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骗了康熙 > 第591章 去丰台

第591章 去丰台

面对下级官员的公然挑衅,一个合格的老官僚,应该如何应对?

有人喜欢摆事实讲道理,装作很亲民的样子。

然而,玉柱却十分霸道的吩咐道:“来呀,摘了他的顶戴,叉出去!”

“嗻。”几名亲兵一拥而上,堵嘴的堵嘴,拽胳膊的拽胳膊,十分麻熘的把那人,像拽死狗子一样的拖出了户部的伙房。

哼,啥叫一言堂?一言堂,懂么?

玉柱是何等身份?

他说话的时候,岂容任何人当众挑衅?

尼玛,阿猫阿狗都敢当众反驳玉柱的意思,那还当个鬼的管部大学士?

是时候敲黑板了,管部的中堂,难道是受气的小媳妇么?

反正吧,在大清的官场上,官越大,实权越重,越有资格耍流氓!

收拾了刺头之后,玉柱望着鸦雀无声的伙房内,轻声一咳,冷冷的问大家:“户部衙门里,谁说了算?”

一阵死一样的沉寂之后,有人大着胆子说:“玉中堂说了算。”

“对,对,玉中堂您老人家说了算。”

“是啊,玉中堂说了算。”

玉柱点点头,吩咐道:“确实太过奢侈了,很不像话,拨银减半,你们都没有意见吧?”

“没意见,没意见。”

“谁敢有意见呐?”

“都听玉中堂您的吩咐。”

玉柱满意的一笑,意味深长的说:“不服的人,尽管放马过来。我教你们个乖,可以回去找你们后头的主子,上宫里告我去。”

《逆天邪神》

一旁的杨森,简直是看傻了眼,也佩服五体投地。

众所周知,户部伙房里,向来是藏龙卧虎之地。

远的且不说了,好几个负责采买的管事,都牵连着各家王府的宠妾或是心腹大管事。

“木林兄,这些人若是不乖,直接命人摘了顶戴,撵出衙门。哼,凡事自有本爵阁替你兜着。”玉柱冷冷的扫视了全场一周,视线所及之处,人人都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

“是,卑职谨遵中堂大人的教诲。”杨森哈腰作揖,接过了玉柱当众给他的“虎皮”。

发了威力之后,玉柱站到伙房的台阶上,澹澹的说:“国事艰难,西北有大战,花钱如流水,切不可太过于奢靡,都明白吧?”

“是。”

“嗻。”

“我还是那句话,不服的,有种找人进宫里去告我的黑状,本爵阁一定奉陪到底。”玉柱撂下这句话后,挥挥袖子,扬长而去。

杨森望着玉柱的背影,他心想,跟着这样的中堂,才是真正的有盼头啊!

“哦,你真的这么说了?”老皇帝听完了玉柱的禀报后,放下手里的佛珠,忽然笑道,“你个小混蛋,还真的有些像我年轻时候儿的脾气。我年轻的时候儿啊,要么装湖涂,要么顶顶较真,宁可做错了,也必须抓权在手。嘿,当年撤藩的时候,满朝文武重臣之中,除了明珠之外,没人支持我。”

“后来怎么着?打了好多年,还是顺利的拿回了云贵两省。”康熙十分得意的炫耀所谓的显赫武功。

玉柱的心里暗暗好笑,康麻子啊,你也忒擅长给你自己涂脂抹粉了呀!

若不是吴三桂死得早,整个天下说不准就姓吴了!

玉柱聆听了一阵子老皇帝的丰功伟绩,就想走了。

他进宫来,打着禀报户部帐目的旗号,其实是想抢先一步,把今天干的事儿,在老皇帝这里挂个号,让老皇帝心里有个底。

很多初入官场的人,吃亏就吃亏在这些细节上了。

大领导,要时刻保持畅通的沟通,才不至于惹来不必要的误会。

老皇帝看出了玉柱想走的心思,便摆了摆手说:“别急着走。你先看看这个。”说罢,亲手递了一份奏折给玉柱。

玉柱才不会那么傻呢,看奏折那是皇帝的特有权力,他算哪根葱呀?

见玉柱很懂事的没接奏折,老皇帝便叫来魏珠,让他念折子。

等魏珠念完了折子后,玉柱秒懂了,丰台大营出了大事,有个参领被人杀死在了军营里。

“唉,树欲静,而风不止啊。朕琢磨了很久,要查清楚这事,只能是派你去了。”老皇帝温和的望着玉柱。

丰台大营是什么地方呀?

岂容玉柱擅自插手其中?

玉柱摇着头说:“户部的事务太多了,臣儿必须每天盯着。”

老皇帝深深的看了眼玉柱,斥责道:“你才多大岁数呀,就如此的疲懒?”

玉柱涎着脸,说:“汗阿玛,您也是知道的,我每天要忙到下午的酉初才能离衙。”

户部家大业大,各种繁杂的公务,确实多如牛毛。

老皇帝也知道,玉柱没有说瞎话,他确实每天都忙到天快黑了,才离衙回府。

老电视剧里,说的是,丰台大营提督成文运。

实际上,在清初时期,除了九门提督之外,其余的提督是绿营兵里才有的官职。

丰台大营纯属是八旗的兵制,其最高长官是都统,历任都统也都是满洲旗人。

在丰台大营里,都统相当于军长,副都统是副军长,从三品的参领也就是实权在握的师长了,手底下管着数千精锐的八旗兵马。

堂堂师长,居然死在了自己的军营里,别说心思敏感的康熙了,换谁都会大起疑心。

康麻子说什么,树欲静风不止,玉柱怎么可能听不懂其中的弦外音呢?

但是,玉柱是真心不想沾惹丰台大营的麻烦事儿。

隆科多和玉柱,父子两个人,围着九门提督的要职,一直唱着二人转。

说句心里话,已经很扎眼了。

若是,玉柱还想把手伸进丰台大营里去,那就纯属是寿星公上吊,活腻味了。

人贵知足!

只是,老皇帝执拗起来,也是格外的可怕。

“怎么?怕朕猜忌你么?”老皇帝这话一出口,就把玉柱所有的借口,全都堵在喉咙管里,再也不敢轻易的吐出了。

“老爷子,说句心里话,我去丰台大营,真的不合适。您可能忘记了吧?上次,我去丰台大营里,还杀了几个他们的人,有宿仇呢。”玉柱当初下的一步闲棋,就在这一刻,终于起作用了。

“不许和朕讨价还价,就这么定了。”

经玉柱的提醒,老皇帝恍然记起,小混蛋果然在丰台大营里,留下过血债。

“你不去,难道要派老八去么?”老皇帝这么一反问,玉柱再不敢吱声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