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半妖养仙途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家族

第五百九十五章 家族

两匹白马拉着一个巨大车厢,离开内城,迅速朝东方奔去。

马车内。

卢通拿着几张纸,快速了解即将会面的杖国国主。

四聪真人,自幼拜入一页宗。

幼年时在智明山修行,十四岁拜入长乘真人门下,十八岁练气圆满。同岁通过一张无字仙书,得到《五德拳纲》。

二十一岁出关,破入筑基境,离开百柱山游历。

先在云英城熬药十年,累计治愈万余人,公开三道补元丹方;而后前往春染城,街头教拳十年;之后前往一介城,挖矿、锻打、炼器十年;再后……

游历一百五十年,途经雅水时施展“五德拳”,聚敛千斤水气,而后遁入新野群山,之后踪迹难寻。

偶有修士遭遇,言及四聪周身五行相随,可能在寻觅宝地,破入金丹境。

七十年后返回一页宗已是金丹境。

金丹境之后没有任何记载。

卢通收起纸张,心中动念:

四聪真人不简单。

不论实力,单是游历一百五十年,哪怕是一块顽石,也足够磨砺成璞玉。

“四聪真人,希望不会后悔。”

槃国、杖国同时接人,选了一个,肯定会得罪另一个。

没有两全之法。

槃国,国主叫茗包,古仙之地派出的传人,十分神秘,立国已有四年,但是外人仍然不知道相貌。

杖国,国主是四聪真人,此前是一页宗长老,刚立国不足一年。

他略作思索,很快做出决定,选了四聪真人的马车。

虽然茗包十分神秘,但是可以用出“假借祖坟骗人”的招数,必然不是良善之辈。

不好得罪,不好相处;

宁可得罪,也不宜相处。

近一刻钟后,马车停在百柱山外。

马夫是一个小道童,掀开门帘,道:“卢上师,百柱山到了。国都还未建成,通行不便,辛苦上师下车,随我一起前往襄杖山。”

“好。”

卢通走出车厢,摆动鬃毛腾飞到空中。

百柱山完全不一样了。

以前错落有致的百余座仙山,少了一大半,只剩下零零散散地十几个山头。

山峰拔走,地上残留下大片巨沟、长壑。

一个个人影正在沟壑间走动,平沟、夯土、开渠、移木等,准备在百柱山内重建国都。

“卢上师,那座五色山峦就是襄杖山。”

“走。”

卢通打出一道法力,卷起道童,直接朝五色山飞去。

襄杖山。

山分五色,云也分五色。

山巅,青、赤、黄、白、黑,五色云彩流转不休,好似五条衔尾追逐的鲤鱼。

一个人影盘坐在云彩中央。

卢通松开道童。

道童整理了一下衣裳,行礼道:“师父,卢上师到了。”

人影转过头抬手示意。

卢通甩动身躯,飞入云中,落在人影对面。

一龙、一人互相对视。

四聪真人,看起来并不聪明,反而有些喜感。

眉毛短而浓,黑黝黝的一丛绒毛,像两枚黑蚕豆。鼻头圆润,像蒜瓣。脸蛋、嘴唇全都肉乎乎的。

“见过真人!”

卢通率先拱手行礼。

四聪真人微微笑了下,道:“卢上师,国、宗有何不同?”

卢通童孔一缩。

刚才槃国、杖国同时邀请,现在刚见面没有客套,直接开口发问。

一切都早已准备。

这个问题是在考校,只是不知道仅代表四聪真人一人,还是背后的一页宗。

“人不同。”

“如何不同?”

“宗门时,人在宗前,个人、宗门各安其份。国家时,国在人前,先有国,而后才有国民。”

当了十几年的上师。

卢通每天处理各种大事小事,旁观各国,早已经察觉到了变化。

列国看似不一样。

但是无论哪个国,从人、到地、再到天,似乎所有的一切,全部成了国主的一人所有。

国主不同,列国才各不相同。

四聪真人脸上的笑容敛去,拘来几团云彩,云彩变幻,化作杯、茶、水、火,几息间“沏”出一杯茶。

“请。”

“谢真人。”

卢通放松了几分,接过茶杯,张口吸入茶水。

茶水温热、清冽,除了滋味略有不同,和茶叶泡的茶水没有任何区别。

四聪真人继续问道:“还有呢?”

“国主无所不主,官员无所不管,一国虽大,但是也只是国主一个人的囊中之物。”

“一个人?”

四聪真人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忘了各大家族?以前他们代替宗门执掌百姓,宗门退了,他们可没有退。”

“家族再大也大不过国主。”

“那可未必。”

卢通眨了下眼。

四聪真人似乎意有所指,他不禁猜测今天被请来的目的。

四聪真人笑了下,话锋一转,道:“本打算派人去术书仙船邀请上师,想不到上师已经到了国内,看来你我合该有此一会。”

“真人当面,不敢称上师。”

“国与国之间没有小事,杖国才刚立下,百废待兴,礼数还不周全,请上师见谅。”

“不敢。”

卢通十分意外。

礼,包括礼节、风俗、祭祀、宴请……

有了礼,才可以称为一个真正的国。

一路走来说过几次上师的名头,还是第一次被如此对待,突然之间察觉出了杖国和别处的不一样。

他心头暗道:不愧唯一一个出自一页宗的国主,天生比别人快几步。

四聪真人又递过一杯茶,道:“这次宗门赐下几位人中豪杰,让我们四位国主挑选辅国之材,槃国、杖国的心意上师已经知晓,不知道是否愿意帮助杖国?”

卢通看着茶杯,问道:“与仙书有关?”

“不错。四国就是棋盘,几位可以随意落子,谁胜谁负,时间到了宗门自会裁定。”

卢通直接接过茶杯,一口饮下,拱手道:“请国主指教!”

四聪真人眼含笑意,满意地点了下头,道:“上师先回去歇息,等另一位丁太保来了,我们再一起议事。”

“是。”

卢通离开襄杖山,飞到百柱山外,小道童正在路边牵马等候。

“上师请上车休息,我送上师回府。”

“好。”

……

残香楼。

卢通躺在赤红长塌上,怀里捧着厚厚一摞纸,一边翻看,一边讲述今天的经历。

九夫人站在一面屏风前。

屏风上写了三个字“丁太保”。

“丁太保是哪个国的?”

“不知道。”

卢通摇了摇头,看着手中杂乱的纸张,叹了口气,继续耐着性子翻看。

九夫人不如典四儿。

典四儿这些年一直在收集各国消息,无论大事、小事,全部按照门类,分别整理妥当。

九夫人则只有一些随手写过的纸、看过的信。

九夫人退出两步,盯着屏风上的名字,道:“一页宗真是好算计,舍出一点鱼饵,就钓出九个大修士帮他们卖命。”

卢通随手丢开无用的废纸,道:“这么贵重的鱼饵,我宁愿多上几次钩。”

九夫人转身走到长塌旁,道:“槃国怎么办?”

“怎么了?”

“茗包不是普通人,槃国立国之前,北外城的几大家族连夜逃入内城,后来一连两家不明不白的死在家里,剩下的赶紧又搬回槃国。”

卢通垂了下眼皮,道:“他敢对我出手?”

九夫人想了一下,弯起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道:“谅他也不敢!”

说完拿出几套颜色艳丽的新衣裳,挨个比划。

卢通瞥了一眼,随口问道:“要出去?”

“嗯。”

九夫人拿起一条彩裙,道:“这件怎么样?”

“去哪儿?”

“百里家。内城也是杖国的地盘,我去给你探探路。这几年没有来往,再不去,百里幼珍该忘记我是谁了。”

卢通咧开嘴角,盯了两眼裙子,道:“这件不好。”

束身彩裙,又是亮面绸缎织成,又闪、又贴身,不是一般的惹眼。

九夫人斜了一眼,收起彩裙,道:“哪件好?你应该知道百里幼珍的喜好,几年不见,要是打扮得太古板,肯定更生分。”

卢通挑了一件繁琐宫裙丢过去,道:“告诉她,我现在是卢上师,再生分也能想起旧交情。”

“那倒是。”

九夫人打扮了小半个时辰,终于离开大殿。

卢通独自坐在殿内,看了近百页纸张,瞥见几行不起眼的字迹后终于神色稍定。

“兹。女国主,大沛。太保,丁楚。少保,丁集。四方大将,丁解、丁匡、丁……”

……

深夜。

九夫人一把推开殿门,踉踉跄跄地靠在门上,道:“我打听出来了。”

卢通从长塌上跃出,龙爪点了两下地面,十分灵巧地游走过去,伸手扶起九夫人。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什么?”

九夫人浑身都是浓香、酒气,醉眼迷蒙地笑了下,道:“丁太保,他娘是兹国的国主,他爹是……”

九夫人皱起眉头,半响想不出名字。

“他爹叫丁名客,以前是一页宗弟子,后来死了。”

执关从门外探出脑袋。

金灿灿的脑门上,印着几条十分醒目的红胭脂,脸上、身上也有很多红印。

卢通扫了一眼,堆起眉头,道:“你也去了?”

“嗯,呼噜……”

执关闷哼了一声,瞥了一眼九夫人的神色,道:“师父,以后不想再去了。”

“不想去就不去,下去让丫鬟帮你洗洗。”

“嗯。”

执关直接跳进湖里,朝外面游去。

卢通关上门,把九夫人扶到长塌上,引过一道清水,又打出几道雷电。

清水变成温热水雾。

他卷起水雾,帮九夫人擦洗。

九夫人仰面躺着,眼神逐渐清明,嘴角也慢慢勾起。

费了好一番功夫,终于从头到脚全洗干净。

“呼!”

卢通长吐一口气,把水雾丢出窗户,瞥了九夫人一眼,道:“笑什么?”

“没什么。”

九夫人抬起手,抓住一条臂膀。

卢通顺势躺过去。

九夫人又抓过一把鬃毛,垫在头下、盖在身上、搂在怀里。

片刻安静后。

九夫人道:“丁太保叫丁楚,他娘是兹国的国主大沛,以前来过云英城。”

卢通有很多东西想了解,可是没有再问,挥手熄了灯火,道:“休息吧,什么事明天再说。”

“嗯。”

殿内恢复宁静。

几息后,九夫人的声音再次响起,道:“大沛极厉害,在她治下,国内所有十四至六十八的男修,全部录入兵籍,一声令下就能召集几十万修士。”

“知道了,睡吧。”

“嗯~”

……

一个多月后,杖国的马车再次停在残香楼外。

襄杖山上。

卢通飞到山巅,看见两个人影,神色稍动,飞入彩云中央,道:“见过国主。”

“卢上师,请。”

四聪真人抬手示意,指向旁边专门留下的位置。

三个人,分坐三方。

卢通看向陌生修士,还没有介绍,但已经知道了来人的身份。

兹国太保,丁楚。

他半月前已经找来一幅画像,不过亲眼见到真人,还是有些意外。

白发苍苍、垂垂老矣。

丁楚在画中就是一个老人,不过真人不止是苍老,还多了一些临近寿终的衰败之气。

“卢通卢上师,从术书仙船而来。”

“丁楚丁太保,从兹国赶来。”

四聪真人介绍完,面露笑意,聚起两杯茶水,道:“二位愿意辅左杖国,这是某人的幸事,也是杖国的幸事。二位请!”

“谢国主!”

二人接过茶水,分别饮下。

四聪真人道:“人齐了,我们直接开始正事如何?”

丁楚盘坐不动,犹如一件木凋。

卢通等了半息,颔首道:“好。”

四聪真人挥手一卷,各色云彩翻涌,在三人中间化作一片地图。

“杖国,南北狭窄,东西约二百里,百柱山外可以开拓的荒地,南北不少于三百里,向东不少于五百里。”

卢通准备了一个多月,对地图已经十分熟悉。

陆上地域广袤。

没了鬼雾、妖兽等威胁,可以扩充的土地是原本的几十近百倍。各国争相开荒,似乎要把之前散落各地的城池,全部连成一片。

四聪真人略作沉默,气势突然一变,又运出一道法力。

地图分为大小不等的数块。

“杖国的国土,先前的外城土地,两成归许家、半成归旁家、四成归另外十四家大小家族、两成归数万百姓,我虽为国主却仅有一成半。”

卢通心头一跳,下意识看向丁楚。

丁楚眼中多了一抹锐利神色,之前的暮色一扫而空。

“另外,许家、旁家、百里家,还有其余十四个家族,雇佣数万人在百柱山外开辟荒土。近年新增国土,他们一共占去七成。”

四聪真人扫了一眼二人,继续道:“卢上师、丁太保,你们说,我该如何?杖国该如何?”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