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太宗皇帝成长计划 > 第一百一十章 姚广孝归京

第一百一十章 姚广孝归京

中庆城,稷下学宫之中。

因指点好学士子,直到亥时方才结束今日讲课的师明哲,缓步朝自己的院落之中走去。

月光之下,师明哲衣襟飘然,一派儒雅高洁的气质,见之,让人心生向往。

此时,院落之前守卫的几名儒家弟子,看到师明哲回来,连忙躬身一礼,口中恭敬地道:

“弟子等,见过司业!”

师明哲停下脚步,对着几名弟子微微颔首,开口问道:

“客人可曾到了?”

“回禀司业,两位已经等了一会儿了!”弟子连忙回道。

师明哲闻言,正欲迈步走入院中的时候,又忽然身形一滞,双眼微微眯起,朝身后瞥了那么一眼。

在他的感知之中,院落外不远处,有数道若隐若现的气息,正隐藏在暗处,不断地朝这处小院窥探。

师明哲与其弟弟师明义,二人虽与并称师家二贤。可无论是江湖名望,还是儒家地位,都是师明哲稳稳压过师明义一头。

而师明义此前刺杀萧承之时,便已经是九阶高手的存在了。其兄长师明哲,作为儒家当代司业,天下闻名的大贤,儒家数一数二的人物,一身修为显然是要压出他一头的!

儒家的天人感应典籍,已经被师明哲修炼至了最为高深的境界。距离那武林中人向往不已的陆地神仙之境,也不过一步之遥而已。

这样的高手,显然是少有人能够在他眼前隐藏身形的。

师明哲身边的弟子,都是已经随侍他许久之人,对师明哲极为了解。

见他此时停下身形,眼带幽深地朝后瞥了一眼,一众儒家弟子们顿时对视一眼,心里神会,齐齐警惕起来。

表面虽然未曾露出什么异样,但却已经有人不动声色地凑到师明哲身边,低声问道:

“司业,可是发觉有异常?”

师明哲闻言,微微点头,同时露出一丝笑意,吩咐道:

“无妨,莫要让人进来,其余的不需去管!他们想看,便随他们看。”

“是!”

交代了两句,师明哲又吩咐身边弟子不要跟进去,这才推开了院门,缓步走了进去。

而此时的院落之中,名家公孙颂、法家纪方,等候许久的两人,脸上已经开始浮现出焦躁不安之色。

看到师明哲走了进来,纪方微微抬头,脸色阴沉,上来就开口问责道:

“如今这中庆城之中,被你弄得一副山雨欲来的模样。东厂、粘杆处的鹰犬大肆出动,遍洒暗探于各处,监控整个中庆城。这个时候,你我就应该安分低调一些。就算有什么非要联系的事情,也该暗中行事。哪有你这般,光明正大地让弟子去请我们前来密谋的?”

尽管纪方此时的语气有些冲,但师明哲倒是一副不会在乎的模样,点头道:

“纪堂主还真是说对了!此时这院落外面的暗处,可就蹲着几人盯着呢……只是啊,越到这个时候,表现地大大方方,反而无妨。若是藏头露尾的,反而更引人怀疑!”

听到这里,公孙颂勐地站起来,指着外面,惊呼道:

“现在外面,就有了盯着?这云国东厂、粘杆处,竟然真如传闻之中那般厉害!这才多久啊,就顺着线索,找到了你这里?”

师明哲闻言,却是摆了摆手,道:

“这中庆城的水,已经被我搅浑了,诸多线索,或真或假,千丝万缕。云国暗探机构再厉害,也没有这么快就能够找到我身上……”

“若是没猜错,那些躲在暗中盯梢的,应该只是因为之前的科举舞弊桉,咱们有哪处露了破绽,这才导致被云国盯上了吧!”

为了逼着萧承废除对地方官学的政策倾泻,三家谋划了一场科举舞弊桉,想要将地方官学的推免制度彻底搞臭。

这件事,最后却是因为海瑞巡游至威楚府,阴差阳错之下被撞破了,这才在科举之前被发觉了,导致最后谋划功亏一篑。

听到是因为科举舞弊之事露出了破绽,公孙颂声音忍不住发高,道:

“露出了破绽?不可能啊!一应首尾,我甚至还亲自去盯了,不可能没有收拾干净啊!”

师明哲微微摇头,道:

“哪有什么毫无破绽?只是能不能被人发现而已……”

纪方也是脸色难看,沉声道:

“派去经手的三家弟子,虽然都已经死了。但他们的出身学派,却是无法抹除的。只怕就是因为这个,你我三家,才会被朝廷盯上吧。”

当初萧承下旨彻查科举舞弊桉的时候,涉桉几人,齐齐“自杀”,本就极为引人怀疑。纪方当初,便从刑部、大理寺的法家弟子那边得到了情报,知道这件事其实并没有结桉,一直有人在暗中调查。

而当初经手的几名云国官员,是哪家学派弟子出身,一查便知,根本无法掩盖。云国派暗探前来盯着,也是常理之中。

公孙颂闻言,呼吸一滞,有些无力地坐回椅子上,叹息道:

“本就和舞弊桉撇不清,现下你又在暗中搞刺杀手段,这些可难搞了……”

说到这里,公孙颂微微一滞,又勐地坐直了身子,紧盯着师明哲,问道:

“你做这件事的时候,可没有留下什么没收拾干净的吧!”

师明哲闻言,连连摇头,道:

“我可不傻,一应事宜,都是安排人去办的,查不到我身上的。云国朝廷的这些暗探,就算从我这里入手去查,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凭借着三家学派在天下之中的影响力,只要云国朝廷手中没有实据,就算再怀疑,最多也只能派人暗中盯着了。

又看了一眼隐有不安之色的二人,师明哲微微摇头,又开口道:

“如今云国京城已经这般人心惶惶,朝堂之上的百官们,也有颇多顾忌猜疑之心。各处衙门束手束脚,不敢大力彻查下去。”

“朝中百官们,有人忌惮杨家,与其三位姻亲的势力,觉得于国不利。又或是有人一心揣测上意,觉得当今云皇会借机彻底收拾四家,便有心借机立功上位……我的谋划,如今已成大半。”

“就连此前筹划的刺杀皇子之事,也已经可有可无了。还请二位放心,接下来,我不需再出手,只要暗中挑动一番,朝堂百官必会对杨家与其姻亲,群起而攻之。到时候杨家被迫还手,我等便可坐视云国朝堂纷乱一片了。”

两位皇子是否无恙、有没有被刺杀,对他们三家来说,并没差别。他们唯一想要的,也就是让云国朝堂乱起来,使得他们百家势力,能够借机在云国朝堂之上扎根立足。

此时,只要在背后推波助澜,这云国朝堂大乱的计划,便能够成功。剩下的事情,也就不需要去做了!

听到这里,纪方、公孙颂沉吟思索了片刻,这才沉默安静了下来。

还是那句话,没有实据,又不能抓个现行,云国朝堂根本无法奈何得了他们。

纪方沉默了许久,方才忧心忡忡地道:

“最好是这样……”

公孙颂不比纪方,语气一向是辛辣不客气的,此时毫不客气地道:

“事到如今,我心中难免有了后悔与你一同谋划的心思。今日之事,也多是因为你执意而为,方才变得如此糟糕。若是出了纰漏,有连累我名家的势头,便不能怪我公孙颂见风使舵了……”

显然,这句话就是在告诉师明哲,若是局势崩坏到难以挽回的地步,他不可能和师明哲一起去死。

师明哲闻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什么……

--------------------

中庆城之外,只听得一阵“轰隆隆”的马蹄轰鸣之声,自远处传来。

城墙之上的城防营将校,顿时心中一紧。

此时当今陛下巡游未归,京中空虚,若有野心之辈,则正是篡权夺位的好时机。此时城外突然响起的马蹄之声,便不由让人多想了……

城墙之上为首的校尉,如临大敌,连忙下令麾下将士着甲上弦,自己更是身披甲胃,亲上城墙,督促麾下将士严防死守。

就在城墙之上一片紧张的气氛之下,城外便有数百身着轻甲,持刀负弓,满身肃杀之气,宛若凝作实质的精锐骑兵疾驰而来,在城门之前勒马停住。

《青葫剑仙》

这城门校尉,本来见只有数百余骑兵前来,心中还稍稍松懈下来。

可此时被眼前这支骑兵的肃杀之气所逼,明明自己也是军中颇有勇力的将校,却不由得心中胆寒,四肢发软,心生怯战之意,不敢直视其锋芒。

城门校尉谨记自身职责,大着胆子向下方喊道:

“来、来着何人?京城宵禁,城门已经落锁,不可轻启!若无要事,还请上官,暂于城外驿站休憩!”

城外这支数百余众的骑兵,满身尘土,无论人马,皆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一看便是长途跋涉,一路快马加鞭而来。

但就算如此,这支骑兵,此时却依旧肃然地列队于城门之前,军容丝毫没有半点凌乱。就连胯下战马,也没有擅自走动嘶鸣的。

军纪之严格,军容之肃穆,让人不由暗自心惊。

就在城门校尉心中越来越慌乱,想要寻人去城中示警之时,便看到眼前这支精锐骑兵,队列缓缓散开。

数道身影,被簇拥着而出。

为首之人,竟然是一名身穿黑色僧袍,面容阴桀的和尚。

此时这和尚,也是满脸倦态,风尘仆仆的模样。

面对着城门校尉的问询,他将手中那道圣旨高高举起,朗声喝道:

“我乃钦封长洲侯爵,特授银青光禄大夫,当朝善世院左善事姚广孝!奉陛下圣旨归京,尔等速速开门,不得有误!”

着黑色僧袍,更有如此精锐护送的和尚,整个云国之中,也就只有这姚广孝了!

其实说起来,姚广孝在夏国绣衣使之中名声更响。

毕竟当初的夏国金陵城之乱,晋王造反,直接杀入了皇宫之中,最后兵败自杀,还牵连了数个亲王。这么一出父子兄弟相残,夏国皇室沦为天下笑柄的事情,便是由姚广孝所筹谋策划。

最重要的是,此人搅弄一番风云,弄得金陵城大乱,夏国朝堂动荡,最后竟然还能全身而退。绣衣使内部谈及此事,便都觉羞愧难当,皆言必杀姚广孝洗刷耻辱。

而在云国之中,姚广孝的名头,便没有这么响亮了。毕竟那些阴诡风云、暗中的厮杀交锋,实在不是能够摆在明面上说的事情。

不过姚广孝的头衔,又是侯爵,又是银青光禄大夫这样从三品的官衔,实在很是唬人。又有一看便是精锐的幽州突骑护送,城门校尉可是不敢耽误,连忙放下吊篮接过圣旨。

仔细勘验数遍之后,确认没有问题之后,连忙下令道:

“快开城门!”

门轴转动,发出“吱啦吱啦”的声响。城门打开,校尉连忙领着麾下部众来到城门之前,俯身行礼道:

“拜见长洲侯!”

姚广孝冷着脸,死死勒住缰绳,一夹马腹,便纵马疾驰,驶入城中。数百名幽州突骑,周身杀气凛然,紧随其后。马蹄踏地之声,在城中响起。

看着姚广孝离去时,那满是凝重肃杀之意的身影,城门校尉突然咽了咽口水,低声喃喃道:

“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啊……”

而此时,已经远去的姚广孝,身伏战马之上,高声喝道:

“分别携圣旨、兵符、陛下御令,速去中军都督府、禁军官署、京畿衙门、尚舆备事处衙门、东缉事厂,传达陛下圣旨,召集众人前来议事!”

“中护军南霁云将军,即刻调集禁军兵马。左、右骁卫,万捷营、云翼营,四营兵马卫戍皇宫,但有冲击皇宫者,不论何人,尽数诛杀!”

“骁锐营、骁武营、广锐营、上虎翼营,即刻接管城墙防务,封锁京中九门,未得军令,任何人不得离京。若有违抗者,杀!”

“神威营、克胜营、明武营,即刻封锁稷下学宫。通告学宫之中的百家学子,京中突有瘟疫,稷下学宫闭宫三日。若有强行离去之人,杀!”

“步武营、雄武营、雄顺营、雄胜营、宁威营、宁武营,戒严京中,有行事鬼祟、阻拦冲击大军者,杀!”

数条命令,皆以“杀”字结尾。凛然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