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 第四十九章 摊牌

第四十九章 摊牌

其实,对于前往北溟梵洋路上的诸多艰险,龙陇倒是并不担心。

他最担心的,还是龙狐被苍龙一族的安乐待遇所腐化,不想要再回到那种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活里去了。

若真不幸出了那种情况,自己要怎么办呢?

强夺补天石碎片,那小狐狸就要立刻因血脉冲突而死去。

但不拿补天石碎片……要解决她身上的隐患,只能跑去北溟梵洋,如今狐狸不愿意去,能怎么办?

只能将她制服,往肩上一扛,二话不说就跑路了。

好在小狐狸并不是什么贪图享乐的动物,虽然知道前往北溟梵洋就意味着叛逃苍龙一族,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答应下来……这样不就反而显得最后要丢下她的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渣男了吧?

思及至此,龙陇便有种强烈的、难以言喻的愧疚。

但想到先前在金蝉寺洞天之中,看到的那天崩地裂、星坠如雨、洪水奔腾的惨烈画面,再想想神州的万千生民,龙陇顿时又狠下心肠,将原本的愧疚自责全部用力压下。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观水啊观水,你可别真把自己当成妖魔了啊!

你是货真价实的人族,只是因为补天才来东皇界伪装成妖的,本来可以直接不管小狐狸的死活,夺下补天石碎片就走人——然而,你不仅没有如此,反而将她护送到北溟梵洋和亲族团聚,甚至帮她解除了身上的血脉冲突隐患。

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啊!

至于和她长相厮守……若是如此,那为何不能与徐师妹、安师姐、石大小姐和姜魔女长相厮守呢?

所以面具戴得久了,就容易产生“面具才是我的脸”的错觉,真把自己当成蛟龙那就傻逼了不是?

龙陇迅速在心里做好自我辩解,很快便心安理得起来。

“你说。”素鸣剑悄悄问昆仑镜,“有没有一种可能,他并不是害怕她们得知真相后打起来,亦或是齐心协力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而是真的因为没法做到厚此薄彼,所以干脆对每个姑娘都不辞而别,一走了之?”

“你要说有没有可能,我觉得当然是有的。”昆仑镜慢条斯理地道,“只是以他的道德底线来看,可能性不大。”

“剑主大人有道德底线吗?”素鸣剑陷入了沉思。

“嗯。”昆仑镜也思索起来,“仔细想想,他除了两头宗门拿好处两头通吃,对姑娘花言巧语骗人芳心不负责,对师父各种恭维转头蔑为老贼,以及对非亲友对象的各种坑蒙拐骗偷之外,似乎也没有真的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说的没错。”素鸣剑叹气说道,“所以剑主大人还是有道德底线的,只是可能比一般人要低了那么一点点,我应该收回我刚才的质疑。”

过了半个月,龙陇便又回到密室,打开传送阵,便看到四五个玉简躺在里面——感觉就像是打开手机,然后看到一大堆未接来电般。

看来北溟梵洋那边是真的急了。

龙陇澹定将对面发来的全面消息看完,然后才开始写自己的玉简。

玉简之中,他将龙狐的身世详细说了:父亲失陷人界,蛟龙一族自身难保,母亲因为外祖母的事情被抵触,不得已逃到南州避祸,最后伤重不至,死前将龙狐身上的血脉封印,又让她沉睡至今……

写到这里,龙陇自己都有些动情,眼眶湿润,心想小狐狸实在太惨,还好遇到我这个好男人,将她从地底洞窟的母亲尸骸里救出,不然她指不定还要受多少的苦呢。

北溟梵洋那边也是久久不能言语,半晌才回复说道:

“陛下未曾对不起蛟龙一族,是蛟龙一族对不起陛下。”

得了吧,若不是那应龙抛下妻女,擅自带大军进攻人界,结果全军覆没,蛟龙一族怎么可能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龙陇又想起以前电视剧的经典老套路,就是男主角丢下女友全身心投入到创业里,然后创业失败感觉不能给女友带来更好的生活,于是毅然决然提出分手……对,就跟应龙这抛妻弃女的傻逼差不多。

“唉。”他便在玉简里写道,“恨不得生在陛下那个时代,便是拼了我这条性命,也要护送至高无上的陛下从人界撤回来!真是可惜!可叹!可恨!”

对面也被龙陇这康慨激昂的宏愿震住了,大概是从未见识过类似的套路,居然反过来安慰他道:

“算了,你也不必纠结,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如今我族没落已成事实,未来还是要靠你们这些新生代啊。”

龙陇读着就有些不对:等一等,我是不是已经暗示了,龙狐身上有血脉冲突的事情?

你们既然那么尊崇那个应龙,为什么不提出将她女儿的血脉问题解决呢?

想到这里,龙陇便在玉简里直截了当地问道:

“对了,咱们蛟龙一族,不是擅长血脉之术吗?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将殿下身上的问题彻底解决呢?”

玉简发过之后,对面立刻就没了声响。

过了差不多半日,北溟梵洋才回了消息:

“殿下身上的血脉冲突,不是已经被封印了吗?”

龙陇无语,只能反驳说道:

“封印归封印,依靠外物终归不能治本;若是将来封印物有失,殿下岂不是要当场毙命?终归还是一劳永逸地解决为好。”

又等了半晌,对面才回复说道:

“我们这边要商量一下。”

“可以不用商量的。”龙陇连忙表示自己没有恶意,“你们把阵法要诀传给我,我这边学习之后,不就直接为殿下把问题解决掉了?”

“不是。”对面回复说道,“这不是阵法的问题……殿下身上的问题,必须在北溟梵洋内部,才能解决,明白吗?”

龙陇沉吟半晌,回复道:

“好,那就等你们的消息。”

将传送阵重新关上,龙陇再次回顾过去和北溟梵洋的诸多交流记录,心里仍然有些没底。

毕竟这次,是要带着龙狐去投奔北溟梵洋,也就相当于要求对方开放入口让两人进入,对北溟梵洋而言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只能希望龙狐这个“应龙殿下之女”的名头,对北溟梵洋足够重要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