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 > 第三百四十七章、身外有身、高抬贵手

第三百四十七章、身外有身、高抬贵手

二相环确实非凡,有着山水神力,更与气脉相合,几乎可以说是镇压一郡的神器。

蝗神道:“要炼就此宝,非山水诸神配合不可,一清一浊、一虚一实,神威赫赫,果然是神器。”

金华城皇笑着将玉匣捧起,那金银二相环便收敛了异象,重新落在匣中,收敛了神威,仿佛两件死物。

金华城皇合上玉匣,问道:“不知蝗神以为,此物可能对付妖魔,护佑一方平安?”

蝗神意有所指道:“你凭借这二相环便可以五品之神与四品妖魔斗一斗了。”

金华城皇面上一喜,但心中却是一沉,笑道:“倒也足够了。”

金华城皇将玉匣收起,道:“多谢蝗神吉言,我敬您一杯。”

又是一杯酒下肚。

说话间,便见玄霄道长款步上前,施礼道:“见过蝗神。”

蝗神蹙眉道:“你是何人?”

玄霄道长道:“小道玄霄,金华山大仙庙的住持,传承的赤松大仙的道统。”

旁的倒也没什么紧要,只是听见赤松道统,便慎重几分,道:“原来是正道仙真。”

玄霄道长笑道:“小道炼神修行已多年,至今未曾参透四品之玄妙。蝗神是得道先行的前辈,不知能否指点一二,为我开示四品道行的迷津。”

蝗神笑着摇头:“我修行的是神道,并非仙道,故而只怕不能给你什么指点。”

金华城皇在一边帮腔道:“虽行神道,却也可以触类旁通。”

见蝗神看过来,金华城皇做出一副神往的表情,道:“我虽苦心修行,但蝗神也知道,我等受命封敕,于修行之道并无多少建树。虽不能自修成四品,却也想见识见识四品神道的玄奇。”

蝗神笑道:“也不是什么秘密。中三品乃是炼神之道,六品乃成阴神,夜游千里,却不见日光。五品便可化虚为实,可见天日,灵神参悟有形之妙。到了四品,便如我一般,尽可悟透灵神之变,变化多端、幻化有无之形,乃至分化假身、身外有身。”

金华城皇叹道:“竟有如此之妙,可叹我却无缘此等境界。”

蝗神道:“你城皇做得好了,不是也可以擢升,待封为四品,不就能感受四品之玄妙了吗?”

金华城皇道:“尊神不来,或许还有希望,尊神既来,恐怕我便再无缘了。”

蝗神看着金华城皇,金华城皇不敢与她对视,只是微微低头,表示谦卑。

玄霄道长打了个圆场道:“原来这边是四品,我师父去得早,如今修行,便要多请教同道了。”

“尊神,我有一法,还请尊神品鉴,是否有四品之望。”

蝗神又看向玄霄道长。

玄霄道长看着蝗神面前的玉桉,运转道法,轻轻叩问道:“还不醒来,更待何时?”

那玉桉忽地变幻起来,玉气蒸腾,四足缓缓挪动,桉面蜷曲,化作甲壳。

眨眼之间,这一张玉桉便化作一只玉龟,背甲如玉、神态憨厚,张着一张大嘴想要乞食。

蝗神伸手在它的身上按了按,触感竟也如同活物一般,几乎难以分辨真假,不由得有几分惊叹:“好一个变化之功,已经有几分灵神百变的意思了。你能悟透其中玄妙,修成四品,当不在话下。”

玄霄道长伸手轻扣玉龟背甲,生命力便从这玉龟体内消失,他身上活物的特征消失,最后完全化为一张玉龟桉。

“多谢指点,我敬尊神一杯。”玄霄道长道。

又一杯酒下肚。

蝗神忽地觉得有些不胜酒力,颇有些晕乎乎的感觉。

察觉到她的状态不对,金华城皇便缓缓松了一口气,他使了个眼色。

群神之中,便走出来一位县城皇,宫梦弼瞧得分明,正是吴宁县城皇。

这位城皇走到蝗神面前,便深施一礼,躬身道:“尊神在上,您是四品的大神,而我只是七品的小神。您的法力滔天,而我的法力却微不足道。您的道行高深,而我的道行却十分浅薄。”

“本不该僭越,惊扰尊神,但小神乃是一县之长官,掌管着数万人的生死祸福,因此不能视若无睹。”

“尊神从北方来,放牧着飞蝗,应着天数,已经吃得天下一空。这是上天降下的灾劫与警示,小神不敢置喙,但我东阳不过小小一郡,小神所辖更是小小一县,不知能否讨尊神一个恩典,请尊神高抬贵手,放百姓一条生路。”

“我自知是无能之辈,不敢与尊神对抗,但尊神禀天数而来,当知上天有好生之德,不逼人至绝路。还请尊神开恩。”

吴宁县城皇说着,已经匍匐在地。

蝗神看向金华城皇,金华城皇似是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做,说道:“你这是做什么,蝗神应天命而来,我等岂能违逆天数?”

一个个山神水神聚集走上前来,其他几位城皇走到蝗神面前,拜求道:“大人,百姓何辜?请蝗神施恩!”

一个个山水之神也附和着,道:“请蝗神施恩!”

金华城皇看了看群神,道:“你们……”只是还没有说完,便咬了咬牙,站在几位城皇面前,道:“还请蝗神施恩!”

蝗神高坐云台,头戴飞蝗金冠,眼睛看向群神,十分冷漠。

灵孝夫人也起身施礼,道:“百姓何辜,苍生何辜。”

蝗神的眼神渐渐失去了感情色彩,她道:“我应劫而来,应天时而至,此为天数,岂能更改。”

“你们这些封敕来的神,也敢拦在我的面前吗?”

金华城皇道:“我等位卑力弱,不是您的对手,但也只想您给我们一条生路。”

“东阳八县,您自西而来,我愿舍下一半县地,供您履天数,应天时,只求您留下一半,为我东阳百姓留一条活路。”

bqgxsydw.com

蝗神失去了耐心,“冥顽不灵。”

她站起身来,一脚踢在玉桉上,就要将玉龟踢飞。

但这玉龟却忽地变大,伸长了脖子一口咬在蝗神的腿上,撕扯她的衣衫和皮肉,朝她撞了过去。

蝗神脸上青气一闪,伸手一拍,便将玉龟拍得粉碎,化作一道乌云,乌泱泱飞出无穷无尽蝗虫,朝净土外扑去。

但飞到净土之外,那些蝗虫便失去了踪影。

来时辇轿送至,但此刻辇轿已然消失,净土立在无边黑暗之中,也等同于被无穷黑暗所包围。

这里是阴阳夹界。

不是阳间,不是阴间,乃是城皇开辟的神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