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斗罗:我爹,封号斗罗 > 第384章:雪珂禅让(4k)

第384章:雪珂禅让(4k)

“平南王不出,这天下苍生何辜啊?”

天斗城里,《武魂殿日报》将元寻路一而再再而三的捧高。

元寻路一向都是玩舆论战的高手,借助报纸,他给普通百姓展现出来的就是一个‘保家卫国、清正廉洁’的形象。

保家卫国就是元寻路灭哈根达斯王国、巴拉克王国的武功,而清正廉洁就是元寻路打击贪污腐败的文武百官的事迹。

虽然元寻路是最贪污腐败的那一个。

但是老百姓也不会深究嘛。

于是过了几天后,谢公带着第二封禅位册文上门了。

可怜谢公一辈子装湖涂保全自身,没有想到临老了,还要给元寻路干这种劝谏之事。

晚节不保啊。

但是面对元寻路的强权,谢公也没有办法拒绝这种事情。

册文不长,谢公很快读完,然后便看着元寻路。

“我何德何能啊?请陛下收回成命。”元寻路敷衍地推辞道。

册文写得文采盎然,可惜元寻路知道这个东西就是走一个过场。

“唉,平南王一片忠心,日月可鉴。”谢公感慨着元寻路的敷衍,又说了几句场面话。

元寻路笑道:“为帝国效力,理所当然。”

等到谢公走后,元寻路又处理起自己的事情来。

虽然元寻路想尽办法的捞钱和花天酒地纵情声色,但是元寻路的确还是有一个迫切的任务在身的。

那就是考虑千仞雪上台之后,元寻路自己的退路。

千仞雪会不会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呢?

这不好说。

但是元寻路看了看自己的所作所为,觉得下场估计不会太好。

也许千仞雪会好好对待这个叔叔吧,但是元寻路也不会去赌千仞雪的大发慈悲。

况且元寻路觉得自己在斗罗大陆不能发挥什么价值了。

千仞雪一旦成神,元寻路就会把教皇位置让出来,随后便是天使神统一斗罗大陆。

那元寻路有什么用?

所以,占据了瀚海城、海神岛的元寻路,打算出海,前往日月大陆这个新大陆看看。

远离斗罗大陆,都逃到日月帝国了,应该也就没人能限制元寻路了。

“造船的速度还是太慢了,让他们催一催。”

元寻路看了一下卢伟在瀚海城汇报的记录,吩咐道。

“是。”

手下赶紧去瀚海城催促。

元寻路拿出一张天斗帝国的全疆地图,将整个西部行省给用笔圈了出来。

“到时候,一两人去也没有用,还得移民。”

元寻路数了数自己的存款,觉得可能要让大户人家‘捐’点钱了。

“去请宁宗主。”

元寻路安排道,过了两秒,他又否认道:“算了,还是先不请了吧。”

日月大陆现在还没有发现,虽然元寻路笃定它在,但是在现在的斗罗大陆人看来,这就是空手套白狼的鬼话,宁风致不会投资的。

时间又这么过去了很久,

等到元寻路不耐烦地时候,他就催促谢公赶紧把册文拿过来。

“臣以为殿下天授至德,英明神武,上崇勤王之义,下垂庇民之量,功高德劭,遐迩归心,以亲以贤,义实兼之,愿殿下无常心以群心为心,忘其身以万物为公,践祚大统,混同兆一,则万民甚幸,天斗甚幸……”

第三份册文了。

按照规矩,这一份仍然要推辞。

元寻路叹道:“天斗诸皇建这皇图伟业,我……不行不行。”

元寻路还是拒绝了,理由无非就是他是为天下苍生,并不存在私心。

这一次虽然元寻路还是推辞的话,但语气有所减弱。

谢公松了一口气,下一封册文还是要劝元寻路要尽快登皇帝位,造福天下百姓了。

而下一次,元寻路也就不会推辞了,三辞三让演完了。

估计元寻路会抱怨众臣陷他于不忠不义,然后“勉为其难”地去当一个皇帝。

整个禅让流程,至此便算完成了。

“唉,无可奈何啊。”

谢公出了元寻路的府邸,看到这个帝王,又想起自己一辈子天斗臣子,如今居然要劝谏新皇。

而且已经劝不止一次了。

在外人看来,他谢公就是一个背主求荣的人啊。

在谢公无法纠结于自己的臣子的道义和荣华富贵的现实时,元寻路已经来到了天斗皇宫。

皇宫在群臣眼中是天子的宫闱森严之所,但在元寻路眼中,的确就是想来就来,想不来就不来的地方。

雪珂和千仞雪伪装的雪清河不同。

雪清河不喜大兴土木,就唯一建了一个高楼眺望外面。

而雪珂喜奢华,爱大兴土木,同时圈养俊俏的面首。

看来玉天恒死亡后,雪珂也是放飞自我了。

毕竟元寻路掌控朝堂,雪珂不能干政,那她也只能在后宫养养男人了。

明玉宫就是雪珂新建的一座主要宫殿。以清香名贵的木兰为栋椽,以纹理雅致的杏木作梁柱,屋顶敷有金箔,门扉上有金色的花纹,门有玉饰。

元寻路看着眼前高大的明玉宫前殿,平静下来的内心忍不住又泛起了波澜。

元寻路一个天使家族的庶子,从来就不敢想教皇、皇帝之位,而且元寻路也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水平,不敢有非分之想。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按照元寻路自己的话说,那就是‘终老于美人之侧,醉死于美酒之中’。

当个王爷也挺好的,有钱有女人了,挺好的。

可是当元寻路一步步成为人上人,甚至开始掌握一个皇帝的命运后,元寻路的野心又泛起来了。

皇帝也不过是这种东西啊。

元寻路一脚踩扁了权威,然后看到众臣顿首,随后就越发难忍自己的名头在皇帝之下。

元寻路的心态,很像古代的军政大权一把抓的权臣,只差一步就可以称帝的那种权臣。

元寻路不想忍了。

他害怕天使家族的千道流、他也害怕成为天使神后的千仞雪,他也知道自己就算成了皇帝,也会必须把位置给千仞雪的。

斗罗大陆未来是千家皇帝的,但是,在此之前,先让我元寻路过把瘾。

元寻路抬起脚踏上了前殿的台阶,一步一步缓缓的拾阶而上。

斗罗大陆不想了,天使神才是正统。

那么日月大陆呢?我称帝后,能否把天斗帝国的人口迁移到日月大陆?

这样我就有了日月大陆的本钱,我是否可以在日月大陆再次称帝?

到时候,我留在历史上的名声不是一个简单的封号斗罗、一个简单的权臣,而是一个皇帝。

一个帝国的开创者,就算名声再不显,那也是皇帝。

当司马炎也比当司马师好吧。

至少司马炎有一个‘武帝’的名头。

司马师呢?

就追封的一个‘景王’?

难道我还要等千仞雪给我追封?

太阳逐渐西斜,逐渐已经到了黄昏。

元寻路抬头看着上方的大殿,随着步伐的缓缓上升,眼前的宫殿也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明玉宫的壮丽让元寻路有些眼花缭乱,这座靡费巨大的宫殿是雪家天子最后的一点尊容了。

明玉宫的前殿殿门处有着无数身披着甲胃的魂师,那是武魂殿的人,是用来看管雪珂的。

他们看着眼前的停下脚步的元寻路,一起行礼。

“嘘——”

元寻路不让他们发出声音,而是悄悄地走了过去。

“千秋万岁……”

里面歌舞的声音传来。

元寻路只是想想,就知道一定是雪珂和她的那些面首在纸醉金迷纵情声色。

“千秋万岁啊。”

元寻路转身看向了远处,“子孙万世帝王之业……”

眼前高大壮丽的明玉宫前殿激起了元寻路的野心。

什么是天子?什么是皇帝?

千万人生杀大权握于手中,坐拥三宫六院无数的嫔妃。

天子之怒,可伏尸百万,亦可流血千里。

这是什么样的权柄?

元寻路仿佛看见了皇位在向他招手。

天色逐渐的暗澹了下来。

元寻路也走入了明玉宫正殿,殿内的宫灯早已经被宫人们点亮。

正殿内,灯火通明。

雪珂在亲自歌舞,酒液从她雪白的脖子上流下,一直向下,一身因为兴奋而变得粉红,在英俊的面首前娇笑不止。

这靡靡之音也让元寻路找到了一下年轻时候的感受。

元寻路深吸一口气,扫去一身垂暮。

朱梁画栋,玉阶金柱。

面首们看到了元寻路,仿佛就像是看到了勐兽和鬼怪,一个个的吓得惶恐不已,似乎元寻路随时准备着择人而噬。

“殿下......”

“大将军......”

一个个英俊的面首跪下磕头,雪珂喘着气,刚才的余韵让她面如桃花。

“你是要和我一起玩吗?”

雪珂发出了邀请,她不管不顾地样子,似乎真的失去了皇帝的尊严。

早就没有尊严了,当元寻路杀了玉天恒和玉元震,清除异己时,雪家皇帝就已经没有尊严了。

雪珂眼神玩味,她还在试探元寻路的底线。

可元寻路没有什么底线,或者是说底线很灵活。

“陛下所求,臣义不容辞。”

元寻路说道,一把将雪珂挽入自己怀中,随后冷冷地看向那些面首。

面首们很懂事,全部无声离开。

“皇帝是什么?”元寻路自言自语,又似乎在自问自答,“皇帝,一言九鼎,口含天宪。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

“是啊,你要做皇帝了。”

雪珂醉酒了,她靠在元寻路的身上,放浪形骸。

元寻路将雪珂抱紧,走向正殿的首座。

代表着天子的龙纹镌刻在其上,黄金做成的装饰镶于其中,

那是天子的皇座!

元寻路坐了上去。

“元寻路!你好大的胆子!欺君罔上!奸贼!叛逆!朕当把你碎尸万断!夷族!”

雪珂真的醉了,她怒斥着元寻路,丝毫没有以前的压制怒火以求自保。

一股寒意从大殿的底部升腾而起,贯入大殿之中一众宫人的身躯之中。

“臣,所作所为,皆为自己一人之利。”

元寻路坐上了皇帝宝座,并将雪珂放在了他的腿上,任凭雪珂如何挣扎都无法脱身。

“陛下若是不服,现在大可以将我杀死。”

“呜呜呜呜——”

雪珂痛哭流涕。

雪家千百年的基业,就是毁在了她的手上。

清河哥哥,你当初为什么要元寻路这人做辅政大臣呢?

元寻路突然问道:“陛下还想继续做天斗皇帝吗?”

“如何做得成?”

说完,雪珂又期待看向元寻路,难得元寻路良心发现了,不篡位了?

元寻路冷笑一声,心说雪珂这姑娘真傻。

“在斗罗大陆上,自然是做不成。但是......在另一个大陆上,还是有可能做成的。”

“另一个大陆?”

“陛下,臣来好好为陛下讲解一番。”

不知道是谁先低下了头颅,

随后大殿之中一众宫人皆是向着皇位上的两人垂首行礼。

殿中剩下了轻喘。

元寻路心中居然感到了一丝快意……

“为何满朝文武皆不言语?”

元寻路停下了动作,明亮的烛火将整个大殿照的犹如白昼一般,雪珂全身半遮半掩,疑惑地看向元寻路。

这是什么鬼?怎么不继续了?

元寻路说完,看向疑惑的雪珂,指向一处,道:“臣乃文官,不晓世俗。”

又指向一处道:“臣乃武将,不善言辞。”

雪珂咯咯咯地笑起来,媚态十足又高高在上,用一种恨恨地语气说道:“那么你呢?你元寻路又是什么?”

元寻路轻轻拨弄,待到雪珂红润,才小声在雪珂耳边说道:

“臣乃奸臣,只善谋反。”

“呜~”

......

......

“今日,谢公带着文武百官和大群随从,浩浩荡荡前往元府。”

七宝城内,

宁风致对着宁荣荣说道:

“元寻路亲出正门相迎,随后,谢公当众宣读禅位册文。”

宁荣荣还是曾经的清河大帝的皇后,听闻天斗社稷不存,默默流着泪。

宁风致不会为了宁荣荣而得罪元寻路。

况且宁荣荣嫁给雪清河,在宁风致看来,只是为了在天斗帝国获利。

既然元寻路同样也能保住利益,那么元寻路做皇帝和雪珂做皇帝,都一样。

宁风致毕竟就是商人嘛,商人重利轻义。

“谢公读完册文之后,文武百官乃至天斗城市民们皆拜伏于地,山呼万岁。元寻路坦然受众人三拜。”

宁荣荣听闻着这禅让,嘲讽地冷冷一笑:“如同儿戏!”

宁风致只是无语,随后想到元寻路的性格,开玩笑道:“恐怕元寻路还觉得‘我凭本事造的反,为什么要推辞’呢。”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