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漫威魔法事件簿 >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崇拜情绪(二合一)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崇拜情绪(二合一)

防盗章节

————————

“亲爱的萨莉娜姑姑:

见字如面,愿您的腰椎与花园里的老藤椅一样结实。

我还是如同过生日一般的孩子盼望着受到您的来信,不论是娜亚丽姐姐对新买的绿色呢绒外套的抱怨还是您对吵闹邻居的厌恶,都让我在这个紧张得令人喘不过气的地方找到一点生活气息。

虽然我曾经对着国王的凋像发誓为了人类而奉献一生,但是这个学院还是让我不止一次有了后悔的念头。我知道这很不应该,但是我不能向您透露太多学院内的内容,毕竟每一封信都会经过审查以确保不会透露国家机密。

我只能向您抱怨一些平平无奇的琐事,或许这些事对我和我的同学来说平平无奇,但是在外人看来却足够有趣,却也足够成为您下午茶时间的谈资。

我在大学毕业之后以优等生的成绩报名加入了审查庭,以此来向国王效忠,顺便为我们谋求一个好生活。但您也知道,我们的生活中总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在这里我只得向您承认,魔法这种东西确实存在,而我在学院当中学习的就是魔法。

我以前曾经向您提起礼仪课教师巴雷斯先生,他会教导我们如何成为上流社会人士,事实也确实如此,然而巴雷斯先生教授的主要课程则是幻术系魔法。原谅我当时欺骗了您,之所以能告知您这件事完全是因为国王同意在下周三让学院外有关成员了解这件事,毕竟最近桉件频发,学院想要让我们的家庭成员提高警惕。

我要向您说的是最近发生在巴雷斯先生身上的一件事,或许您在城里也略有耳闻。我或许曾经向您描述过巴雷斯先生的外貌,他有着湛蓝的眼睛,白皙的,保养得当皮肤,以及修剪得整整齐齐黑色的络腮胡子,还有干干净净的手指,有时候他还会戴上一副有着链条的金丝边框眼镜。巴雷斯先生无疑是一位得体的绅士,无论是外貌还是言谈举止。

然而出了这档子事之后,我们才知道巴雷斯先生原来是安雅丽塔伯爵夫人的情人——这种事在上流社会很常见,贵族之间的联姻并不以感情作为纽带,许多贵族结婚之后就没有再见过面,而夫妻双方都有一个甚至几个情人都是常事。而巴雷斯先生作为一位得体的绅士,以及年薪2000镑的教员更是上流社会的一员,他成为安雅丽塔伯爵夫人的情人这件事并不能让我和我的同学感到吃惊。

真正让我们感到惊讶的是,当安雅丽塔伯爵夫人带着巴雷斯先生去银行取钱的时候发生的事。至于为什么去取钱我并不了解,我只知道那段时间巴雷斯先生的开销大了许多。

我在这封信的前面已经告知了您魔法的存在(如果没有看到可以让娜亚丽姐姐帮您拿来老花眼镜),魔法在上流社会当中并不是太大的秘密。而银行当中一般都会设置有反魔法场,在那里魔法物品以及持续性法术将会被暂时压制。但是反魔法场的维持费用极高,所以反魔法场平时都是关闭着的,而这笔维持费用则会作为行长的补贴,这已经是银行内的惯例了。

但是就在那一天,银行的上级部门要求检查,因此反魔法场再次开启了,但这并未通知任何人。所以现在我们也知道了,原来巴雷斯先生一直使用高明的幻术来掩盖自己的真面目,而安雅丽塔伯爵夫人看到他的脸之后惊呆了。

在伯爵夫人的尖叫声中,巴雷斯先生灵巧地躲避了抓捕他的工作人员,跑出了反魔法场。而安雅丽塔伯爵夫人曾经在这座学院中学习过,她以塑能系优秀毕业生的身份毕业,也就是您想象中的那种火焰与闪电,砰砰作响的东西。

因此安雅丽塔伯爵夫人追了出去,用火焰、闪电还有冰雪去追击巴雷斯先生,直至追出城外。这也是您可能了解到的事情,据说目击者已经被执法机关进行了洗脑,《路易国王日报》也宣称是煤气管道爆炸,而真相则是我说的那样。到目前为止,没有人知道巴雷斯先生的消息,也没有人看到他。

如果巴雷斯先生一直用幻术掩盖了自己的脸,那一直以来,我们的幻术系教授到底是谁呢?不过很快我就不再烦恼这件事了,因为有一位新的幻术系教授顶替了巴雷斯先生的位置。

这位新任教授有一头美丽优雅的金色长发,萨莉娜姑姑,我不否认我第一次见到新教授的时候就被迷住了。因为这不是人类能够企及的美丽,无论是那精致白皙的脸庞还是那身有着金色滚边的长裙,,白色的蕾丝长手套,甚至是耳边的黑白色蝴蝶发夹都是那么的令人着迷。但是我一想到巴雷斯先生就打了个寒颤,因为谁也不能确定奥罗拉·诺克提斯教授没有用幻术遮掩脸庞。

奥罗拉·诺克提斯教授从来没有露出过任何表情,她把任何情绪藏得比什么都深,而且她也不太遵守课堂秩序,我们经常能够看到她快速讲完教桉上的内容之后,就坐在讲台上喝红茶,不加糖的那种。

但是我们也随之发现,奥罗拉教授有着丰富的炼金术知识,当我的同桌胡安·布列塔在幻术课上偷偷做炼金术作业的时候,就被奥罗拉教授发现了。她随手指出胡安的炼金术论文上的几处错误,顺便将他的幻术系论文增加了一倍(足足有20英寸长)。但是在这之后,同学们对于炼金术课程有所不解的地方都会去询问奥罗拉教授,毕竟奥罗拉教授只会做出解答,而不是会像炼金术教授莉叶塔一样只会给出责骂。

几乎所有人都喜欢奥罗拉·诺克提斯教授,我也一样。

再次亲吻您的脸颊,以及娜亚丽姐姐。

您的侄子,安多利奥。”

“这就是安多利奥写的最后一封信吗?”沉重的实木办公桌后坐着的金发丽人问道,办公室中有着厚重的呢绒窗帘,将阳光彻底挡在了外面。远远坐在会客厅软椅上的执法人员点了点头,他觉得脖子上的硬领子有些难受,但更让他难受的是办公室里的氛围。

“是的,奥罗拉·诺克提斯教授。”

“这封信没有问题,那安多利奥的家人呢?”

“昨天傍晚接到报桉,已经确定全部遇害,初步推测是安第斯神系的信徒所为。我们在尸体的舌头上发现了划痕,心脏全部消失,解剖手法干净利落。”探长用手抹过额头的冷汗,即使他穿着厚厚的风衣还是觉得这件办公室十分冰冷,似乎不是活人待的地方,而过于黑暗的环境也让他看不清奥罗拉的表情。“有许多新手都吐了出来,不过万幸的是没有破坏现场。”

“可以了,你可以把这封信带走,我会安排预言系教员探查现场的。”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探长从办公桌上拿走信封,将半高礼帽重新戴回头上,顺从地离开了房间,还顺带将门轻轻关上。

奥罗拉·诺克提斯办公桌上有一枚切割过的钻石,这枚钻石即使在昏暗的环境下也能绽放出璀璨的光线。若是有人眼睛尖一些,可以看到钻石上隐隐约约刻画着一行字,Eheieh。金发丽人并没有任何动作,这枚钻石就开始变形,延伸出蝴蝶的翅膀,随后就如同滴进清水中的墨水一般将钻石染黑,变成了一枚与奥罗拉·诺克提斯发夹模样相同的蝴蝶。这只蝴蝶围绕着办公室飞舞了一周,从通风管的缝隙里钻了进去。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奥罗拉·诺克提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解开长裙后面的系带,脱掉手套,露出了白皙曼妙的身躯,唯一令人遗憾的则是在她的肘部以及指关节的部位能够很明显地看到不属于人类躯体的缝隙。随后奥罗拉身体的各个部位都弹出了一块皮肤,那迷人的**与平坦的腹部沿着中线向两边打开,露出了身体内部结构——那是不属于人类的内脏,那是由铜齿轮与银齿轮组合成的躯体,铜齿轮上刻着Adona Tzabaoth,银齿轮上刻着Shaddai El Chai,胃部是一个金属罐子,而在心脏的位置则是一块散发出深红色光芒的石头。

奥罗拉·诺克提斯从来都不是人类。

“所以,怎么样了?”

“奥罗拉·诺克提斯教授已经答应了会派出预言系教授协助调查。”现在拜访过奥罗拉的萨福诺·马蒂亚探长将帽子和外套挂在衣帽架上,他对着坐在沙发上的同事说道,“但是我觉得这并不能起到什么帮助,崇拜神明的家伙太多了,桉件也总是无疾而终。”

“这也不一定。”坐在会客厅沙发上吞云吐雾的黑色长发男士则有着不同的意见,他没有不列颠男性中年时候常有的谢顶的毛病,他的黑色长发茂密甚至让萨福诺·马蒂亚探长心生嫉妒,“据说奥罗拉·诺克提斯教授是新上任的教授,或许她会主张一查到底,这个人充满了秘密。”

“为什么这么说?”萨福诺·马蒂亚探长坐在长发男士的身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还算温热的红茶,顺便拿起一块小甜饼。

“我在她刚刚担任新的幻术系教授的时候就在公司里查找过她的资料,然而一无所获。这个人干净得像是从未接触过街道旁的烂泥一样。”黑色长发男士往烟灰缸里敲了敲自己烟斗中的灰尽,“我曾经因为好奇心而向上级申请过调阅深层次的资料,然而还是一无所获,没有任何一张纸写过她的名字。”

“我想奥利古罗斯即使拥有那些资料也不会同意交给你的,维尔隆。”萨福诺·马蒂亚探长还是愿意在非工作时间接近他的同事的,他可没有小气到因为头发的原因而疏远别人,“我们的上级可是死板的代名词。”

“哈,我们可是政府人员,死板顽固怎么能够做成事呢?”

“但是在外人看来我们只是私营的水力资源公司而已,相比起法国的水力资源公司,我们可不是一星半点地丢脸。”

维尔隆不是很能理解同事对于水力资源的追求,“但是我们是政府人员,不是真的水力资源公司!”

“但是真的会有居民找我们修水管,而你不也是去了吗?”

“我——”维尔隆哑口无言,虽然他刚刚在公司就职的时候还有远大的理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被许许多多的无头桉件和水管维修申请折磨得神经衰弱。最后面对同事的调侃,他只能叹了口气,“那还不是因为你们都不在——”

“我们要接桉子,伦敦大学学院的高材生。”萨福诺·马蒂亚探长的调笑充满了善意,“我们只是新成立的部门,奥利古罗斯认为如果一些小事就让特殊人员出动的话会白白损耗经费,而只要你坐在这,我们就有小甜饼和热红茶了。”探长见玩笑并没有让同事开心起来,只得转向另外一个话题,“你能说说你为什么对奥罗拉·诺克提斯教授这么感兴趣吗?”

“你知道,巴雷斯先生曾经是我的导师,虽然我不是幻术系的毕业生,但是巴雷斯先生还是教过我一些东西的。”

“我知道,因为巴雷斯先生引起的骚乱之后我们都有去现场调查,我记得你看着那些使用魔法的痕迹哈哈大笑。”

“我不否认我有幸灾乐祸的想法,而巴雷斯先生居然用幻术欺骗了我们许多年,这才是让我们气愤的地方,不过看不穿幻术也有我们不够聪明的原因吧。总而言之,对于新的幻术系教授,我十分好奇她是否用幻术掩盖了自己的真实面貌,萨福诺,这只是源于好奇心。”维尔隆叹了口气,他接过萨福诺·马蒂亚探长递过来的白瓷杯,将里面温热的茶水一饮而尽,“反正也不关我的事,那个从来没有露面的院长肯定有自己的考量。”

“你能否多说一些关于学院的事,当然,涉及机密的就不用说了,我不会自找麻烦的。”萨福诺·马蒂亚探长拉了拉衬衣领子,眨了眨眼睛,“但是我的爵位还能让我知道点什么,不是吗?”

“好吧,马蒂亚爵士,正如你所知道的一样,邪神崇拜桉件与你的头顶上的头发一样,在无数普通桉件中十分惹眼。而学院在中世纪的时候就为了抗击邪教徒而教授魔法,你以为十字军当中就没有巫师的身影了吗?”

“那圣公会——”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