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家兄朱由校 > 第三百零五章 徐霞客的利未亚之行

第三百零五章 徐霞客的利未亚之行

“叮铃铃……”

“铃铃……”

天启六年、腊月三十……

当大明百姓已经开始筹备明天的正旦节时,远在数万里外的非洲尼罗河中下游,伴随着浓厚土耳其特色的一艘百吨小船南下。

船只上一面代表着奥斯曼苏丹,穆拉德四世的旗帜与大明的旗帜被尼罗河的风吹动,猎猎作响。

尼罗河沿岸许多黑人部落见到奥斯曼的旗帜,纷纷低下了头不敢去看。

非洲、这是一个神奇的大陆,而它的历史一直充满了谜团。

哪怕在信息时代,稍微读一些书的人都能知道三皇五帝、朝代更替。

很多历史爱好者,能说出古希腊、古罗马,包括欧洲中世纪的奇闻趣事,甚至连遥远美洲大陆的玛雅人,你都能读到他们的“先进文明”。

但当有人说到非洲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会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非洲的历史,也不知道非洲人在近万年间到底在干什么。

地理大发现时代以前的非洲,原住民到底是什么生活状态?这实际上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关于非洲史料,可以说极度缺乏,近乎没有。

这块大陆历史的零星记载,基本上都出自阿拉伯商人之手。

从古罗马时代开始,阿拉伯商人就已经开始了长途贸易,他们游走于东西方的商路,探索着可以到达的每一寸土地。

关于非洲较早、而完整的一本游记,也是唐代的一位叫做乌巴克的阿拉伯将领记载的。

在攻占北非各大城市的时候,乌巴克希望探索更南部的土地,所以当他占领了他所知的最后一座城市后,就问当地居民:

“从你们所在的地方再往前走,还有人吗?”

当地人告诉他,从这里再往南走十五天时间,会到达卡瓦尔人的领地(现尼日利亚北部)。

所以,乌克巴又来到了卡瓦尔人的村落,问当地居民:

“从你们所在的地方再往前走,还有人吗?”

当地人表示,他们不知道前面还有什么……

于是,乌克巴调转马头回去了。他认为,自己已经探索到了世界的尽头。

只是他的游记带回阿拉伯后,阿拉伯商人根据他的游记不仅航海到达的了非洲东海岸,建立了一系列的商贸中心,还有不少人穿越了撒哈拉,深入非洲大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阿拉伯商人开始在非洲各地建立贸易中转站,和当地人做生意。

一些阿拉伯探险家,也由此记录了非洲黑人的生活。

奥斯曼打下了曾经阿拉伯的广袤疆域,因此对于非洲的许多情况,他们也十分熟悉,而这些熟悉的情报,便成为了徐霞客游记中的重要一章……

风铃声在尼罗河中响起,即将四十岁的徐霞客站在奥斯曼的船头,手里持着一面旌节。

旌节用金铜叶做成,旗用九幅红绸制作,其上装有涂金、形如木盘的铜龙头,在旌节盘龙头的口中,则是放置着一卷文书。

仔细看去,可以看到一排铁钩银画的卷宗字体。

“大明朝五军大都督齐王检令旨”

简简单单十几个字的背后,是大明八十万大军的军威,是横行海洋,总吨位超过四十万吨的大明海军军舰,是数万门火炮的炮口……

当黄蜚等人在收复锡兰岛的时候,徐霞客身边仅仅跟随了一艘乙等军舰和三艘丙等军舰,九艘丁等军舰,以及十二艘补给船,就继续踏上了一路向西的旅程。

他们抵达了萨法维帝国(波斯),登陆了阿巴斯港口,在短暂的确认过身份后,在七月初二成功抵达了萨法维帝国的首都,尹斯法罕。

在这里、徐霞客受到了被波斯人誉为大帝的阿巴斯接见,而阿巴斯对于大明使团的热情并不是单纯的热情好客,而是为了贸易和盟友。

瓷器、红糖、布匹……

大明各种各样的商品都是除了大明以外,世界所有国家需要的商品。

除了大明,没有一个地方能找出价格低廉的红糖和白糖,以及茶叶瓷器。

贸易的事情,徐霞客在抵达旧港的时候就已经和李旦聊过了,因此他对阿巴斯的回应是:

“大明将在锡兰岛和天竺南部建立一些藩国和监察司,到时候源源不断的大明商人会通过海贸,前来波斯做生意的。”

这样的回答不同于清代和明代中期的闭塞,显得十分开放,让阿巴斯很是高兴,当即便决定只象征性的收取大明商船10%的关税。

这样的税目对于动辄十几、几十的税率来说,已经算是十分良心了。

不过、这并不是阿巴斯的所有目的。

他想要的,还是和大明结盟,让大明牵制莫卧儿帝国,以免萨法维帝国陷入东西两面作战。

对此、徐霞客只能回应这件事情他不能做主,而当他说出这句话后,阿巴斯对于大明的态度就冷澹了许多。

他在之后草草结束对话,除了派遣一支一千人的卫队负责保护徐霞客的安全外,再没有其他行为。

徐霞客也知道如果不结盟,萨法维不会对他们太热情,因此没有继续游历波斯,而是返回阿巴斯港口后,向鲁迷国(奥斯曼)送去了一份文书,表示他的船队会前往开罗。

之后、他便带着船只穿越阿拉伯海峡,途径阿拉伯半岛,最后在十一月初三抵达了开罗。

此时的奥斯曼正值混乱,六年的时间,走马观花似的更换了五位苏丹。

三年前继位的穆拉德四世不过十四岁,因为年纪问题受到家人的控制,由当时的皇太后垂帘听政,通过宦官进行统治。

奥斯曼在这段时间处于无政府状态,政治和财政一片混乱,国内也四处是叛军,而对外还和萨法维帝国爆发战争。

作为奥斯曼的苏丹,穆拉德本人在这一时期致力于学习各种知识,敏锐地观察帝国内部各项事态的进展,而徐霞客的到来让他察觉到了一个机会。

他命令开罗地区的将领妥善接待徐霞客,并表达出自己距离过于遥远不能亲自和徐霞客会晤的遗憾。

他让人送上了自己的礼物清单,同样保证如果徐霞客要在奥斯曼帝国境内游历,他会派遣一支三千人的卫队保护他的安全。

徐霞客也清楚,穆拉德想要的实际上和阿巴斯想要的东西一样。

经过被阿巴斯冷落的经历,徐霞客率先回答了结盟的事情可以暂时考虑一下,他可以在返回大明后,向皇帝和齐王上疏,全力支持大明与奥斯曼的海洋贸易问题。

果然、当他这么回答过后,穆拉德便知会埃及地区的将领,让他派人好好保护徐霞客,并尽最大的能力满足徐霞客的需求。

就这样、徐霞客在开罗呆了一个月,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在翻阅许多关于非洲的书籍和古代阿拉伯人的游记。

最终在十二月初十的那一天,他既然决然的踏上了南下的旅程。

此刻的他们,已经南下上千公里,来到了奥斯曼帝国尼罗河最南部的阿斯旺地区。

徐霞客饶有兴致的看着两岸,而这时他身后传来了一道脚步声,一个高目深鼻的奥斯曼人出现,而徐霞客见到他,便笑着用不太流利的奥斯曼语说道:

“帕夏,为什么这泥罗河两岸看上去很适合农耕,你们却不大力开发呢?”

“农耕?”被称为帕夏的奥斯曼将领闻言笑道:

“尹斯坦布尔的贵族们都有足够的粮食吃,他们怎么会在意没有威胁的埃及呢?”

“现在他们的目光放在西边德意志人的神圣罗马帝国和东边波斯人的萨法维帝国上。”

“这就好像是大明的皇帝陛下也不在意大明东边的倭寇一样。”

“倒也是……”徐霞客笑了笑。

由于距离过于遥远,帕夏和徐霞客还不知道大明早就开始对幕府动手了。

不过从帕夏的口中也能听到一些消息,那就是他们对远东的情报也不错,最少还能弄得清大明周边有什么国家。

“徐,我不清楚为什么你们的皇帝会让你来探索尼罗河的内陆,要知道这块地方除了奴隶贸易可以做以外,其他没有什么好东西。”

“奴隶贸易?”徐霞客露出了好奇的表情,而帕夏也认为这或许是一个介绍商品的机会,当即指着尼罗河两岸的黑人说道:

“这些人都是上好的奴隶,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在一天内抓上千个奴隶给你。”

“他们不会反抗吗?”徐霞客微微皱眉,而帕夏则是爽朗的笑道:

“他们的反抗比不过弯刀和火枪……”

说着、帕夏开始介绍起了奥斯曼帝国的奴隶贸易。

其实,早在着名的“三角贸易”之前,非洲大陆上的奴隶贸易就已经非常普遍。

各地的部落首领或者国王是“供货商”,阿拉伯人是中转商,黑人奴隶则被卖到中东和欧洲各地。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各国都希望购买被阉割过的奴隶,而这些阉割奴隶在市场中也广受好评……

对于奴隶这种东西,徐霞客并不抵触,也不接受。

他不是圣母,说白了他也是士绅阶级和官宦子弟,他虽然讨厌政治,喜欢和百姓交谈,但那仅仅限于“百姓”。

利未亚这块大陆上的人种对于他来说,就是昆仑奴罢了。

他没有兴趣去学习他们的语言,也没有兴趣和他们沟通自己感兴趣以外的话题。

不过聊起感兴趣的话题,徐霞客疑惑道:

“我在开罗时,听到很多商人说泥罗河下游有黄金和大量用黄金来做生意的昆仑奴,这是真的吗?”

“这个……徐,你一定是被别人骗了,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黄金呢?”帕夏笑着回应,但眼神中的躲闪却让徐霞客确定了。

显然、奥斯曼人和阿拉伯人都在保守利未亚有大量黄金的秘密。

“快到了!”

在徐霞客沉思的时候,船上的奥斯曼水手高喊了一声,而帕夏和徐霞客也看向了尼罗河的两岸。

只见地平线上,一座并不繁华的城镇慢慢露出全貌,数百船只停靠在它的码头上,来来往往的大量黑人被锁上脖子和脚链,在码头从事体力劳动。

他们和徐霞客在开罗见到的一样,被奴隶主们要求脱光衣服,用东西围住下体从事劳动。

显然、奴隶主们怕这群奴隶偷藏什么东西,而徐霞客见到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道:

“我需要问问当地的一些土人,关于耕地的事情。”

“这不是什么难题,我会为你找到足够多的人。”帕夏说着,船只也成功靠岸。

码头上所有见到代表穆拉德四世旗帜的商人和奴隶纷纷跪下,他们也踏上了这个看上去有些简陋的土木小城。

徐霞客并没有抱着多大的期待来到这里,他来到利未亚这块大陆,更重要的是完成朱由检需要的调查,以及自己希望走遍各地的愿望。

跟随帕夏,他见到了阿斯旺的城主,而这个城主为自己修建的城主府,也很符合贵族的骄奢淫逸。

通透的白色石质宫殿,虽然不大,但看得出耗费了不少人力物力。

走进庭院,一个身材有些肥胖,长得并不高大,身上挂着一些宝石的男人就笑脸盈盈的走了出来:

“阿斯旺城哈菲兹,见过大明使臣,帕夏将军。”

“哈菲兹,这次我们前来是来和你询问一些南边风土人情的。”

面对哈菲兹的彬彬有礼,徐霞客作揖回礼,而帕夏则是很不客气的开口。

不过哈菲兹也不敢恼怒,连忙请二人走进了宫殿内,让人搬来桌椅后,奉上当地的一些瓜果蔬菜,然后才开始说道:

“风土人情?请问使臣想问问什么?”

“农业、物种、地形之类的。”徐霞客下意识的询问,而哈菲兹听闻也看了看帕夏,见帕夏点头他才开口道:

“南边的土地贫瘠得可怜,土质也很差。”哈菲兹下意识回答,并在片刻后说道:

“南边的土地,我曾经游猎时去看过,东南地区的土地在旱季就是一个坚硬无比大土块,雨季则是一堆稀泥。”

“西南虽然是丛林,但他们大约有这么厚左右厚的表土和腐殖。”哈菲兹用手做出了一个大约三寸的尺寸,足以说明这表土层有多厚。

“掀开这个表土后不能耕种吗?”徐霞客微微皱眉,继续追问。

对此、哈菲兹尴尬一笑道:“倒也不是不能耕种,其实可以获得一定的收成。”

“不过当地的人耕种基本上就是旱季的时候点燃一把火,火烧到哪算哪。”

“烧过之后的土地,如果有烧不掉的,清理不动的树根之类的,当地的人就顺其自然的耕种,很少有人下苦工说把土地平整。”

“他们种东西,都是种到哪算哪,很多时候都是随便挖个坑,丢几粒种子下去,就等待收获了。”

“这不是说明土地很肥沃吗?”徐霞客有些不解,如果土地是这种的话,应该代表土地很肥沃才对。

“我也这么觉得,所以我也派人尝试过在当地耕种,但不管我们怎么耕种,往往收割了一季的粮食后,下一季的粮食就开始减产了。”

“来回收拾了四五次,后面我就放弃开垦南边的土地了,专心开垦泥罗河两岸的比较好。”

哈菲兹的话,让徐霞客沉默了片刻,随后又继续讨论起了其他的问题。

二人的讨论从中午一直持续到了黄昏,旁边的帕夏对这些不感兴趣,听得昏昏欲睡,倒是徐霞客越听越不对劲。

总的来说、利未亚的尼罗河两岸还算不错,但是越往南走,农业就越不发达。

农业不发达的原因也很简单,徐霞客看过朱由检着给燕山学子的一些地理和农业知识,虽然了解的也不多,但足够解释当地的情况。

说到底,就是热带土壤的淋溶作用。

如果要确切地说,应该是热带地区传统粮食种植业不发达。

热带地区由于高温和多雨,雨水淋溶作用很明显。

土壤中的营养物质被冲入更深层的地底,而热带高温作用下,土地的盐碱性会提高。

所以在利未亚这块大陆的热带、亚热带地区的土壤普遍呈红色,而且土壤容易板结,透气性差,甚至连草都长不茂。

至于哈菲兹所说的,第一季还收获不错,后面就越来越不行,直到最后没有什么收成的说法,大概率就是土地表层贫瘠,营养都沉入更深层的地底了。

雨林并不是像普通人想的那样,土地十分肥沃,相反终年高温多雨的地区,土地往往十分贫瘠。

这种情况,徐霞客在一些古书上也看到过,毕竟三皇五帝、夏商周时期,中原的热带雨林要往北不少。

对于怎么开垦这些地方,秦始皇迁移徒夫前往百越就给徐霞客留下了一个宝贵的经验。

说到底、就是在种植前,对当地的土质进行改良,而改良的方法徐霞客也知道。

这个时期的他虽然没有去过云南,但在南下的时候,他在吕宋南部和婆罗洲内陆,旧港都见到过许多热带雨林开垦的流程。

热带雨林要进行耕作,必须先要用熟石灰等东西对土地进行改良,提高土壤碱性,或者是大规模的烧荒。

大明百姓食用的大米小麦大豆等农作物都不适应酸性土壤,也不适宜多雨白天日照较少的热带雨林气候,只有玉麦稍好。

不过热带虽然理论上可以一年三熟,但是实际上在海南岛、雷州半岛、旧港等地三季水稻的产量还不如湖广或者宁夏的一季的产量。

旧港很多地区的水稻单产还不如朵甘地区的青稞单季产量,而且热带地区没有冬季,各种害虫一年四季无忧无虑地生活着,啃食着各种农作物,杂草也是一年四季疯长。

因此、在了解了利未亚东北部和北部地区的环境后,徐霞客就对怎么和朱由检回禀有了一个概念。

“南边的丛林里还有一些疟疾,雨林地区尤其流行,徐使者如果要去,最好准备好足够的药材。”

哈菲兹小心翼翼的提醒着徐霞客,而旁边的帕夏也不希望徐霞客继续南下,所以主动开口劝阻道:

“内陆的情况实际上都差不多,除了大陆的西边有比较多适合耕种的地方,整个利未亚能耕种的地方也不算多。”

时代和医疗限制了大明对非洲的开发,不过就算徐霞客听到那么多劝阻,他还是报以微笑道:

“我前来利未亚,不仅仅是为了完成朝廷的任务,还是为了我自己能看一看利未亚的风景。”

“内陆凶险,但是我可以走海岸线环绕利未亚一圈。”

徐霞客内心的探索精神让帕夏和哈菲兹语塞,三人继续聊了一下一些大明的风土人情和利未亚的风土人情,最后便结束了这场谈话。

夜晚、哈菲兹为徐霞客和随行的五百明军将士准备了篝火宴会,同时送上了一些阿拉伯美人。

显然、哈菲兹很清楚,汉人以白为美,犒劳他们还是得靠阿拉伯美人。

在宴会上,帕夏也对徐霞客说道:

“我主说过,如果徐你还要继续南下,我们可以派人护送你们南下到马加大作(索马里)。”

“另外你们停靠在红海的舰队和军队补给,我们也会为你们补足。”

“谢谢贵国国王的款待,贸易的事情,我会分出一艘船回禀旧港的。”徐霞客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奥斯曼既然对船队的投入这么大,那么促进贸易也就成了他投桃报李的行为了。

更何况、双方的贸易对于大明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妥。

利未亚如果真的不适合就藩,那么或许齐王殿下会将目光转向更东方的北亚墨利加和南亚墨利加(南北美)。

不过、耳听终究为虚,眼见才为实。

徐霞客还是准备自己去看看,哪怕不为了朝廷,也为了他自己。

从大明到利未亚东部,航程一年,他这一生也不知道还能来几次。

如果可以,徐霞客倒是希望能一口气把所有地方走一遍。

想到这里,他举起杯子喝了一口酒,而一个长腿细腰的阿拉伯舞娘也趁机搭上了他的肩膀……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