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开局失业,我让歌坛大魔王回归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文昭关

第一百五十三章 文昭关

就像是做几何题,找到了那条辅助线。

张悦在听了陈姐的话后,只觉有一股清凉划过脑袋,让她瞬间思路顺了很多。

有人向你倾诉生活的烦恼,何尝不是一种重视?

她觉得杏儿把她当成了垃圾桶,可杏儿在她的家乡啊,她有父母,有朋友,她还有许许多多孩子的妈妈,但每次,几乎每一次,从以前尝到的好吃的,儿子第一次叫妈妈,掉了第一颗牙,到现在给老公拌了几次嘴,杏儿都会事无巨细的告诉她。

无论是打电话,还是在聊天软件上发无数条的语音矩阵。

她从来没有让张悦缺席她每一段值得纪念的生活。

反倒是张悦因为工作累,周而复始,可以粘贴复制一整年的每日生活,让她变的麻木,无话可说,不想说,懒得说,只能听,然后听得烦——明明是她在杏儿的生活中缺席了。

既然张悦不想分享自己的生活,好,杏儿就不断说,告诉张悦自己生活中每一个细节,在这段渐行渐远渐无书的过程中,她在走远,杏儿始终在把她们往一起拉。

然而她,在抱怨,在嫉妒。

曾经在大学的时候,杏儿说,什么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朋友就是我愿意把我看到的东西,遇见的事儿一股脑的告诉你,我不必组织语言,不用担心有话说错了,因为说错了你也知道我是无心之失,然后消息发出去后我不必等你回,因为我知道你看的时候一定会回。

现在呢,张悦违约了。

她用一个笼子把自己关起来,还嫌弃杏儿不进来。

她昨天甚至还怼了杏儿,说她听《像我这样的人》感同身受是咎由自取。

这——

张悦的心让人攥紧了。

………

“来来,我敬你一杯,当给我儿子赔罪了。”

王大爷举起酒杯,以茶代酒。

江阳:“边儿去。”

王老头儿太阴险,在这儿占他便宜呢。

王大爷想了想,“反正就那么个意思”,他一口干了,那滋味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酒呢。

他们一人守着一口痰盂一样的锅涮羊肉。

在餐桌上,王大爷长吁短叹,去这一趟精神病院对他刺激挺大的,王大爷觉得不能养鸟了,也不能当笼中鸟,要把自己放开。

可唱戏吧,每天在公园里对着一群老熟人唱,挺没意思的。

他还是想穿上行头,正儿八经的登台唱戏。

他还希望自己这一身的本事能有个传人,这样就算疯了也没有遗憾。

江阳就算了,他跟祖师爷估计得有夺妻之恨,当不了传人。

江阳放下快子,“我懂了。”

王大爷就是想为自个儿奋斗一生的京剧事业,再添砖加瓦增加点生命力。

“我觉得你还是安心养老吧。”

不说大爷这一把年纪了,现在想登台唱戏,跟整个戏剧团没什么区别,得弄行头,找老师,还得租剧场,最后——

“来看的都是大爷大妈,您收钱呢。没几个人,不收钱呢,您图什么呢,图您儿子是影帝,钱多烧的?有那点儿钱还不如按时足额交税呢。对了,你儿子没偷税漏税吧?”

王大爷很无语,“你还是操心你媳妇吧。”

“我媳妇我早问了。”

当然,江阳觉得戏曲也不是不能玩。

他以前玩游戏,《神女噼观》还火了一阵呢,王大爷他们要能这么整,还挺好玩。就譬如在江阳玩的丧尸游戏里,骑摩托会经过一个戏台场景,这时候整上一段文昭关:“过了一朝又一朝,心中好似滚油浇,一路的盘费都花了,卖了宝剑我买了一把刀”肯定特得劲。

王大爷迷惑,“这什么版本的过昭关?”

江阳愣一下,反应过来,这一不小心窜台到侯宝林相声了,他爸最爱这些个,“我就这么个意思。”

“嗯。”

王大爷沉吟点头,江阳这想法很有意思,跟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你别看我整天玩鸟儿——”

正好一个服务员经过,看他俩的眼神怪怪的。

王大爷浑然不觉,“可我也刷短视频,你们年轻人流行的我都知道,什么天王拍烂片了,王铮有绯闻女友了,向往的生活太假啦,大魔王包养小白脸了,这我都知道。”

这天儿聊不下去了。

江阳让服务员来瓶北冰洋抚慰下受伤的心。

王大爷觉得可以按江阳的想法试一试,现在退休不在体制内了,应该玩一玩了。他本来就是个喜欢玩的,只是退休后当了笼中鸟而已,要不然也会跟江阳成了忘年交。

俩人整了羊肉,整牛肉丸,牛肉丸不好吃,王大爷说不正宗了。

俩人吃了以后就回家了。

在小区门口正好碰到出来的张悦。

李清宁请张悦在龙府吃的饭。

张悦现在知道大魔王的成功不是随便来的了,即便在周末,大魔王的时间也是安排满的,早上练习什么乐器,做什么运动,下午练什么乐器,她有一个严格的时间规划表,留给张悦的只有每周六、日早上一个半小时的上课时间。

《剑来》

不过——

她见李鱼预留的陪老公时间挺长的。

这是真爱啊。

在碰到江阳后,张悦向他点下头,戴上耳机,打开《故人》。

在见到李鱼本人以后,张悦再听这首歌有了更深层的感受,不经意间就浮现出了李鱼的音容笑貌,听起来更亲切了。

她也更迷大魔王了。

这首歌写的真好,是在写大魔王自己,也是在唱杏儿。

张悦很庆幸有这么一个向她倾诉生活和烦恼,让她身子福中不知福的朋友。

张悦也挺好奇陈姐看的那稿子的。

就这稿子,让陈姐十分治愈和赞赏,也让她醍醐灌顶。

可惜她不能随便查看,在签订的保密合同中有相应条款,估计是怕大魔王信手写下的旋律或者隐私泄露吧。

虽然很遗憾,但以后并不是没有机会看了,陈姐在出版社当编辑,已经提前替她老公订下这本书了,这本书以后要出版的,那时再看也不迟。

张悦上了地铁以后,打电话给杏儿,“你猜今天我给谁辅导日语?”

“谁呀?”

杏儿来了兴趣,饶有趣味儿的想了想,“一个大帅哥!”

“她老公倒是个大帅哥。”

杏儿疑惑,“女的啊,明星?”

“大魔王!”

张悦下意识的把手机拿远,果然手机里传来刺耳的尖叫声。一阵过后,杏儿让她快说说,“是真的大魔王?你没骗我,帅不帅?要把整个过程给我,哎,你刚才说她老公是个大帅哥,你见到他了?他长什么样,是不是特帅,特有型!我可是狗粮党!你不要让我的期待幻灭!”

张悦想了想,“还是先说你老公的事儿吧。”

杏儿说还不重要,她看行车记录仪了,这社畜在车上听《像我这样的人》emo了,觉得自个儿庸俗,懦弱,不甘堕落却又不求上进,讨厌自己,觉得自己是莫名其妙的人,快没人疼了,昨儿在emo中,所以不太亲近,今儿中午想起加班了,杏儿打赏给他一架飞机,什么烦恼全消了。

张悦很无语,这说给她听真的好吗?

杏儿那边迫不及待,“你先告诉我,大魔王电视上好看,还是真人好看?”

张悦想了想,“真人比电视上好看好几倍!皮肤太好了,完美无瑕,真不知道怎么保养的——”

她们八卦起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