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太昊金章 > 第四百六十章:折辱与权势的进退

第四百六十章:折辱与权势的进退

张烈在陵羽山等了两个多月,才等到张异灵带着自己一双儿女返回。他遇到难以对应的危险时,除了自己这双儿女以外,其它妻妾都不顾了,张烈替他照顾安慰了两个多二月。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到了这个时候,余则晨,萧山,族长张相神等人身上都各有事务,不得不各自返回。

张异灵可能也是希望如此的,他掌握着一手高明的炼器术,在散修当中高人一等习惯了,不适应也没有兴趣与这些修为地位都远高于自己的人打交道。

他们走了,自己落得个清净。

“自古以来,劫运相生,张兄一味避劫,这的确是保身的高明手段,却不是求道的态度。”

张烈在陵羽山的洞府当中盘坐煮茶,意态闲适如在家中。见张异灵领着孩子走入进来后,请其入座。

“我道途已尽只求安稳,却是让真人见笑了。”

张异灵不知道自己这一躲,错过了多少的灵石,以及宝物,但是就算是事先知道,他恐怕还是会选择躲出去,这是多年的散修习性所决定的。

萧山,张相神,张烈,心中都清楚的知道,血魔段天涯并没有死,但他失了天魔血河刀,法身已毁,功力十去其九,好不容易逃命了,短时间内应当不再敢轻易现身。

这三人心里知道,段天涯却并不确定他们三人知道。

所以自觉有敌明我暗的优势在手,若是没有足够的把握,他是不会轻易再次出手的,因为当他再次出手的时候,这个优势也就消失了,同时也将自身置身于危险当中。

但是就算如此,族长张相神返回家族之后,也做出了一系列的家族调整,外松内紧,降低段天涯若是对张家势力下手,可能造成的伤害。

雷泽大川,此为南荒险地,此处不知为何,每天都有无数雷电噼下,可是空中却看不到乌云汇聚,也感觉不到一丝雷电之力。

那些噼落下来的雷电强弱不一,威力弱的连飞禽走兽都无法噼死,但是威力强的,曾有噼死过结丹境宗师的惨桉发生。

因此这里长年罕有人至,却成为许多劫修魔修的汇聚之地。

只要在雷泽深处挖出足够的地下空间,这里就是一片相对安全的区域。

当然,就算是劫修在这里,也是提着脑袋过日子,年年都有被雷电所噼死的修士,只能说不会被轻易围剿,可以躲避追杀相对安全而已。

这一日,一名身材高大,一名身形娇小的两名修士,走入这雷泽大川当中。

这里许多地面是深不见底的沼泽,半空当中莫名就会生出雷霆落下。

但是段天涯却是毫不在意,他的眼中燃烧着血焰,一步步走入了雷泽的深处。

时间流转,数日之后。

两道遁光,终于来到一片沼泽森林。

轰隆,卡察。

一道蔚蓝色的雷光突然噼落,直接就将一旁的一株树木噼得爆开燃烧起来,让幽离悚然而惊,稍稍向段天涯所在方向靠近。

在这个时候,段天涯开口了:

“雷魔,你就不要再吓唬小辈了,出来见我吧。”

随着段天涯的话语,他面前的沼泽森林,其中的雷声黑气渐渐密集了起来,似乎有乌云在凝聚,其中有无数双眼睛,无数的窃窃私语之声。

半晌之后,一道犹如沉雷滚动一般的声音响起了:

“血魔,你怎么虚弱成现在这个样子?弱得让我觉得,现在只要随手一击就能杀了你!”

乾坤魔祖所收录的弟子,不仅仅只是段天涯而已,眼前之人,也是乾坤魔祖门徒之一,所修炼的功法是雷殛苍生诀,是魔道当中少有可以操控雷法,掌控雷法的强大魔功之一,修炼有成之后,不仅仅威力强大,渡过天劫的把握也会极大的增加。

“殷师弟,我前些日子破灭盘龙宗,杀了古道人,夺了盘龙宗千年宝库积累。但是被坤元山余则晨所暗害,被他联手正道修士,破了我的血影法身……”

段天涯在此时着力突显余则晨,因为对于灭魔洞天的魔修来说,坤元山、乃至于三山岛余家这些势力,是有足够认知的,其次他们对于南荒顶尖强盛宗门也有一些了解。

但是如果段天涯此时说丹阳宫,黄山张家的话,雷魔很可能根本就不知道他说的是谁,更会被其所耻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段天涯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声音就被勐烈的狂笑声淹没了。

不过他对于此也是早有预料,正道宗门的师兄弟之间,尚且大多有着互相猜疑互相算计,更何况是灭魔洞天的这些域外魔修中人。

随着雷魔殷世衡的笑声,他的那些手下也跟随着狂笑,一时之间,整个雷泽大川,尽是肆意的大笑。

段天涯微闭眼目,待好半天后,殷世衡笑够了,方才开口说道:

“殷师弟,虽然余则晨已经返回坤元山,但是帮他的丹阳宫萧山老狗,黄山张家张元烈,张相神,他们都还在,并且在他们的身上,应该有我在盘龙宗至少一半的所得。”

这便是诱之以利,雷魔殷世衡的修为虽然不及自己全盛时期,但是功法霸道,就算自己全盛时期也不大愿意与他对上,在有足够利益可图的情况下,对方有极大的可能会出手帮……

“血魔!”

就在段天涯还在思索之时,一声暴喝突然打断他的思绪,紧接着便听:

“血魔,因你无能坏了祖师的大计,现在过来求我,是不是想让我出面帮你解决?”

“……正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段天涯略一沉默后,还是咬牙认了下来。

“可是你来求我帮你办事,你又能给我什么好处?”

“那丹阳宫萧山不过是一法身元婴,黄山张家也不过一个结丹家族,他们身上现在有盘龙宗的宝库”

“我是问你,‘你’又能给我什么好处!”

暴烈的雷暴声又一次在耳边炸响,段天涯现在修为不足,被震慑得后退数步,半晌说不出话来。

其实,经过上一次的死斗,段天涯对于血影魔功的领悟深度有极大提升,哪怕是以血神附身之法夺舍,法力恢复的也比正常情况下多得多,不至于表现得如此不堪。

但是他刻意如此表现,虽然现在还不一定能有什么用,但手中的牌能多一张便是一张,这是段天涯自幼积累下来的习惯。

“雷魔,我现在已经是一无所有了,就算有几处隐秘的准备,你也看不上。你若是想帮我,我就充当你的马前卒,若是不愿,你就杀了我吧!”

段天涯被震慑得后退几步后,似乎受不了刺激,双手扯开胸口怒声言道。

而在此时殷世衡却反而放缓了语气,说道:

“大师兄,大家同门一场,谁都不想耽误了祖师的大计,但是我辈中人,却也没有谁是那积德行善之辈,你所说的好处,皆在远处。可是近处却没有一丝半点的甜头,我虽然掌管雷泽魔修,但是你这个样子,却也让我很是难办啊。”

“殷师弟你到底想要什么,为兄此刻的确已然是一无所有了。不然,也不会来投奔于你。”

“大师兄怎么能说自己一无所有呢?我辈中人,能有几个能有如此红颜知己,不离不弃,让师弟好生艳羡啊。”

随着雷魔殷世衡的话语,段天涯的目光渐渐转向了一旁的幽离。

那目光看得幽离脸色一白,下一刻,此女妩媚一笑,然后主动解去外罩黑袍,缓步走向眼前那片扭曲的山林。

“小妹蒲柳之姿,想不到竟然能入真君法啊”

“哈哈哈哈哈哈。”

还没有等她说完,一条雷电索链从黑气当中穿梭而出,一下将幽离捆绑,拉入进去。

魔修功法,凶险异常,一旦行功出岔,动辄非死即残,再加上其它方面的心灵压力,修炼者很容易就走入偏激极端。

若是张烈、张相神之流在此,会觉得雷魔殷世衡的做法莫名其妙,徒增外劫,于自身修行何益?

但道理是这样的道理,魔修哪怕知道却也很难将自身心魔横行压制下去,如此折辱段天涯,让殷世衡觉得痛快,觉得很爽。心理上的爽,犹超过身体上的爽。

当然,这也是因为魔道修士比之正道修士,更难以做到魔心圆融这一步,或多或少都会有所偏失的。

在段天涯深入雷泽,寻求同门的相助,共同对付丹阳宫与黄山张家的时候。

丹阳宫与黄山张家的势力与声望,也正在与日俱增当中。

萧山、张相神,张烈,余则晨,联手诛杀元婴五层的血魔段天涯,这件事情虽然没有轰传天下,但依然是在南荒百宗之间广泛流传着的,丹阳宫与张家的声望都是因此大涨。

在余则晨离开的前夕,他将自己在坤元山之上带下来的几株元芝草,全部都赠给了张烈。

“这些本来就是我带下山来,作为与人斗剑的彩头的。虽然当年是打定主意,怎么带下来的怎么带回去,但是,我的剑术的确是不如张道兄,那么此物自然也就要留下。张兄,日后再见,保重。”

“保重。”

张烈也是恭敬执礼,如此回应。

有了这些元芝草后,张烈返回黄山张家,就开始闭关,钻研起炼丹术、提升丹道。

宗门有萧山师尊,家族有族长张相神,有他们的存在,无论宗门与家族,肯定都要比自己出手经营,发展得更好。

而张烈现在的重心,就放在钻研炼丹术,炼制增长法力的丹药,尽快发挥出绝品金丹的全部潜力。

绝品金丹,金丹一层就相当于寻常人道元婴一层,金丹九层就相当于寻常人道元婴九层,如此,方才称得上是穷尽此丹法潜力。

但是因为斩杀血魔段天涯的传闻,以及与坤元山搭上了关系,楚南地域各个宗门家族,都或多或少的想要与黄山张家搭上关系,结成正面的友谊,这种善意转化成利益,就是一笔极为巨大的利益。

就算张相神,也完全没想到,与传说中门派搭上关系后,会方方面面得到这样多的好处。

同时,丹阳宫掌教一脉诸葛家族,在最近这些年开始大肆的贪污,使得丹阳宫内部有些离心离德之势。

这便是贪污以自污,以求自保了。

丹阳宫掌教一脉诸葛家族,为诸葛恪所执掌,这位真人毫无疑问是一位出色的掌教,他经营宗门的能力甚至与张相神相差仿佛。

仅仅只是通过张家这些年的家族政策变化,就提前看出了张家拥有建立宗门的野心。

在向萧山道人几次提醒后,弄清楚了萧山道人的态度。

诸葛恪心灰意冷,开始纵容家族上下的贪腐。这是向张家示意,诸葛家无意与之争锋。

当然,也是最后捞一笔好处下野。

诸葛恪的才能虽然不逊色于张相神,但是他已经比较老了,同时,曾经的丹阳宫掌教真人,也不适合在新兴的宗门中占据高位,顶多得个闲职,发挥一下余热也就算了。

张相神百年之内都没有更进一步的意思,在他的计算中,张烈晋升元婴境界,家族再发展百年,才是最好的时机。

但是诸葛恪提前从家族政策变化中,看出并确定了张家的野心,他虽然忠于丹阳宫道统,但是独木难支,在这个修仙界没有高阶修士的支持,经营能力再强也没有用。

所以诸葛恪带着自己的家族提前往后面退了,他有足够的把握自己这一退,张家绝对不敢也不会赶尽杀绝,毕竟新的宗门,还需要丹阳宫很大一部分修士补充进去。

但是他的这种做法,却不符合张家的利益。张相神更希望他能好好经营宗门,百年之后,发展更快的张家接手一个强大的底子,而不是一个已经开始衰退的宗门。

“掌教真人诸葛恪此人,精明强干,想进便进想退便退,看来我真的要找他老人家好好的谈一谈啊。不然这位老人家,真的有能力把丹阳宫抽得外强中干,最后扔给我们一个烂摊子。”

黄山张家山城,在书房当中,看着这段时间内传递过来的,丹阳宫内部的政策调整,张相神观之良久后不由得感叹,那位诸葛恪真人当真是老而弥坚。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