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没人比我更懂穿越! > 0571 排异

0571 排异

中都会师。

圣子亲临。

没人知道圣子何时来到圣城。

只知道各方军伍的领袖忽而便得到了神谕,从而召开集会。

然而寻常兵卒并没有参与这次集会的资格。

在白玉广场上汇集的,大都是赤霄王与赤芒将军这些深得信赖的强者。

很好理解。

因为只有这些人可以绝对排除域外邪魔的可能。

看来圣子也在忌惮着域外邪魔?

那是自然,毕竟他都已经将天命人称之为域外邪魔了,意志毫无疑问已经受到了黑潮的侵蚀。

不过这无关紧要。

“圣子集会范围缩小,足以昭显他的忌惮。”

“会不会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商陆他们已经又和圣子交手过了?”

“不清楚。”

“但现在看来,哪怕商陆没有扰乱这次集会的打算,土着的警戒等级也势必会再度提高。”

“嗯......”

“我们拱卫广场四周!尤其盯着那几只猎犬,绝不能错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可是他们的实力......”

“怕什么!咱们人多啊!更别说咱们还有土着强者撑腰!”

身份颠倒。

往常都是天命人倚仗自身实力作威作福,土着能够追随天命人,那简直是三生有幸,巴不得抱上大腿。

但现在却是反过来了。

堂堂天命人,竟然拿着土着当靠山。

偏偏还卓有成效。

的确,猎犬的实力确实远胜寻常穿越者。

序列位次的差距可不单单是字母的区别,就像忘川,虽然也只是废都的遴选者之一,更是被天域城轻易驱逐,无力反抗。

但放眼整个66区,有谁人能是忘川对手?

没有。

即便是沧海神裔的族长,虽说他勉强赢过忘川,但那终归是忘川放水的结果。

他甚至能够在和大都会顶尖强者交手的时候权衡代价,刻意留手......

如此便足以窥见忘川的强势。

而现在,猎犬不止他一位。

因为被天域城驱逐的弃子,自然不止忘川一枚。

他们表面上是被无情地抛弃,实则是扎进废都的一根根尖钉!

十柱神不会容许那片破败的残垣中再生长出任何有参天之姿的幼苗,更不会容许那片神选之地,再诞生出下一个苏瑶!

忘川并不是猎犬中最强的那个。

无论他再如何老谋深算,但实力在天域城中也不算多么拔尖。

可即便如此,倘若他全力以赴,那同时面对百十个EF序列的遴选者,都根本不在话下。

但......

如果是三万个呢?

集会当天。

近三万遴选者拱卫在会场周遭。

有猎犬得到了指示,商陆命令他们制造混乱,给他创造可趁之机。

任务听起来再简单不过。

放在一个寻常副本中来看,可以说是有手就行。

甚至猎犬们的对手不过是孱弱无力的下位遴选者,比之寻常序列之争的对手更弱许多,他们根本就没有落败的理由。

然而......

当真正开始行动的那一刻,他们意识到,自己想错了。

“嗤,不就是搞事吗,那还不简单?”

“来个人,看哪个不爽,挑衅他两句,看这群低能会不会应激。”

猎犬白袍猎猎,故作纨绔之姿,傲慢地走向一位遴选者,讥讽道:“哟,你们苍雷军的战士怎么一个个这么面黄肌瘦啊,这吊儿郎当的样子,怕不是等着投喂黑潮呢?”

言语还不够刻薄。

因为如果起初便说得太狠,也会让土着起疑。

所以挑衅的过程需要循序渐进。

这些都是天命人惯用的把式了,除了宁洛这种剑走偏锋,甚至另辟蹊径的奇人以外,寻常试炼者对此都是轻车熟路。

当然,宁洛其实也懂,毕竟都是网文里用烂的套路。

只是他的演技并不支持这么做。

说到底,宁洛亲身穿越,或者说彩排的次数,自然不能与其他穿越者相比。

但猎犬的演技可谓过硬。

被挑衅的遴选者不可能对此置若罔闻。

因为他们再怎么说也是堂堂战士,是祓除黑潮的先锋,镇压祸乱的主力军。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他们总得有点最起码的心气。

所以为了维持人设,战士们听到这般挑衅,照理来说都应该回以颜色。

然而,他没有这么做。

那遴选者诧异地瞟了眼前来挑衅的猎犬,微张着嘴,像是没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听到了什么。

他眉头微皱,稍加思索,勐然醒悟!

你是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哦不对,他是猎犬!

他是来刻意捣乱的!

遴选者顿时察觉到来人的身份,因而他并未动怒,但也没有视若无睹。

他环顾四周,轻咳了两声,继而指着那名猎犬,扬声喊道:“有人挑事!我怀疑他是域外邪魔!”

簌——

不过瞬息之间,千百道身影从天而降,阵列在那猎犬的四周。

人群中传来土着的疑问:“他做什么了?为什么怀疑他?”

那遴选者目光冰冷,咬牙切齿地恶声陈述:“他表面挑衅我苍雷军,暗中传音,骂我孬种懦夫三寸丁!而我根本不曾与之相识,他显然是想故意闹事,搅乱广场周遭!”

“我没有!!!”

“他在信口胡诌!他才是真正的域外邪魔!想借此故意把事情闹大!”

猎犬的反应极快,立马就反咬一口。

至少从事实的角度来看,那遴选者此举的确有些过激,也有域外邪魔的疑点。

他心想着,这群蠢物之所以会滞留在下位,果然不是没有原因的。

倘若他强忍下来,纵使自己会令人生疑,但至少不会被反将一军。

但现在局面可就不一样了啊。

你这明显添油加醋的说辞,真以为土着会愚笨到深信不疑?

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吗?

土着将帅面露疑惑。

域外邪魔真的会这么明显就暴露?难道那高喊检举之人才是真正的域外邪魔?

然而未等他再复追问,周围其他遴选者们便接连为之作证。

“回禀将军,我等为防友人被域外邪魔侵吞意识,因而提前以白尘丹的效力维系过传音信道。”

“而方才那域外邪魔口出恶言,我等都听得一清二楚,都可以为同袍作证!”

真相昭晰。

猎犬怔住了。

咦?

什么?

怎么回事?

“喂!”

“你们一个个什么意思?”

“我,我真的没有传音啊!真没有!”

周遭强者闻讯而来,汇聚的目光越来越多。

那猎犬张口结舌,环顾四周,试图极力辩驳,却根本想不到解释的说辞。

因为周围除他以外的每一个人,都证明了先前在遴选者的发言。

一群骗子中唯一说真话的那个人,就是货真价实的骗子。

这便是那猎犬此刻的处境。

百口莫辩。

“我没有!我不是!”

“我!他们血口喷人!他们是在污蔑!是想故意搞事!”

可惜......

没有人会再相信了。

土着对域外邪魔究竟有多大的怨念,这一点外人自然没法体会。

他们只想守护住文明的火种,只想祓除黑潮,还天地清朗。

但现在,有人拦了他们的路。

所以,他得死。

“杀了。”

苍雷军统领的语气格外平静。

平静中更是暗藏着几分彻骨的杀意。

没有任何多余的赘述,只有简单的二字,杀了。

就像是已经宣告了那只猎犬既定的结局。

猎犬慌了。

因为他打不赢土着。

纵使他能强过寻常遴选者,但相较于望星界这些服用了十数年白尘丹的土着......

他的实力还远远不够看。

所以迎接他的结局,是母庸置疑的消泯。

“等等!”

“我没有传音!不是域外邪魔!”

“他们才是域外邪魔啊!”

“苍雷王!你看看四周啊!他们全都是域外邪魔!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已经被域外邪魔侵占!所以他们才会统一口径!才会唔——”

白尘巨掌覆压而下。

没有任何变数。

那只猎犬便被白尘法象碾成了肉饼。

显然,以他此刻的境界,是不可能再活下来的了。

没有人相信他临终的遗言。

甚至苍雷王压根就没有为此动容,更不曾观察身周将士们的神色。

因为没有这个必要。

“本王周围全是域外邪魔?”

“你......”

“你这是在侮辱我。”

苍雷王没有开口,但他童仁中闪过的那抹蔑视,却货真价实。

堂堂高序列强者,竟然会被区区土着当成蠢物。

甚至周遭千百下位遴选者眼睁睁看着他被无情抹杀......

任务的失败是其次。

但道心的疮痕恐怕难以弥补。

这荒唐的一幕将会烙印在那猎犬的内心深处,无论他以后能够攀登至何等高度,都再不可能忘却今日的羞辱。

众目睽睽,大庭广众。

被低能一句虚妄的诳语就轻易抹杀?

何等耻辱!

但,那又能怎么办呢?

剩余的猎犬们潜藏在人潮之中。

没有人胆敢再开始行动。

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不可能再成功。

方才那只猎犬在临死之际,甚至都将血淋淋的事实宣之于众。

他甚至告诉了周遭的土着,这片广场上几乎大半的将士,其实都是他们眼中的域外邪魔!

但......

有人会信吗?

这种荒唐至极的事实,纵使那猎犬能够举出再多的例证,都没有人会相信。

因为土着们都坚信着圣子的描述。

[域外邪魔是只知争斗杀戮的上界试炼者,根本不在意众生万灵的死活]

那如果这军伍中半数以上都是域外邪魔,那望星界早已崩溃,又岂能等到今日的会师?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铺设完毕。

没有人再能篡改这些板上钉钉的事实。

将穿越的真相告知土着,这已经猎犬们能够想到的,最有可能掀起风波的手段。

但现在的状况已经足够证明,它难见成效。

那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达到商陆的任务?可以搅乱广场周遭的局势?

好像,还真没有。

就算他们强硬出手,也会当即被土着强者制服。

甚至猎犬们压根就没有出手的自信!

因为他们都知道,堂堂商陆,都根本不具备突破白尘锁阵的实力。

那又何况是他们这群猎犬?

差距再明显不过。

用武,显然不行。

用计,更是没戏。

没有人比穿越者更懂穿越,更懂该如何鉴别其他的穿越者。

毕竟,这可是他们在登临神选之地前,就已经学得滚瓜烂熟的必修课。

只要他们能够分辨出谁人是意图捣乱的猎犬,那再呼朋唤友,一拥而上,乃至求助土着......

猎犬根本就是百口莫辩,没有任何脱罪的可能。

忘川嘴角轻轻上扬,揶揄一笑。

乐。

身为乐子人,他倒是一点都不慌张,反倒是有种活久见的满足感。

这极尽荒诞的一幕,足以载入神之试炼的史册,让后辈们膜拜瞻仰!

太强了!

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下克上。

也总算是治了治高序列强者那股骨子里的傲慢。

这三万遴选者,他们,还真惹不起。

商陆等候良久。

他一直在等局势混乱的那一刻。

因为他的目的自始至终都并非会场里的圣子。

商陆不傻,他知道圣子的实力很不正常。

这次试炼是所谓的“机制”副本。

倘若他没能集齐必要的条件,恐怕即使是身为A序列前百的商陆,也得苦修个十年乃至数十年,才能够以纯粹的武力碾压圣子。

然而,他等不了这么久。

因为时间拖得越长......

烟罗的实力就越恐怖!

商陆不敢赌!

现在的他,还能勉强觉得自己可以通过压箱底的手段,来让烟罗与之因果粘连。

但要再等两三年呢?

他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

甚至商陆几乎可以断定,届时烟罗想要杀他,连因果都不会留下!

毕竟到那个时候......

以烟罗传闻中的实力,怕是已经能够强行扭曲干涉因果的力量了吧?

所以,商陆的目标并非圣子,而是广场周遭的一众遴选者。

他需要一场盛大的祭典!

他要献祭这三万遴选者的骨血!

将之饲喂黑潮!从而使得天脉道海彻底沸腾!

届时死气逆涌,白尘紊乱!

他便可以抢占先机,寻到白尘母体意识的所在之处,并借此施展神通,强行寻出烟罗的藏身之地,并由此沾染上难以抹除的因果!

完美的计划!

但可惜......

它连第一步都没法执行,就胎死腹中。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