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你老爹我才不是什么莽夫 > 第三百七十一章 你看

第三百七十一章 你看

“只要体会过了那些东西,无论结果如何、无论目的如何、无论是否有价值、无论是否有意义……”

“只要体会过了,哪怕最后什么都得不到,也依旧存在。”

许承的目光中满是温柔。

这些话并不是在为芊芊辩解什么。

他的倒霉闺女是一个独立的“人”,而一个人的人生并不需要他人的解释。

许承所说的一切,都是他倾注在自己人生中的想法。

“我是谁?”

许承忽然问出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随即,他自问自答道:

“我是许承。”

“——这个名字是一切的起点。”

“当我拥有了这个名字之后,故事便开始了。”

“我所做过的一切事情,无论什么,只要我做过,那边是存在的了。”

“这些存在的事最终又构成了我的名字。”

“所以当我重新回忆起我过往的人生,我就可以坦然地说出我的名字。”

许承轻轻微笑着。

“我是许承。”

“——这个名字是一切的终点。”

口中香烟的白雾缓缓升起,黑白色的烟灰则一点一点地落向地面。

像时间。

像人生。

“你呢?”

许承转头望向学者,忽然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我?”

学着一愣,随即回答道:“我是学者。”

“你叫什么名字?”

“学者。”

“真的吗?”

“真的。”

“我不信。”

学者:“……”

若非许承表现得澹然非常,只怕学者都要觉得眼前的这个老头子已经被现况给逼疯了!

而紧接着许承所说的话,就更让学者诧异了。

许承忽然直起身来,模彷着学者的动作,包括他拿烟的姿势。

而后,许承便对着学者一本正经道:“其实我是学者。”

学者:“?”

他的脑袋上顿时冒出了数个偌大的问号,不明白许承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而许承的叙述却仍在继续。

“我是学者。”

“我是认知类特性者与链接类特性者的结合。”

“我想要在目击者的理论基础上更进一步,让所有人都团结在一起。”

“首先,我需要做的,就是除掉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固定值’。”

“——对吧?”

说完了这些,许承转头望向学者,眯了眯自己的眼睛。

“现在,我也是学者了。”

“你到底在说一些什么东西啊!”

学者的情绪终于发生了变化。

眼前这个臭老头的言行太过无理,以至于学者总是有一种无法掌控现状的感觉。

这种不安感涌上心头,令学者极度不爽。

“你看,你看赛场上啊!”

学者指着他们斜下方的擂台,厉声道:“那上面正在被殴打的,是你的女儿!”

“这可不是什么幻象,而是正在真实发生的现实!”

学者用手勐砸向栏杆。

他接下来的语气里甚至都有些哀求感!

那是认知类特性者神经质的表现。

“老先生,我目前的敌人只有包括你在内的其他八位固定值。”

“我要杀了你们,或者改变你们,让你们不再去做其他无意义的事,进而专心对付诡异。”

“但对于整个蔚蓝来说,我并不是什么坏人啊!”

“我是目击者那一边的!”

学者死死握住身前的铁栏杆。

当然,那其实都是虚幻的影像,学者只是在表达自己那激动的情绪罢了。

“我希望蔚蓝打赢诡异。”

“为此,我希望大家都专注在有意义的事情上。”

“但是你看!”

学者伸手指向激战中的擂台。

“他们正在进行的比赛是没有意义的啊!”

话说到这里,其实学者也已经阐述完了自己的观点。

余下的话不过是将自己之前所说的一切重复一遍罢了。

他不可能说服许承,而许承明显也无法完全说服学者这个“设定”。

但学者还想要试一试。

他不愿轻易放弃说服许承的可能……

“我是沉岩。”

忽然间,一道陌生的声音从学者的身后传了过来。

学者:“?!”

这道声音是学者从未听过的,因此吓了学者一个激灵。

“谁?!”

学者转头望去,看见了一位穿着宽松长袍的瘦消小老头儿。

是老爷子。

他不知何时竟然从观众席走到了这座看台之上!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中,学者当然是不会惊讶的,甚至还有可能直接挥刀去砍。

可现在众人是在哪里?

是在中年人店主的幻象之中。

这里的一切都是虚幻的,不过是另一个地点的实时投影罢了。

就像是学者身前的铁栏杆,哪怕再用力,也终究是无法将其折弯的。

同时,虽然他们能够看清地下赛场的实时景象,可对于地下赛场的众人来说,学者等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监控内容里的人”难道能看到“监视者”吗?

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啊!

也正因如此,当老爷子说出了自己名字的时候,学者才会如此的惊讶。

难道那个小老头儿能看见他们?!

可他明明只是个普通人啊!

学者不解,随即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中年人店主。

店主连连摆手,示意此事与自己无关。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越是简单的原能特性就越难被破解,我的原能特性说白了就是个VR监控摄像头!”

“他又不是超凡者,怎么可能看透监控摄像啊!”

中年人店主极力辩解着。

事实上,学者也懂这个道理。

中年人店主的原能特性学者也很熟悉,从理论上来说并没有可能被破解。

既然如此,那个小老头儿又怎么可能对自己说话?

学者伸出手来,在老爷子的前方来回摆动了几下,随即发现对方似乎并不能看见自己。

果不其然。

老爷子紧接着继续补充道:

“这里或许有人?我看不见,但我总感觉这里有几双眼睛。”

是直觉?!

学者的十字童孔顿时紧缩了起来,他不明白眼前这位普通人小老头儿究竟是怎么看破看台上的原能波动的。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我是沉岩。”

老爷子重复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要重复这句话,重复这个名字……”

“我是沉岩。”

乍一看上去,老爷子完全就是在自言自语,可一旁的学者却知道,老爷子说的这话完全出自于本人的直觉。

……

老爷子对那虚无的空间说:“看比赛吧,看那些令我所骄傲的一切。”

许承说:“看比赛吧,看我女儿所认同的人生。”

学者:“……”

他沉默了。

思考再三,学者的十字童孔中随即流露出了难以言说的恐惧。

学者说:

“你们都是怪物。”

“你们都是疯子。”

“你们都不正常……”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