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从伦敦开始的诡异剧场 > 第十一章 遮天路人,恐怖如斯(为盟主大大“枉作人”加更,9/10)

第十一章 遮天路人,恐怖如斯(为盟主大大“枉作人”加更,9/10)

尴尬。

热脸贴冷屁股。

两名活了上千年的太上长老面面相觑,却根本不敢发作,境界越高,眼界就越高。

他们见过自家圣主,远不如那尊宛若冥神一般的高大存在,看似年轻英武,实则活了不知多少年。

“左边那位是荒古姜家的太上,我曾经见他在南域出手,生撕古兽血脉的蛟龙。”

“右边那位是太玄门某位峰主的师兄,不知活了多久,在东荒赫赫有名。”

见身份被路人叫破,两尊大人物冷哼一声,震慑住这些杂音,而后整了整衣冠,联袂深入火域炼器。

这地方寻常修士根本不敢靠近,唯有东荒绝顶修士炼器时,会将此地作为首选,因为各色神焰具有玄奥力量,可助器成型,烙印下道与理。

当然,从道宫小修士徘回不前,便知火域绝非什么祥和之地,最近处于宁静期还好,若是烈焰腾腾,席卷高天时,连大能都要避退。

“那尊冥神到底是何来历?眼中仿佛埋葬了诸神。”

“莫非是中州冥王体?相传这种体质堪称无敌,净土连通九幽,里面沉睡着绝世冥神,随时可能冲出,无边杀念如海,连天空都要为之颤栗。”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恐怕是一尊大成冥王,传说可召唤一堵墙,内里埋有无穷神兵,永无用尽之时,可打穿世间一切敌手,无坚不摧!”

火域之外,大人物悉数消失,而小修士们却在聚集,在交流。

“没错,我家祖上便是由中州大域迁来东荒,曾留下只言片语,在漫长历史岁月中,不知道有多少王者饮恨此墙下。”

“嘶~”

“是吾坐井观天,本以为东荒神体已经天下无敌,没想到冥王体还要不可揣度,那位是哪家的无上人物?”

“冥王体只在中州王家流传,这是一个流传了超过十万年的世家,底蕴深不可测。”

“嘶~”

三言两语之间,这群东荒路人仿佛无所不知一般,竟拼出了一些真相,见识异常广博,仿佛将修行天赋全部用在了探听各种隐秘上。

当然,受限于想象力,他们将冥圣当成了大成王体,但不妨碍结果同样无比震撼。

“没人注意到那个坐在冥神肩头的稚童吗?”

“眸子犹如深渊,仿佛能够吞噬万灵,有无尽杀意被封印。”

“我看到了,年岁虽小,却宛若九幽的神明,只对视了一眼,就感觉自己的灵魂被取走。”

“大成王体护道,中州出了一尊了不得的妖孽啊,可惜东荒无人能阻。”

“若能出一尊东荒神体该多好,可让冥王体帝路有敌。”

消息开始外传。

传下去,中州冥王体出世,有令太上长老敬畏的无上人物随行,为之护道。

传下去,两代冥王体驾临东荒,欲要战遍天下,踏上无敌之路。

传下去……

陆离怎么也想不到,他只是自出生以来,在家族神土中被关久了,静极思动,想要在炼器的同时出来透透风而已,结果却变成这个样子。

炼器而已,怎么就成要战遍天下?!

火域之中。

向前行进数里,迷迷蒙蒙的乳白色火焰在流动,举目望去,巨石林立,地势起起伏伏。

一尊神塔虚影护住陆离,使之并无异样,乖乖坐在冥圣老祖肩头,继续朝着第四层火焰出发。

黑暗、幽深,宛若冥火。

平日里,这一层火焰连化龙名宿都为之感到棘手,不敢太过深入,陆离仍觉得没什么。

毕竟大圣器中的神祇处于唤醒状态,随时可以进行征伐。

“此地与幽冥有关,可以祭炼粗胚,与吾道大有裨益,待玺印成型之后再深入。”

陆离这孩子优点很多,其中有一项就是听劝。

宗祖说此地火焰与幽冥一道相合,那就在此祭炼粗胚。

于是乎,一方极其夸张的羊脂白玉神铁被取出,此地火焰足以熔炼寻常道火无法熔炼的仙金神铁,且能够帮助法器提升品质,烙印下道与理。

“这……神铁!”

“古之圣贤终其一生也难以寻到如此多的传世宝材!”

两名太上长老呼吸都急促起来,直到一对冰冷的眸光投过来,差点就此化道,才斩断贪念。

找了一块巨石盘坐,陆离不再去管外界,开始铸修行以来第一件重器。

不止一方羊脂白玉神铁,还有便宜岳父赠送半个人头大小,亦足够铸器的大罗银精。

两样足以铸造传世圣兵的神材被一个稚童把持,姜家与太玄门两家太上驻足停留,皆感觉一切太过梦幻,可这并非小儿持重金过闹市。

哪怕身侧没有深不可测的恐怖护道人,在他体外浮现的圣塔就足以震慑诸多势力。

东荒之水,变深了。

而王云凌见两人没有动歪心思,也就不再过问,宛若一尊神像。

哪有踏上帝路而默默无闻的天骄?

有些大帝可是举世皆敌,一路打上去的威名。

再低调,也该时不时传出音讯,让世人知晓,这是养望、养势,如今恰好被两家太上撞见,时机却是合适。

苦海浩瀚,冥气与仙辉交织,数不清的神纹在缭绕。

每一道神纹皆透出宝光,修士可将其祭成各种形状,比如飞刀、匕首之类,与敌交锋时突然外放,比单纯的神纹更有效。

此外,部分有传承、见识的散修,会将其祭炼成飞剑、盾牌等。

而世家大族出身的修士会首选重器,如鼎、钟、塔,更容易交织出道之轨迹,增添威能。

玺,同样是重器。

尤其在皇朝、王朝、古国势力鼎盛的中州,龙脉、气运等等因素,注定了这一形态的不凡。

出发时就确定自身所铸之器的陆离,在抵达正确地点以后,没有任何犹豫,开始凝神锤炼。

聊斋世界统一人道大势,又占据冥界,于阴阳两界称尊,自然知道帝玺什么形态。

很快,一方散发仙辉的幽冥帝玺成型,天生有神秘道韵相随。

几乎是同一时间,无数神火喷涌而出,开始煅烧、淬炼。

渐渐地,烙印越来越多,神纹愈发复杂,成九九极数。

上纽交九龙,玺身刻画山河大势,印底一片空白,陆离并未刻画什么,如今他只祭粗胚,具体烙印何种文字,往后得了机缘再说。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就目前而言,这八个来自历史常识的字,并非最佳选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