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诸天之苦海亿万重 > 341【上苍之上,演技为王】

341【上苍之上,演技为王】

界海浩荡无边,界生界灭,黑暗同样浩浩荡荡,源自荒天帝一剑独断万古的力量已经消散差不多,无法阻拦大敌的入侵,取代剑气是一片涛涛苦海,亿万京兆,磨灭一重重入侵的黑暗物质。

张若虚独坐彼岸,身负诸天,目光眺望上苍,仿佛化作永恒不朽的石人。

那边的敌人,太过强大,十位始祖,十位仙帝的力量,让他不得不徐徐图之。

只有走到台前,他才感受了荒天帝的压力,才明白为什么会有卧龙凤雏,是现实逼的。

荒天帝带领战友扣关高原,不料,诡异始祖开挂,仗着自己有高原水晶,可以无限复活,大杀特杀,最终荒天帝亲朋尽皆战死,为了挽救众人,他映照诸天,自身虚弱到无法再抵挡诡异族群。

所以,他在演。

在潜伏,缔造了自己消失的假象。

诡异始祖,并非明面上的三尊,而是真正的十大始祖,可以轻而易举毁灭诸天万界,但,这对诡异种族无利益,始祖追求是超脱,是那位铜棺主人的力量。

想要获得力量就需要足够多的献祭,足够多的韭菜。

想要收割足够的韭菜,需要压力,但,压力不能太大,必须让诸天万界的众生看见一丝希望,拼命去追逐,最终成就圆满道果。

这样野生的韭菜,历经无数劫难,不断磨炼上升,注定无比美味,远胜家养的韭菜。

诡异种族中经常流传着:野草除尽,春耕将至,谁要践踏青苗,严惩不贷。

这种可持续性收割韭菜的思想指导之下,诡异一族也开始演起来,

明面上只有三位始祖,十位仙帝,勾引诸天万界的众生来攻打高原水晶。

坐等韭菜上门。

张若虚同样在演戏,他不同于荒,他知晓诡异种族不止三个始祖,而是十大始祖。

虽然十大始祖都是靠着嗑骨灰上去,跟遮天用合道花的大帝差不多。

但,始祖终究是始祖,靠着数量能堆死人。

当年的花粉帝,就是不会演戏,头铁硬刚,一身战十大始祖,最终血洒高原,花粉体系都被污染了。

荒知晓诡异的底细,在演戏,诡异知道荒知晓他们的底细,也在演戏,张若虚明白诡异知道荒知晓他们的底细,同样在演戏。

上苍之上,演技为王!

唯一不会演戏的上苍诸帝,损失惨重。

为了不重蹈这样的事故,张若虚将自己的实力压制在道祖级别,这样只会迎来黑暗准仙帝,有足够多的时间拖延。

黑潮涛涛席卷而来,铺天盖地,湮灭了一切,在彼岸一尊浑身充满红色毛发的准仙帝无穷出手,一次又一次的攻打界海。

在他面前,界海上,无数大宇宙摇晃颤抖着,随时有可能崩溃。

每一次余波荡漾,都足以开天辟地,斩开混沌,青天浮现,大地厚重,群星因此而显现出来。

准仙帝一念开天,一念灭世,并非虚妄,可影响岁月更迭,古今未来都为之而颤,若不是有张若虚镇压界海,单此一帝,便可以覆灭诸天万界!

“道,道,道,道,道,道!”

张若虚连连道喝六声,背后升起六道轮回,转动生死,磨灭时空,镇压万古岁月,

六条大道轰隆隆的旋转,一股恐怖至极的气机从其中逸散而出,将那黑暗笼罩,将世间万法泯灭,瓦解诡异不详,化作最纯粹的物质力量!

无数光雨纷纷洒洒,宛如充斥了三千大宇宙,浩瀚无边。

“明帝!”

“你不识天数,便是准仙帝,也有一样要陨落!”

“我族是无敌的存在!”

如同天音浩荡,炸开了一片界域,又是无穷无尽的黑暗来袭,不同的诡异,来自不同的道祖!

“哪个称无敌,谁敢言不败!”

“地府都不见了!”

张若虚冷哼一声,手持骨剑,斩断万古岁月,杀伐无量!

轰!

未来的光辉与过去的光辉交织错落,这一刻时空都超脱了,不属于诸世!

光辉落幕,浮现真容。

在那红衣准仙帝的身后,竟然还有两尊准仙帝,一位准仙帝头生三目,身披红袍,脚踏火焰,有的人浑身金鳞灿烂,身高万丈。

脚踏火焰的三目道祖声音带着几分赞许道:“你是万古岁月中的人杰,初入道祖领域,便斩杀了我族道祖。”

“如今更是与我等三帝争锋,何不投降我族,依附始祖!”

“以你之姿,必定能铸就辉煌,踏上真正的帝境!”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张若虚大笑一声,身后的轮回之意越发昌盛,足以灭掉仙帝之下的一切超凡,那独属于轮回物质,寂静无道的气息,在天地间流淌。

化作一重重苦海,湮灭诡异,容纳人世间的一切污秽!

“呵呵,大哥何必劝他。”

红毛准仙帝冷笑一声:“他的道固然强大,能阻拦我们这么多万年,但岂是没有代价的!”

“泯灭超凡,轮回一切,到了最后,连自己都要灭掉!”

浑身金鳞的准仙帝,大笑一声,脸上充满嘲讽:“不错,你以为自己是谁?仙帝吗?不过是个道祖而已!”

三位准仙帝齐齐发功,战到了界海崩塌,虚空破碎,时光在这一刻都混乱了!

更有无穷无尽的黑暗袭来,张若虚道喝连连,用轮回瓦解,镇压了一切,但他的身体渐渐变得朦胧模湖,仿佛是要融入到天地间,消失不见了一般。

泯灭超凡的同时,也在泯灭真灵,瓦解自身的根基!

“明帝,你降不降!”

脚踏火焰的道祖无比冰冷喝问道。

“去跟你们一样嗑药,嗑骨灰吗?”张若虚身姿单薄,在咳血,在虚弱,但却朗声大笑起来:“这样的废材仙帝,成了有什么用!”

“他年我若为仙帝,尔等皆为草芥,必杀始祖!”

轰隆隆,万古时空震动了,无数黑暗的雷霆在深渊中闪耀,恐怖到极限。

“祖不可辱!”

“找死!”

“成全你!”

三位黑暗准仙帝勃然大怒,趋势无边的黑暗来袭,但,却不敢前进半步,目光闪烁,极为忌惮。

因为,张若虚在虚弱的同时,手中握着那一把古老而神秘的骨剑越发强大起来,这把剑通体漆黑发亮,上面刻满了古怪的符文,每一个都散发着恐怖的气息,仿佛能毁灭一切。

这是由斩杀的第一位黑暗准仙帝铸就,具备无上的威能。

一旦炸开,有惊天动地的力量,可伤道祖。

故而,三位黑暗准仙帝不愿意以身试法,宁愿一点点的消耗,耗死这位强大到不可思议的明帝。

也不愿意受到死前反扑,被同归于尽。

“明帝,再过十万年,你该坐化了!”

红毛道祖冷笑,不断出言,试图干扰对手的道心,以生死动摇信念。

“生死何惧,尔等过不来!”

张若虚怒吼,进了状态,咳血几下,颤颤巍巍,手臂的一部分伴着轮回的转动,逐渐虚幻,褪去超凡,泯灭灵性。

这让,三位黑暗准仙帝大喜,越发确认这样可以耗死张若虚。

不用直接动手,因为那样会有生死威严。

毕竟,张若虚手中的准仙帝骨剑,便是最好的证明。

“凭你一个道祖吗?!”

三帝冷酷无情,黑暗的力量在他们手中转化,化作一道道光辉,破开万古纪元,陨灭一个个时代。

无边混沌荡漾,演化了一个个大世界,充满了无穷血色。

无量光羽散落,演化亿万黑暗仙剑杀来,衍生大道符文,蕴含至高的真谛。

彼之砒霜,吾之蜜糖;彼之英雄,我之敌寇。

人世间的东西都是对立,对于诸天万界是诡异,是黑暗,是邪恶,是污秽的能量,对于黑暗三帝而言,便是最正统,最强大力量。

一个个诡异物质,在他们的手中被玩出来花来,是诡异一族的精髓,有仙帝,甚至始祖的影子。

这是晋升的道路,只要骨灰足够,再废材也能成为始祖!

“我会庇护诸世,因为,我是人皇!”

张若虚大喝,打出一枚枚轮回印记照耀万古岁月,表面上艰难抵抗,实际上却分出心思,看着三帝的道法,从中体悟法门,触类旁通,学习到了很多东西,然后在对手杀来的时候,给出了一点反应,身体一点点虚幻。

这样的操作,他无比熟悉,当年就拿来对付黑暗至尊。

那时候,他虽为人道天帝,却无法横推禁区,需要蛰伏。

现在同理,换了一个对手,变成黑暗准仙帝罢了。

杀掉三个黑暗准仙帝,只会迎来黑暗仙帝的强大反扑,不如留着,一直钓鱼。

张若虚深知演戏的精髓,要一点点破败,不能给人虚假感,最好不断挣扎,一次次爆发,再一次次失败。

这样才符合钓鱼的真谛!

轮回印炸开,覆盖无比黑暗,瓦解了一片片界域,但,身后的六道轮回却摇曳起来,那大道演化的秩序神链似乎即将断裂。

三位黑暗准仙帝眼前一亮,瞬间抓住战机,杀向秩序神链,不断加强力量,贯穿在岁月长河之上,破灭一切,厉声道:“那你就去死吧!”

铿锵!

开天辟地的光辉绽放,准仙帝的力量交织错落,光明与黑暗共舞,杀到诸天万界都破灭了,苦海界海都湮灭了!

三大黑暗准仙帝负伤,那一道道坚不可摧的秩序神链,此刻竟然出现了道道伤痕,就差一点就要断开!

“生有何妨,死又何惧。”

张若虚大喝,帝血散落界海,一副大义凌让,英勇赴死的模样,唯有眼童闪烁不朽的神光,一颗道心,万古不灭,容纳一切法,一切道,甚至包括诡异的路!

一切归于物质,一切归于轮回!

唯有物质轮回最终一步,便是革己命!

埋在所有超凡,包括己身灵性,葬下了所有,这便是符合寂灭的真谛,符合祭掉所有的真谛。

一旦葬下,不可更改,所有人都会死,包括张若虚自己。

所以,踏出最后一步,必须无比的谨慎,不可能两次祭掉,只有一次机会。

在此之前,要踏足仙帝大圆满,成就无上仙祖,同祭道并列。

想要成就仙帝大圆满,需要的能量极其海量,正常突破,且不说能否成功,势必会招惹始祖阻击,提前开启大战。

这个时候,就要感谢铜棺之主的无私贡献,其他多元宇宙超脱,最多留下一个彼岸,一个仙帝,而三世铜棺之主,留下了十大仙帝,十大始祖。

恐怖到极点的同时,也是无与伦比的大礼包!

这是三世铜棺之主的道路,就是轮回,就是古地府之主。

始祖,骨灰,全部来自轮回。

张若虚现在就是要用,轮回打败轮回!

什么诡异,什么不详,统统归于轮回之中,化作最纯粹的物质。

从轮回来,到轮回去,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便是轮回之道!

天帝在怒喝,人皇在咆孝,张若虚在界海另一侧,在上苍,战到了疯狂,嘴角却勾起一丝疯狂的笑容,今天吃一个准仙帝,明天吃两个道祖,若能将十大诡异仙帝填入苦海中,那就是仙祖可期了!

唯有要注意是,要控制上菜的速度,不然,容易被撑死。

心中念头千回百转,张若虚操作苦海又吞噬了一片黑暗世界,没有丝毫的阻碍,异常流畅,犹如吃饭喝水一样。

红毛黑暗准仙帝顿时皱眉,冷声道:“吞了这么多黑暗,为什么没有一丝异变?!”

“难道,他手中有仙帝之物?”

金鳞准仙帝眼中流露一丝贪婪。

“杀了他,都是我们的!”

“现在可不是分账的时候。”

三目道祖大喝一声:“荒都死在我们一族手上,他摆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无穷诸世,我族至高!

“诡异力量,我族多的是,再申请一份准仙帝力量过来。”

商量片刻之后,三位准仙帝达成一致,齐齐发功,无穷黑暗波澜,竟然绽放准仙帝的气息。

张若虚不怒反喜,体内一枚至高轮回印莹莹生辉,鸣动黑暗,接引诸世,恰如一个王朝的玉玺,象征无上权柄,是地府的象征。

在洪荒大世界,三清是盘古正宗,在三部曲宇宙,我张若虚便是轮回正宗!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区区始祖,不过是窃取我地府力量的小贼罢了。

我,轮回仙帝,才是红毛怪的继任者。

骨灰?拿来吧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