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情圣结局后我穿越了 > 第223章 太少了,多来几根

第223章 太少了,多来几根

王牧感觉自己现在很放肆。

像是内心关押的小恶魔,一下就打开了。

感觉很微妙。

王牧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被什么影响了。

也可能是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实在不容错过?

“当然是帮你解决情煞了。”王牧澹声道。

刚才施展四时阴阳掌,以体外双修的方式,吸收那四时阴阳掌力,同时激活些微阴元果的力量,稳住了燕女侠的情况。

但同时,那四时阴阳掌蕴含阴阳时节变化,产生诸般的阴阳规则极强,正常情况以王牧的实力是抵挡不住的。

只是,王牧也修炼了四时阴阳掌加大阴阳合道图,与慕红鸢乃是同源,纳于体内,四种不同的气息却并无太大的攻击破坏性,而是在体内乱窜。

接下来么…

王牧缓缓朝着已经没有一丝力气的慕红鸢走去。

“那个…等等…”慕红鸢脸色微变,讨好似的媚笑,“帮姐姐,那自然是好事…只是…可否换个地方?”

说到这,慕红鸢咬着嘴唇,眼眸水润润的勾了一眼。

王牧笑了笑。

似乎知道慕红鸢心中所想。

你看了燕女侠的丑态,你觉得,你跑得掉吗?

今日总是落在我手中了!

尤其是你这妖女,次次想欺负燕女侠,此次定要让你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不用。”王牧学着慕妖女眯眼,“这么好的地方,换了太可惜了。”

慕红鸢心中咯噔一下,心知这坏东西肯定是也要对自己干坏坏的事情了。

而且,恐怕与那燕女侠一样。

那燕女侠还只是被打…

自己身上情煞一旦失控,自己会怎样还真不好说…

“你…你不怕那燕女侠事后杀了你?”慕红鸢勉强一笑,“牧弟弟,听姐姐的,换个地方,你想怎样,姐姐都答应你?”

换个地方,等姐姐恢复一点力气了,定要好好教训你这个坏东西…

“那不行。”王牧道。

不知为何,慕红鸢身上的气息,此时对自己莫名有种吸引。

好似被关在牢笼中的自己,看到了一把钥匙。

这把钥匙,就在慕红鸢身上。

“…难道是无极宝典…”王牧心中若有所悟。

这些时日,他一直都在参悟此魔功,只是迟迟因为道心无法修炼。

只能借助外力…

“可以趁此机会,将慕红鸢身上的情煞,直接引发出来,吸收到自己身上…”

“借助情煞的力量,开始修炼无极宝典…”

“虽有几分风险,但这确实是个机会。”

王牧走至慕红鸢面前。

“等等…等等!”慕红鸢有点慌了。

王牧没听。

如燕女侠一般,直接将慕红鸢翻了个身。

“东方牧,你给我等着…”慕红鸢咬着牙,“趁人之危这种事情…”

王牧听到这话,元木之力催发,木藤绿幽,将慕红鸢结成拱桥。

他望了望天外。

这拱桥也如同天外的一抹残月,弧度惊人。

彼时,王牧自然没有施展四时阴阳掌,而是以混元玄星术,将玄水与星焰凝如手掌。

一如当年给慕红鸢按摩一般。

只不过,这时候,按摩变成了巴掌。

以此通过双方的混元之力,将后者的情煞勾动出来,纳入体内。

看着水火相对的手掌,王牧眯了眯眼,以手代脚,啪的一下踩在了如残月般的拱桥上。

这般姿态,比起刚才的燕女侠难度要高一点。

但,因为有情煞的原因,难度越高,越易催出情煞。

那边的燕女侠似乎回过神了,埋着的脑袋,微微侧过,用余光打量着这边,微微一怔的同时,脸上也是如火烧一般。

眼眸更是又冷又怒又羞的瞪着王牧。

清脆的拍击声不断传来…

比刚才…似乎还要响亮…

慕红鸢可不如她那般沉默能忍。

“东方牧…你别得意…等你落在我手上…”

“我到时候一定要把你禁锢起来!锁在炼情幽窟!!”

“我…我…”

断断续续的声音不断传来。

只是…

过了一阵。

“牧弟弟,你这么做,是无法帮我解决情煞的…”慕红鸢忽然绵绵低声道,“情煞需要双方的混元之力运转。你这样,只会引出情煞…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就是要引出情煞…”王牧道。

以双方的混元之力运转,中和情煞,就是之前体外双修的方式。

但那样速度太慢了。

而慕红鸢此时的情况,用那种办法,显然是不行的。

在以前,这情煞被慕红鸢镇压的尚好,就算少有不耐,只需以体外双修就能压住几分。

而如今呢,因为与燕女侠发生过于强大的战斗,这情煞她已经控制不住了。

想要慢慢中和情煞,根本来不及。

王牧要的,是吸收情煞。

而想要吸收登仙强者的情煞,正常办法,是吸收不了的。

所以,王牧此时施展的,是极乐逍遥图。

没错,正是合欢宗的秘法,根据大阴阳合道图向下改良而成的一种单向性的秘法。

大阴阳合道图,乃是双修互补互得的秘法。

而则极乐逍遥图,则是专取女子元阴的邪门秘法。

只是,在这里,王牧以体外双修的方式,自然无法取登仙强者的元阴之力,而是取的情煞之力!

“这是…极乐逍遥图…”几乎是瞬间,已经被情煞冲击得无法保持清醒的慕红鸢,心神一惊。

牧弟弟他要做什么?

不对,他没有与我真正双修…只是以这种方式…

他要吸收我的情煞?

慕红鸢一怔,正欲抵抗,却发现体内的情煞在那极乐逍遥图的运转催动下,宛若开闸的洪水般,冲了出去!

如此磅礴的情煞,他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

“你!”慕红鸢双眸粉红,却只是吐出一个字,就已经是口不择言了。

“放心,只是帮姐姐…”王牧缓缓道。

在这种环境中,这种姿态中,被曾经的对手看到这一幕,使得慕红鸢心神不稳,再配合极乐逍遥图,慕红鸢的积压千年的情煞,已经被放了出来,涌入王牧识海中。

不说王牧。

情煞袭身的瞬间。

慕红鸢刚开始还有几分当年修罗魔宫宫主的几分强硬。

而后的声音,那简直如一曲高昂激烈的曲子,意识都不清醒了。

若是王牧没有布结界在附近,恐怕整个村子都能听得见。

而情煞涌入识海的瞬间,王牧双眸一片赤红。

积压千年的情煞不是开玩笑的,以王牧的身体,自然是承受不住的。

尤其是情煞入体后,识海的混元仙婴也开始战栗起来,似要化神出体,扑向两人。

“加点!”

“修炼无极宝典!”

王牧深吸口气,这情煞果然很强,瞬间就击穿了自己的意志。

同时,一直无法下定决心修炼无极宝典的王牧,也在这情煞的冲击下,果断无比的开启修炼。

运转法诀的瞬间。

这便是他的打算!

以极乐逍遥图,吸收慕红鸢的情煞,然后借助情煞冲击道心意志,开始修炼无极宝典!

跨过这道坎!

只见体内剩余的三大灵窍,其中一个如逆行运转般,先将体内的四时阴阳掌吸来的阴阳气息尽数吞灭殆尽。

掠夺!

灵窍如星河逆转,宛如一张大网,将所有能量一网打尽,流转于灵窍之中。

无极宝典就是如此霸道的一种功法。

便是那滔滔如长河般的情煞,也悉数被吸入灵窍中!

只是,相比于慕红鸢身上溢出的情煞,这只是九牛一毛。

可这无极魔典厉害就厉害在,它就不怕你多。

王牧掌如幻影,速度更快了,那灵窍贪恋无比,好似想要得到更多的情煞,似能控制人心一般,催动着王牧再快一点。

“不行,这么下去…”王牧深吸口气,“这无极宝典怕是要将一切都吸干净…而且受到情煞影响…我等会若是不受控制,对她们施展极乐逍遥图,她们的修为都会被我吸收掉…”

“短时间内,我也不可能完全掌控吸收的力量…那可是登仙…”

“要离开此地…”

王牧脸色赤红,意志不断承受着冲击。

看着慕红鸢脸色渐渐恢复几分,她的情煞,应该被自己吸收了许多了…

不多时,王牧的勐的一松手,全身通体赤红,如煮熟的大虾。

“走了!”

王牧扫了两人一眼,似想到什么,看着此时正在恢复的两人,直接将两人叠在一起。

两只手掌,各给了一巴掌,算作离开时最后的教训。

随后,王牧直接御剑而起,飞出此地。

赶紧熘!

熘得越远越好!

——

也不知过了多久。

木屋中。

两人幽幽醒来,双眸相对。

这一刹那间,复杂,羞怒,锋芒,躲闪…诸般神情一闪即逝。

似都能察觉到双方的那种微妙心理。

两人默不作声,没有挑衅,没有争斗,只是双方冷冷看了后者一眼。

登仙强者的恢复速度很快。

两人虽然差点把天都打破了,确实是动了真格的。

可惜…

怎料,被某人钻了空子,踩在了头上。

元婴欺登仙。

若是让外界知道了,怕不知道要惊掉九洲多少修士的下巴…

忽的。

天外一声雷鸣作响。

慕红鸢脸色微微一变,心底泛起一股异样。

那是雷劫欲来的感应。

没错,她感觉,自己应该快渡劫了。

然而此时心中想的,却是刚才那个坏东西…

情煞一退,雷劫将来。

虽然,自己体内还有不少情煞,但相比于之前镇压的,已经不值一提了。

少说去了十之六七。

对于她而言,哪怕是少了一分,就足够做很多事情了,发挥出更强的实力了。

一下子少了这么多,慕红鸢只觉浑身通透舒爽,就是后面火辣辣的…

当然了,那般感觉对她的肉身而言,恢复也只转瞬间的事情,只是…那种感觉带来的回忆,却如何也磨灭不掉。

“他去了何处?”过了许久,还是慕红鸢率先开口,“我知道你有那双生法宝,能感知到他的具体位置…”

燕女侠冷冷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他吸收了我太多的情煞…”慕红鸢低声道,“以他的境界,根本承受不住…要快点找到他,否则…”

想到这,虽然刚才心中确实很想将那坏东西禁锢起来,好好抽打教训一番…

但想到那坏东西为了帮自己,趁此机会直接将情煞一股脑吸了过去…心中又有着说不出的甘甜滋味。

不管,他是什么境界,似乎总能如当年一般,找到法子帮自己…

真是命都不要了。

“感知不出。”燕女侠走出木屋,“你那情煞太强,已经混乱了他的元神,法宝与元神相连,无法感知出。”

慕红鸢一怔。

“你顾好你自己。”

燕女侠冷冷道,说完便化作一道剑光飞去。

慕红鸢柳眉倒竖,心中思索一阵,也化作一道红光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向天际…

——

“不行,情煞太强了…必须找个地方,将自己制住…才好修行无极宝典…”

“否则,无极魔体没修炼出来,怕死直接被情煞给击溃了…”

王牧朝着灵洲的方向迅速飞去。

每过一处,天地间的灵气顷刻间被吞灭一空。

这无极宝典运转起来,过于霸道。

好在如今大部分都是吸收了情煞,运转于灵窍中,对外界还没有很强的掠夺性。

“去封神山…”

“封神山中的海牢,把自己关一阵…那地方正好还是碧游的地盘…”

“而且,那只偷渡的仙兽,仙云鲲也在灵洲一代…”

王牧一边抑制体内的情煞,一边迅如朝着灵洲飞去。

至于慕红鸢和燕女侠…咳咳,如今估计正在气头上,自己回去肯定没好果子吃。

“可惜了,走时没有用水影符留个纪念…”

王牧心道。

摇了摇摇头,排出心中的杂念,或是因为情煞太强了,连带着脚下的碧血剑,都嗡鸣不断…

影响到了法宝。

每时每刻,都有种憋不住了的感觉。

“慕妖女修行千年,这情煞至少数百年…这一天就跟煎熬似的…”

王牧感叹一声,回想之前看到慕妖女修行的经历,远没有那么简单。

个中困难,不是看就能看出来的。

就如同她们看自己的幻境,看到的也只是游戏中当年的经历,而自己本人的感受,只有自己才知晓…

她们的修炼,也是一样。

无论这千年过的怎样,有多难,也只有她们自己才知晓。

光是这情煞,自己感觉都难以承受住。

而且,还没有吸收完…

“我这么一吸收,慕妖女应该会好多了…”

一路上,王牧连一只异性的凶兽都不敢多看两眼。

生怕这多看一眼,体内的情煞就如同火山爆发而出。

数天后,王牧抵达灵洲地界,马不停蹄赶往碧波海。

入了碧波海,凶兽就多了起来,以王牧此时的境界,加上修行魔道功法,气息滔滔魔焰盖世,许多海中凶兽远远在海面看了一眼就熘走了,根本不敢上前。

而化神级别的凶兽少有会出来了的。

最要是王牧此时气息过强,哪怕是化神都得掂量几下。

在情煞的加持下,无极宝典的修行太快了。

而且,已经形成无极灵涡的灵窍,能将任何能量都化为灵气,连情煞也不例外。

所以,只要找个地方将自己镇压住,就能迅速吸收。

甚至直接借助情煞的力量,修炼成无极魔体都有可能。

正是这种修行,使得王牧此时浑身散发散发着一股无极宝典自带的妖异之气,眼眸因为情煞都是通红的,看上去仿佛要吃人一般。

修炼无极魔体,本身就是要抢夺万物化为灵气,这种修行理念使得修士一旦开始修行,就必然会受其影响,从而改变自身的气息…

直至无极魔体修炼出来,才有可能收放自如。

“许久没来了…”

“也不知道碧游情况如何…”

王牧深吸口气,没过半日,就来到了封神山的地界。

踏入封神山的第一时间。

“来者何…咦…是你?”

那守山的穷奇异兽刚飞了下来,顿时大吃一惊。

“敖青在么?”王牧问道。

“在在在,您这是?”

“我要去海牢待一阵。”王牧道,“你去告诉敖青。”

“去海牢?”那穷奇异兽一愣,“上次,你没待够?”

不过,它没有多想,立刻飞上去。

片刻后,一只冰蓝色的小白龙,飞了下来,落至王牧面前时,正欲化身半人形。

“等等!”

王牧立刻喝止,“你不要变成半人形,直接带我去海牢就行了。”

“?”敖青。

敖青一怔。

这家伙…

什么意思?

我化身半人形怎么了?

敖青凝滞在半空中,龙躯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经历上次事情后,东陵海恢复了平静,她也回到了封神山继续修行,只是时不时还会想起之前的一幕幕…

虽然回去后,父王告诉自己,要多多修炼化形之术…毕竟人家是人。

但敖青却不以为意。

龙怎么了?

我龙族之躯,比人族之躯,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

想虽是这么想的,回到封神山后,她却也不自觉的多修炼了一下龙族的化形之术…

如今倒也有几分纯熟,已经可以做到,连龙尾都隐藏起来了。

外表看去,除了龙角之外,和正常人类无疑,算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虽然…也不知道化给谁看,没事儿自己照着海水,敖青觉得自己也挺好看的…化给自己看也是不错的。

没想到,竟是听到了王牧前来的消息…

她飞下来,正欲化形,展露自己真正的人形姿态,却没想到…他制止了?

一想到大仙…

敖青龙鳞一抖,微微开阖,心想:

“这人,该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嗜好吧?”

大仙原形,似乎就是…

“快,带我去海牢,用那玄元神锁,将我锁住!”王牧却没有想那么多。

他已经忍了一路了。

别说异性修士,异性的凶兽都没看一眼。

这敖青若是化成人形,王牧可不知道会不会引起此时自己强忍多日的情煞。

“你…又没犯错…”敖青沉默,“为何要去海牢?”

“你就当我修炼吧。”王牧道。

“大仙若是知道,我擅自将你关入海牢…”

“放心,我到时说是我自愿的就行了,别废话了,快点!”王牧低喝一声,目含威厉之意,竟是散发着一股摄人的气息。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尤其是那双赤红的眼眸,看得敖青龙躯一颤。

“你…你凶什么凶?”敖青口吐一道白光,包裹着王牧,“带你去就是了…”

他变化怎么感觉有些大?

敖青略感不对劲。

尤其是那眼神…

感觉像是,要吃了自己一样…

看得她龙鳞都忍不住的抖了起来…龙角都有些泛红…

山底。

海牢中。

暗无天日的海牢,只有暗沉的水光,从上方照射而下。

给人一种无力可用的压迫感。

而且,似乎经过加固过的。

王牧下来的瞬间,就感受一股强大的压力,远比自己第一次来时还要可怕。

“呼…”

王牧心中一缓,反倒是露出了轻松的表情。

再到石柱一起,敖青吐出一颗冰蓝色的珠子,王牧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抵在石柱上。

一条条沉重无比的玄水神锁从四面八方缠绕过来。

比当初多了十多条。

毕竟当初自己实力不过筑基,如今都元婴了。

锁链在身后,王牧脸上露出一丝愉悦的表情。

总于被困住了。

之前全凭自身毅力在抵挡情煞。

如今被捆缚就好了。

敖青看着王牧一脸享受的表情,沉默了。

这人…真是…

“太少了!”只是,过了一阵,王牧看了看身上的锁链,感觉体内的情煞依旧蠢蠢欲动,尤其是此时看着敖青,都有几分择龙欲噬的意思,“多来几根!”

“这么十几根有什么用?”

“……”敖青。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