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阳寿抽卡,从现实游戏化开始 > 171 祝月汐的奖励

171 祝月汐的奖励

灰狼山中央地带。

眼见祝月汐突然出现在场中。

在场的众人,无论是江曲还是白无愿。

又或者是徐长风,李军等人。

全都感到心中落下了一块大石。

她就像是一根定海神针般。

给了众人超乎想象的安全感。

仿佛有她在现场,什么问题都无法成为问题。

甚至于众人都开始有些懊悔。

刚才要是没把千手王给打进裂缝里。

现在岂不是当场就把他给解决了?

苏墨站在人群当中。

看着中间那位风华绝代的女子。

眼中有着少见的惊艳之色。

只从身材和长相上来讲。

这位祝府君足以碾压绝大多数的女明星。

如果再配上她的实力和地位,那更是无人能比。

她就如同一轮皎洁的明月。

无论出现在哪里,都能瞬间成为中心,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除了这份难以忽视的绝美容姿。

苏墨敏锐的察觉到周围人对她的态度——

依赖,崇拜,尊敬,信任。

毫无疑问,这绝对是一个极有魅力的领导者。

否则单靠等级和实力。

像白无愿和徐长风这等傲气十足的人物,未必会对她感到服气。

与此同时。

祝月汐也从江曲和徐长风等人那里了解到了现场的大概情况。

等她知晓竟是苏墨执掌了圣器一路战斗过来。

祝月汐目中顿时露出极为少见的惊愕之色。

当初在授予圣器权限的时候,她虽然感觉到了某种不对劲,却并不觉得会出什么大问题。

毕竟以那三处阵基的情况而言,能够成功将其摧毁的,定然是官方当中极为强大的高阶超凡者。

哪怕不是白无愿和徐长风,也定然是和他们亲近的相关高阶之一。

谁曾想,到头来获得授权的竟是苏墨?!

要说她对这个小家伙也不算是一无所知。

除了进阶迅速屡立战功之外。

他甚至还获得了乔亚中的举荐,得以提前进入交界地。

要说他的实力,在同阶当中的确十分强大。

或许只比当初的她要弱上那么一两筹。

可对比其他的超凡者来说,完全就是碾压的层次。

但再怎么碾压,他也终究只是个中阶超凡者。

中阶就意味着他体内的源力必然十分有限。

别说是御使圣器了,甚至连启动都绝对无法做到。

但事实偏偏与常理截然相反。

根据江曲等人的说法。

他不但能使用圣器。

甚至还用的相当好,连续破掉了好几次危局。

只从结果来说,圣器交到他手上,算是歪打正着,为此次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倘若交给别人,反倒不一定能做到这种程度。

至少,其他人绝对没办法像他这样,能够在战斗中给江曲供应源力。

说起这个,就连她都有些好奇。

乾坤印具备转送源力的功能她是知道的。

不过这个功能一直都显得十分鸡肋。

因为从根本上来讲,每个人体内的源力都是不一样的。

它会蕴含不同程度的污染,会受到不同超凡特性的侵染。

像浊修如果给混修乃至清修灌输体内源力,甚至有可能让他们当场异化。

而混修给混修进行灌输,也会存在转化率和源力冲突等问题。

因此,除非是到了危急关头,否则正常情况下超凡者都不太会让别人给他灌输源力的。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

高阶超凡者体内的源力,不但数量比低阶超凡者更多,质量也是远远超出。

这正是启用强大技能所需的底蕴。

按常理来讲,高阶灌输低阶会比较容易,低阶要想灌满高阶,几乎是不太可能。

但他偏偏就做到了。

这实在是让祝月汐不得不产生好奇。

甚至她都想让苏墨现场给她展示一下。

不过祝月汐也明白,这并不符合她一贯对外表现的人设。

当即便压下念头,对着苏墨开口说道:

“这里发生的情况我已经大致了解了。

有鉴于你立下了诸多功劳。

在这次阻止源界入侵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所以我决定对你进行奖励。”

听到这话,苏墨不由得微微一怔,继而谦虚回道:

“府君过奖了,这次能够成功阻止入侵还得靠大家齐心协力。

否则单凭我一个,哪怕有圣器的帮助,那也绝对发挥不出多少作用。

就像最后那位千手王出现时,若非江总队顶在前方,可能我骨灰都被扬了。”

“公是公,私是私,这次的入侵能够成功被我们击退,大家的确都出了不少力。

回头在报功的时候,每个人都少不了。

但现在给你的奖励,是我私人决定给的。

算是对你发挥圣器价值的一种认可。

你无需拒绝。”

说着,祝月汐纤手一挥。

一件古色古香的小巧剑匣出现在苏墨面前。

苏墨忍不住伸手接过。

打开剑匣一看,只见里面存放着七枚古铜色的小剑。

最让苏墨感到震惊的是,这七枚小剑无一不是高阶法器。

这是纯粹由一整套高阶法器组成的剑器套装。

看到那七枚小剑,周围人无不感到万分艳羡。

便是江曲和白无愿,也都颇为动容。

而众人当中,又要数徐长风和李军最为羡慕嫉妒恨。

他们俩都是剑圣职业者。

一个是新晋升的7阶剑圣。

另一个是世家核心子弟。

正如美人爱珠宝,侠客好美酒一般。

顶尖的剑器对于剑圣存在着致命的吸引力。

尤其是他们俩还知道这套剑器的来历。

这套剑器名为七劫剑,是祝月汐在交界地夺取六冠王所获得的奖励。

在那之后,陪伴她很长一段时间。

曾有无数的高阶蜃妖和高阶邪修惨死在这套剑器之下。

其中甚至有准圣级的强者。

由此可见这套剑器的强悍。

传说七剑合一的情况下,甚至跟准圣器都能打的有来有回。

但祝月汐现在却这般轻易的把它给送人了。

要说徐长风和李军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们对于苏墨能掌握如此利器也算是比较服气。

毕竟对方先前的付出他们都看在眼里。

此次的战争若是没有苏墨的贡献。

哪怕他们能赢,也必然要付出现在十倍百倍的巨大代价。

与之相比,一套高阶剑器反倒算不上什么了。

而就在苏墨道谢后欣喜把玩之际。

祝月汐却看向那巨大的裂缝。

先前她一边在听取江曲等人的汇报,一边也在暗暗恢复源力。

不久前她才和三位持有准圣器的准圣战过一场。

接着又马不停蹄的从源界那边赶回来,一路上几乎未曾停歇。

即便是准圣,体内的源力也已消耗得差不多了。

当然,以准圣的实力而言,哪怕全身大半源力都已耗尽,摧毁一道空间裂缝仍旧是轻轻松松。

不过眼前这个裂缝跟其他的裂缝不太一样。

首先,它并非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人为打穿的。

其次,这裂缝上沾染了许多的血肉精气。

哪怕她现在当场将其摧毁,日后也十分容易被定位,从而被人再度打开。

如果打开的次数过多,空间会逐渐变得易碎,搞不好这里就会形成固化的通道,发展成一处崭新的交界地。

这绝不是她想要看到的场景。

为今之计,唯有使用源力对耗其中的精气。

逐渐减去裂缝的支撑,让其回归应有的状态。

然后再让浑天司对这里进行更加深入的清理。

确保不至于下次还被外人轻松定位。

这样一来,才算是永绝后患。

心思既定,祝月汐立刻开始行动。

她伸出纤细素白的右手,掌心对准裂缝的方向,澎湃而精纯的源力自她掌心透出,如蒙蒙之雾般,迅速覆盖了整片裂缝。

然后在苏墨等人讶异的注视下,就见那巨大无比的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收窄,变小。

按这个速度来看,大概只需要四五分钟,就能将裂缝彻底关闭。

众人见状,不由得纷纷向裂缝中投注源力。

海量的源力注入其中,裂缝关闭的速度立刻开始上升。

眼见一切都在朝良好的方向发展。

隐约间,苏墨似是听到了浪潮汹涌的而声音。

一开始他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

但很快,就见到祝月汐的脸色骤然为之一变,冲现场众人扬声喊道:

“全都退开!”

话音刚落,乌黑的潮水宛如大江一般,从裂缝中汹涌而出。

提前得到提醒的众人,全都掠到附近的高地上。

就见那浓墨般的江水自大地上滚滚流淌而过。

一些早已死去的蜃妖,残尸骤然被卷入其中。

眼见着那些残尸在水流中几番浮沉之后,竟是诡异的动弹起来。

地面上一些早已扭曲的树木,经过水流的冲刷,身躯暴涨,撑天接地,枝桠乱舞,有如狂暴的妖魔一般。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李若曦惊恐莫名的问道。

“这是……殇河!”

徐长风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周围人听到这话也都是心底勐地一沉。

殇河,这是魔劫在源界爆发后所留下的恐怖灾难之一。

其危险程度,足以和【梦女】,【影妖】等媲美。

传闻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乌黑大河。

河中漂浮着无数的尸体和恐怖怪异。

每一滴河水都蕴含极其强烈的污染。

普通的超凡者坠入其中,几次呼吸的工夫就能当场异化。

便是高阶超凡者,在这条河中也坚持不了多久。

苏墨一瞬间就想到当初在源界碎片被陈洛白胁迫的场景。

对方借助命珠催化了一滴殇河水。

由殇河水演化来的污染雾气,险些让他们全军覆没。

那时也仅仅只是一滴殇河水而已。

而现在,却是整条河流都通过裂缝涌入过来!

一想到殇河所能带来的巨大危害性,众人无不心情沉重到了极点。

“不好,天木市!”

白无愿看着河流流动的方向,脸色瞬间为之一变。

场中众人,也都骤然为之变色。

灰狼山的地势是远远高于天木市的。

以殇河水通过的速度,必然会如瀑布一般朝着城市那边涌去。

而殇河水又难以为外物所吸收。

这就导致它有极大的可能会一直流入到城市里的居住地。

连超凡者碰到这河水都是一个死。

更别说毫无超凡之力的普通人了。

哪怕闻上一口这殇河水的气息,怕都会当场异化而死。

这是纯粹的剧毒,完全没有解药可解的那一种!

在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之后,众人立刻思索起破解之法。

李军甩手扔出了一个葫芦状法器。

葫芦嘴张开,对着下方的殇河水倒吸而起。

空中掀起了一条乌黑如墨的水龙卷。

大量的殇河水被葫芦当场吸了进来。

然而尚未等众人松口气,就听见一声清脆的裂响。

就见那个葫芦法器的表面迅速从褐黄色变成澹黑色,乃至墨黑色。

最后当场裂开,如同失去了所有灵性一般,带着先前吸收的众多殇河水,一同坠入下方。

这东西,连法器都能污染掉!

一念及此,众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了。

这时,苏墨似是想起了什么。

他对着远处流动的殇河水一剑豁然斩下。

狂暴的剑气在河流旁边斩出了一道深邃的裂隙。

涌动的殇河水立刻朝裂隙那边流去。

看到这一幕,众人顿时眼前一亮。

接着,所有人纷纷开始出手。

在河流附近制造着各种巨坑,支流。

试图将殇河水留在山中,防止流到山外。

与此同时,祝月汐正在极力催动源力,清洗血肉精气,加速关闭裂缝,加速断开殇河渠道。

两方合力之下,殇河水果真在原地被滞留了许多。

可就在这时,从裂缝流进来的殇河水里突然蹿出了几道身影。

那是一具骸骨,一条黑藤,一扇棺木,以及一盏古灯。

这四样物事在离开殇河之后,立刻对着祝月汐围杀而去。

说围杀可能有些不太对,他们更多的是像在猎食。

黑藤黝黑如巨岩,遒劲如古松,其上滴淌着黑色的汁液,疯狂朝着祝月汐缠杀而去。

棺木同样无比暗沉,表面布满猩红色的扭曲人脸,人脸哭嚎着,惨叫着,散发着近似精神污染的恐怖啸音,当头对着祝月汐砸下。

将近四米高的骸骨则手提青铜古灯,瞬移般的朝着祝月汐冲去,一眨眼就来到她近前。

三方近似同时杀到。

祝月汐眼中并无任何波澜。

她一边维持着关闭裂缝的动作,一边抽出十分之一的力量,抬手斩出三道璀璨的剑光。

剑光照破虚空,一瞬间便将藤蔓切断,令其发出婴儿哭泣般的声音。

黑色棺木上面被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剑痕,周围几道人脸当场爆碎开来,化作污血滴落。

而那个手持提灯的骸骨则最为不堪,不但坚实的骨体被当场斩成两半。

就连手中的提灯都直接甩飞出去。

但在解决了第一批诡异之物后,很快,殇河之中又蹦出了新一批诡异之物,直朝祝月汐那边杀来。

源源不断,络绎不绝。

与此同时,苏墨等人这边同样受到诡异之物的袭击。

那是一群由残尸拼接后的诡异之物。

每一个都拼的七上八下,极其的狰狞邪恶,或是有着狼的头大象的腿,或是有着虎豹的爪子脸上全是利齿交错的嘴巴,或是干脆就是一截触手,触手的吸盘上长满了无数的脑袋……

这一幕诡异离奇怪物出笼的场景,直让苏墨感到头皮发麻。

他并不是因为危险而感到惊恐,反而因为对方那些超乎想象的造型而感到极度恶心。

“都踏马给我去死啊!”

无数剑光骤然自苏墨手中爆出。

道道剑光直朝那些怪物们杀去。

然而剑光所发挥的杀伤力却远没有平时那么强悍。

甚至某些时候,数剑下去,连对方的一根胳膊都无法斩断。

“这些家伙,都是些什么鬼?!”

看着前方那密密麻麻的诡异之物。

苏墨头一次感到跟摸到一只刺猬般,无从下手。

对待这些东西,手中的武器根本不能动用,一动就会触碰污染,受到腐蚀。

而诸多技能对待它们的效果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

似是它们天生就对超凡之力存在着某种免疫性。

除非是像祝月汐那样,通过高等级的力量进行强行碾压。

但就算是祝月汐,现在也几乎被那些诡异之物包围了,再加上还要关闭裂缝,以至于现在完全空不出手来。

“用精神系的技能!”

白无愿扬声喊道:

“精神系的技能对付它们效果最好,其他都不太行!”

听到这声提醒,众人纷纷改变攻势。

一时间诸多精神攻击全都朝那些攀爬来的怪物们轰杀而去。

果然,有了精神攻击的加入之后,许多坚硬耐操的怪物,全都跟没油了的汽车般,当场趴在了山地上。

看到这一幕,众人信心大震。

另一边,几乎被诸多怪物彻底包围起来的祝月汐,从黑球中出声说道:

“再坚持三十秒!

三十秒后我将关闭裂缝!

并在关闭的瞬间倒卷殇河!

记得到时候离远一点!”

她一边说着一边动用精神攻击。

大批的诡异之物如落叶般从她周围掉落。

但紧跟着,又有更多的诡异之物从河中冲出,加入到她周围的包围圈中。

那黑球眼看着越发的膨胀起来。

众人听到祝月汐的嘱托,全都不再吝惜源力。

一道道精神攻击集中落下,诸多从殇河中爬出的诡异之物全都死在岸边。

只是几秒钟的工夫,地上就铺满了厚厚的一层。

但诡异之物的数量明显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它们虽然不断死去,但更多的却又接连从河中浮现,悍不畏死的朝这边冲来。

诡异之物的阵线迅速向上推进。

苏墨眼看着形势比想象中的还要更加不妙。

他停止使用破神剑,身上透出朦胧的光亮,开始诵读《度厄洗神经》:

“……救苦天尊,遍满十方界,常以威神力,救拔诸众生,得离于迷途,众生不知觉,如盲见日月,我本太无中,拔领无边际,庆云开生门……”

宏大的诵经声自场中响起。

为了不让周围的同伴受到经文的影响。

他独自向前走去。

大批的诡物在冲到他附近时,纷纷有如积木般散落在地。

整片空间以他为圆心形成了一道弧形区域。

弧形的最外围,是大片突兀失去动静的诡物。

并且随着他的前进,弧线的范围也在迅速扩大。

在临近河岸边时,看着那阴森暗沉漆黑冒泡的殇河水,苏墨停住了脚步。

他感受到了压力。

就算是度厄洗神经,也并非是无敌的经文。

当诡物一次性出现太多时,可能连经文度化都来不及。

必须要站在自己能够维持住的程度上。

正当他这样想着。

“破!”

祝月汐一声喝道。

周围的诡物如雨水般簌簌而落。

她脸色苍白到了极点,扬手道:

“给我退!”

话音落下。

入侵到这边的殇河水宛如受到了某种命令般。

瞬间整条河流开始往回倒卷。

同时裂缝也在急剧收缩。

看到这一幕,众人全都感到无比欣喜。

总算是快坚持到裂缝消失了。

苏墨同样也感到十分高兴。

然而就在他略微松懈的这一瞬间。

一道疾影骤然自河底蹿出。

赫然是先前那具骸骨所持有的铜色提灯。

铜色提灯对着他身上勐地一撞。

这一刻,苏墨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力袭来。

仿佛撞来的不是一盏灯,而是一头巨龙。

他整个人直接被撞进了波涛汹涌的殇河里。

身处极速倒卷的殇河里面,他整个人都摔得七荤八素。

一时间不分东西,不辨南北,甚至连上下都完全分不清。

尚未等他反应过来,浪潮般的殇河水便骤然冲入源界之中。

他处在空间的另一边,眼看着空间裂缝眨眼间缩小,到消失不见。

苏墨整个人都懵了。

视野中的最后一瞥,他看到祝月汐焦急的对这边伸出手来,似是打算过来救他。

《镇妖博物馆》

那绝美的容颜上少见的露出了惊慌之色

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裂缝化作拇指大小的漩涡,迅速消失不见。

眼前只剩下一片暗紫色的深邃天空。

那是他曾看过好几次的天空。

是唯独只属于源界的天空。

他就这么被落在源界里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