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北朝帝业 > 0243 名列前茅

0243 名列前茅

当独孤信不再刻意的端着姿态、威吓拿捏时,堂中气氛总算变得融洽起来。

李泰虽不至于被独孤信吓住,但入堂以来一直要小心应对、给予对方想看到的反应,也是觉得有点心累。好在当谈起正事的时候,独孤信终于不再诸多作态。

“之前招揽时,有关伯山你立事北州的情势纠纷便讲过一番,但当时仍有几事未曾言及,今天也一并说上一说。”

独孤信神情变得严肃起来,直视着李泰说道:“各种羡慕夸赞的声辞,伯山你想必已经听过不少。且在北州营规诸多,将之目作来年功业再进的基础,可我若说你这番谋划多半是要落空,你大概会自觉不忿吧?”

李泰听到这话,自是有点接受不了,他的确想听听独孤信的意见,却没想到独孤信开口就将他的事业全盘否定,眉头也不由得微微皱起。

独孤信见李泰明显的有些不服气,便又微笑说道:“古来凡大功业所出,或山河襟带之形胜,或王业攸关之势胜,非此二者,皆下等之选。伯山你才智不俗,能说得清楚你所立足北州,应该分属哪类?”

李泰听到这话,神情便是一滞,低头思忖片刻后才说道:“北州贼胡猖獗、久为地表祸患,胡荒经年,民不……”

“这些虽然都是事实,但也全是套话。伯山你亲与贼胡交战过,据实以论,这些贼胡战力如何?是否堪称巨寇?”

独孤信摆摆手打断了李泰的话,转又发问道。

李泰闻言后便老老实实的摇头说道:“诸步落稽胡虽然族属众多、人势不俗,但却战力不高、斗志不强,的确不可称为巨寇,但其贼性顽固、恃险不宾,也是需要提防压制的顽贼。”

“这些事情,朝廷台府也一直都在做,伯山你觉得你的计略有什么胜出于前人?”

听到这个问题,李泰顿时变得精神起来,他所做的和可讲的可太多了。

首先并不像前人一样剿定即走,而是扎根立足于北州,建立起三防城这样一个管控体系,能够长期的对境内稽胡势力进行压制和防控。

然后又倡导台府施行盐引与开中法,从而将陕北地区的人地资源充分利用起来,让自己能够掌控的人事资源越来越雄厚,继而组织起更加强大的武装力量。

这当中有的是能说的,有的是不能说的,李泰删繁就简、将他在北州的人事基础大体讲述一番,特别着重讲解了一下三防城的发展潜力。不只是为了炫耀自己的筹划和经营能力,也是为了说服独孤信加大对自己的投资。

但独孤信在听完后,先是对李泰稍露嘉许之态,但很快便摇头一叹道:“所以,伯山你究竟是要以此三防城略收经营之功,还是要恃此三城为创建之功?若是前者,你今已经做得很是不错,若是后者,我实在看不到你功从何出!”

李泰听到这话后也是一愣,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想过,只是想得没有独孤信这么长远。

他当然不满足于只是构建三座防城,城池修得再多、修得再好,比得上玉璧城?那可是整个西魏北周的救命稻草,意义之大攸关存亡。

李泰给三防城的定位就是自己的养兵地,等到具备了一定的势力,那就可以……

思绪到了这一步,却突然停滞下来,然后李泰才发现他竟有些迷茫,因为他对接下来要做什么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划和目标,

“江河入海,事总归宗。北州虽有胡荒之扰患,但并不足碍大局,于大势之内只是浅塘,些许人事的增长便会四散于外,完全不能巩固稳定下来。伯山你虽然造此事业,但也只会肥给四邻,难能固本啊!”

独孤信见李泰还有一些茫然,便更进一步的说道:“人间事情,错综复杂,但当此世道,唯一可称大功者,无非克胜东贼、中兴大统,舍此之外,余者诸事皆不值得长情投入!”

李泰听到这里,不由得大生醍醐灌顶之感,独孤信可谓是把他处境剖析的很明白。

眼下的他,除了执掌洛水水利,还有三防城近万人马,看起来权柄不差,也获得群众称赞夸奖。但事实上,他所谓的权位一直都很虚浮飘渺,不能脚踏实地。

归根到底,他的重要性并不取决于权力的大小,而是在于他的责任与义务。

都水行署草创以来,刚过了几天好日子,结果被台府一道征令逼得卖产业。

虽然这产业最后也是被李泰倒手买了过来,但这件事也说明,在台府眼中,都水行署能不能够正常维持运作的重要性,远远比不上今年大阅的正常举行,自然是能征多少就征多少,无所谓竭泽而渔。

与此同理,三防城所组织聚集起来的人马,一旦台府别处有需求,必然也是随时征调没商量。就算这三座防城再被稽胡攻破,局面无非退回到之前,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可是,台府敢不敢随便把玉璧城守军调回来参加大阅?又敢不敢让韦孝宽掏空库藏的支援台府?

换一句话说,如今的陕北几州实在没有太大的战略价值,也根本就没有聚集太多人事物资的理由。无论李泰在那里经营出怎样的成绩,这些成绩很快就会被其他更有需求的方面瓜分殆尽。

他虽然也只把陕北当作一个积蓄力量的跳板,可就西魏这令人捉急的财政状态与宇文泰饥不择食的做派,等不到养肥就得下手啊!

李泰不是没有考虑过,随着这一摊子事业越来越大,免不了就会有人跳出来要摘桃子。诸如不久前,宇文护还要将亲信插进来,自然不是因为担心他手下人手不足。

可经过独孤信一番剖析,李泰才意识到他还是太天真了,或者说还不习惯这些镇兵们竭泽而渔、得过一天是一天的行事作风。

什么中兴大统云云,那都是虚辞大话,说的直白一点,眼下西魏最重要、最根本的任务,就是跟东魏、跟高欢干仗!西魏境内所有的人事资源,统统围绕这一件核心任务来运作。

无论是什么人,跟这件事关联越深、越近,那就越重要。否则,就算是皇帝,你只要帮不上忙,那也得靠边站!

李泰原本还打算说服独孤信以杨忠为桥梁、向陕北地区转输一部分人事资源,可在听独孤信将其中关键点分讲清楚后才明白过来,感情连自己能不能在陕北苟得住都成问题,又有什么理由去说服独孤信?

可既然独孤信明白这一点,为什么还要让杨忠归返内州、就近戍防?

独孤信似乎也瞧出李泰这些疑惑,便又笑语说道:“北州胡患难称大扰,三城密设作屯田计,若事不能久则成臃防,或就地裁汰,或分付几州。杨忠若居临近,兴许还能分润些伯山你于彼乡经营的人物势力。”

李泰听到这话也有些哭笑不得,他本以为自己已经算计的很精明,却没想到独孤信顺水推舟的也在盘算着从他这里分润一口利益。

“不过,此困也并非无解吧?北州同样不乏河防设置,若能就境经营良善,来年未必不可攻守易势,跨境击贼!”

李泰对北州的经营自是投入了极大的心血和时间,自然不舍得就此放弃,略作沉吟后便又说道。眼下的陕北战略位置虽然不算太高,没有集聚太多人事资源的理由,可如果这里能够成为进攻东魏的一个桥头堡,重要性自然就提升上来了。

“有志气!”

独孤信听到这话后微微一笑,然后又望着李泰说道:“那么伯山你打算用功几代来完成这一攻守易势?”

李泰闻言又是语竭,倒也用不了几代,大约再过二十年,人家杨忠就能从北线对北齐发起进攻了,虽然也是无功而返,但起码也是做到了攻守易势。

“其实宽敞大道就在眼前,伯山你实在不必转求别方、屈就州郡。”

独孤信见李泰有些吃瘪,便又笑道:“方今国中编甲扩增,军容更胜于往年。内外凡深具勇力者,无不能以列身其中为荣。伯山你本台府后起之秀,频频名列功簿,若得与列、必为前茅,这又大大胜过了事繁功浅的前职。”

李泰听到这里,也算是听明白了独孤信的意思,他是希望自己放弃陕北那一摊子事务,转而返回霸府、在六军之中谋求职位。

这其实也算是一个比较好的安排,翁婿两人一个居外、一个居内,彼此呼应,也能产生各种各样的配合。

有了独孤信提供的资源扶助,李泰大可以安心在六军中发展,早早在府兵系统中站定位置。而独孤信也不必再担心久处边地会被逐渐架空,起码还有李泰这个女婿是自己人。

但是这种理想的状态,显然是需要放弃一些东西才有可能达成,比如说李泰自己的自由度与发展空间。所以对于独孤信的提议,他也是颇有保留。

彼此都是极有主见的人,虽然关系的拉近能够让他们就一些问题进行深入的讨论,但也并不会一方完全盲从于另一方,这也算是翁婿两人之间的第一场较量。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