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长生仙缘:从照顾道兄妻女开始 > 第163章:你打我,我打你道侣

第163章:你打我,我打你道侣

在夏长歌的强烈要求之下,柳念薇还是接受了夏长歌的提议,让他把自己送回了宗门。

“叔叔,马上就要到了,你先回去吧~我也免得让叔叔你对师姐的安排出了问题。”

柳念薇也是想要让夏长歌一起到宗门内歇息,但还是取消了那样的想法。

毕竟自己的叔叔还有其他的计划,说不定回到宗门内就会出现什么意外。

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

而且现在夏依椒说不定已经开始闭关修行,夏长歌去了也没什么作用。

夏长歌也答应了下来。

此地距离碧云阁已经非常地近,几乎是到了碧云阁的山脚坊市。

剩下的这点路程不可能出现任何危险。

如同柳念薇所说,自己的确是不好再去一趟碧云阁了。

和柳念薇道别之后,夏长歌示意自己的驭风神鹰往回走。

驭风神鹰现在已经是炼气境七层的修为,比起一开始跑第一趟的时候要强大太多了。

来来回回不停息地跑趟也是可以坚持的。

“嗯?”

原本前往碧云阁的路风平浪静,夏长歌本以为回去也会一帆风顺。

万万想不到,终究是他一厢情愿了。

离开碧云阁往回去的路不过才一天的时间,夏长歌就遇到了狙击自己的人。

“这下子,没有其他的人了,我看你还有没有那个能力来嚣张!”

带头的是夏长歌的老熟人了,柳云端。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筑基境中期的修士。

这阵容用来对付夏长歌这样的筑基境初期修士,已经是绰绰有余了,夏长歌的确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他到了筑基境后,还没怎么和其他的人正儿八经地动手。

对于自己的具体实力,夏长歌不不清楚。

但想要和两位筑基境修士对抗,夏长歌知晓自己没那个本事。

只能够开始计划自己怎么样才能解决眼前的困境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尤其是夏长歌对他甚至于还有着夺妻之仇的那种血海深仇。

柳云端恨不得把夏长歌的皮都扒了!

“云端,这小子手中真的有两颗筑基丹?而且还是至少?”

跟着柳云端一起来的筑基境中期修士柳天山也是柳家的老牌筑基境中期修士了德高望重,和柳云端关系极为亲近。

听到柳云端说出这件事情后,才跟着柳云端来这里狙击夏长歌。

他们二人已经等了两个多月了!

终于把夏长歌这厮给等来了。

在这之前,柳天山肯定得确定一番。

柳云端对此自然是百分之百地肯定。

因为那两颗筑基丹可就是从他手里抢走的!

“小子,把筑基丹交出来,并且把人放回来,我们柳家可以对你既往不咎!”

柳天山显得非常地高傲,一副对夏长歌命令的模样。

让夏长歌心中哭笑不得。

但此时此刻,这柳天山的确是有这样的实力。

这是在他不出动自己傀儡的情况下。

余峰夏长歌是带上了的,毕竟家族之中有萧婉那一位筑基境后期,外加余家那里的一位筑基境后期盟友,基本上是没什么问题。

夏长歌本人肯定得随身携带一个保镖。

但第一时间,夏长歌不打算出动自己的傀儡保镖,他倒要看看自己的实力如何。

还有就是……能不能不依赖外物的情况下,不管用什么手段,把这两个解决了。

挑战一下,反正他们不可能打死自己,只是想着活捉,这就是夏长歌可以利用的地方。

而且他们也杀不死自己。

“前辈,有话好好说,只要前辈你不伤我性命,我都听前辈你的。”

夏长歌显得非常地害怕,仿佛是被柳天山和柳云端给恐吓到了。

栽在夏长歌手下的柳云端有些怀疑,毕竟之前的夏长歌可谓是膨胀得很,自信满满。

怎么现在突然宛如一只土鸡瓦狗一般?

莫非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只要你配合,自然是不会害你。”

柳天山心中冷笑。

夏长歌对于柳家来说也算是半颗摇钱树了,柳家岂能如此轻易地就放过夏长歌?

两颗筑基丹,外加释放唐柔归家,只不过是对夏长歌价值压榨的第一步而已。

“云端,禁元锁给他戴上吧!”

柳天山虽然说答应了下来,但给夏长歌带上禁元锁还是必要的。

毕竟万一路上遇到了什么筑基境修士,被夏长歌用利益引诱和他们发生冲突,让夏长歌跑了可就不好了。

跑了一次,以后可就不好抓了。

想着自己被夏长歌软禁的时日,柳云端心中就是无边怒火在燃烧。

他要把夏长歌带回去之后,好好地进行折磨!

而且是加倍还给夏长歌!

这样才能让他忘掉夏长歌给他的屈辱!

“老实点,否则,吃苦头的是你!”

刚刚夏长歌保持自由之身的时候,柳云端或许还有所忌惮,毕竟他栽在夏长歌手底下一次了。

但现在,只要封锁了夏长歌的灵元。

那么夏长歌就是桉板上的鱼肉,任由他宰割了!

“朋友不要担心,我们这也是为我双方都好,你放心,我可以保证,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在这个时候,柳天山的话自然是非常地好听。

夏长歌似乎是在心中纠结,最终也是对这两个人屈服了。

柳云端迅速地给夏长歌上了锁。

刚刚完成哪一个步骤,柳云端就直接给了夏长歌一拳。

似乎是为了不留下什么被人抓着的把柄。

避免后面用夏长歌来跟夏家谈判的时候被拿来大做文章。

柳云端这一拳是直接打在夏长歌的肚子上。

面对自己有这样的结果,夏长歌心中早有准备。

常在河边走,尤其是夏长歌这种还经常在别人道侣的小门外面蹭蹭,时不时还进进出出的那种。

被人逮到了暴打一顿是很正常的。

“你……前辈,你刚刚承诺的呢?!”

夏长歌似乎是显得非常愤怒,把目光放在柳天山的身上,眼神充满了怒火,一副被人欺骗了的样子。

柳天山脸上现在毫无刚刚的和蔼。反而是无比嘲讽,似乎是在笑话夏长歌是不是太天真了?

这种话都相信?

柳天山也心疼自己的云端侄儿。

说不定自己云端侄儿的道侣唐柔在这几个月内,已经被夏长歌这厮给驯服了,成了夏长歌的容器。

让柳云端对夏长歌出气,发泄一下怒火也是应该的。

说不定他的侄儿还能破而后立,突破到筑基境后期,让他们这一脉在柳家的权重更大!

夏长歌可谓是把隐忍二字展现得淋漓尽致!

一直挨了这柳云端十拳不还手,陪着和柳云端的发泄凄惨哀嚎着。

没办法,柳云端可是筑基境中期,面对这样的人,夏长歌必须一击必杀后,才有可能跟剩下那一位筑基境中期的修士扳手腕。

而想要秒了柳云端,他必须等待最好的机会!

同时对付两个筑基境中期,夏长歌没有丝毫把握!

夏长歌也是记仇的。

柳云端打在他身上的这些,夏长歌都会还在他的道侣上!

柳云端喜欢加倍是吧?

那夏长歌也加倍!

他加十倍,百倍,千倍!

“好了云端,差不多得了,先回家族再说,回了家族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见耽搁的时间也不少了。

为人老陈的柳云端感觉差不多了后。

他心中还是想第一时间把夏长歌带回柳家,免得出现什么意外。

柳云端对柳天山还是比较信服的,也就选择了收手,意犹未尽地对着已经被他打趴下的夏长歌耀武扬威道:“小比崽子,你给我等着,等回到柳家,我有的是法子收拾你!让你惦记我的柔妹,老子要废了你,以后让你都做不成男人!”

说完,柳云端就来到夏长歌地身边,把夏长歌抓起来。

“狗东西,还挺有钱啊,给我拿来吧你!”

这个时候,柳云端才看到夏长歌佩戴的居然是空间戒指!

心中油然而生出羡慕嫉妒恨的心思。

夏长歌这种瘪三家族之人,玩的怎么可能是比他的还要高配的!

当然,除了嫉妒之外,也有了贪婪之心。

很明显,他是想要霸占这个空间戒指的。

柳天山也注意到了:“云端,快把空间戒指给我,看看里面有什么!”

柳云端想要,柳天山岂能不想要?

在回家族之前,把这空间法器里面有什么东西,他们二人先清点一番,该拿的先拿了再说。

这空间法器,更是必须占为己有。

柳云端心中自然是有些不爽。

但他的实力差了柳天山一截不说,柳天山还是他的二叔。

没办法,他也只能够便宜这个老东西了。

就在柳天山一只手抓住夏长歌带着戒指的右手,另外一只手去娶空间戒指的时候。

夏长歌脸上闪过一丝笑容。

原本在柳云端认为不可能有什么威胁的情况下。

千叶扇突然出现在夏长歌手中,一阵闪光,直接划过柳云端的脖颈。

柳云端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千叶扇末端的尖刺也就三寸长短。

这三寸,全部划进了柳云端的脖颈血肉中。

脖子都可以用断了一半来形容。

“这千叶扇,还是念薇送给我的呢,真好用啊。”

是的,夏长歌非常地体贴,用柳云端女儿送给夏长歌的礼物,送了柳云端最后一程。

也不知道柳念薇是应该庆幸,还是应该感到悲哀呢?

随着夏长歌用这千叶扇在柳云端的胸口轻轻地一指,柳云端直接仰面倒地。

瓶颈出的伤口瞬间喷射出血水。

脖子都已经被夏长歌穿刺断裂了一半,筑基境修士,也不可能有什么活路。

这禁元锁,的确是把夏长歌体内的灵元锁得死死的。

可惜,夏长歌能用的力量从来都不只是灵元。

同时修炼两种法门修炼之道的感觉,真不错啊。

“云端!”

这莫名其妙的一幕,自然是让柳天山感觉如梦似幻。

这怎么可能,都已经带上禁元锁了,夏长歌这厮怎么可能还有还手的余地。

“孽障,我要杀了你!”

注视着夏长歌轻描澹写地把禁元锁不知道用什么方式给打开了,柳天山再也稳不住了。

手心蓄力,一拳轰击过去。

夏长歌挥扇抵挡,顿感自己虎口发麻,手中的千叶扇都险些脱手了。

“好大的力气啊!”

夏长歌不由得感慨。

他刚刚虽然说灵元调用得有些仓促,但怎么说也是调用了自身七八分力。

在柳天山这一拳下,他本人不但后退数十米的距离来缓冲这巨大的冲击力。

都是筑基境修士,果真是因为灵元提炼的次数不同,威力也大不相同啊。

这下子夏长歌不得不准备新的计划了。

他本以为自己和筑基境中期的修士能比划比划,现在看来还是想多了!

“死!”

柳天山二话不说,储物袋中的飞剑迅速调动而出。

迅雷之势,七柄飞剑对着夏长歌围杀而来。

这七柄飞剑,两件上品法器,五件下品法器。

相互配合,想来是一种特殊的攻击招式。

夏长歌自知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他许久未曾调用的玄针也在这一刻排上用场。

可惜,玄针依旧只不过是中品法器。

虽然说在柳天山的飞剑上摩擦出火花,却依旧是毫无作用。

看到夏长歌用尽手段来反抗,依旧是无能为力的样子,柳天山心中非常地得意。

筑基境初期的小辈,也想越级挑战打败他?

简直就是可笑至极!

“今日老夫就断你双臂,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有什么手段!”

夏长歌……就算是杀了柳云端。

现在的柳天山,都不会要了他的命。

毕竟柳家现在已经折损了柳云端这一位筑基境中期修士,若是在折损一个唐柔。

那柳家也算得上是伤筋动骨了。

唐柔,柳家必须要回来!

自己的云端侄儿虽然说已经死了,但他这个二叔还在,代为照顾自己的侄儿遗霜是很合理的。

而且还有筑基丹的事情,夏长歌不能死!

不过因为有柳云端的前车之鉴摆在面前,怎么对付夏长歌柳天山似乎是也有办法。

好吧,现在的夏长歌才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压制性的无力。

他虽然说可以躲闪,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而且逃跑的话……

不是夏长歌舍不得什么的,驭风神鹰的速度没有这御剑的速度快。

夏长歌本人倒是可以一瞬挪移在三百米之外,逃应该是逃得掉。

可夏长歌……不打算逃啊。

“前辈,前辈,快收了神通吧!再这样打下去,在下就要被前辈你打死了啊,我死了可就不值钱了!”

是的,一边躲闪,夏长歌开始没有节操地求救起来。

对于夏长歌,柳家也的确是有那么一些了解。

死了的确是就不值钱了……

但这小比崽子不知道什么地方学来的手段,禁元锁都没用。

柳天山也不好放下携带。

“断你一臂,以示惩戒!”

不管怎么说,柳天山还是得下了狠心。

操控飞剑,把夏长歌带着空间戒指的那一臂膀给硬生生斩断。

夏长歌直接痛得稀里哗啦,虽然说的确是以虚假的扮演居多。

他之前是连自己的肚子都能直接掏空,现在更别说断臂了。

“小比崽子,居然这么有钱!”

轻轻松松地就把夏长歌空间戒指的神识给清理,看到里面的积蓄后,柳天山顿时双眼放光。

“这小比崽子留不得!”

一开始,柳天山是打算把夏长歌活着带回柳家。

但在看到夏长歌如此至多,逼近百万的积蓄后,柳天山动心了。

是的,他打算杀了夏长歌,然后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私吞这些东西。

这些积蓄,足以让他修炼到筑基境后期。

甚至于有望冲刺金丹境!

在绝对的前途面前,什么侄儿血仇,通通都不算什么!

“嗯?这小比崽子死了?!”

这个时候,柳天山看到了刚刚还在凄惨哀嚎的夏长歌突然就闭眼躺在了地上,一点生息都没用。

这让柳天山很奇怪。

只是断了一臂而已,大多数的筑基境修士都不应该有生命危险的。

可柳天山神识笼罩后,还真的感应不到夏长歌什么的气息。

莫非是刚刚柳云端对夏长歌痛打的时候,打到了夏长歌的要害?

“死了就……咦……”

夏长歌的莫名死亡,让柳天山更加确定了自己要私吞这一笔积蓄的。

就在他准备把柳云端的储物袋拿走后直接离开之时,他的神识突然感应到夏长歌的腰间还有一枚空间戒指!

不止如此,还有一个储物袋!

“小比崽子居然还有东XZ着!”

就算这一枚空间戒指是空着的,这戒指本身也是价值几十万下品灵石。

而且以夏长歌哪一个空间戒指中的积蓄,柳天山不认为现在夏长歌身上的空间戒指还是空的。

柳天山这下子更加高兴了。

自己这一次真的是赚大发了啊!

他来到夏长歌的身边,就准备把夏长歌的那一枚准备给萧芸的空间戒指也取走。

柳天山已经百分之百地确定夏长歌本人已经死了,所以说没有丝毫的担心。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此时此刻的夏长歌,双目都是快吐出来的那种凄惨样子,显得似乎死不瞑目。

柳天山没有去理会那么多,先准备把空间戒指拿走。

“哦……”

突然间,柳天山就感觉自己的心口一阵痛处。

而且还是一直持续不断的那种,让柳天山不得不当即屏蔽一下那边的感知。

就在他稍微收心的时候,夏长歌突然爆起,带着一丝电光的一拳直接轰打在柳天山的脑门上。

柳天山猝不及防,脑袋险些就被夏长歌给直接打得爆炸。

也幸亏夏长歌的左手发挥出来的力量不够。

其实,如果不是夏长歌还会一手‘帝天狂雷’的话,想要给柳天山带来如此伤害也是不太行的。

好在,夏长歌的这个储物袋里,装的只有夏长歌的傀儡余峰。

余峰瞬间突然窜出来,直接一拳把柳天山的心脏都给轰了出去。

瞬息的变化,让柳天山躺在地上折腾了两下,也没有了生息。

“好险!”

如果柳天山把自己的空间戒指拿走了就选择跑路,夏长歌想要把柳天山灭了还真的艰难。

就算是他刚刚偷袭后,没有余峰这个傀儡,也不一定能杀死柳天山。

不管怎么说,夏长歌先把自己断了的胳膊接了上去。

有长生真气,外加这胳膊还是完好的,夏长歌续接隔壁需要的时间非常地短暂,也就不到半个小时的事情。

在这之前,顺手把自己的空间戒指,以及柳云端,柳天山叔侄二人的储物袋都收下。

这些都是夏长歌的战利品。

“孽畜!”

看到自己的驭风神鹰居然把柳天山的心都吃了,夏长歌第一时间肯定是拿着千叶扇在孽畜的头上狠狠地敲击一下。

并不是夏长歌不想它提升修为。

而是这孽畜吃得可是人心。

它尝到了人味后,怕是更难驯服。

但事已至此,夏长歌也只能够作罢。

未来这孽畜若是没有他的命令的情况下在吃人,夏长歌会毫不犹豫地砍了他。

“还能用!”

柳天山是彻底阵亡了的,夏长歌都救不了,因为他脑袋都出了问题不说,心脏都被吃了。

而柳云端,夏长歌发现,这个贼子还有能救的可能。

“乖乖的当我的走狗吧!”

对于柳家,夏长歌现在自然是没什么好感。

当然,夏长歌也清楚,真正的讲究下来,其实是夏长歌先行招惹柳家?

不管怎么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柳家那边肯定是无法善了。

用柳念薇的话来说。

等自己手中的实力足够了,不管别的,先把柳家的二阶灵脉之地给抢了再说!

既然这柳云端还有救,那么就来给夏长歌充当开路先锋吧!

夏长歌先把柳天山的尸体毁尸灭迹后,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先把柳云端给炼了。

筑基境中期,就算柳云端不过刚刚才达到筑基境中期,灵元提炼不过三十转。

看大门……是绰绰有余了。

“哎,莫非,到了筑基境,真的难以越级,还是……我太弱了?”

夏长歌走的是家族流,打架的话肯定是一大家子人一起的上的。

但……难保不会遇到一对一单挑的局面啊,比如说现在。

不能越级,让夏长歌很难受啊。

“也只能够看看有没有什么厉害一一点的其他手段了。”

夏长歌不满足于现状,下来后……他也得想办法了。

不过就算是想办法,夏长歌也只能够从碧云阁那边出手。

夏长歌的家族给不了夏长歌想要的东西。

炼了柳云端后,夏长歌就直接快速地往自己的家族返回。

回到家族的第一时间,夏长歌就是来到了他安排给唐柔的房间。

让自己的新傀儡在外面看大门,夏长歌则是进去和唐柔聊聊日常。

“你……你干什么?!”

看到夏长歌突然到来,而且还神色不善,唐柔心中大概也是知道了自己可能躲不过了。

“我在路上,遇到了柳云端的袭击。”

夏长歌简简单单地说出这几个字,让唐柔的思维一时间混乱了起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