应龙的气息果真不是蛟龙可以比拟的,就连慎二也不由感到一阵心季!

至于风伯跟雨师,虽然气息上不如当初那个将自己拍飞的魔神,却也差不了多少!

土遁·防爆石英壁!

透明的加厚玻璃墙,很突兀地从地表原地升起,将整个结界围在其中,帮忙抵挡住了大部分的风雨与洪水。

正在维持结界的一腰间配宝剑、剑眉星目、黑发黑童的壮年男子见状,不由疑惑。

“怎么回事?”

“轩辕,恐是高人来助!”

正在给男子推背…咳咳,正在给男子治疗伤势的中年男子这般说道。

这是传说中的炎帝,神农氏。

跟传说一样,是个加血治病的暴力拐。

“我出去看看,轩辕你趁机好好修养一番,之前蚩尤造成的旧伤不好好休息的话是会出大问题的。”

黄帝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后点了点头。

“风后,你跟神农一起出去吧。”

风后,黄帝属下,知名军师与宰相。

“是!”

一名脸色严峻的青年点头,收回了一直放在结界上的手,同炎帝一起走出了结界。

不过,刚刚走出结界,两人就被眼前的场面给整蒙了。

透明的壁垒之上,一个赤色的小猪仔,两脚着地,晃着尾巴单手叉腰,举着一个喇叭正冲着天上的应龙与风伯雨师口吐芬芳!

一旁还有一蓝发青年傲然挺立!

事情还要从慎二用过石英壁之术后开始说起……

“该你上场了,芬芳,给他们整上一段祝辞!”

被硬塞了一个大喇叭的芬芳看着手中的大喇叭面无表情地沉默了很久很久。

“我能拒绝吗?”

“你觉得呢?”慎二弯着眼睛反问。

芬芳又沉默了许久,才又问道:“那你能在结束后保证我的安全吗?”

“安啦安啦,这点儿小事而已。”

于是乎,芬芳深吸了一口气,用两条后腿站了起来!

这一站,改变了猪界的历史,并堪称猪界的奇迹!这一开腔,就是猪生巅峰!

再然后就是神农跟风后看到的场景。

“……应龙你可拉倒吧,不嫌丢龙吗?你应该姓膈才对吧?真名是叫膈应龙才对吧!”

“你瞅瞅你那四不像的样,正经龙谁长翅膀啊,你就真没问问你爹你妈究竟是个啥?”

“风伯?雨师?你们瞅瞅你俩长那个样子,你俩又能对得起谁?是想吓死猪吗?”

“你们每天早上洗脸的时候就没被倒影的自己给吓死吗?我就纳了闷了,你们俩胎盘究竟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看看你俩的脸,我还是更喜欢自己的屁股,长得真特么随机。”

“哎呀~真羡慕呀~你们仨的X脸,竟然不需要擦粉都能比那城墙厚~可不是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嘛~”

“一群傻X玩愣,就跟南方的农作物一样,一年三熟,还不带歇气的,服了!”

“你说说你们活着图个啥?把脖子上的那个玩愣当摆设,你们除了能衬托这个世界有多么美好之外还能干什么?”

“应龙你咋不说话呢?是在跟你九泉之下的老爹发短信寻根吗?傻孩子,睁开眼睛看看,爹就在你跟前啊!”

总之,巴拉巴拉芬芳个不停。

别说天上的应龙跟风伯雨师了,就连神农跟风后听了几句就觉得听不下去,实在是粗鄙至极难以入耳。

感觉要是换到自己身上,说什么也要第一时间搞死这头嘴臭的猪!

“是谁在狺狺狂吠?!”

云层中,尖锐刺耳的男人声音响起。

“你TM狗叫个什么?能说人话吗?爷爷我小时候被狗吓过!”

瞬间,雷云散去,风雨停歇,洪水也不再肆虐,阴郁云层中的龙影与风伯雨师两个人影也终于显露了出来!

全部准魔神级别,加起来可能匹敌原初半神的三方存在,全都杀气腾腾地注视着透明城墙上的那头朱色小猪。

“你可说过会保我安全的…”

瑟瑟发抖却羊装澹定的芬芳小声地说,不过下一个瞬间就被慎二给提熘了起来,向着远方的天空作投射状。

“等…”

“加油,活下去!我会为你祈祷的!”

“我特么的就知道会是这样!我RNM——!

被用尽全力的慎二投掷出去的芬芳就如同一发炮弹一般,不一会儿就化作一颗明亮的星消失于天际。

同一时间,风卷云动,暴怒不已的应龙与风伯雨师,施以极速向着芬芳追了过去!

一副不弄死这头猪就不罢休的样子!

“危机解除!”

慎二回过头咧着嘴向着神农跟风后比了个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