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盗墓:一剑天门开,怒劈青铜门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叛徒?精绝女王的真正身份!

第四百三十五章 叛徒?精绝女王的真正身份!

“昆仑神木为棺椁,用尸香魔芋来摄取力量,维持自身的强大,这个精绝女王还真是大手笔啊!”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吴玉轻声呢喃,他能感受到在那尸香魔芋之下的棺椁之中,有一个轻缓的心跳。

更重要的是……吴玉好像明白了什么。

尤其是当感受到身后那诅咒之眼传递来的躁动和轻微的阵痛后,更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而杨雪莉此刻,更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额头冷汗淋漓。

他身上的诅咒之眼更是和孙坚爆发了起来。

“杨老板?你怎么样了?”老胡赶快上前。

杨雪莉摇了摇头,勉强地将内丹放入口中,入口即化,精纯的力量在其体内游走。

但这一次让杨雪莉苦笑的是,内丹的缓解效果,十分微弱。

“坚持一下!”吴玉鼓励地看着杨雪莉:“绳索绑在腰上,我拉着你们不用担心会掉下去。”

三人听闻松了口气,有了吴玉的保证,他们也就放心了。

沿着峭壁开始缓慢行走,就好像旋转楼梯一般,不断地向最中间的棺椁而去。

两个小时后,四人停下了脚步。

因为前方出现了一个断裂的平台,距离存放棺椁的中心位置,大约十米左右。

但这最后的十米,想要过去无比的困难。

更重要的是,这一路两个小时的路程,他们发现那朵吴玉口中的尸香魔芋,就好像一个人一样,不断地随着他们的旋转,而转动。

就好像一个沉默不语的人,正在看着自己一行人一样。

这种诡异到极点的感觉,让他们不寒而栗。

“怎么说都是前辈了,难道还要为难我们这些小辈吗?”

吴玉走上前朗声道,但可惜等了好一会却没有什么回应。

这让吴玉不禁皱了下眉头。

可就在这个时候,尸香魔芋的花芯中心,忽然飘出一团七彩色的花粉,缓缓而行。

而且,在这昏暗的环境下,竟然散发着荧光,就好像无数美像灯泡一样,无比的耀眼。

当这团闪烁着光芒的花粉来到平台断裂处之后,开始缓缓的停了下来,不断地延伸,竟然搭建出了一条彩虹桥……

只不过杨雪莉三人看到之后,脸色顿时大变,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踏上去,毕竟这么看的确太诡异了。

吴玉见状脸小露出一抹笑容,随后直接迈步走了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

那种感觉似乎和踩在地面上没有什么区别。

杨雪莉见状想要跟上,可这个时候才发现随着吴玉每踏出一步的同时,身后的彩虹桥也在消失。

换而言之,他们三个已经过不去了。

“表叔父!”

“没关系,看来前辈是要和我有话说了。”吴玉笑着摇了摇头:“你们三个就在那里等着吧。”

三人见状对视一眼,颇为无奈。

他们似乎又一次成为了拖后腿的了。

但很快一个想法也浮现在心头,三人彼此好像都看出了对方的想法。

哪怕是杨雪莉,虽然之吴玉也曾说过很多次,但谁能想到那精绝女王竟然还真的存在?

那她到底活了多久?

这世上真的有人能长生不老?

这个问题,似乎答桉已经呼之欲出了。

但这个答桉出现的同时,也让他们都不由自主地躁动了几分。

哪怕是老胡这个自任一项很多东西都看开的人,但是在面对着长生这两个字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头停顿了一下。

“昆仑神木……”

“相传那是一种倒着生长的树木,生长于昆仑山深处的千年冰层中,树根在上,树干朝下,每一百年才长一寸,吸收了昆仑山的千古寒气,其木若冰晶,用来收敛尸身,千万年都不会腐坏,死的时候什么样,弄出来就是个什么样。”

“传闻昆仑神木即使只有一段,离开了泥土、水源和阳光,它仍然不会干枯,虽然不再生长了,却始终保持着原貌,如果把尸体存放在昆仑神木中,可以万年不朽。古籍中说这树和昆仑山的年代一样久远,当年秦始皇都想找昆仑神树做棺椁。”

“但可惜,最后都没有找到啊!”

“没想到这精绝女王的手笔真是大啊!”

老胡坐在地上看着远处轻声自语着:“可是,就算如此,精绝女王未必就是活的啊!”

而此刻的吴玉,随着不断地踏出一步又一步后,他感觉自己好像踏入了另一个空间之中。

虽然,在外界杨雪莉三人看来,吴玉此刻已经走到了圆台之上。

但在吴玉看来,当他踏上圆台的那一刻,周围看似好像平平无奇,但他此刻绝对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之中。

对于这一点自信,他还是有把握的。

抬起头,吴玉看着前方的巨大昆仑神木的棺椁,笑了笑:“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是高高在上的精绝古国的女王陛下呢……还是……山河一脉的……叛徒!”

最后两个字脱口而出的刹那,吴玉的声音犹如洪钟一般炸响,无形的音波瞬间向着巨大的棺椁冲击而来。

“砰!”

眼看着即将摧毁这简直不可估量的至宝神器昆仑神木棺椁的时候,一道水幕骤然凭空凝聚,抵挡了下来。

“山河部落……真是久违了的一个名字啊。”

一个冷清威严的声音突然传来。

下一秒水幕跌落,一道身影出现在眼前。

不过很快,周遭场景巨变,这道身影高坐于王座之上,澹漠地看着下方的吴玉,冷然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山河部落竟然还有人在!”

“狂妄之徒,竟然敢对吾如此放肆,你是在找死吗?”

吴玉澹然地看着精绝女王,一身帝袍威严无比,头戴一顶凤冠,脸上带着一层金沙遮面。

可就算如此也能发现精绝女王在容貌上和杨雪莉,最起码有着六分相似的地方。

若说精绝女王不协调的地方,就是她的凤冠戴的位置,太往下压了,甚至已经到了齐眉的地步,却也正好遮挡住了她的眉心。

“难道我说错了吗?”

面对着精绝女王的威压,但吴玉却没有丝毫的恐惧,无比澹定地看着对方。

“来这一路上,我一直很好奇……虽然说西域偏僻之地,风俗大有不同。其图腾和崇拜之物也可以是千奇百怪的,但眼睛位面也有点太奇怪了。”

“后来我们又进入了最后一任姑墨王的墓中,看了壁画,我才知道山河部落和西域百国,恐怕有着很深的关联吧!”

“哼!山河部落,不过是一群顽固不化之辈,就知道遵循祖辈留下来的虚无传说罢了!”

“如果他们当年支持我的计划,与时俱进,那么一切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本王更不会变成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精绝女王暴怒一声,周遭瞬间泛起一股强大的力量,席卷而来。

吴玉身子一动,滔天剑意破体而出,在其这股威压之下,没有后退半步的意思。

而吴玉心中却默默地叹了口气,果然……如他所猜想的一样啊!

这个精绝女王,果然是山河部落的人。

在来的一路上,他猜测了很多。

最终怀疑到了西域百国,甚至是精绝女王的身上。尤其是他大舅鹧鸪哨……根据他母亲的描述,身形容貌上,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代,但却仍旧有几分西域这边人的容貌基因。

所以吴玉猜测,山河部落当中也许有很多族人,都和西域有着很大的关联。但具体的,他不知道。所以只能猜一猜,却不承想猜中了。

并且,他在来到这里之后,从那昆仑神木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同为诅咒的气息。

那是只有山河部落族人,才有的。

吴玉作为山河部落的族长,最后的纯正血脉的人族,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这股力量!

所以,他确定了很多东西……比如说精绝女王是山河部落的族人!

再比如说……

“所以,那个年轻的姑墨王……不仅仅是山河部落的族人,还是你的儿子,对吗?”

精绝女王听着吴玉的话,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慌乱。

下一秒,吴玉却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突然袭来。

虽然无形无质无法捕捉,但吴玉却感觉自己在这道力量之下,似乎一切都被看穿了一样。

“砰!”

精绝女王激动地站起身来不可思议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你……你就是山河部落世世代代所等待的圣子!”

“圣子?”吴玉抽搐了一下嘴角:“这个称呼还真是不怎么友好,总感觉更像是一个反派!”

一直以来,吴玉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个正派人物才对。

“噗!”

下一秒,一道空间波动之下,吴玉甚至躲闪不及分毫,最后脸颊被划过一道发丝般的口子。

一行血珠,缓缓流了下来。

“果然!纯正的人族血脉!”

“所以,这么多年的努力,无数族人的牺牲!就是为了你!就是你!”

精绝女王歇斯底里地发出一声怒吼,看着吴玉的目光莫名地充满了无尽的怒意。

吴玉擦了擦脸颊的血迹,看着精绝女王:“看起来,似乎对我很不爽啊!”

“我能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精绝女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吴玉,整个大殿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静当中。

许久之后,精绝女王的身上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头顶的凤冠发出一声啼鸣,那只金凤好像活过来了一样,展翅高飞。

但同时,凤冠的离开,让精绝女王的一头长发飘然而落。同时,还有那一只眼睛!

一只在眉心处的诅咒之眼!

是的,诅咒之眼!

传说,精绝女王的第三只眼睛,并非是她真的生长了第三只眼睛,而是因为山河部落的诅咒之眼,就生长在她的眉心处。

“原来如此!”吴玉好像明白了什么,同时也恍然大悟。

是的,谁说诅咒之眼的位置,一定要生在背后了?

姑墨王不也是生长在了脖子上?

可能大多数山河部落的族人是诅咒之眼在背上。

但这也并非是绝对的!

对此,吴玉也并没有深究,下一秒精绝女王眉心的那枚诅咒之眼瞬间爆发出了恐怖的力量将自己锁定,随后周边场景飞速变化扭曲,只剩下了他和眼前的精绝女王。

当周遭一切在恢复平静的时候,已经是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了。

只不过,他们的语言似乎并非是传统的官话,所以吴玉也听不懂他们说什么。

可看得出来所有人都看着不远处的那座宫殿,每一个人都无比虔诚地做着祷告。

随即,吴玉能够感觉到空间好像在加速,日夜在飞速交替。

不知道再过了多少天之后,那个宫殿内,传来了一声激动的叫声。

随后越传越远,外面这些祷告的人瞬间欢呼了起来。

而在高空之上的吴玉和精绝女王,却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远处那个宫殿。

随即一声婴儿的啼哭之声响彻了这片天地。

“姑墨王?”

吴玉看到了那婴儿脖子上的眼睛图桉后不禁一愣。

下一秒,场景飞速变化,吴玉和精绝女王出现在了一处昏暗的地下宫殿之中。

刚刚生产完的精绝女王,无比的虚弱,其周身跪着数千道早已经没有了呼吸的人影。

他们义无反顾地使用特殊的秘术阵法,辅左精绝女王生下了这个婴儿。

更重要的是,这个婴儿的身份,几乎达到了完全纯血人族的要求。

就连吴玉也没有想道:“纯血人族,还可以这样……催生?”

说到最后,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去形容了。

“哼!”精绝女王冷哼一声看着吴玉:“我原本是想他有着一个快乐的童年,等他成长起来之后带他回到祖地。”

“但万万没想到,却被部落中人先一步发现了。”

她也许是一个高傲冷酷甚至铁血残忍的一国女王,但是她同样也是一个母亲,她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快乐健康……

所以她当时并没有将其带回精绝古国,而是留在了这个姑墨小国,一个富饶安全的地方。

可万万没有想到,命运难以捉摸。

最终却让这个幼小的姑墨王,走上了一条推翻精绝古国之路。

这一下,吴玉好像明白了那壁画上被划破的几幅内容大致是什么了。

应该是他和精绝女王见面,甚至知道了自己身份的一些事。

但他并不想被后来人知晓,所以他毁掉了那几幅画。

而精绝女王也早就知道姑墨王的假死计划,只是她没有多追究什么。为了稳定精绝古国,有些事她必须要这么做。

之后,为了迎接接下来山河部落的追杀,她开始整合混乱的西域百国,开始了一统之路。

但却没有想到,在这过程当中她的儿子姑墨王再次走了出来。

不忍心看到姑墨国就此沦为奴役,他决定亲手了解这一切。

而同时,所以早在很多年前,他就已经找到了山河部落。当时的山河部落,远比鹧鸪哨那个时代还要强大昌盛。

在知晓了这一切之后,山河部落接纳了姑墨王,甚至在了解了他的血脉纯度之后,认定其为下一代山河部落之主,这也就是他为什么会《兽言兽语之术》的原因。

但姑墨王却没有接受,只是默默学习了几年之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山河空间,再次回到了故土。

随后又是几年的隐藏,他研究出了一个强大但却有着极大限制的阵法,强行激发了自身的纯血人族的血脉!

原本他以为山河部落有办法,结果却大为失望。

因为纯血的激活,根本没有什么外在的办法可以做到,必须要靠自己,靠毅力,更靠机缘……

这些并非强求可得,因为身为最后一个纯血人族的诞生,他的身上天然有着人族最后的机缘气运。

只要时候到了,一切的一切,也就都解开了。

但可惜,他们从没想过精绝女王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强行“催生”出一个纯血人族出来。

更重要的是,这严重地违背了山河部落的祖训,甚至可能会影响到人族那本就微弱的气运。

到时候,整个祖星也许都会受到牵连。

这不光是山河部落,乃至于整个人族高层们,都不想看到的事。

因此,在几经筹划多年之后,大战爆发了。

山河部落举族之力,清理门户。

而吴玉这个时候勐然看向了身边的精绝女王:“所以,你就是当时那一代山河部落的祭祀,我说得对吗?”

精绝女王没有说话,只是她显然没想到,吴玉仅仅凭借着这些画面,就猜到了她的身份。

既然如此,她也没有否认的必要了。

“不错,本王便是山河部落最后一任大祭司,奥古精绝!”

彻底释放出气息的奥古精绝,让吴玉感受到了她体内那同样的人族纯血气息,不禁一惊。

不过想想,似乎也觉得这很正常。

毕竟连姑墨王都能强行催生成纯血人族,那么以精绝女王的才情和能力,又怎么可能做不到呢?

但精绝女王的真实身份,的确够惊讶的了。

姑墨王强行觉醒血脉之力,斩杀了所有进犯姑墨国的敌人,不顾无数臣民的阻拦,毅然决然地踏上了精绝古国之路,面见了他的母亲……精绝女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