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情圣结局后我穿越了 > 第170章 复杂的第六世,冰狱的尽头,王兄?

第170章 复杂的第六世,冰狱的尽头,王兄?

“没…没了?”

王牧怔了怔,上下打量着石碑。

除了这一行字之外,就没了?

“他?”

“谁?”

王牧微微皱眉。

前面五世的石碑,都印刻着这位大仙的经历简述,只言片语间却有种给人一种跨越时间与山河厚重感。

别的不说,看得王牧还是心生敬佩的。

一路上也受益良多。

根据这位仙人转世的时间计算,如今绝对是转世到游戏中的时间了。

“难道抹去了?”

王牧沉思。

先前第五石碑的废城就感觉像是被先一步破坏搜刮。

如今这第六世的石碑,就这么几个字。

显然是有问题的。

“走过前面的冰棱地带,应该快到尽头了吧?”

石碑后面,是距离尽头深处那棵冰华巨树的最后一段路程,满是冰棱构成的神秘地带,冰棱宛若一根根从地底延伸出来的倒刺一般,斜插着无数的骨骇,铸成了一副冰狱般的景象。

之前几个地方,石碑上都有说明。

如今这个竟是没有半点说明。

“要不要去呢?”

王牧看了看手臂,上面的光点消失了,意味着自己还能在仙府中修炼。

可光是修炼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啊。

“或许,到终点能看到不一样的?”

王牧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去看看。

踏上冰狱的瞬间,一股铺天盖地的压力骤然袭来。

周围光景变化,一座座木屋显现,形成一方小村,看到这座小村。

“安乐村?”

王牧一怔,下意识看去,心中顿生不妙感,“等等,这是幻境?”

又来?

不是吧?

“不对,好像不是…”

王牧感觉自己神识十分清醒,并没有如之前一样在幻境中失去意识,更像是一个旁观者般看着诸般景象。

不多时,一个满头白发的小女孩走进了村中,成为了其中一员。

她身着破烂的乞丐装,只是生得粉凋玉琢,双眸润清,却有着几分茫然与无神,深处却藏着难以察觉的情感。

走入村庄中,不多时,安乐村的村长和村民纷纷走了出来,脸上皆是无比可怜的看着这位小女孩,开始围绕在小女孩身边问东问西,顺便拿出了许多的吃食和衣物。

“安乐村一如当年一样…”

“而且这一幕…”

王牧思索几秒。

游戏中未曾出现过这一幕。

游戏中主角开场,已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了,还未进入安乐村。

如果选择其他出身的话,后续是无法进入安乐村养成的,只能在安乐村进行一些基本的物资交易。

根据游戏中的设定,主角十五六岁之前,乃是一个游荡在江湖的小乞丐,无父无母,孤苦无依,直到某一天来到了安乐村,凭借着良好的秉性,被安乐村的村民接收了,成为其中一员。

画面中,随着小女孩入村。

她开始慢慢成长,彼时的安乐村,除了农耕并无任何劳作方式,村民自身也没多强,一个皆是正儿八经的农民。

“这小女孩…眉目间与安绮秀有几分相似…”

“难道是她?”

“没想到,她如此早就进入了安乐村…”

“这时候的安乐村,还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村子…”

“莫非…安绮秀是这位仙人的第六转世?”

这个略带荒谬的推测,从得到那枚古印时,王牧有曾有过。

只是,感觉有点太不可思议了,王牧感觉还是传承更说得过去…

画面渐行,王牧感觉自己看观看的同时,体内的灵力,飞速流逝。

几月后,小女孩渐渐融入村中,她开始指点村民。

看到这,王牧心脏一跳。

首先是打猎,小女孩制作猎弓,传授安乐村村民一些狩猎弓术。

随后是钓鱼…锻造…挖矿…烹饪…耕种…

每过一两年,安乐村的村民,就发生了极为明显的变化,村民能身体日渐强壮,通过不同过的劳作间,仿佛得到了一种特殊的训练之法。

仅仅是极为寻常普通的劳作,却仿佛堪比修炼了高深武功秘籍的武林高手。

十年不到,安乐村的村民皆是成为了难以察觉的高手。

甚至,他们自己都未曾察觉出来。

“……”王牧。

而这十年,一晃而过,那小女孩除了开头一两年在村中之外,就消失了。

对于诸多村民来说,仿佛忘记了那小女孩一般。

“游戏中安乐村…是她弄出来的?”

王牧心中一惊。

感觉那个可能更大了。

游戏历史中,安乐村就是一个寻常村子,只是,对于游戏主角来说,确实是一个寻常村子。

实际上,安乐村也没什么背景。

可在安乐村养成后发现,安乐村其实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我记得和安绮秀第一次见面…”

和安绮秀第一见面,是在主角将安乐村的诸般技艺都修炼到一定程度后才有的。

换句话说,只有情圣结局,固定乞丐出身在安乐村,才能触发攻略安绮秀的后续剧情。

其余结局,这个女主基本上是不出现的,就选出现了,大部分也是路人NPC级别,不会和主角有什么互动。

她的存在感,相比于其余几个女主,其实非常低。

事实上,在一开始的打其他结局时,这个角色王牧都不知道可以攻略。

因为进行他路线,乞丐开局就不是最优解。

没有乞丐开局,就没有安乐村,也没有情圣结局。

而在第一次开情圣路线时,王牧才发现,原来这个其他结局中背景板一样的白毛血童妹子,原来也是可以攻略的。

“第一次见面,是在快出村的时候…”

王牧回想道。

也是情圣路线,第二遇到的女主。

第一个是在新手村就遇到的燕轻妩,打黑熊事件。

第二就是出村时,将诸多技艺都修炼到一定程度,才能见到安绮秀,条件不算很高。

但哪怕是如今,王牧印象都十分深刻。

出村时,需要在安乐村的小溪旁,再钓最后一次鱼,这时候安绮秀就会出现。

她会出现在小溪对面钓鱼,会询问主角最喜欢钓的是什么鱼?

当时安乐村中,其实能钓的鱼种不多。

最经典的几种。

黄金鱼,代表着财富与权力的鱼种,钓上后能卖了换钱,本质上隐含了主角未来想要走的路线,以财富兼济天下,是游戏中一个特殊的结局,不需要多高的钓鱼技能。

水游鱼,代表着自由与潇洒的鱼种,钓上后能增加资质,本质上象征着主角会成为一名逍遥的江湖大侠,以侠义之名,锄强扶弱,是游戏中比较传统的正线大侠线,需要较高的钓鱼技能。

吞吞鱼,代表着霸道与渴望的鱼种,钓上后能赋予特性,霸者无双,象征着主角未来会成为一名征战天下的霸者,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谁不服干谁,是游戏中许多玩家都喜欢的霸主路线,需要很高的钓鱼技能。

魍魉鱼,魑魅魍魉,皆有本心,一种邪气凛然的鱼儿,象征着真正意义上的邪道路线,这一路线极其变态,主角不仅不会开后宫,还会干掉诸多挡路的妹子,斩妹问道,什么燕轻妩,南容碧游,墨心蓝,慕红鸢全给斩了,简直就是天煞孤星一枚,最后为了修炼神功,干脆自宫…最后天下无敌,没人是他对手。

杀的很爽,能学到游戏中号称邪线第一的天残无相功。

南山鱼,所谓寿比南山,钓上此鱼能得到极高的寿命加持,活得比别人久,资质再差只要潜心修炼,都能大器晚成,最后出村既无敌,只是因为修炼太久,会错过很多剧情,属于是出村就能直接打最后BOSS的晚年强者路线。

……

最后一种。

阴阳鱼,阴阳变化,自有定理,一种奥妙玄心的神鱼,需要最高境界的钓鱼技能。这是亦正亦邪的特殊路线,寓意着周天变化,主角将会遇到无法预知的,难以想象的磨难,也是只有情圣路线可选的鱼儿。这种鱼儿,只存在传说中,即便拥有最高的钓鱼技能后,也无法钓上来。

只有在与安绮秀对话完成后,主角选择最喜欢这条鱼,才能在新手村钓上这种鱼儿。

可以说,主角和安绮秀第一次见面,十分特殊。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以鱼寓意着结局和路线,可以说令王牧印象极为深刻。

但,如果想要攻略安绮秀,选择上面这些鱼种,仅仅只是寓意着路线,获得一些特殊能力。

并不会增加安绮秀的好感。

实际上,想要攻略这有游戏中生命短暂,却又颇为神秘的女主,须得在这里进行自我输入选择。

“这就不好说了…我贫穷时,喜欢黄金鱼。受困时,喜欢水游鱼。被欺负时,喜欢吞吞鱼。被威胁时,喜欢魍魉鱼。人非至圣,孰能喜一而终,我身处不同的境地,自然是喜欢不同的鱼。”

“至于那最后的阴阳鱼,太过虚无缥缈,触手难及,或许…只有在我无鱼可钓时,才会想起。”

“为何?”

“因为得不到的,我才会想起。”

这话表面是对人性的简单思考,本质上就是…我全都要。

属于是完全撇开了鱼种隐含之意,从另一个角度来进行取舍。

这就是游戏中攻略的意义了。

有些选择,做不出来,只能通过一种特殊含义的口令一般,才能开启。

说出类似的话,会让安绮秀大为意外,从而获得隐藏好感…

当然,对于安绮秀而言,她并不会认为这话含义是,我全都要。

而是认为颇有道理…会回主角一句:

“众生百相,原来如此。”

“那你若是有机会钓到阴阳鱼,之后你是否会忘了它?”

“如此神鱼,钓上后,自然永远留在心中了,如何能忘?”

至此,与安绮秀的第一面结束。

主角能从新手村钓上阴阳鱼,同时也获得了安绮秀的初始好感。

回想至此,王牧看着眼前的景象。

十多年后,安绮秀重新回到了安乐村,宛若一名普通的钓客般,在小溪中钓鱼。

好似在等待这什么。

却始终没有等到任何。

随后,画面消失。

“……”

王牧一怔,这就消失了?

但很快,画面再度出现,这次,仿佛重新来过一般。

依旧是小女孩,入村,教授诸多村民,飘然离去,十年后再度出现在安乐村的小溪边钓鱼。

依旧没有等到任何。

“……”

画面不断重复。

有时候,小女孩会在溪边遇到一团模湖的影子,却也并无任何后续。

偶尔微微摇头,偶尔静若木凋,偶尔出神难忘。

却仿佛无止无尽,进入了某个轮回。

若是不打破这个轮回,就无法走出去?

王牧心道。

这地方当真玄奇。

“看来,这位仙人转世就算不是安绮秀,也绝对与之有密切的关系!”

王牧沉思。

受限于此,无法前进后退。

只有打破这个局面。

难不成…

“只是我该如何入局?”

王牧思索一阵。

这是不是幻境了,是自己被困于幻境中。

王牧想了想,将之前获得古宝拿了出来。

微微绽放着异光的古宝,散发着特殊的能量波动。

下一秒,王牧瞬息感觉自己好似进入了此地显化的幻象之中。

“仙人设置的考验,真是繁琐…”

王牧心道。

如此重重枷锁,寻常修士入了这里面,连进入其中尝试都做不到。

若是前面得不到这古宝,如今怕是一筹莫展了。

进入幻象中,王牧依照着记忆,静静等待,直至十年后白发少女重新出现在小溪边上。

王牧与之对话。

当听得王牧说出那句话后,神情终于不再如之前那无数次轮回般毫无变化,而是露出了一抹笑颜。

王牧沉默。

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

这时,周围光景消失。

眼前的冰狱再度显现。

一块石碑出现在了前方。

这一次,石碑上,不在是之前那样,只有一句话了。

“第六世,天命既定,吾…遇到了他。”

“转世为人,叹当世元意崩离,吾身羸弱,更不得修炼…笑…”

“来至安乐村,遇奇人奇能,既知天命已出,深感欣慰…观其行径,皆是符合天道轮回,亦感不可思议…”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可叹吾这一世,羸弱异常,天命已出,必有天谴降临…行走四海,终于窥得一二,无奈,无奈,无奈…”

……

看到这,王牧深吸口气。

“这安绮秀,竟是真是这位仙人…”

王牧感觉有种荒谬感,却偏偏又无话可说。

从一世一世看来,这位仙人给他的感觉,早已超越了性别男女,乃是一位再世大能,每一世必会做出惊天骇地之举。

她若是安绮秀,在第六世无法修炼。

却在前一世就有布局。

“主角应运而生…这背后还有这位安绮秀的手笔…”

王牧深吸口气。

不愧是活了几世的仙人,手段就是不一样。

就是不知道主角的经历,有多少是这位仙人的布局。

仙人这一世不能修炼,自身又如此羸弱,自然只能凭借暗中的手段,来引导局面。

“从第五世的情况来看,天倾之后,世界就入了新的末法时代…”

王牧沉思道,“万族销存,都没有了…只有人族还在,世界重新洗牌…”

“这位仙人有几世经历,耗费几百年才修炼成人,悟道后苦于末法时代,寿元没有了,只能死亡,世世都如此坎坷。”

“所以为了下一世能飞升,开始传道人族,传播信仰,以让人族留有几分渴望…并在第六世希望改天换地,改变末法时代…”

“可惜,第六世转世后,发现自己无法修炼…”

简直像是被针对一样。

王牧摇头。

回想安绮秀这个角色,在游戏中,眼神虽十分坚毅,却中有种挥之不去的忧愁。

一路上对主角的期待,比她自己更甚。

王牧看着石碑,继续看了下去。

这一次,周遭幻象再度显现,只是第一视角竟然落在了安绮秀身上。

“有意思…”王牧看着,结合古碑。

“窃天未失…吾来至圣山…寻望娲族后人…可叹娲族先贤与吾一同抵抗天倾,如今凋敝至此…蜷缩一角苟延残喘…行至此,得知秘法失传,吾为其补缺天蛇九变,以待天命开启新时代后,再启传承…”

“窃天未失…遇两位至情至性后辈…得七情神功,惜七情错忧,望天命不受此困扰…”

“窃天未失…再临药王谷…当年入窃天之药童已经成长至今,甚感欣慰…”

“窃天未失…遇阴阳小童,如今已成道人,道人痛哭流涕,称祖尊师,望吾重立窃天。吾道,世间皆有命数,训后点他神功,道人悟出四时神掌,甚感欣慰…”

“窃天未失…行至云霞,当年入窃天之门客,今世已成一方开山祖师,剑法超绝,吾与之指点一二,使其领悟得云霞百变十三剑…甚感欣慰…”

“窃天未失…再临窃天城,观城中后人絮儿…相处一段,受业传道,偶算一卦知命星主天杀…终知乃天谴之人,其天赋绝世,奈何性格极端,必会走向歧途…杀之必生大乱,非天命难抗…算之,天命十有八九无法与之敌对…忧。”

“窃天未失…踏至皇城,可叹人帝后代昏庸…世道丧如此…意外发现朱雀夺天命格…竟是第二天命…惊,人帝后代有望…若是大盛之时,必是天下雄主…再算一卦…竟是吾之劲敌,怪哉…”

“窃天未失…”

一路路看下来。

王牧看得头皮发麻。

仙人第五世的布局,果然在第六世爆发了。

第五世成立的窃天城,虽然在第六世不出现了,但在第六世只要是与窃天城有几分关系的,都成为了一方大老。

“什么仙人重回世间扮猪吃虎……”

随着石碑字迹显现。

王牧以第一视角感受这位仙人大老在主角不曾知晓的时候,发生的诸多故事。

随便拿出一段,简直就是经典而又经典的爽文故事。

标准的,我不能修炼,但我却能指点你们修炼。

“南容碧游所在的娲族圣地,娲族竟然是天倾时代的种族,而且这位仙人还与娲族最初的先辈相识…搁游姑娘身上,怎么也应该喊一声先祖吧?”

“云霞,就是云霞剑派了?”

王牧心想,“云霞剑派是燕轻妩所在的门派,云霞剑派的开山祖师也是她的后辈,都是当初加入窃天城的剑客…”

“阴阳道人…游戏中最为神秘的人物,也是出自窃天城,当初还是她窃天城收留的小道童…四时阴阳掌还是她指点使其领悟出来的…”

“……”王牧。

看麻了。

难怪这安绮秀在游戏中对诸般武学了如指掌。

在战斗中,还能直接提升主角武学的上限。

要知道,提升上限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突破极限,想要突破极限,人家那些创出功法的人,都极难做到。

你武学天赋再高,如何能帮助主角突破极限?

而主角有了安绮秀的加持,在战场上就能直接突破极限…简直逆天了。

感情这些神功秘籍,全都和她有关系…

“…连反派大BOSS都和她有几分关系…”

只不过,这些好像都是年幼之时的事情。

石碑上记录的诸多事迹,显然都是仙人转世后,因为无法修炼,于是以另一个角度重游世间,见见前世故人。

从上面的记录来看,并没有能认出她的。

也只有那阴阳道人能察觉出几分。

毕竟转世轮回,在当时的世界中,应该没多少人去相信思考。

石碑到这里,上面的字迹就渐渐消失了。

诸般画面也渐渐消失,王牧恍然回神,驻足原地,沉默良久。

正常来说,下面应该还有的…

看了看这一方冰狱,似乎已经走过大半。

犹似在体验这位仙人的第六世般,也过了一半。

不知为何,王牧隐约感受到一股危机。

继续走下去,恐怕有大危险。

好像这冰狱的尽头,总有什么在等着自己一样。

可继续走下去,应该能看到石碑后面的记录,得到安绮秀的消息。

若是游戏中的经历,算是她的第六世,那么第七世呢?

“真难想象…竟是和一位仙人许下的来世再见的缘分…”

“石碑上倒是没有记载…”

“不知后面有没有…”

通体看下来,一起的缘由,都是因为天倾之后,整个世界进入衰落期,也就是末法时代。

这位仙人布局一世,想要成为天命重塑世界。

结果下一世发现自己转世为人族后,更为孱弱,修炼不能,布局都无效,结果发现有了天命之人,也就是主角的出现,于是便慢慢等待,从中辅左,帮助天命之人改天换地。

从一开始布局安乐村就看得出来。

她一直在等着。

“说是相遇,倒不如说是安绮秀主动与主角见面。”

“稍有不慎,就会错失机会。”

沉思一会儿,王牧决定继续走下去,心中感觉虽然前面很危险,但他还是想要知晓安绮秀后面的情况。

“以我现在的实力…”

王牧考量了一下自身,“元婴期不说无敌,至少能够全身而退,有何可惧?”

手握神秘古印,王牧一路前行,冰狱变化,诸般景象再度浮现。

在一块石碑,显现于此。

“…岁月十六,行至漠北,性情偶至,于古河中垂钓,遭遇劫匪一二。观其内蕴,乃是窃天一脉的刀客传承,感叹之时,未曾想到当年刀绝传承竟是沦落至此,可见世道沦丧,正欲教训一番…”

“教训未果,天命遭遇,出手阻拦,心觉好笑,从中指点一二,天命若有所悟,得绝刀一式,击退众匪…”

“甚好。”

“……”王牧。

这好像是与安绮秀的第二个剧情,说的是在漠北的一条古河中钓鱼,偶遇安绮秀,却遭逢一杆实力强劲的漠北大盗。

“当时应该是进入闲云谷的前几月,师傅想吃这河中的鱼儿,就跑来这里钓鱼。”

王牧咳嗽几声。

其实游戏中这个剧情挺正常的。

当时的安绮秀乃是一个脸色苍白,姿容清绝的病态少女,在河边垂钓,给人一种一只手能就能打十个的那种。

王牧当时并未感觉有问题,因为新手村遇到过。

安绮秀也喜欢钓鱼,若是没有情圣路线,她会作为神秘NPC出现在各大特殊的钓鱼点,贩售一些鱼种给其他路线的玩家。

这种活了很世的老仙人,对钓鱼这种活动,额外的中意。

在游戏中,以主角当时的实力,是无法打过那些漠北大盗的。

如果触发了第一个时间安绮秀的好感,那么她就在在这时于战斗中,指点主角一二,主角就会加持强大的看破BUFF,以一个初入门派不入流的杂鱼,最后爆种解决这些江湖中的三流盗匪。

很俗套也很王道的剧情。

本身是为了能体现出安绮秀个人特殊能力的强大。

当然了,对于玩家来说,一个不能培养的妹子,就是一个花瓶,本身自己够强就行了。

如果没有安绮秀的指点,主角基本打不过,会重伤昏迷,醒来后却没死,只是脱离了门派,成为了盗匪一员,化作绿林好汉,从而开启另一条路线,绿林匪线…

至于怎么活下来的,游戏中没有解释,只说主角被俘虏了。

若是想要这一剧情得到安绮秀的好感,难度就更高了。

须得在安绮秀的指点下,不仅要打败这些劫匪,还得领悟出高深的刀法,同时自己不能昏死过去,后续还得还有一番极好的厨艺。

这里就需要有一定悟性要求才行。

“时觉好笑…大概是觉得当时主角武功不行,却跑出来救人,很好笑吧…”

王牧咳嗽一声。

其实对于当时作为玩家的自己来说,他已经是有足够把握打赢这场战斗的。

当然了,对于安绮秀这位隐世大老来说,想要教训这些劫匪,有的是办法,即便她没有一丝武力。

“…岁月十六末,得一味百草鱼,天命以古法烹之,言吾食之,必想食第二条。吾心笑,行走世间无穷尽,何等美味未曾享用?”

“一尾百草鱼而已…”

“食之…不错…”

“食二条…甚美…”

“食三条…世间竟有如此美味…”

“不可贪食。”

“食四条…天命目光怪异,吾训之…”

“……”王牧。

这应该是后续剧情,打退劫匪后日霞晚落,正好两人在古河中掉到了一些鱼儿。

其中一尾百草鱼,肉极苦,味如鸡肋。

想要得到安绮秀的好感,就需要在这时候展现极高的厨艺技能,将此鱼烹饪出来。

这也是攻克安绮秀的难点。

后来安绮秀一连吃了五条,让当时的王牧都感觉,这游戏中少女怪怪的,长得如此弱不禁风,竟然能吃这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游戏故意这么设定的。

所以目光怪异,然后被安绮秀训了一番。

再往后的剧情中,基本上都有安绮秀都要吃吃吃。

白发血童少女,附带贪嘴属性,很对XP。

如今看来…

“仙人贪嘴…”

王牧不禁感叹。

这第六世的石碑,只有持有古印,成功解开第一层幻象后才能看到。

显然是经过层层加密。

“甚至是故意的…”

“就第一层幻象的选择而言,若非真正的东方牧,都不可能答出来…”

王牧摇摇头,继续往下看。

“…十七岁,天命成长极快,吾心甚慰,惜少磨难,如何能抗天谴?末年,取三篇玉瑕天功,藏于无量门,八方豪聚无量门,天命至,临危受邀,吾暗中观察,战八大门派,不错。”

“事后…天命报以三尾清烧青丝鱼,甚好。”

“……”王牧。

看着评价,王牧无语。

这剧情算是步入中期的一个大剧情了。

说游戏中,一个神秘的门派,无量门传出有三篇玉瑕天功,若是修炼了能步入传说中的天人之境,成为武林至尊。

神功出世,自然是引得八方云动。

至于怎么传出来的没人知道。

于是主角来到无量门,随着数大门派拜访无量门,暗藏杀机,主角临危受命,选择站在了无量门这边,对付八大门派,连挑八大门派的高手,最后又在安绮秀暗中指点下,顿悟武学玉瑕天功,看破八大门派掌门的弱点,一一将其打败。

是与安绮秀第三大剧情。

其中还夹杂了好几个女主的剧情,以及诸般复杂的考验,一些支线。

算是渡过前期的最大的高潮剧情了。

“安绮秀一手布局,为得是考验天命之人,也是为了开启游戏中的中篇,穹武之争。”

通过这个剧情后,与安绮秀基本上就已经联系到一起了。

只是中后期,安绮秀的剧情并不多。

但基本上都是关键剧情。

比如墨心蓝最大的支线任务,神仙愁。

其中一条支线,就是安绮秀告之主角的。

七情神功断情后,与其他女主都不见,一见必会掉好感,唯独可以见安绮秀。

那无情剑客柳一白,就是安绮秀暗中指点前往与之结识。

后续好几个关键剧情,都离不开安绮秀的身影。

只是么…

王牧看着石碑…

“…十八岁末,再至云霞,得天命之信,与其弟子纠缠,孽缘。”

“…二十岁末,行至药王谷,得天命之信,与其弟子纠缠,孽缘。”

“…二十一岁末,行至圣山,得天命之信,与其弟子纠缠,孽缘。”

“…二十二岁末,行至古城,得天命之信,与修罗魔宫纠缠,孽缘。”

……

“…二十五岁末,天命入情,终是来了,然则不破不立,留恋于凡间情爱,难成正果…断情后亦可习得至高…正好…”

“…罢了,随他去吧…”

“再塑情丝,苦的最终却是那些女子…”

“贪一时欢愉…将来呢?目光浅短了…”

“…二十六岁末,两年无鱼可食,念之…”

“…二十六岁末,得一尾香涎鱼,吾亲自烹之…难以入食…”

“…二十七岁末,偶有所感,吾之大劫将至…天命送吾两尾竹烤白鳜鱼…呵,四年了…食尽,味不美…”

“…二十六岁末,再遇天命,吾感大限将至,想要离开,天命言:想烹鱼一生与吾食用。”

“善缘,拒之。”

……

“……”王牧。

他有些无语。

古碑上的记载,十分平常,却甚是详细。

不同于之前古碑上那种一生的简述。

这古碑上详细记载了,安绮秀时代的仙人转世的详细生活事迹。

尤其是最后…

“那好像是第一次与安绮秀告白的剧情…”

王牧心道。

安绮秀须得告白后,并且被拒绝后,才有后续剧情。

因为被拒绝后,主角才会得知安绮秀将不久与人世的消息,从而许下来世再见的承诺,从而整整意义上得到安绮秀缘定三生的完整CG。

不然,是不会触发的。

看到这里,石碑消失了。

“再后面,应该就是最关键的缘定三生…”

“石碑没有记下了…”

石碑的记录,就算其他人看到,不知前后因果,恐怕也是一团雾水。

唯独王牧看得极为清楚…

“从头到尾…这位转世仙人,将燕轻妩那几个,都知晓的很清楚…”

孽缘…

第六世仙人转世的心路历程最为复杂…王牧看完后叹了口气。

很多时候,站在自己的角度,是感受不到这些女主的内心变化。

经历过一遍幻境后,只是能说略有感触。

而安绮秀的心路历程,更为复杂,从头到尾也难以感受到那种微妙的情感变化。

只言片语都含蓄至极。

若非本人亲临,恐怕根本难以察觉。

而且,如果没有看到这些石碑,王牧根本不会想到安绮秀的身份,会是转世仙人。

她隐藏伪装的太好了,尤其是自身的情感。

实际上,在游戏中,她都没有明确表示过情意,对于主角而言,更像是一种亦师亦友的知己。

即便双方许下的来世承诺,她说的都是:

“我终将会死去…若是有来生,我们还能再见面么?”

而不是我们来世再续前缘吧。

所以她是不可能让游戏中让玩家看出她的真实身份的。

甚至,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

当然,对于作为玩家的王牧而言,在游戏中得到了她的CG,那就相当于是自己的二次元老婆了…

“感觉后面还有…但好像…到尽头了…”

因为,冰狱已经到了尽头。

此时,王牧依旧有感于这位仙人的六世轮回,心神激荡。

一时间,甚至都忘了,前方的大危险。

“不管如何,仙府与她息息相关…那棵大树之下,定是还有着什么…”

王牧深吸口气。

如果说第六世。

那么…肯定还有第七世。

重启时代后的崭新世界,她应该是还在的。

不然这仙府也不会出现。

“等等…前面好像有一个人影?”

“怎么说,守关大BOSS么?”

王牧定下心神,打算继续前行。

——

“又过一年了…”

“那声音所说…那东方牧真会来到这里么?”

冰狱的尽头,一袭白如苍雪般的身影站在此地。

她面色无情,眸中无光,远看如凋塑,近看似古像,闭目于此,背后有两轮半月状神秘法宝,莹莹生辉,散发着无穷的力量。

时而背后显现出六道与她一模一样的虚影幻象,展露出不同的表情,若影若现。

“放心,他肯定会来的…”

“这可是她栖眠之地,神秘绝伦,除了东方牧,没人能走过这里…”

那幽幻的古怪声音无边想起。

“那你为何会在这…”

“废话,本尊乃是被镇压于此,你说我怎么在这?”那古怪声音道,“当然了,于我而言,这并无什么用…前面地带,我也过不去。”

“那你怎么知道就东方牧能走过此地?”

“猜的。”古怪声音道,“以她的能耐,不会让与她无关的人来到这里,见到她的真容。”

“她是谁?”

“这地方的主人。”

顾玉卿沉默不语。

按照那古怪声音,为了离开那被冰封的冰柱,她习得六欲宝典,借助六欲之力,暂时断去自身情感,从而走了出来。

但,若想要完全斩断,须得以至情之人的鲜血来当做祭奠才行。

此时的状态,确实让她难以琢磨自身的情感,想起王兄,仿佛成了虚无一般,再也没有了。

当然,她并不后悔。

对于这个神秘的地方,顾玉卿并不想知道太多。

“你确定我能打过那位东方牧么?”顾玉卿问道。

“必然,来此地的,不会超过一定境界。这个境界比你要低,你能进来,纯属因为那时这仙府还未开。你师尊么,因为我的原因,有此地的密道。”

“可惜,你师尊对这仙府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与你说太多没有意义,我有预感了,他应该很就来了…”

顾玉卿继续沉默。

等待着。

不知过了多久。

忽的,前方冰狱拨开云雾,一道人影渐渐从中走了出来。

她心中一定。

真的来了。

只是,当看到来人后,她愣住了…

王…王…王兄?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