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返八零 > 第994章 宜早不宜迟

第994章 宜早不宜迟

这几天,钟万经常在陆怀安面前转悠。

一副想说又不好说的样子。

陆怀安早都看在眼里呢,只是没时间搭理他。

反正,他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的。

踌躇半晌,钟万到底还是说了出来:“安哥,其实照我的意思呢,最好,是在淮启这边,修两座大桥。”

现在淮启进出还是有些不方便。

而阻隔淮启与商河之间的连线的,就是这条江。

如果,能在这里修建一座跨江大桥,能省很多事。

另一座大桥,则修建于淮启内部。

这样一来,孩子们上下学,不用再滑飞索。

冬天的时候,大家可以安安心心地走桥过去,不用担心结冰打霜会掉进江里。

“听说,这条江里头,淹了不少孩子。”钟万看着湍急的江水,沉沉地叹了口气。

陆怀安微一俯身,沉默了片刻。

这样的一座桥,修建起来难度可想而知。

可是,淮启确实需要。

甚至比一个工厂,一栋教学楼,需求更为迫切一些。

只是因为这座桥修建落成,跟他们的生意没多大关系,所以淮启这边都没人提起。

他们现在只担心陆怀安他们跑路,哪里敢提要求。

“我是想着呢,现在开始修,顺利的话,明年上半年,就可以通车。”钟万点了支烟,没有托大:“这样的桥,我没修过,我是准备找北丰这边,请些专家过来研究一下,学习学习,也顺便为我以后接大桥修建打个底子。”

这话一半是真心的,另一半,还是想说服陆怀安。

陆怀安沉沉地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如果修桥的话,其他工程会不会耽误?”

他不是不想修桥,只是按照原计划的话,他是准备在淮启的其他项目全都结束之后,再提修桥和其他设施的建设的。

毕竟,现在北丰这边不少领导都盯着他们呢。

新产品的量产,可拖不得等不起的。

“不会耽误。”钟万听他这话尾子就知道有戏,连忙道:“我建厂房的时候,就已经在这边召了不少本地的工人。”

这也是他之前在石雄搞工程的时候得出来的经验。

建厂房,他没有让本地工人来做。

但是修路,却是交给他们来的。

毕竟工厂的话,本地人沾不到光的,他们也进不去。

可是这路,却是人人都能走。

所以修路的时候,所有人都非常积极,用料非常扎实。

他们是琢磨着,也不知道新安集团会不会坚持下去,万一哪天就跑了呢!?是不是。

用料扎实点,把路认认真真修好。

回头新安集团要是真的跑了,他们好歹还留了条路下来。

这也正中钟万下怀,所以非常支持他们的行为。

“正好呢,这边路基本都已经修好了,马上三处都要合龙。”钟万点了支烟,比划了一下:“从这边,修过去,修桥的话,我探过他们口风,全都是想修的,只是没钱,真要干起来,他们不少人说工钱不要都行。”

“那不至于。”陆怀安担心的是会耽误生产。

既然不会耽误,而且不会影响原计划的话,这桥就可以修。

但是,这毕竟是计划外的,北丰的扶贫干事也已经早就回去了,钟万有些发愁:“……这,钱可能会有点多。”

现在新安集团又是建新工厂,又是搞新产品,几个实验室全跟吃钱一样。

手头紧,他懂的。

也正因此,他先前做了几次准备,都没好意思开这个口。

可是,时间紧迫啊。

再拖下去,淮启这边就要入冬了。

如果入冬之前,框架没有搭起来,今年就搞不成了。

明年他已经定了四个项目的工期了,拖过年,他到时候未必能有时间。

“多就多了。”陆怀安笑了笑,弹了弹烟灰:“该做的,总得做。”

谁不难呢,啥项目都难。

要说钱,赚多少都是不够的。

该花的钱,就别舍不得。

钟万瞪大眼睛,惊喜地道:“真的?安哥,你答应了?”

“嗯。”陆怀安挑眉,无奈地笑了:“本身这也是我们的计划之一,不是吗?”

只是钟万考虑到自己的时间,把它提前了一些而已。

其实按照陆怀安他们原本的计划,是想把修桥这项工程放到明后年的。

到时,淮启这边的新安电子厂已经投入使用并且至少产出了一到两批新产品。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那个时候啊,手机卖得越火,他们就越有钱。

转过来把钱砸到淮启,岂不是双赢。

“但是,你说的也有道理。”

基础建设什么的,宜早不宜迟。

陆怀安指了指前面,又点了点后面:“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两座桥一起修。”

如果能实现从淮启到商河的通车,想必后面会更轻松一些。

至少,陈翊之他们回家,就不必那么麻烦了。

“另外,通往博海的那条路,最好也收拾收拾。”陆怀安想起自己来时的一路颠簸,无奈地笑了:“铺层沥青都是好的。”

尤其是主干道,尽可能地拓宽一下。

钟万点点头,都认真地记了下来。

不过,他也没敢打包票:“那条路估计有点难度,因为两边不少都是农田和菜地。”

虽然仅一江之隔,但淮启的民风与商河还是略有差别的。

淮启这边更强悍一些,说话跟吵架一样的,声音老大。

他没有把握,能说服他们同意出让土地。

毕竟这边不少农民都是靠着这些田地吃饭的,他来这几个月,就见过不少人为了一根树苗为了一个拐角的地吵架了。

陆怀安嗯了一声,倒也没勉强:“你看着办吧,不成也没什么事。”

左右这边通往博海的路勉强也能用的。

这个项目,报告刚打上去,当天就一路绿灯送到了上边,第二天就给批下来了。

不仅批下来了,北丰那位扶贫干事,第二天又跑来了淮启。

他明明一路奔波劳累,风尘仆仆的,却非常高兴:“钟总!您这个项目,是真的吗!?”

说实话,他到家椅子都没坐热呢。

听到这个好消息,饭都不想吃,赶紧早班就过来了。

“真的。”

钟万也没揽功,确实是陆怀安签了字,同意了的。

款嘛,当然是从总部这边划。

所有人都非常高兴,尤其是淮启这些个领导。

亲自跑来了工地,到处找钟万和陆怀安。

“陆总啊,他昨天就已经回博海了。”钟万有些无奈:“那边事情比较紧急,他就先走了。”

其实是陆怀安知道,这边肯定又得千恩万谢的。

他做这件事情,全凭心意,跟旁的无关。

他懒得招呼这些事和人,索性躲了个清净。

钟万被众人拉着,左一顿饭,右一餐酒。

要不是他直接说报告已经批下来了,马上要开工,怕是还躲不过去。

趁着这当口,钟万也提起来了通往博海的路:“那条路最好呢,是拓宽一下,修一修。”

本身就不平整,还窄。

两车交汇都很难,车子经常得停下来让路对面车才能过去。

要是以后没有专列送原材料了,想跑跑货车,怕是压根就没法会车。

“好,修!”

淮启众人连连点头。

钟万连自己的顾虑都没来得及说出口,他们就已经下去落实去了。

果然,这条路想拓宽,阻力极大。

个个都是舍不得自家的地,自家的田。

哪怕出钱买,他们也不太敢卖。

毕竟,他们都是靠田地生存的啊。

把田和地给卖了,以后他们吃什么喝什么呢?

钱再怎么多,终有花完的一日。

土地它在那里,就是永远都在的。

他们的想法,钟万挺理解。

索性也没去多说了,先搁置吧。

他这边大桥得开始着手准备动工了。

趁着天气好,时日尚早。

开工仪式依旧办得很是简单,没想搞太复杂。

甚至,为了节省一些,两座桥的开工仪式是一块儿办的,比上次还要简朴些。

让钟万意外的是,这次的开工仪式,来的人居然比上次工厂的人还要多。

明明这次,连上回送给众人的糖果都没了。

可是大家都不在乎,只认真地盯着他。

看着他剪彩,看着他铲土,看着他把大桥修建提上日程。

“真的要修桥了吗!钟老板!”

虽然是不认识的人问的,但钟万还是含笑点头:“是的。”

“修两座!?”

钟万嗯了一声:“对,修两座。”

真的,怨不得他们不信。

曾经也有人说过,要给他们修桥来着。

结果后来呢?

那人还让大家一起捐钱,说建好以后会立功德碑的。

大家伙儿当真是从牙缝里头省出来的钱,咬着牙捐出去的。

结果钱一到手,那人就跑了。

怎么找,都找不到了。

打那以后,哪怕是淮启领导们说要修桥,大家伙都不相信了。

捐钱更是不可能的。

娃娃们反正也已经习惯了,滑飞索是危险了点,但也没有办法。

可是眼下,新安集团啥都没说,悄无声息地就说要修桥了。

而且一来就是动真格的。

要知道,之前也是整这么个开工仪式,瞅瞅现在,不仅厂房已经建好,连设备都进厂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有人壮起了胆子,扯起嗓子问:“谁出钱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