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忍界:我真的是辅助型忍者 > 第二百八十五章:到嘴的好处必须要拿!

第二百八十五章:到嘴的好处必须要拿!

“真没有想到,宇智波斑居然能活到现在……”

“而且,他居然能凭借自己的力量,觉醒了轮回眼!”

波风水门忍不住发出感慨,心中五味杂陈。

宇智波斑这四个字,代表的不仅仅只是一个名字,他代表的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也是忍界的战力天花板。

波风水门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忍界的幕后黑手之一,居然是早就已经被证实死亡的宇智波斑。

“明,得知这些消息后,你觉得我们应该……”

“老师。”旗木明很认真的看着波风水门,“宇智波斑已经成了过去式了,而且您别忘了,属于宇智波斑的轮回眼,现在在我们手中。”

说着,旗木明随手一抬,被他藏匿在空间夹缝中的一个玻璃瓶落在了他的手心。

在透明的生理盐水瓶中,赫然装着一双紫色的轮回眼。

“只要有这双眼睛在,宇智波斑的计划基本已经流产,他的很多计划自然也成了无根之萍。”

“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考虑如何对付宇智波斑,而是应该考虑如何瓦解宇智波斑利用轮回眼复活自己的事情。”

“只要让宇智波斑无法顺利复活,那么……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

旗木明说完,波风水门就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不过……”

波风水门有些欲言又止,“宇智波斑分化出来的意志所形成的黑绝,你想着怎么处理?”

波风水门的担忧并没有错,黑绝的确是一个很难处理的问题。

虽然在黑绝本质的认知上有些偏差,但旗木明并没有戳穿,而是顺着波风水门的话头继续往下说。

“老师,这个问题其实是最简单的。”

旗木明将早就拟定好的计划重新在心中过了一遍,“宇智波斑无法复活,基本已经解决了目前大部分我们所面临的问题。”

“唯一的变数,就在于流落在外的那几只尾兽。”

“根据从白绝孢子分身中得到的情报,宇智波斑的计划就是利用外道魔像收集九只尾兽,从而唤醒十尾,进而发动无限月读这个术。”

“首先,轮回眼在我们手里,这已经从根本上瓦解了宇智波斑的计划。”

“而我们现在唯一没有做好的,就是剩下的那几只尾兽。”

“只要我们能将剩下的那几只尾兽尽数捕获,那么宇智波斑的月之眼计划就将尽数瓦解。”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有一点一直想不明白。”

旗木明伸出一根手指,“根据情报,月之眼计划是宇智波斑在宇智波石板上看到的一个计划,而且宇智波斑认为这个计划是六道仙人留下来的。”

“不过我左思右想,这个漏洞百出的月之眼计划,不可能出自六道仙人之手。”

“大胆假设一下,若是我的猜想正确,那么忍界深处,是不是还隐藏着更大的一只黑手!”

“这……”波风水门被旗木明的推测震惊到了,“明,照你这么说的话,你的推断还真的有几率成真。”

“可若果有更大的一只黑手隐藏在忍界深处,那么……”

波风水门脸上满是忧虑,“能将宇智波斑这种人物当成棋子,那么真正幕后黑手的实力……”

“呵呵。”

面对波风水门的忧虑,旗木明笑了两声,“老师您绝对多虑了。”

“能将宇智波斑当成棋子,只能说明背后的那个黑手的老谋深算,但并不能说明他的实力严重超标。”

“如果真正的幕后黑手实力真的很强的话,他就不至于如此费尽心思了。”

“哪怕情况再糟糕一些,我们假设幕后黑手的实力很强,那么他也绝对有一些很致命的限制。”

听着旗木明的推断,波风水门点了点头,“嗯,大致的情况应该就如你所推断的那样了。”

“可……”

“若是不把真正的幕后黑手揪出来,我还是不放心。”

波风水门还是不放心,他深深看了眼旗木明,这才语气沉重的重新开口说话。

“明,种种迹象表明,这只幕后黑手的寿命很悠远,不然他不可能利用宇智波石板上记载的内容,将宇智波斑引入自己的棋盘中。”

“如果不能彻底将这只幕后黑手铲除,那么等我们百年之后……可能整个忍界就没有人能压制住他了……”

“就算是还有人站出来,那么也是敌在暗我在明,让忍界的未来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波风水门的担忧不无道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个道理想必人人都知道。

而且不光是波风水门,旗木明也早就看黑绝这个“孝子”不顺眼了。

一天天净在背后鼓捣一些小动作,让旗木明不胜其烦。

他还想着早一点统一忍界,早一点过上退休生活呢!

不过好在旗木明早就有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应对方法,可以一举将藏在背后不露头的黑绝抓获甚至击杀。

“老师,您的担忧我明白。”

旗木明点点头,随后开始阐述他早就想好的计划,“我有一个一箭双凋的计划,不知道老师想不想试一试?”

“说!”波风水门双眼放光的看着旗木明,言语中的急切根本不加掩饰。

“在我的计划中,宇智波带土就是其中最关键的一环。”

“宇智波带土?”波风水门皱了下眉头,“已经堕入黑暗的他,我觉得……多少还是有些隐患。”

“不,只要野原琳复活后,能重新将宇智波带土拉入正轨,那么宇智波带土将是最光明的一类人。”

旗木明脸上有些唏嘘之色,“宇智波带土是个很纯粹的人,无论他是处在光明还是黑暗,他都一场纯粹。”

“而他纯粹的源泉,就是野原琳。”

“而且这也是为什么,我如此大费周章的想要复活野原琳的真正原因。”

“好吧……”波风水门点点头,不再纠结宇智波带土的事,“那你详细说说吧。”

“好的老师。”

旗木明点点头,转而开始详细说着他心中早就制定好的一系列计划。

十分钟过后,旗木明依旧滔滔不绝,而波风水门的眉头也越皱越深。

二十分钟过后,旗木明喝了口茶水润了润嗓子,而波风水门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半小时后,旗木明基本将自己的计划阐述完成,波风水门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意。

“明,你真的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一次都没有。”

波风水门拍着旗木明瘦弱的肩膀,力气不自觉的用的有些大,拍的旗木明身下的轮椅都在前前后后的摇晃。

“老师,您轻一点。”

旗木明虽然没有多大感觉,但还是装模做样的喊了一嗓子。

“哈哈哈,有些高兴,下手有些没轻没重的……”

波风水门开怀大笑,一开始的阴霾渐渐消散,阳光温暖的笑容重新挂在了他的脸上。

看着波风水门的笑容,旗木明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搓了搓手,旗木明小心翼翼的开口,“老师,我拿久辛奈师娘当……您心里不会……不开心吧?”

“很生气。”

波风水门如实说道,同时单手也掐住了旗木明的后颈,“我怎么可能不生气!”

使劲摇晃了几下,波风水门这才松开了手,算是出了自己心中的闷气,

“但……除了你这个办法,我已经想象不到更好的应对方法了。”

表情稍稍有些失落,不过波风水门很快便调整了过来,“为了彻底让忍界安定下来,久辛奈她应该可以理解。”

“而且不是还有你在吗。”波风水门十分认真的看着旗木明,“计划是你提出来的,具体如何实施也是你操刀,久辛奈我就交给你了。”

“希望,你能保护好你的久辛奈师娘,也保护好我俩的孩子。”

“放心吧老师,久辛奈师娘跟你们的孩子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我保证!”

“好,既然如此的话,咱们进行下一项事情的讨论吧。”

“下一项?”旗木明睁大了双眼,“老师,我还是病号,我需要休息的啊!”

“很简单的一件事而已,不费事。”

说完,波风水门看了眼日向日足,“日足,我希望你能对刚才你听到的一系列计划保密。”

“我会的,火影大人!”

重重点了下头,日向日足很识趣的告辞离开,“火影大人,我想起族内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这里就先告辞了。”

“去吧。”

波风水门应了一声,随后目送日向日足离开。

等日向日足离开后,波风水门才重新打开话匣子。

“明,三代目终于还是走上了我最不想看到的那条路。”

波风水门脸上犹如开了染坊,各种各样的复杂情绪一一闪过,足以证明他此时复杂的心情。

“就在昨天夜里,我派去监视三代目的一名暗部忍者失踪了。”

“不过在临出事前,他传来了只言片语的情报,而情报中之中,三代目在召集他曾经的一些旧部忍者。”

“虽然没有证据,我也不想承认,但很多蛛丝马迹都指向了三代目,这让我……有些难以决断。”

“所以明,我需要你帮我出出主意。”

“老师,您这不是为难我嘛……”旗木明面带苦色,“这种事情您自己做决断就好,您还是不要问我了。”

“您必须要知道,您才是火影,很多时候生杀予夺就是您的权力。”

旗木明根本不想掺和进波风水门跟猿飞日斩的权力争斗中。

虽然两人之间的争斗,有一部分是旗木明引起的,但现在波风水门羽翼已丰,已经不再是任何人可以左右的了了。

波风水门之所以问旗木明,无非是想通过旗木明来让他下定决心而已。

说白了,波风水门的心肠并不硬,虽然不是烂好人,但他却十分念旧情。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但旗木明却没法明说。

毕竟波风水门的念旧之情,对旗木明未来的好处实在是太多,能让旗木明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我也知道,可是三代目牵扯甚大,如果一个处理不好,我担心……”

“老师,其实真的没什么可担心的。”

旗木明摇摇头,还是打算小小的给波风水门提个醒,“有时候,你可以咨询的人并非只有我一个人,大蛇丸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大蛇丸这个家伙可是一个全才,只不过沉迷于科研的他,完美的将自己诸多优点掩盖了。”

“大蛇丸……”

波风水门低着头摸搓着下巴,嘴里念叨着大蛇丸的名字陷入了沉思。

过了半晌,波风水门重新抬起头,“你说的对,大蛇丸或许是一个很好的咨询对象。”

……

自火影办公室离开后,旗木明便又马不停蹄的去了宇智波一族的驻地。

因为要示敌以弱,旗木明毫不遮掩他病恹恹的样子,坐在轮椅上的瘦弱身躯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走。

也因为如此,旗木明“无法成为忍者”的言论满天飞,不止整个木叶都知道了,大半个忍界都知道了旗木明现在的身体情况。

有人说旗木明是遭到了命运的嫉妒,毕竟旗木明的成绩太过耀眼。

也有人说旗木明是实力进境太快,而损伤了自己的根基,导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更有人信誓旦旦的说旗木明是因为出任务受伤,才变成了现在的这幅样子。

总之,基本所有人都信了旗木明装出来的样子,这其中包括宇智波带土。

因为宇智波带土相信自己的见识以及常识,旗木明在当时一下子将自己的实力提升至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无论如何说都不符合常理。

所以宇智波带土有理由相信,旗木明一定是用了一种他不知名的禁术,付出巨大代价后才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六道级别。

不过宇智波带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旗木明现在的状态虽然无论怎么看都是病入膏肓,但若是真正交手的时候,旁人才会知道旗木明现在的外表具有怎样的欺骗性。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人都信旗木明此时装出来的样子。

比如说宇智波富岳,他就看得很明白,也想的很清楚。

“明!”

当旗木明出现在宇智波一族驻地的时候,宇智波富岳便领着宇智波美琴以及宇智波鼬两人,以十分热情的态度前来迎接。

“师傅!”

一本正经的宇智波鼬有些可爱,而且这个时候没有泪痕纹的宇智波鼬,也绝对当得起正太这个称呼。

“鼬啊,最近功课学习的如何了?”

“鼬谨遵师傅教导,现在并没有进行查克拉提炼,也没有擅自进行体术训练,而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学习诸多理论知识。”

“很好。”

旗木明欣慰的点点头,“不骄不躁按部就班,不错、不错。”

之所以不让宇智波鼬过早的进行忍者训练,还是因为在旗木明记忆里,限制宇智波鼬继续更进一步的罪魁祸首,就是他的身体疾病。

具体是什么样子的疾病旗木明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宇智波鼬之所以患病,跟他小时候过度压榨自身潜力有很大关系。

虽然有了旗木明之后,宇智波鼬已经不会重蹈覆辙,但该做的防范还是要做。

而且磨刀不误砍柴工,以宇智波鼬的天赋,晚训练两年对他来说真的不算大问题。

更何况还有旗木明在,宇智波鼬就算是头猪,旗木明也能硬生生将他奶的上天!

夸奖了两句宇智波鼬之后,旗木明这才将目光放在宇智波富岳身上。

“富岳族长,好久不见。”

“明,说了多少次了,你直接称呼我名字就好。”

宇智波富岳拉下了脸,装作不高兴的说了旗木明一句,便转身绕到了旗木明身后,替他推着轮椅继续前进。

“明,身体感觉如何了?”

“还行,就那样吧。”

“我看你是终于找到偷懒的理由了。”宇智波富岳自然不信旗木明现在装出来样子,“你啊,还是跟以前一样,想要藏锋了。”

“好话都让你说了吧?”

旗木明仰头看了眼身后推轮椅的宇智波富岳,随后白了他一眼,“外面风大,有话咱们到了你家庭院里再说。”

“好,咱们这就过去。”

宇智波富岳笑了笑,推轮椅的动作更加卖力,很快便带着旗木明来到了自家的豪华庭院中。

“富岳,有一说一,我家跟你家一比,真的是有些寒酸过头了!”

“明,你说的哪里话。”宇智波富岳瞪了旗木明一眼,“我族名下正好在村子里的繁华路段有处宅邸,若是你不嫌弃,我1万两卖给你怎么样?”

“你会不会卖亏了?”

“不会不会,扔在那里吃灰还不如卖了呢。”宇智波富岳说话很漂亮,“能挣一点是一点,硬算起来我还赚了便宜。”

“既然这样,明天我就让卡卡西把钱送过来。”

送进嘴里的肥肉旗木明自然没有不吃的道理,而且宇智波一族家大业大,区区一处繁华地段的宅邸而已,也算不上伤筋动骨。

不过吃了好处之后,旗木明可也没有忘了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

“富岳,我这里有一个互利互惠,但多少有些风险以及有违人伦的事情,你要不要听一听,然后考虑一下?”

听旗木明说“互利互惠”,宇智波富岳心里边一开始很兴奋,可越往后听,宇智波富岳的心就越往下沉。

自身实力以及势力到达一定程度后,旗木明已然不屑于拐弯抹角的粉饰,他现在说的话几乎百分百真实。

所以,宇智波富岳现在有些打鼓,他只能试探性的问了旗木明一句。

“明,这件事情对我族来说,是利大于弊呢……还是弊大于利?”

“当然是前者了。”旗木明不假思索,“若是这个计划成功了,你们家族的那颗巨型轮回眼,可是受益匪浅。”

随后,旗木明也直接开门见山,将大蛇丸专门为宇智波一族制定的研究计划和盘托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