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仙:从就职德鲁伊开始 > 第九百三十九章 纯粹的巫(求订阅!求月票!)

第九百三十九章 纯粹的巫(求订阅!求月票!)

拿定注意后,灵青便准备将丹炉炼出来。

参悟了万法灵宝道基,这炼器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

更何况,朱光也是一位炼器大师呢。

修炼九转金丹道基,需先以真元铸就阴阳炉。

现在灵青不须用真元铸造,但这丹炉仍旧是阴阳炉。

以先天一炁为根基所铸的一气阴阳炉。

以精气神所炼的先天一炁能够合万象,生万物。

选择合适的材料,加上人族最原始的渴望,烟火与美食。

两人耗时八十一日,在朱光的神火万焰炉中将一气阴阳炉铸成。

这是一件拳头大小,三足四孔的浑圆鼎炉。

炉身浑圆,室内分上下两层,象阴阳二象,三足分三才,四孔成四象。

而金石药材则象八卦万象。

可将天地万物收入炉中,使其重归四象,合三才,分阴阳,而化一炁。

当阴阳炉炼成之后,灵青便将最有一道元神分身投入其中,作为最初的丹头。

参悟了朱光“丹就是人”的理念,形成了自己“丹既是灵”的感悟。

他便准备以阴阳炉为一方世界,将自身所参悟之道尽数融入其中。

以这一道元神分身为引,熔世间万象万法而铸就一粒九转金丹。

接下来,灵青就留在朱光的草药铺中,从最初的辟谷丹、培元丹、养气丹等丹方开始一一的炼制。

在炼制的过程中,将自身的感悟融入其中。

每当丹成之时,便会有一点灵机汇聚于元神之中,铸就丹道根基。

炼丹十分的枯燥,需要不断的围着丹炉,照看炉火、调控材料,一刻不得空闲。

然而,炼丹亦是十分的充实,在这种忙碌之中,可以更加细微的感受到规则间的变化。

灵青所参悟的法门十分的繁杂,《先天一炁真经》、《周天星斗法》、德鲁尹传承、《青皇玉典》等等,每一门都足够别人参悟一生的了。

而他却将这些能够直指天仙的法门都一一的修炼了。

哪怕是他天资再好,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感悟其中每一丝的细节。

而此时,随着炼丹的过程,将这些道理慢慢的梳理一遍。

令他对于这些法门的参悟也更加的深刻了三分。

同时也能够更加清晰的感受到,每一种法门背后所蕴含的真道。

这种透过对于所有细节的了解,从一个微观的角度,构建一个宏观的世界,令得他沉迷于其中不可自拔。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在追寻正确目标的道路正一日千里。

时光匆匆,如流水易逝。

灵青沉迷于对丹道的感悟中,外界的时态也在不断的风起云涌。

随着黎贪的战败,有熊国的风头一时无两。

原本天下九方,就有半数的方国朝拜有熊,此时更是愈演愈烈。

九黎国战败后,不少方国干脆就直接转投有熊的怀抱。

更别说原本一些本就想要投靠有熊的方国了。

而面对这一切,炎帝姜榆罔却是不闻不问,更是令得天下诸方国主不再顾忌他天下共主的名号。

闲暇时,灵青也听朱光说了。

因为此事,本来住在南岳高峰的祝融都忍不住前来神农城,规劝炎帝要对姬轩辕加以约束。

无果后,愤而回到南岳不出。

刑天几次请命率军讨伐,同样被拒绝。

只是刑天对于姜榆罔十分的信服,虽然多次被拒,但却也没有如祝融一样,愤而离开。

神农氏所立下的,以烈山国为首的联盟开始逐渐的瓦解。

一些看不惯姬轩辕的方国主开始加入到黎贪的麾下。

而东北方的夸父氏、东南方的风伯氏也开始与黎贪形成一个以九黎氏为首的联盟。

至此,虽然炎帝姜榆罔仍旧是名义上的天下共主。

但实际上却是形成了以姬轩辕为首的有熊联盟,和以黎贪为首的九黎联盟。

双方的摩擦也日益的激烈。

甚至因为巫本身特性的影响,九黎联盟甚至开始攻伐烈山国的属国。

逼得一些原本仍旧忠于炎帝的方国开始站队。

有些方国忍受不住黎贪的强势,转而加入到有熊一方。

姬轩辕也趁此机会宣扬九黎联盟的残暴,与炎帝的不作为。

这日闲暇,灵青感受着阴阳炉内逐渐圆满的丹胚,在同朱光论过丹道之后,开始闲聊。

“虽然说历史上是炎黄合流,但此时的炎帝明显不是没有一争之力,如何这般的不作为呢?”

天下间的风起云涌,其实对于神农城的影响并不大。

神农氏九世治国,在神农城周围早已深入人心。

炎帝姜榆罔虽然没有先祖的丰功伟绩,但却也令得烈山国丰衣足食,不受饥寒之灾。

自神农以德服诸国开始,神农氏一族就不曾通过武力为主来威服诸国。

南方的祝融、中方的刑天更是神农氏一族的铁杆支持者。

而两人同样是天下间有数的高手,部下更不泛精锐之士。

连黎贪都不愿轻易的招惹。

更何况,黎贪在名义上也是炎帝的部族。

“不清楚。”朱光摇了摇头,说道:“我比你早来神农城。

当初黎贪要攻伐有熊时,炎帝同样没有任何的举措。

包括刑天、祝融在内,举国上下都以为炎帝也是想要借黎贪之手敲打一下有熊氏。

然而现在,黎贪战败,开始表达强烈的不满,炎帝仍是放任他们去争。

甚至还压制了刑天、祝融的想法。

显然,先前的不作为不是因为对有熊氏的不满。”

历史只是历史,哪怕有大神通者将历史的结果锚定了,也不会将所有发生的细节去一一的锚定。

而眼下哪怕炎黄合流的结果被锚定了,但这过程同样是多变的。

就像仓颉造字一般。

结果是结果,过程是过程,结果定下了,但过程仍旧是必不可少的。

“身处历史长河中的人,不泛有知道了既定结果而顺天应事,不再挣扎的存在。

但那不是巫。

就算重复千百次,蚩尤只要还是巫,他就必然会不满于黄帝的统治。

对于巫来说,战天斗地,没有什么天地定数一说。

自己的一切,都需要通过自己的拼搏去获取。

打破定数的难度,不比让人族成为天地主角的难度大。”

朱光顿了顿后,继续说道:“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

炎帝已经不是一位纯粹的巫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