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 第八百六十五章 女真不可敌?挺有挑战性!

第八百六十五章 女真不可敌?挺有挑战性!

“章惇回朝太晚,方腊不好对付,如今衣带诏提前用上,恐怕南方还要多多关注一下……”

“不能被方腊彻底崛起,否则恐生大祸啊!”

高丽王朝,定州长城的空中,李彦的“左命”化身坐在鹰儿背上,等待女真来犯的同时,也在思索南方的局势。

按照他的计划,衣带诏不是在封王的时候用的,而是在封王之后,称帝之前使用,正好顺理成章地南下攻取金陵,灭掉赵宋。

结果章惇提议封王的这一招,将衣带诏提前逼了出来,这其实对于燕云一方没什么影响,北方更加民心归附,上下用命,但李彦担心南方撑不住,被方腊灭了。

别人造反,或许畏惧旧朝正统,恨不得别的势力将旧朝给灭掉,自己轻松地取而代之,但李彦从来没有将赵宋当成最终对手,别说女真,方腊的优先度都在赵宋之前。

没办法,邪教是很可怕的,一旦荼毒了百姓的思想,更是难以扭转。

如果被方腊占了南方,将来哪怕能将之击败,代价也会巨大,说不定留下的就是个民不聊生的烂摊子,那种得不到就毁掉的事情,方腊绝对做的出来。

所以李彦宁愿赵宋朝廷在对方腊的战役中胜出,自己再行“吊民伐罪,周发殷汤”之举,将赵宋灭掉,也不要反过来。

结果按照现在的局势发展,恐怕不见得如其所愿。

“希望南边能撑住,至不济也要等我这边腾出手。”

“一个个的都不省心啊,我要扶辽对抗女真,又要扶宋对抗方腊,这宋辽也是绝了……”

李彦摇了摇头,十分无语,眉头微动,看向下方:“终于来了!”

“如大王所言,这女直贼军居然还真的来了,是将我高丽当成好欺负的么?”

定州守将崔弘宰,努力瞪大着细长的眼睛,看着女真的军队出现在视线中。

之前高丽入侵女真,被打得大败,派去“卑辞讲和,结盟而还”的宣谕使,就是崔弘宰,此后他还留在了东北边界,修缮被女真破坏的宣德、定州城池,加强边防,誓要一雪前耻。

对女真人低头,不仅高丽王觉得奇耻大辱,就连高丽臣民也是不可忍受。

打个比方,宋和辽签订澶渊之盟,虽然是城下之盟,以岁币买平安,但终究是两个大国之间平息战火,不兴兵戈,还能接受,但如果宋和交趾之间签订城下之盟,臣民的舆论又当如何?那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

高丽与女真定盟,就有这样的感觉,被一个远比自己弱小的渔猎贱民骑到头上,也怪不得后来高丽睿宗要倾二十万大军去进攻女真,结果打了个寂寞……

现在高丽这边守卫边防的,并没有二十万之众,只有一万多人,但策马而来的女真族人,人数更是少得可怜。

李彦在半空看得分明,这支女真军队,只有两千多人。

而且还不是一个部落两千多人,是以大酋长完颜阿骨打的完颜氏为首,十几个部落联盟起来,集合了两千多的士兵。

“哈哈!这女直就靠这点兵力,也想破我边防?”

高丽城墙上,立刻发出嘲笑的声音,似乎忘记了“甲申两役”里面,女真是怎么以三十多伤亡,将高丽军杀得死伤过半了。

当然,两次战役确实不同,上次是高丽入侵到女真境内,野战中被其打败,然后一路被反杀过来,不得不屈辱议和,现在他们直接在城墙驻守,有了地利优势,战果肯定大不一样了。

至少高丽上下是这么觉得的……

崔弘宰已经高举武器,带头高喝:“诛杀贼军,一雪前耻!”

“噢!噢!噢——”

相比起下方士气高昂的呼声,李彦的视线落在女真军队身上,啧啧称奇:“全民气数,得天卷顾,怪不得九天玄女都言赤金龙难以战胜!”

在高丽士兵的眼中,压境过来的,是两千多个女真人。

在李彦眼中,压境过来的,则是两千多个有着气数庇护的小超人。

除了天罡地煞转世外,李彦至今遭遇的拥有气数的敌手,不过二十人,大部分都是辽国的将领,并且身份高贵,地位重要,才能有气数护身,从某种意义上,这些人是受辽国国运军威庇护的。

宋朝那边也应该是类似情况,当年杀童贯其实也受到一定的阻碍,只是那时他不明白气数的作用,至于其他宋军高层将领,没有交锋过,倒是险些被赵佶弄死,所以还不确定具体的状态。

无论如何,得气数庇护之人的数目,都是极为稀少的,这也是原着里面一百零八将齐聚梁山,让朝廷连连征讨都损兵折将,根本无可奈何的原因。

一百零八个得气数所钟的好汉,聚众成势,可不是足以横扫天下么?

现在有两千多个……

当然,与梁山有名有姓的好汉对比,女真族的普通族人气数浓郁程度是远远不及的,别说跟董平一较高下,就算是辽军将领都比他们强得多,但这个数目实在可怕。

“怪不得‘女真不过万,过万不可敌’,这要是一万个有气数的士兵上阵,谁人能敌?”

相比起宋辽那对卧龙凤雏,李彦看着这样的军队,凝重之余又兴奋起来。

实际上,不考虑神魔世界的超凡因素,历史上塞外民族的巅峰,即上限战力表现,基本也是女真最强。

这个渔猎民族的崛起有如神助,每每以最少的人数,获得最辉煌的胜利,“金兴,用兵如神,战胜攻取,无敌当世”。

也许有人觉得,女真崛起的时候,宋辽都衰败了,显不出特别的本事,这确实不假,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宋辽的兵员数目和整体国力都摆在那里,否则西夏也不会被宋军全歼野战军,横山地区沦陷,同时辽军又屡败宋军,打得对方落花流水。

面对这样两个对手,女真在兵力对比那么悬殊的情况下获得辉煌的胜利,尤其是对最初还具备着相当战斗力的辽国,真的不能算是捡软柿子捏,确实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不过女真衰败的速度远比契丹要更快,巅峰时期就那么短暂的十多年,岳飞都没完全赶上。

李彦倒是又赶上了。

之所以说又,是因为大唐时期的吐蕃,战神钦陵的巅峰时期就那么长,后来被自己人弄死,恰好也给他遇上了。

“挺有挑战性啊!”

李彦眉头扬起,却没有改变原定计划,反倒是开始进一步完善。

他不会觉得有挑战难度,就故意让对方发挥所长,毕竟这不是武者的单挑,纯粹两个人的事情,战争关乎到成千上万的生命,乃至一个国家的兴衰,同样也需要兼顾各方面的因素。

吐蕃的战神钦陵直到死亡,都没有发挥出最强的军事能力,并非不讲武德,恰恰是上兵伐谋,战略高明。

如今同理。

凝视着对方的全民气数,李彦伸手一拂,鹰儿的身形消失在云层之中,进入到最佳的观测状态。

“嗯?”

几乎是紧随前后,完颜阿骨打仰起头,朝着天上看去。

但云卷云舒,他什么都没有看到,心中不舒服的感觉却挥之不去,沉声道:“娄室!”

七水部长完颜娄室策马上前,恭敬地道:“都勃极烈!”

完颜阿骨打看着这位最年轻的部族长,脸上露出考校之色:“拿下这高丽定州城墙,需要多少人马?”

完颜娄室都不转头看一眼,毫不迟疑地道:“三百勇士足矣!”

换成宋辽的将领,要么以为这个部下疯了,要么求稳之下,也要多加些人,但完颜阿骨打哈哈一笑,声音传遍四方:“好,就予你三百勇士,破了这小小的边墙,让我女真再度踏入高丽的国度!”

“是!”

“出列!”

说时迟那时快,三百女真骑兵飞奔而出,来到完颜娄室身后,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明明是各个部落凑集,却都各司其职,“征发调遣事同一家”。

“随我冲杀!”

完颜娄室这才调转马头,高高举起手中粗陋的长弓,一声令下,开始冲锋。

“吼!吼!吼!”

各种兵器高高指天,战马嘶鸣,在鼓点般密集的马蹄声中,女真骑兵喧嚣出最嗜血的呐喊,朝着定州城墙扑去。

起初阵形还有些松散,但在飞奔之中开始调整,最终以一种整齐而有节奏的韵律,迈动着马蹄前进,每一步踏下,地面都微微震动,仿佛地震来临。

于是乎,当这支三百人的军队,真正奔袭到定州城墙之前时,几乎形成了一股怒潮汹涌般的前冲之势,又似狂涛直泻,勃发出漫天的杀气,扑向那屹立在前路的阻挡。

“这……这……”

城墙上的高丽军看得大张嘴巴,再也没有刚才众志成城的士气,心中涌起了浓浓的恐惧。

yawenba.net

因为他们觉得那冲过来的不是人,而是一群勐兽,一群贪婪地看着食物,眼中喷薄着浓浓食欲的野兽!

“嗖!嗖!嗖——”

这不是错觉,刚刚抵达极限的射箭距离,箭失破空的声音就响起。

根本母须完颜娄室下令,在高速移动的战马上,女真骑兵就迫不及待地射出了手中的箭失。

高丽的城墙本就远不及中原高大,不久前又被女真人毁了一次,如今只是重修,但终究是以下击上,没有一定的准度是不可能办到的。

可这三百根箭失,形成了一小簇箭雨,完全不是威慑作用,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清晰的抛物线,居然准确地落在了墙头之上的高丽军队中。

“啊!啊!啊——”

就好似一问一答,城墙上立刻响起了接二连三的惨叫声,一个个高丽士兵哀嚎着倒下,剩下的则被直接吓破了胆子,哇哇大叫地往墙下跑去,争先恐后。

“跑什么!守住!守住啊!

崔弘宰万万没想到照面之间,占着城墙防守的己方居然就要溃败,赶忙挺身而出,高呼起来:“贼军人少,不要慌,我们……”

“嗖!”

一箭横穿天宇,电射星驰,直接从他的背后射入,箭头噗的一下就穿过前胸,冒了出来。

完颜娄室冷笑地放下手中的弓箭,给予评价:“弱者!”

而这位准备一雪前耻的高丽将领,不可思议地摸了摸胸口,脚下跌跌撞撞,无力地倒退了几步,最终翻过城墙,往下面栽去。

在坠落的霎那之间,崔弘宰看到了一头头野兽倒着身体扑了过来,将自己彻底淹没在鲜血的海洋里。

“女真……不可敌……我高丽……危矣!”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