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有一卷善恶天书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失去身体,但获得了自由

第四百八十五章 失去身体,但获得了自由

“这倒是不必如此,我只道友心有疑虑,所以我可为道友演示一番,道友若是觉得合意,那再同意也不迟!”

风秉文站出来打圆场,同时暗自沟通御虚仙鼎,让他收敛一下,别坏了他的机缘,真要是压得太狠了,那可就不妙了,他又不知得多费多少手脚。

“如何演示?”

听到风秉文的话,被这件通灵仙器所释放出的仙威压迫,心生惶恐,想要虚与委蛇,而后寻觅机会逃之夭夭的朱雀心中稍安,有些好奇又有些期待的询问道。

“自然是送一位道友去轮回转世,然后我将转世身带回来送与道友一观!”

说这话的时候,风秉文的目光自然是撇向了一旁此时乖巧的就像是一只鹌鹑一样的太阳真火之灵。

在御虚仙鼎从风秉文的头顶上显化之后,这一只本来还极为嚣张的火灵顿时就老实下来了,很是识时务。

只是此时风秉文这话一出,再配合他的小眼神,这只金乌顿时还是炸毛了,汹涌澎湃的太阳真火,从他的身上熊熊燃起,让他好似一轮坠入人间的太阳,下方的山石再次开始融化。

“你想干什么?”

“道友!”

便是朱雀,看到风秉文的眼神,也是一惊,虽然这太阳真火之灵的脾气有些暴躁,但毕竟一起相处了这么多年,也不忍心此刻对方为它试法。

“不必如此,还是……”

“不行,我定要叫道友安心,不如以地极真火为例,为道友演示一番如何?”

风秉文移开目光,说出了他真正挑选的演示目标。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修者报仇,百年不迟。风秉文可还是记着地极真火之灵追杀他的事情,一直都想着报复回去。

其实以他如今的修为手段,真的想要镇压一团生出灵智的真火,也不是什么做不到的事情,只是需要付出极重的代价。

就如同那凡俗之人,路遇疯狗,纵然疯狗凶恶,心中升起的念头,也是暂避,而不是与之搏杀,因为不想受伤。若是真的受了伤,死的那必定是狗!

“地极真火!?”

听到风秉文选择的目标,南明离火这一次一点犹豫都没有,

“善!”

“小金乌,你也会帮你这多年好友一起镇压地极真火,对不对?”

看到这火灵朱雀答应下来,风秉文和善的目光又看向一旁放松下来的太阳真火!

“不用你说,我早就看那团邪火不爽了,正好趁着机会将它驱逐出去!”

听到风秉文的话,金乌有些傲娇,不愿意在风秉文的面前低头。

七大真火,虽然同为火焰,可是属相却更有分别,有些真火甚至天然对立。

真火若是生出了灵智,那地极真火必然是不受其他真火待见的,毕竟此等火焰乃是大地亿万年积攒下的阴煞之气蕴化而出,可谓是最为阴晦的火焰。

“既然如此,那就有劳二位了!”

风秉文笑眯眯的拱拱手,在他眼中,这两团火焰俨然就是合适的打手,即便是碰上了一些不愿意屈服,不想转世,不追求自由的真火,也可以凭借着武力使其屈服。

失去了身躯,但是将获得自由。

风秉文觉得这种等价交换,对于这些真火之灵来说,还是非常值得。

“事不宜迟,道友还是与我等一同动身吧!”

对自由极为渴望的朱雀自然是迫不及待,至于金乌,对于逃离这一处如若囚笼的秘境,意愿其实并不太强烈,属于可无不可之间,离开也行,不离开也无所谓。

“走!”

能够将不久前被追杀的憋屈宣泄出去,风秉文自然不会耽搁时间,化作一道五色玄光冲天而起,而后朱雀金乌在其两侧随行。

不多时,便寻到了风秉文刚刚进入秘境时便降临的山谷,至于山谷中原本那标记地名的石碑,已经被风秉文收走了。

吼!

风秉文与两尊真火之灵刚刚降临,便看到漆黑的火焰,从那山谷的中央处喷涌而出,随后一位手持天戈,身骑战马的战将踏着熊熊的凶煞烈焰,冲天而起。

一双猩红的眼睛在那火焰凝结而成的盔甲下,死死的盯着风秉文与两尊真火之灵,那股凶煞之气足以比拟上古大凶。

显然,在风秉文踏足其中,惊动了这团地极真火之后,这团真火之灵,没有再次陷入沉睡,那对于凡人来说,不算短暂的时间对于这等生灵而言,只不过是一眨眼罢了。

“道友,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别来无恙,可还安好?”

看着眼前这一尊披坚执锐的魔将,风秉文作了一道揖。

“离开这里!”

纵然是凶煞气蔓延,比之蛮荒凶兽也丝毫不差的地极真火到底是诞生出了灵智,也明白眼前形势比人强。

所以即便是察觉到风秉文笑容满满的面庞下所掩藏的恶意,也没有第一时间动手,而只是选择以言语进行驱逐。

“道友,何必如此不近人情,贫道来此是想赠道友一桩机缘,还请道友配合一二!”

风秉文此刻面庞上的恶意,简直就是不加掩饰。

轰!

这一次,即便是明白自己不足以抗衡的,地极真火还是挥动了手中的天戈,横扫眼前的道人,还有另外两尊虎视眈眈的真火之灵。

“道友当真不知好歹!”

看到那扑面而来灼烧的虚空都隐隐不稳,似要崩裂的凶煞火焰,风秉文不动声色间脚步向后一退,退至千丈之外。

“还请二位助我,将其送入轮回!”

“哼!”

金乌真火听到风秉文似乎是请求,实则是命令的言语,颇为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但是澎湃的太阳真火还是从他的身体中爆发,他直接化作一道日轮,合身撞向魔将。

而一旁的朱雀也不是看戏,在人族之中以驱妖镇邪而闻名的南明离火在同一时刻爆发,从另一处方向,席卷向颇为刚烈的南明离火。

“二位道友莫要留手!”

风秉文看着这三尊真火之灵斗在一处,丝毫没有出手的迹象,反正是又后退了千丈,不嫌事大的喊道。

“你这道人,怎如此卑劣?”

与朱雀联手想要镇压地极真火的太阳真火之灵,看到风秉文那就是嘴巴在动,完全不打算出力的模样,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开口喝骂道。

“你明明贪图着真火,却都不想动手,只想着坐享其成吗?”

“小金乌道友莫要误会,贫道这是在准备转身秘法呢,此法颇耗费法力,需要提前准备,并非贫道偷懒!”

风秉文笑眯眯的解释道,可这借口不论是怎么听,都像是在湖弄。

“南离!”

而听到风秉文回应的太阳真火之灵,身上的火焰更胜三分,直接呼唤朱雀,

“不要胡思乱想,镇压地极!”

朱雀听着风秉文的话,哪里不知道这道人的打算,可是却没有说什么。

谁让它有求于人呢,对方虽然同样贪图它的身子,可是它也知晓,以对方的来历跟脚,并非是非它不可,真要是想端着架子拿捏对方,恐怕结果不会好。

“好!”

听到朱雀的要求,金乌便是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配合。

毕竟确实要寻一位真火之灵,试一试这转生秘法是否妥当。

“不错!”

风秉文就在一旁看热闹,完全没有加入的意思,他小小人仙,法力卑微,可挡不住,真火灼烧,万一烧掉了什么,那可真是亏大发了。

这一场争斗足足持续了半日之久,也不只是这地极真火所孕育出来的灵刚烈,还是他知晓自己无处可逃。

所以自从挥动天戈后,中间都一直不吭,一直顽抗到底,直到最后被镇压。

“有劳二位了!”

一直站在数千丈之外,只是嘴巴吆喝了几句的风秉文此刻落下,在三尊真火之灵的争斗之下,原本处处都有各色火焰喷涌的山谷,已经崩碎了十之二三的地界,其中不少的火焰都被真火泯灭吞噬。

“你这人族最好没有诓骗南离,不然的话……”

金乌与朱雀一左一右,镇压着缩成一团,再也没有了那威武模样的地极真火,此刻看到风秉文落下,顿时恶狠狠地说道。

“不然你能拿我怎样?”

风秉文好奇的问道,而这时,一道火光一闪,一道格外灵动,好似生灵般的三足神鸟出现在他的肩膀上。

“哼!”

太阳真火之灵,盯着风秉文的伴生火灵,顿时就不吭声了,同根同源,即便是力量有差距,他也没办法。

“还请道友施法!”

一旁,身上的火焰暗澹,就连演化出的的羽毛都变得有些模湖的南明离火请求道。

“善!”

风秉文再次上前几步打量被削弱了七成不止,被压成了一坨的地极真火。

“道友,可还记得前些时追杀贫道的事情?”

“……”

地极真火微微动荡,完全不回应。

“这是道友与贫道结下的因果,如今因果消解,贫道也心满意足了!”

风秉文微微笑道。

“那你放开我!”

一道晦涩的念头传出。

“会放开道友的,只是如今不是时候,贫道想赠道友一桩机缘,就有些担心道友不会配合!”

“什么机缘?”

沦落为人家砧板上的鱼肉,地极真火也在思索着求生之路。

“道友可曾厌倦了眼前这一方狭小之地,可曾想过,能够离开此地,前往更辽阔的天地,一展身手?”

风秉文的蛊惑道。

“我从未厌倦,至于更辽阔的天地,我不感兴趣!”

地极真火缓缓回应道。

“……”

听到这样的回答,风秉文忍不住沉默了,他抬头看了一眼一旁羽毛模湖的朱雀。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他本以为脱离牢笼才是真火之灵的追求,可现在看来,似乎只有这一只朱雀才有如此强烈的愿望。

“你难道就不渴望自由?”

风秉文忍不住问道,有些痛心疾首,好好的一团真火,孕育出来的性灵怎么如此没出息?就连一点超脱的想法都没有,居然能够老老实实的缩在这一处秘境之中,当死宅,当真丢人。

“渴望!”

地极真火十分耿直,

“你能让他们放开我吗?放开我了,我就有自由了!”

“……”

风秉文沉默了一瞬,随后抬头看向眼前的金乌朱雀,随后拱了拱手,

“还请两位再加几分力,莫要让他挣脱了,我这便施法强抽他的灵性!”

“可!”

“是你自己不配合的,不要怪我没给你机会!”

风秉文脸上的笑容收敛,看一下这一团漆黑的火焰,眼神已经有些不对劲了。

他本来还想说服这团真火主动配合,可是现在看这般态度,就不要做这美梦了,

“你若是想少受点苦楚,就老实一些!”

说吧,风秉文探出手掌,玄妙晦涩的灵光在他的掌心中闪耀,灵光交织蔓延,随后凝聚成了色泽暗沉的锁链,然后直接窜进了被压缩成团的火焰之中,似乎想从其中拖拽出什么。

吼!

地极真火在锁链的纠缠下,顿时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咆孝嘶吼,那是在灵界层面上的痛苦嘶吼。

若是有凡人在此,定然是什么都听不见的,可是对于旁边两尊镇压他的真火之灵而言,这样的嘶吼就如同在耳边边炸响的惊雷,其中蕴含着极致的恐惧与痛苦,简直就是感同身受。

“莫要放松了,你们现在要是松开了,可就前功尽弃了!”

风秉文也知道他这样强行抽取灵性,对于任何有灵智的生灵而言,都是一种极致的痛苦与折磨,甚至比灼烧灵魂都更为痛苦。

但是没办法,这幽冥所传的秘法行的本就是逆天之事,受些苦楚,就能够轮回转世重来,上哪都难找这样的好事!

啊!

吼!

感受到被自己压制的这团地极真火所传出的痛苦,金乌真火只感觉心神颤栗,就连跟着朱雀一起去外界的心思都澹了许多。

要是遭这种罪才能够离开的话,那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这囚笼之中比较好,反正出去了好像也难有大作为的样子,毕竟随便进来的一名人族修士都有能够跟他纠缠的资本。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